「德法不收,憑什麼我們要接受 IS 難民?」ㄧㄧ敘利亞居民不滿「伊斯蘭國聖戰新娘」帶孩返家,IS 被消滅後的「真實社會」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美國總統川普於 2019 年 3 月 23 日 表示 ,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在敘利亞境內的據點已全數被殲滅,雖仍有零星武裝分子反抗,但該組織已宣告結束。

伊斯蘭國雖被消滅,但境內倖存的難民們真的回得了家嗎?他們所面臨的難關,恐怕不只是戰火摧殘後的斷垣殘壁。(責任編輯:詹益昀)

敘利亞政府軍隊於哈馬(Hama)地區巡邏。首圖來源:上報

伊斯蘭國(IS)3 月 23 日最後據點被消滅以後,顛沛流離的敘利亞人能否真正回家?

《美聯社》(AP)報導,53 歲的馬哈茂德之母(Um Mahmoud)終於帶著兒孫從收容 7 萬多人的「al-Hol」難民營回到敘利亞北部的拉卡(Raqqa)時,發現自己的房屋被部分燒毀但勉強可以居住,難關是面臨家鄉人們的敵意。

當局認為, 最好的辦法是讓這些家庭重新參與社會,而非再度陷入激進主義之中 。在阿拉伯教長(sheikhs)的協調與擔保之下,成千上萬的在營中敘利亞人申請回家。

舊 IS 首都人們警戒倖存家庭

拉卡自 3 年前被伊斯蘭國勢力掌控後,便成為 IS 自稱哈里發國(caliphate)的「首都」。在多年暴虐無道的統治下,拉卡在戰爭中受到重創。

當地民眾並不歡迎從難民營回來的人 ,一名六個孩子的母親表示:「沒有人關心慰問。親戚……畏懼我們。」

美國支持、以敘利亞庫德族為首的敘利亞民主軍(Syrian Democratic Forces,SDF)計畫使拉卡迎來和諧局面,情況卻沒有這麼簡單。

敘利亞百廢待興 美國募百億重建

在戰爭蹂躪過後,拉卡居民試圖在斷垣殘壁中恢復。招牌刊出婚禮顧問廣告,其中的歌手業務曾一度在 IS 的統治下被禁止。

街道已被清理乾淨,被摧毀的橋樑已整修。人們湧入城市興建公寓或開設商店,新餐廳也如同雨後春筍般出現,學生也開始可以上課,公園裡洋溢著親子歡笑的聲音。

超過 80 萬人回歸到這座城市及鄰近郊區,是 2017 年 10 月仍在 IS 管理下的 8 倍之多。由於華府在 2018 年凍結用於安定敘利亞東北部的預算,據美國國務員官員透露, 已從其他國家募集 3.25 億美元(約新台幣 100 億元)的資金恢復敘利亞。

IS 帶來的陰霾卻尚未完全散去。該官員坦承任務尚未完成。

8 日敘利亞北部城市泰勒艾卜耶德,美軍與土耳其軍的巡邏車輛。圖片來源:上報   
圖片來源:上報
8 日土耳其與敘利亞邊界地帶,土耳其軍人與美國軍人。圖片來源:上報

「德法不收 憑什麼我們要接受 IS 難民」

IS 的餘孽撤退到沙漠地區,甚至融入人群之中。羅賈瓦資訊中心(Rojava Information Center)紀錄顯示,8 月份就有至少 6 起攻擊事件。

在拉卡開店的烏薩馬(Osama)認為當局對 IS 在法庭上過於寬容,「誰能保證他們不會重蹈覆轍?」

庫德族聯軍打擊伊斯蘭國最後的根據地,許多聖戰新娘帶著孩童連夜出逃。圖片來源:上報

目前有 700 個家庭離開收容 IS 家庭的「al-Hol」難民營約 3 有萬敘利亞人,其中多數是婦孺;營中另有伊拉克及其他國家的人, 其母國大部分都拒絕讓他們回去。

烏薩馬反問,如果法國和德國拒絕接受他們曾經作為 IS 的國民,那一定有很好的理由,「憑什麼我們就要接受?」

「不能助長激進主義 穆斯林天性是原諒」

伊斯蘭教長沙爾什(Hweidi al-Shalsh)則指出,目光不能短淺,「al-Hol」難民營中的婦女及兒童對激進主義充滿興趣,不能讓其發酵。

沙爾什提出穆斯林社會的修復性,當有人被殺時,教長聚集並協商出解決方案,「我們的天性是原諒,我們同屬一個家庭」。

部分敘國難民準備回國。圖片來源:上報

家族男性曾為 IS 而戰 被排擠在電力設施之外

馬哈茂德家族的案例顯示,當局策略成效並不明朗。由於被汙名化,馬哈茂德之母拒絕透露全名,用「Um Mahmoud」(阿拉伯語:Mahmoud 的母親)接受《美聯社》採訪。在阿拉伯世界中,以長子之母稱呼婦女的方式頗為常見。

由於電力尚未完全恢復,拉卡居民靠發電機發電,並共享這些電力,馬哈茂德一家則被排除在外,「他們有電,而我們沒有。 我們這些女性處於黑暗之中,他們則有隨時都有燈光。這就是所謂的自由嗎?

馬哈茂德家族男性曾經為 IS 而戰,但她表示從未傷害過鄰居。

7 月 7 日回歸敘利亞城市古賽爾(qusayr)的民眾高舉敘利亞國旗。圖片來源:上報

就算拿下面紗 也撕不下 IS 標籤

與拉卡多數人不同,馬哈茂德一家的女性們沿用 IS 規定,穿著會遮住眼睛與手的罩袍,「就算國家消失,我們仍執行上帝的律法」。

身著全罩尼卡的伊斯蘭國聖戰新娘。圖片來源:上報

馬哈茂德家族女性索馬亞(Somaiya)請求探望被監禁的丈夫時,被要求提供結婚證明,官員又以 IS 支持者為由,拒絕發給她結婚的文件。

儘管索馬亞三度拜訪時皆去除面紗,以避免與 IS 有所連結,仍無濟於事。 索馬亞的兒子也無法上學。她希望丈夫獲釋後,可以遷居到沒有人認識他們的地方。

IS 男丁下落不明 老母親盼望消息

馬哈茂德之母等待著家族男丁的消息,無論是生是死,她還表示, 為了證明想要適應生活的意願,兒子若生還歸來,會加入由庫德族領導的部隊。

由於美國支持的部隊與盟軍的襲擊,2017 年馬哈茂德一家在 IS 命令下撤離拉卡。之後幾個月,他們與節節撤退的激進份子四處遷移,直到最後的勢力範圍、敘利亞東部的巴古斯(Baghouz)被攻破。馬哈茂德家族有三名男性在為 IS 效力時喪命。

敘利亞巴古斯的孩童。圖片來源:上報

馬哈茂德的老母親接著離開巴格茲,與三個女兒和三個孫子一起被送到「al-Hol」難民營。馬哈茂德家族的男丁,包含 14 歲的男孩被庫德族的部隊拘留,一名繼子儘管確定沒有參與戰爭,仍因加入 IS 而被判處一年徒刑。

延伸閱讀

【伊朗女死諫政府:足球非男性專屬】「藍色女孩」自焚讓伊朗 40 年首度解禁,女性「從另一門」觀賽

【中國恐嚇脫北女孩:送你回北韓】脫北女孩遭人蛇集團誘拐恐嚇,在中國淪為「性奴」最小才 9 歲

【法國首座阿茲海默村將營運】療養機構「沒有醫護人員」可容納 120 病患,靠「自主行動」取代藥物依賴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上報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後 IS 時代】鄰居懼怕、政府不信任 敘利亞難民返鄉之路充滿荊棘障礙 〉。首圖來源:上報)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