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沒讀懂松田教授的聲明】日教授「接受道歉」聲明藏「3 外交眉角」,網嘆:松田教授中文太好了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高雄市長韓國瑜 6 日接見東京大學兩岸關係研究小組參訪團時,對媒體說等了日本人 25 分鐘,遭領隊的松田康博教授在臉書打臉說:「難以理解韓市長及團隊作風」,引發網友討論。教授臉書甚至一度因韓粉留言抨擊而關版,直到 8 日才發表公開聲明,表示接受高雄市府道歉,才得到平息。

但,松田康博教授真有接受高雄市府、韓市長的道歉嗎?讓我們一起透過臉書粉專 TaiwanWarmPower 的觀察,一探松田康博教授公開聲明裡,暗藏的小細節。(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文/TaiwanWarmPower

從松田康博教授的公開聲明學習外交辭令。被鬧到一度關閉,之後又開啟的松田康博教授臉書帳號,發表了以下的聲明。請先看完圖片中短短的文字,然後回答這個簡單的問題:「請問松田康博教授有沒有接受韓國瑜的道歉呢?」

外交是一個很重視細節的工作

外交工作上,每一場會面的安排,每一個流程中的細節,語言及文字中每一個細微的變化,都會有不同的意義以及內涵。

這一些細節構成了外交的全貌,也構成國與國交往的基礎。如果一個外交人員或者是一國元首在外交場合中在這些細節中失分,或者是看不懂對方在語言、文字背後的真義,對國家的形象以及能不能達成實質的交往,都會有很深的影響。

外交文字是力求精準的

舉例來說,「台灣退出聯合國」這句話或許你有聽過,但是這句話正確嗎?

首先,主詞是「台灣」,台灣有加入聯合國過嗎?如果沒有的話何來退出呢?

其次,動詞是「退出」,退出兩個字帶有主動性,而且象徵一個具體的事物從一個集合中離開。But,當年的情況真的是「主動」地「離開」嗎?

1971 年的聯合國大會 2758 號決議是我們至今無法參加聯合國及相關組織的原因,不過當年決議的文字是這樣的:

「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她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

在這段文字中,你可以看得出來,「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在這個決議之後,變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府的代表」,而非法佔據這個代表席位的「蔣介石的代表」,被驅逐出去了。

很長很複雜對吧。這都還只是文字上的說明而已,還沒有探究到那個時空背景之下的國際關係權力結構呢。

當然,那個時空背景的下外交人員都很努力,我只是舉個例子,說明一般人語言上的用詞可能跟外交上文字的意涵相差很多。

回到正題,松田教授接受道歉了嗎?

1. 先看第一段,我幫大家畫出來第一個文字:「本人」。

這個「本人」用詞,表示對於台灣人民的關心,松田教授表達深切的感謝。「本人」之所以重要,是因為要對比第二段中的不同。

2. 再看第二段,「韓國瑜市長的競選團隊」是我幫大家畫出來的第二個部分。

在文字上,要先確定這句話究竟在描述的是什麼,你才知道使用文字的人想要表達什麼意思。

松田教授用「湊巧的串在一起」來說明「韓國瑜市長的競選團隊」有『叫我們不要太早到』、『沒有給他們高雄市政府相關單位的聯絡方式』還有『沒有事先確認好會面地點』這三件事情,都屬於「聯絡不順」範疇,也導致了這次「被遲到事件」。(這松田教授的中文到底有多深啊)

「湊巧的串在一起」這段文字真的也很為對方找臺階下,很暖。

對於這個「被遲到事件」呢(還用被動式呢),誰接受道歉了?

是松田教授以「東京大學兩岸關係研究小組召集人」的身分,接受了道歉。啊你會問,松田教授不就是那個召集人嗎?這有什麼不同?

當然有,每個人有多個角色,他的這個身分,接受了道歉,不代表他本人是可以接受這個道歉的。不然在第一段,他為什麼要用「本人」接受台灣人民的關心呢。所以第二段的結論是:「東京大學兩岸關係研究小組召集人」接受了「韓國瑜市長的競選團隊」的說明與道歉。

3. 第三段最妙

「注意到了」這四個字是非常細膩的外交辭令。

英文大概就是 take note,也就是「你說什麼我聽到了」的意思。國家跟國家之間談條件,一定會有談不攏的地方,為了要達成協議,雙方可能退讓一步,用這種「你說的我聽到了」的用法來訴諸文字。

中國跟其他國家建交的時候,都會要求對方「承認」(recognize)「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其實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都沒有完全照中國的意思寫進雙方的建交公報中,大部分國家都是用「認知到」(acknowledge)或是注意到(take note)來形容中國有這樣的一個說法,但並不接受。

「你說台灣是你的一部分,嗯哼,我聽到了。」

回到聲明,松田教授特別把「韓國瑜市長的競選團隊」、「高雄市政府」還有「韓市長」三者分開,可以知道這三個對他的意義不同。 所以第三段對於「高雄市政府的聲明」以及「韓市長的道歉」,嗯哼,我們聽到了。

圖片來源:TaiwanWarmPower

懂外交真的很重要

假設今天韓國瑜看到松田教授的聲明後,認為他已經接受道歉而鬆一口氣的話,那就是看不懂這些眉角了。

外交就是這樣細膩的工作,對方用詞到底是什麼意思?我跟他有達成協議嗎?未來還有合作的機會嗎?這些都是要在互動的表情、肢體語言、說話內容(有時候還是不同的語言)以及文字用詞上來一一解碼的。

如果有什麼行業不能用「發大財」來處理的話,那外交一定是其中之一。而外交、國防以及兩岸事務正好是中華民國憲法賦予總統的權責。

你懂我要說什麼。

推薦閱讀

【蔡英文大勝韓國瑜 14 %】辣台妹一飛沖天!68.4%民眾看透「郭柯王組合」是為「各自利益」

【網:出事就脫手轉賣的人,不會賣台嗎】韓國瑜夫婦 800 萬脫手違建農舍,展現什麼政治責任?

【韓市長不挽救跳針的草包形象嗎】借經濟學角度分析,韓國瑜繼續跳針對他比較有利

(本文經原作者 TaiwanWarmPower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  中央社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