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董還在等什麼】和柯文哲有心結、韓國瑜背後有旺中,「蔡英文」可能是郭台銘選邊關鍵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對於鴻海前董事長郭台銘是否脫黨參選,郭台銘幕僚至目前仍對此保留,但外界推斷郭台銘脫黨參選可能性很大。

如果郭台銘決定要參選,他到底會選擇韓郭配、還是郭柯配?本文指出,促使郭董下最後決定的關鍵為「小英民調」,為何有如此一說?一起來看。(責任編輯:謝佩如)

圖片來源:中央社

「郭台銘的決定 - 一個結構論視角的分析」,拙文今天上刊於《上報》,試圖解釋郭台銘如何才會做出決定、以及「結構壓力」中哪一項因素最可能促成郭董做下決定。
請網友指教?

以下的推論立基於一個假設:來自結構的壓力,會促使行為者妥協,而做下決定。國家、政府、政治人物,都是政治行為者,都會在不同層次形成結構,而結構-反過來-都會對其中的個體造成壓力。

兩邊都有個人恩怨,郭台銘該選韓還是柯?

現在,候選人形成的結構是什麼?

若只看表面的民調,兩股數字接近的力量是蔡總統與韓國瑜,還有一股幾乎穩定排第三的柯文哲,所以,是一個「兩大一小」的格局。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在結構中暫時可以先忽略,但他並非沒有角色,以後再談。

假設郭台銘仍有企圖心,他有兩個選擇:自強與結盟。自強就是靠自己的資源,培養自己的實力,這一點他已嘗試了,也許是大量媒體轟炸的策略適得其反,或是國民黨的民調方式對其不公,總之,起步太晚,時間也不夠了。 所以,剩下第二個選擇:結盟。結盟又有兩個選擇:韓國瑜與柯文哲 。

選擇韓市長?韓總背後的旺中集團 蔡衍明讓郭台銘難以接受 ,甚至要睥睨天下的郭台銘本人,進入有「草包」之稱韓市長麾下,也很難嚥下這口氣。不選擇韓市長?如何對費心安排郭台銘風光領取黨證的吳郭義主席交待? 退 出國民黨,如何擺脫必然出現的背信忘義之評?

選擇柯市長?柯文哲第一任甫上台就雷聲很響大打過的「五大弊案」,其中之一就「欺負」了郭台銘 ;再者,從管理的角度,柯文哲的市政管理成績,確實一般,看在一手打造富士康王國的郭台銘眼裡,必然不及格,要郭台銘主動加入柯醫師領導的「台灣民眾黨」,也很難。但不選擇柯市長?如何得到年輕人的選票呢?

但注意,上述的障礙,大都是個人恩怨,少部份是選戰考量,都不是結構壓力。障礙,幾個行為體,都可以在個人層次中妥協,只要有足夠的誠意與政治智慧。現在看來, 柯文哲的誠意比韓總要強,總統的位置都可以讓出! 韓總呢,雖然也公開表達要拜訪郭台銘之意,但到目前為止,所展現的誠意仍遠遠不夠-也許有鴨子划水?

郭台銘面對候選人的「結構壓力」

另一個角度來看,結構產生的壓力還不夠大,所以韓國瑜還沒擠壓出更高的誠意,郭台銘也還在計較那些個人恩怨。什麼是結構壓力呢?就是「兩大一小」的力量配比。

現在配比相對還算平均,如果蔡總統的民調高到 40%以上,成為「一大二小」,那韓國瑜就會跟柯文哲一樣著急了,甚至韓總的民調如果掉到第三,那就會完全了解柯文哲為何現在對郭台銘擺出那麼低的姿態了, 因為在「單一席次多數決」的選制(single seat Plurality voting system)中,因為選民普遍不希望手中一票浪費了,排名老三的候選人很容易被選民棄保的。

那麼,蔡英文的民調=力量配比會上升嗎?也有兩個途徑:同樣是自強與結盟。此處的結盟,是指團結所有反對國民黨的派系,包括時代力量、台聯、獨盟、甚至黨內的新潮流、正國會。自強則是加強個人的政績。

但是,人民最重視的經濟,坦白說,依台灣淺碟外向型的經濟形態,世界經濟不佳,台灣就不會好,世界中的美國與中國-任一家-經濟不好,台灣也很難獨好。換言之,台灣經濟好壞,不完全操之在任何一位台灣領導人之手。

於是,蔡英文只剩下一個加強個人政績的方法,就是跟阿扁總統一樣的策略: 激起台灣人民的恐共意識,因為恐懼是最好操弄的情緒,悲情也最容易激起人民的認同。 從權力的邏輯來看,這項策略,也是在「美-中-台」這個大結構中,必然會選擇的出路。

而且,我們觀察蔡總統從民調落後賴清德,到拖延黨內初選、重新設定議題、到修改黨內民調方法,再再顯示出她自我增強力量的決心與沉穩。 她又有執政與現任優勢,所以,在未來的六個月中,誰敢說她沒法再演出民調「彎道超車」的劇情呢?

那麼,誰來為蔡英文總統鋪設「彎道」呢?當然是已經丟了好幾把槍給蔡英文的中共,比美國還適合此一角色啊!

權力和民主都是毒藥,口味只會越來越重

到此,小結一下,回到本文的主題:郭台銘的決定。按以上邏輯看來,中共可以「幫」郭台銘下決定:中共對台灣極限施壓=提供蔡英文彎道與軍火=〉 蔡英文辣台妹形象益發強大=〉 蔡英文民調竄高=〉 台灣大選選戰結構變成「一大二小」=韓陣營感受到壓力=〉 韓陣營放低姿態與「台民黨」一同求助於郭台銘;郭台銘也感受到蔡英文可能連任的壓力=〉 做出決定。

以上的推論借鑑國際關係的 BOT,Balance of Threat 權力平衡等理論,其中隱含了一個前提:各政治行為體都不願意「被消滅」,用在國家,就是國家最重視主權與安全,用在政黨,就是爭取執政與國會席次,用在總統候選人,就是延續政治生命-包括缷任後的安全,蔡英文一定不希望卸任後像馬總統一樣天天跑法院。反之,若是沒有企圖心了,看破紅塵,準備歸隱山林,不問俗事,也就無所求了,那「被消滅」或自動消失都無妨了。

蔡總統以外的其他人,現在看起來,柯文哲雖然還沒宣佈參選總統,但組黨爭取立院席次,就是一個希望政治生命發光發熱的強烈信號;韓總更不用說了,年初就顯露攻頂的強烈企圖心。

仍是那句話,從權力的邏輯來看,他們都沒有什麼不對, 權力跟民主(=要求福利)都是毒品,只不過一個是給政客服用,一個是給選民吃,口味都會越來越重,越要越多,沒有回頭路。

以上推論還有一個缺點,就是沒有時間變項在其中,換言之,不知何時會發生什麼事?不過,想到明年 1 月 11 號投票,倒推回來各項時間點,郭台銘做決定的時間,不多了。

推薦閱讀

【柯 P 自豪:我是美中日都能接受的人】不要惹中國不開心?但借鏡英德歷史:追求平衡往往失去平衡

【柯 P 狂打蔡英文的背後心理】柯文哲努力不懈!但仍無法追上「真正絕頂聰明的同學」

【票投國民黨,台灣變香港?】洪慈庸:別讓「小綠」標籤往心裡去,重點是我們能一起為台灣做什麼

【柯文哲組黨真正目的】不是為 2020 當選「光稈總統」!而是組郭柯聯盟「互補」衝破藍綠

(本文經原作者 烏凌翔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 首圖來源: 擷取自  中央社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