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的下一步」演講逐字稿】宣告下會期推「囤房稅」!戰神嗆:我在財委會不是待假的

時代力量立委「戰神」黃國昌頻被問下一步,是參選連任汐止立委,ˋ抑或列時力不分區?對此,黃國昌不願鬆口,更常回道:「我的下一步,在《台灣下一步》的演講中都聽的到」,所以就一起來看看,黃國昌下一步的計畫到底是什麼?

圖片來源:中央社 記者郭日曉

台灣的下一步?黃國昌辦系列演講開嗆:下個會期推「囤房稅」

時力立委黃國昌在他的 youtube 頻道「黃國昌國會質詢」,發表了《台灣的下一步》集思竹科場的影片,他在演講中對與會觀眾說:「實價登錄 2.0 請你放心,我不會因為暑假受挫就放棄,下個會期繼續推,而且下個會期我不僅僅推實價登錄 2.0,下個會期我還推囤房稅」,且當他脫口「囤房稅」三個字時,現場觀眾還馬上鼓掌。

黃國昌接著說,「你聽到這個,齁!黃國昌,你自認為法學教授,你連房屋稅是地方稅都不知道,這是議會的權責,你立法院要推什麼?」

「你們九月就知道,我沒有研究過稅法」,黃國昌語氣一沉說道:「我今天敢在站這邊講話?我又不是那些不認真的立法委員,我一定研究過稅法啊!我在財政委員會不是待假的,我不是念財政出身的,我是念法律出身的,但是我手氣差抽到財政委員會,小黨的悲哀就是這樣,大黨可以分配,小黨沒辦法就用抽籤的」。

這段影片,被轉傳到批踢踢八卦板,引起 網友 討論,有網友大讚:「立法院只有一個人上班喔」、「立法院唯一有做事的」、「國昌推囤房稅我就推」、「敢推敢提我就支持 無論會不會過」,也有人附和:「白痴都知道,台灣經濟低迷都是這樣被高房價拉下來的,拼經濟就是要先打房」。

黃國昌演講活動《台灣的下一步:集思竹科場》部分逐字稿內容:

2018 年五月的時候,行政院提出了所謂「實價登錄 2.0」的版本;十一月,要選舉太敏感,之前先不處理,大家都諒解。

但是,一直在推動這件事情的 OURs(註:是指 OURs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也是 NGO),又跑去問那個時候新北市市長候選人蘇貞昌先生,也是我們現在敬愛的蘇院長:「我當然支持。」馬上就什麼?做了承諾。

結果,沒有想到選舉完以後風雲變色。今年二月的時候,我們的建商很厲害,他不是公開放話,像我們這種沒有政治影響力的才是希望公開放話、希望能夠匯集大家的力量形成一點壓力。真的有影響力的人,不搞公開放話,打一通電話:「嗯~,這樣你了解了嗎?」「了解了解!」

但是呢,消息就是一定會出來,所以報紙披露說這些不動產建商說「不行不行,不能這樣搞!這樣搞下去,台灣經濟會崩盤,不動產作為台灣經濟的火車頭。」

這都不是我講的,你們 google 一下,這種詞彙過去這一二十年全部瀰漫在台灣的報章媒體。

「作為經濟的火車頭,怎麼可以這樣搞?」

所以實價登錄 2.0,核心的條文都被拔掉,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免除地政士的責任。

這件事情我並不反對啦!因為老實講,你課地政士責任幹嘛?就買賣雙方你自己去做就好了。

但問題是,你只有免除地政士的責任,實價登錄、門牌真的資訊充分地揭露、預售屋的登載、政府的查核權,其實更重要。真的核心是預售屋的登載。

那這個法案,結果後來我們到五月審法案的時候,內政委員會排案,我那個時候興奮一下,哇~想說終於擺上議程了。結果赫然一看,咦?怎麼行政院的版本沒有排上來?我想說這一定是中國國民黨的召委。可惡!故意杯葛!排自己的法案,都沒有按照立法院的慣例,把行政院的版本一起排進來。

結果赫然發現,哇!竟然排案的召委不是國民黨,是民主進步黨,一個執政黨的立委(註:民進黨的板橋區立法委員張宏陸,是立法院第九屆第七期內政委員會的召委),竟然沒有把行政院的版本排進來,只排他自己的法案,真是好大膽!這個人要叛黨了嗎?這個人要叛黨了嗎?我當然很生氣啊!所以我跑去內政委員會,我就質詢內政部部長,我說:「內政部立場有沒有轉彎?今天召委只排他的案子、不排行政院的版本,你們的立場到底是什麼?你們贊不贊成只修免除地政士的責任、核心的條文都被挖掉,請內政部部長表態。」

然後,徐國勇就一直罵我,說「不排案又不是我的責任!這不排案的是召委啊!你們召委不排案啊!你們立法院不排案啊!關我行政部門什麼事?」講的真是義正凜然啊!真的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但是我很堅持,因為我問的問題他不回答,誰排案另外一回事,那你的立場到底是什麼?我問了二十次,我問了二十次,他就是不回答,在我臉書上都有,大家可以去看。

結果到後來,下面就有一些立委在鼓譟:「黃國昌不要再作秀了啦!」「作秀啦!」「不要鬧了啦!」「下來啦!」「跳針啦!」

到底是誰在跳針?到底是誰在跳針?我今天不是在為徐國勇他個人的私事,我也不是在往他身上潑糞,我為的是大家關心很久、這麼重要的政策立場,你內政部到底立場是什麼,你跟大家講嘛!

結果那一天,完了以後,新聞出來的標題就是民進黨的立委罵我跳針跟作秀。這就是台灣的媒體環境。

好,那你們,所以接下來的表決,我就不要再看了。傷心的往事,今年夏天發生過的傷心往事,我們再一次的被人家用坦克車完美的碾壓過去。

那碾壓完了以後,他就說「我們改革要一步一步走啊!不可以一步邁太大步啊!我們先走一小步,未來繼續走。」討論條文的時候有人是這樣講,所以我馬上喔!我馬上在那邊,這個表決一被封殺以後,我馬上就寫附帶決議。

在立法院裡面,審理法案的時候,像我們這種小黨的人一定要腦袋很清楚,完全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不是只要看前面的黨鞭「贊成!」然後他就趴!(註:看黨鞭指示怎麼投票,就跟著怎麼投票。)

這不是像大黨「贊成」,大家全部都贊成。「反對」,大家全部投反對。

所以你們真的只要就很仔細的看,你會發現立法院真的有趣。

有一次,我找一天再把帶子剪出來給大家看,其實發生過二次,那個前面舉牌的人舉錯了。

他真的舉錯了。後面可能反正就看他那樣舉嘛!就看著下面的燈。結果後來因為我們表決按鈴有一分鐘、60 秒的時間,然後我坐在那邊,我就不斷地微笑,我就在想說「啊~你們知道你們在投什麼嗎?」然後我就不斷地微笑,微笑了 60 秒以後,結果他們發現他們投錯了,就跑到前面跟主席講:「誒,剛才那個認錯人了啦!不算啦!我們再重新表決。」

好,那看完了這個燈(註:前述的投票燈號列表),我內心被傷害完一次以後,我想說:「好,沒關係,我們改革一步一步來,下會期一定要處理。」

所以,馬上提了一個附帶決議,說我們下會期要處理喔!又再次的被坦克車怎麼了?碾壓過去。

下會期會不會處理,我先不要做任何的預斷,我真心期待的會處理。我希望會處理。

你以為,他們(註:指建商)的影響只有在中央政府嗎?豈止。這個是在地方政府發生的層次。

「囤房税」的概念大家都知道嗎?超過一定以上的戶數的話,你持有房屋的稅率要比你自有的住宅要高一點。台灣的房屋稅,持有稅其實很便宜。大家不相信,你回去看一下,你如果同時有車子、跟同時有房子,你看一下你的房屋稅單、再看一下你車子的牌照稅單,哪一個比較高?持有一台車子的持有成本,我還沒有加燃料費喔!就是牌照稅,就持有車子的成本,不要太好的車子,2000c.c. 的就好,我講的不是那個,不是 Porsche 啦!不是 Lamborghini!不是不是,就一般的 Toyota、Honda 2000c.c. 的,你回去看一下你的持有稅是多少錢?再回家看一下你的房屋稅單。

那我老實講,你可以說那個「住」是基本人權,所以我們要把稅壓低。這個我同意。

但是我在講的是什麼?講你自己住的啊。

台灣的「囤房稅」,地方政府計算「囤房稅」的標準已經很寬鬆了,第四戶以上,你有幾個人?你一個要有、要自住三戶?好啦沒有關係,我也不跟你計較這個了。

我們就延續著狡兔有三窟這樣的邏輯,就「每一個人至少要有三窟」。

我就是一個人要自住三戶,你也不要再跟我廢話,我們就第四戶以上再來繳「囤房稅」。

那個時候在居住正義、在年輕人買不起房子的壓力下,新北市政府、新北市議會本來過了喔,第四戶以上非自用住宅從 1.5 %調高到 2.4 %。

結果,調高了以後,說這個「衝擊太大」。我每次聽到他們講「衝擊太大」,我就在想說你到底在欺騙人,你要不要調查一下,整個新北市有多少人持有四戶以上的房子?你先把人數跟大家講,大家才知道你所謂的「衝擊太大」到底在…… 是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你到底在講什麼啊?

好,那反正,我先跟你們講他們的理由:「衝擊太大要緩衝」、「大家會受不了」。

所以,一直拖到什麼?拖到 2018 年的五月,開始真的依照 2.4 %徵稅。

結果徵完了以後,馬上進入「選舉時程」。

什麼是「選舉時程」?就是你一出門了以後,大大小小、大街小巷都是什麼?廣告看板。

選舉過的人,我有資格講這句話,因為我選舉過嘛!我知道那個看板一個月要多少錢。便宜的三萬塊,便宜的喔。不要太好的喔!沒有太黃金,不是,黃金地段啦,一個月三萬。

實力級的議員沒有掛個一百面,人家以為你在選假的。

臺灣人很有趣啦!「啊?你有出來選?嗯,那怎麼都沒看到你的看板?啊你是選真的、還是選假的?」這個已經是台灣的地方選舉民主文化非常有趣的一章。

沒有看到你的看板,大家會覺得你是出來選假的。一定要到處都看到你的看板,才知道你這個人絕對是選什麼?選真的。因為錢都花了嘛!對吧?

好,一面三萬,一百面一個月多少錢?三百萬、三百萬。

隨便要掛個多久?半年。隨便要掛個半年,一千八百萬。

然後,你再回下算一算議員的薪水,哇這絕對頭殼有洞才會來…… 就是要求爺爺告奶奶票投給我,然後讓我每個月可以不斷地損失錢、不斷地虧本。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 career?就是完全讓人沒有辦法想像的事情。

誰提供那些看板?誰在資助那些看板?

那「好朋友」已經挺下去了嘛,你也順利當選了嘛!「好朋友」有相挺,朋友就是要相挺,你挺我、我挺你嘛!你挺到我上了以後、我上任以後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新北市議會 12 月 10 號,1124 當選,12 月 10 號才過了半個月,已經迫不急待的用 16 秒審議的時間,把「囤房稅」給廢了!

囤房稅,新北市的囤房稅,「有沒有存在過?」「有啊,我們新北市有囤房稅!」「維持了多久?」「半歲。」六個月喔!沒有沒有,你講二年是過嘛!過沒有收,沒有用嘛!你聽得懂嗎?就好像我跟你講說,我現在在立法院說「你們這些立法委員圖利建商」「我們要空屋率、空屋稅要囤房稅」「喔好,我立刻發給你。」「什麼時候開始實施?20 年以後。」

(註:此小段講述建商與民意代表之間的互動關係)啊你覺得我一定在裝肖維,他們那個時候是什麼時候開始課?2018 年五月。就收一次、就收一次。收完一次了以後,我也當選了,兄弟要相挺,你看,我有沒有挺?有嘛!你下次還要不要再挺我?你下次你一定要再挺嘛!

這個還是合法的相挺,只是比較難看一點。還有比較「不好看」的相挺。這個就是「不好看」的相挺嘛!這個人是誰?周勝考。他是趙藤雄的好朋友,貪污受賄。

剛我不是跟大家講過說,我們台灣的壽險業,很有趣嘛!資產膨脹那麼多嘛!

你們仔細回家做一個研究。台灣的壽險業基本上是跟建設公司兩兩合身、兩兩合身。

就是我左手有保險公司、我右手就一定有建設公司。

我房子蓋出來沒有人買怎麼辦?保險公司買啊、保險公司買啊!

那保險公司的錢是誰的?又不是我的。(是)你們的。

他(註:趙藤雄)的案子好像大家都在討論大巨蛋,他的案子不止這個啦!遠雄人壽 2008 還 2010,具體的日子我忘了,他就是買了地啊,買了地有五億給房屋仲介,不是房屋仲介啦,給一個中介人。

哇!五億耶!去仲介一個賺五億耶!結果後來原來那個五億是趙藤雄董事長辦公室特助,就是那個中介人。錢有回去,流回去什麼?流回去他兒子的戶頭。

這個偵查不公開,檢察官正在偵辦,我也就說到這裡。

這個上個禮拜被起訴(註:民進黨的陳科名被起訴),上個月被收押,也是就是建商很多啦!那些建商,上個禮拜全部緩起訴、全部緩起訴。就一個「贖罪券」的概念,是你用繳還起訴金、你又認罪、又把這個人咬出來,檢察官認為不起訴為「適當」,就緩起訴。

那只是我說,你要搞贖罪券、搞得也太便宜了。

你們回去看那個緩起訴金,好像二十萬到八十萬,我看了我就覺得這個檢察官,應該要告那個檢察官公然侮辱,完全低估了那些建商的財力,緩起訴金,賣我一個贖罪券賣二十萬跟八十萬,這是什麼意思?講出去我會覺得丟臉啊!怎麼會這麼低哩?

好,我們過去的政策,我其實在第一頁的時候已經跟大家講了。

那些口號還記得嗎?「台灣島很小,所以要拼出口」、「我們要拚經濟,所以要投資」、「我們要拼金融,所以利率、匯率都要壓低」。然後呢?

這個就是我們這過去 18 年來的政策。(註:指的是投影片引用愛因斯坦的一句話「什麼叫瘋子?就是重複做同樣的事情還期待會出現不同的結果」。)

然後呢?我們如果還是延續相同的道路,不斷地繼續做下去,你期待會有不一樣的結果出來?這是愛因斯坦講的。

你如果目標、方向是對的,你要一直往那邊走,你或許走得慢,有一天你會走到。

你如果方向不對的話,不管你走得快還是慢,你永遠走不到。

我剛剛所講的那個事情,牽涉到中央政府、牽涉到地方政府。

你如果具體的要講,下一次我再談台灣的下一步、談金融部門的時候,我會進一步跟大家講。金融部門,講的就是我們的金管會。他們過去這幾年幹了什麼事?

顧立雄不要緊張啦!不是全部都是壞人哪!有好的啦,他有做好的事情啦!

但是也有一些事情他沒有撐住壓力,不該做而做。

那,這個都要公平地講。

好,你會發現說,財政部、金管會、內政部、經濟部,這麼多部會,我老實跟大家報告,你給我去質詢一百次都沒有用、質詢一百次也沒有用。

大家如果比較早到,應該有看到前面讓大家回顧那個質詢的片子。

為什麼質詢一百次也沒有用?啊就這樣啊,啊不然要怎麼樣?

好,那因為什麼?你要改變的話,你一定要從上層的政治結構改變。因為不是,我講一句比較直白的話,不推實價登錄 2.0 是徐國勇決定的嗎?絕對不是。所以徐國勇一定覺得很冤,說「你衝著我來幹嘛?你都不知道我的痛,你也不知道我的苦,我也不能跟你講是誰決定的。你一直逼我有什麼用?」

推薦閱讀:

【票投國民黨,台灣變香港?】洪慈庸:別讓「小綠」標籤往心裡去,重點是我們能一起為台灣做什麼

【林飛帆跟黃國昌不是同一類】林飛帆看透藍綠死局:加入民進黨,未來才能真的對付民進黨

【黃國昌可能退出時代力量】直播 66 分鐘嗆時力變小綠,館長爆料黃國昌可能組黨「白色力量」

【黃國昌:國安爛官都 KMT 栽培的】國安局被爆走私菸!蔡總統震怒:出訪成果被忽略對外交同仁不公平

(本文歡迎合作夥伴轉載分享。特色圖片:中央社 記者施宗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