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要靠「東奧」重生】56 年前日本藉奧運走出戰敗陰霾,2020 再靠東奧解決「高齡少子化」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睽違 56 年,日本東京將再度於明年舉辦奧運!56 年前,日本第一次舉辦奧運,也靠奧運走出二戰戰敗陰霾,甚至幫助日本擠進先進國家行列。

而明年日本能再靠「奧運」走出少子高齡化、人口減少的衰敗命運嗎?(責任編輯:謝佩如)

圖片來源:中央社

1964 年的第一次東京奧運推升日本經濟復興,第一條高速鐵路、首都高速公路、蓬勃的電視產業⋯都拜奧運之賜,向世界宣告日本走出二戰戰敗陰霾。半世紀後的第二次東京奧運,同樣背負著全民「改變日本」的期待。

東京 2020 年將舉辦第 32 屆夏季奧運及第 16 屆夏季帕運,成為亞洲首個兩度舉辦夏季奧運的城市。相較 1964 年東京奧運讓日本躋身先進國家行列,同時催生經濟高度發展,2020 年東奧前的日本面臨少子高齡化、人口減少、中央與地方政府持續舉債等問題,這次奧運能否接下 56 年前的棒子,完成二度「改變日本」的任務,很多日本民眾都在期待。

奧運讓國家起飛 日本 1964 的記憶

其實早在 1936 年,東京就申奧成功,取得 1940 年奧運主辦權,但因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放棄舉辦;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東京 1955 年再度申奧,輸給羅馬。直到 1959 年,東京終於成功擊敗其他城市,奪下 1964 年奧運主辦權。

為順利主辦 1964 年奧運,日本在東京都內興建各項賽事場館、選手村與基礎建設,也在東京都以外地區進行各項建設與準備。

據估計,1964 年東京奧運約投入 265 億 3400 萬日圓經費。

1964年夏季奧運會在東京國家體育場舉行的開幕式上,氣球飛過奧運選手和觀眾。(檔案照片/美聯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檔案照片,美聯社(說明:1964 年夏季奧運會在東京國家體育場舉行的開幕式上,氣球飛過奧運選手和觀眾)

1964 年東京奧運期間,全球發生了幾件重大事件,例如美國人權牧師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蘇聯領導人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被退休」、中華人民共和國首度進行核子試驗等;蘇聯的太空船首度搭載 3 名太空人升空,並在通過東京上空時向參加奧運的全球青年打招呼。

東京成功申奧後,在奧運開幕前的 1964 年 4 月 28 日獲准加入經濟合作暨開發組織(OECD),是土耳其之後第 2 個加入 OECD 的亞洲國家,也是第一個跟 OECD 前身馬歇爾計畫(Marshall Plan)無關的成員國。

加入 OECD 這個「富國俱樂部」,是二次大戰前全球「五大國」之一的日本,能夠跨越戰敗難關,以先進國家之姿「復活」的其中一項證明。

東京幸福三丁目 有鐵塔和電視還有奧運

因為東京奧運的舉辦,日本進行大量投資, 民眾為了看彩色轉播,電視機銷量等直線上升,為日本經濟帶來所謂的「奧運景氣」。擁有電視機的家戶增加了,電視節目觀眾隨之增加,娛樂性高的綜藝節目也愈來愈多。

1964 年東奧對日本的戰後發展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日本學者吹浦忠正日前撰寫專文回顧這段歷史時表示,1964 年 10 月 10 日,第 18 屆夏季奧運在東京開幕,由當時的日皇昭和發表開幕宣言。奧運開幕式順利進行,各項賽事未有延誤,選手村管理與營運都很完美。當時日本社會展現出的效率與安全,讓世界各國選手、工作人員及媒體記者驚嘆。

他提到,日本最醒目的建築不過就是當時世界最高的電波塔「東京鐵塔」,但在接受各國援助的同時,日本還打造出世界第一座高速鐵路「東海道新幹線」,趕在奧運開幕前啟用。 日本還建設首都高速公路,也建造名留世界建築史的各個競技場,完成由人造衛星進行奧運電視實況轉播的創舉等,都向世界證明日本的技術能力。

吹浦說,日本藉著 1964 年的東京奧運,加速整個國家高度成長。「日本主辦 1964 年東京奧運相當成功, 當時距離二戰戰敗僅 19 年,就向全世界展現日本戰後復興的樣貌。

為了讓1964年東京奧運開幕前日本能改頭換面,1963年12月仍可見多條新高速公路在持續趕工。(檔案照片/美聯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檔案照片,美聯社。(說明:為了讓 1964 年東京奧運開幕前日本能改頭換面,1963 年 12 月仍可見多條新高速公路在持續趕工。)

冷戰年代 那年東奧也不平靜

值得一提的是, 中華民國當年以「台灣」(TAIWAN 中華民國)的名義參加東奧,中華人民共和國因此不參加,北越也缺席。

冷戰期間的東京奧運,國際情勢變化多端。開幕後第 7 天,中國進行首度核子實驗,無視自古以來高舉和平的奧運精神,讓正在參加奧運的所有人感到震驚與沮喪。

雖然當年的蘇聯有派出選手團參加東京奧運,但奧運期間也數度派出戰機在日本周邊空域飛行,讓日本航空自衛隊戰機緊急起飛因應。

1964 年東奧為日本帶來發展榮景,隨著 1990 年代初期日本泡沫經濟破裂,進入「平成大蕭條」,那段美好的歲月已成追憶;即將在全新令和年代登場的 2020 年東奧,能為日本帶來什麼樣的意義與發展?

1964年東京奧運,中華民國以「台灣」(TAIWAN中華民國)的名義參加。圖為東奧閉幕典禮上,柔道選手張照輝(前右2)手持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入場。(中央社檔案照片)
圖片來源:中央社檔案照片。(說明:1964 年東京奧運,中華民國以「台灣」(TAIWAN 中華民國)的名義參加。圖為東奧閉幕典禮上,柔道選手張照輝(前右 2)手持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入場。)

複製 1964 經驗 還是改變重生

日本經濟新聞日前報導,雖然 2020 年東京奧運將迎接來自世界各地頂尖運動員,也讓人急切盼望日本年輕選手能大顯身手,但仍有令人不安的情緒。有人懷疑,在投入鉅額資金舉辦後,真的能發生日本民眾期待的變化嗎?

東京舉辦奧運及帕運,合計會期為 32 天,根據日前試算,需要約 1 兆 4000 億日圓經費。有人質疑,竟然要花這麼多錢來舉辦一次為期不過一個月的體育大會;如果加上因為舉辦奧運強化全日本維安戒備等間接經費,投入的經費遠高於上述估算。

難道這樣做真的是浪費嗎?這篇專文並不認同,雖然有必要最大限度減少浪費,但如果認為奧運與帕運「只是單純的體育大會」,這樣的想法並不正確。

日本現在不僅在地方面臨人口減少與高齡化的問題,連大都市也陷入相同處境,這是日本所有人現在要面對的嚴重問題。人口減少加高齡化,再加上中央與地方政府持續增加舉債,再這樣下去,日本社會將逐漸陷入功能失靈的窘境。

面對人口減少,日本政府打開國門,讓全世界各國的人都能來到日本,是其中一項對策;不分國籍、性別、宗教及價值觀,也不管有沒有身體缺陷,希望尊重每個個人的獨特性,打造任何人都能安全舒適生活的環境。 就算是在高齡社會,也要保有活力健康生活,讓體育更進一步進入民眾生活非常重要,也有必要打造對身障者或高齡者友善無障礙的社會。

藉由主辦奧運及帕運,是讓日本社會與民眾想法能產生變化的「開關」。 日本領先世界各國迎來人口減少與高齡化時代,就像 1964 年東奧在日本發展扮演的重要角色,對已跨越分水嶺的現代日本來說,舉辦奧運及帕運確有重要意義。

日本現在不僅在地方面臨人口減少與高齡化的問題,甚至連大都市都陷入相同處境。圖為日本街道上的小孩與老人。(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說明:日本現在不僅在地方面臨人口減少與高齡化的問題,甚至連大都市都陷入相同處境。圖為日本街道上的小孩與老人。)

拚奧運拚觀光 日本要走出高齡少子衰敗命運

實際上,朝向 2020 年邁進的日本社會已發生各式各樣變化,最容易了解的就是外國觀光客激增。

從數字上來看,東京申奧成功的 2013 年,是日本首度迎接千萬人次外國觀光客的一年;不過才 3 年時間,2016 年的觀光客大幅成長到 2400 萬人次;2017 年達到 2900 萬人次,2018 年更一舉突破 3000 萬人次大關。日本政府希望 2020 年時,迎接 4000 萬人次外國觀光客。

雖然舉辦東奧不是外國觀光客增加的主因,但無疑是其中的契機,對持續投資飯店、旅館,及重新裝修機場、轉運站、觀光設施等業者來說,明確意識到迎接 2020 年是眼前的目標。

不光是觀光,對很多本來不確定是否新增投資的企業來說,2020 年東奧也成為支持企業投資的一項因素。

另一方面,帕運的角色也愈來愈受關注,每個人都可以在社會上扮演各種角色的「共生社會」這個名詞,日人也習以為常的使用。2020 年東京奧運及帕運期間,需要 8 萬名志工投入協助,有助促成企業針對從事志工工作而修改休假制度,形成志工文化。

也因為舉辦奧帕運,很多 民眾配合捐出不用的手機與電子產品,讓主辦單位從回收電子產品中取出稀有金屬,作為獎牌製作原料。日本未來如能確定這類回收制度,可能成為新興的資源大國。

為了舉辦奧帕運,主辦單位在2017年4月到2019年3月間,向民間募集不用的手機與電子產品,並從回收電子資源中取出稀有金屬,作為獎牌製作原料。(中央社製圖)
圖片來源:中央社製圖。(說明:為了舉辦奧帕運,主辦單位在 2017 年 4 月到 2019 年 3 月間,向民間募集不用的手機與電子產品,並從回收電子資源中取出稀有金屬,作為獎牌製作原料。)

2020 年東京奧帕運,藏有改變日本社會與民眾意識,並改變成為志工大國的可能。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日本在東奧投入的資金,應該思考是對未來的投資。

2020 年東奧目標與 1964 年不同,1964 年著眼的是日本要趕上世界先進國家,多數資金投入新幹線、東京首都高速公路與地鐵等基礎建設;2020 年目標應放在社會與民眾的意識改變。

日本生命基礎研究所研究理事吉本光宏過去在會談上說,1964 年東奧向全球展示東洋小國令人驚訝的經濟成長模式,給很多國家夢想。現在的日本社會面臨超高齡化及人口減少,2020 年東京奧運能給予什麼樣的未來願景,是外界對日本好奇的地方。

2020年的東奧是否能完成二度「改變日本」的任務,日本民眾引頸期盼。圖為東京都廳建築外奧運標誌。(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說明:2020 年的東奧是否能完成二度「改變日本」的任務,日本民眾引頸期盼。圖為東京都廳建築外奧運標誌。)

推薦閱讀

【今年地球資源已透支】1 顆地球被當 1.75 顆用,「生態越界日」破紀錄提前到來

【達賴喇嘛:台灣文化可以解放中國】中國武力有時間限制,但這些「台灣力量」會流傳千年

【含淚死諫台灣,港人買《自由時報》頭版廣告】港人感謝台灣掌握關鍵歷史正本,可救香港一命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辦奧運扭轉命運 日本 2020 新起點 〉。首圖來源:  中央社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