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橘人物】音樂自帶笑氣!耳朵如果會笑一定是因為馬念先的歌

攝影:謝小明

如果要列一串好笑名人的名單,豆豆先生、James Corden、周星馳、志村健,還有年輕網紅視網膜、阿翰(活人之外還有辛普森家庭成員!)都會在名單內。這些人物的好笑都體現在視覺表演或說話內容上。

但我們幾乎很少聽人說:「欸這音樂很好笑!」

雖然讓六、七年級緬懷的 〈大笑之歌〉 或印度 F4 神曲,都讓人笑岔氣,但那好笑僅止於形式表現,並非來自幽默的內容設定。馬念先的音樂就是那種有幽默故事的,不是濫觴情歌,也不販賣不實際的熱血夢想。

一般大眾都認識的馬念先是「演員」,登場作是 2008 年讓台灣國片掀起高峰的電影《海角七號》,他扮演裡頭很ㄎㄧㄤ的馬拉桑。但在馬拉桑前,馬念先早就憑藉樂團「糯米糰」音樂,讓一群沒那麼熱衷排行榜芭樂歌的六、七年級生痴迷。到 KTV 點到他們那首 〈跆拳道〉,一定要搶麥克風唱到那句無意義的歌詞:新一點靈 B12。

馬念先說,他喜歡好笑的事情。何止喜歡而已, 他根本在家研發馬氏笑氣,混合熱鬧的馬氏編曲,全灌進歌曲逼粉絲笑歪

「走到陽台發現鳥兒竟然已經沒有心跳,原來青春小鳥一樣會死掉…… 我的小鳥青春一樣不回來,我的小鳥回來一樣不青春」——〈青春小鳥〉《青春鳥王》, 2000 年

「三八阿花吹喇叭,DO SO LA SI FA,握在手裡真漂亮,還會閃閃的發光。隔壁的老王也吹喇叭,DO SO LA SI FA,有時短有時長,和我的不一樣,原來是伸縮喇叭」——〈三八阿花吹喇叭〉《總鋪師》, 2013 年

「趕快打電話,趕快打電話~唔唔,小清新自由行 2800,讓你寸步難行!趕快打電話,趕快打電話~唔唔,呵呵吃了這罐有機豬油,朋友都不叫我豬頭了!趕快打電話,趕快打電話~唔唔,囝仔著驚嘛嘛號,不愛呷飯愛呷賽就緊來喔!趕快打電話,趕快打電話~唔唔」——〈趕快打電話〉《別急著說愛我到天長地久》, 2017 年

2017 年的《別急著說愛我到天長地久》專輯裡,他甚至拿連勝文當模板寫了 〈黃金單身漢〉 諷刺闊少 ,歌詞寫:「很多事我懶得澄清,講了半天你們也不聽。說我靠爸,這不公平,我靠的是我老爸阿公他的老爸!」嘲諷值點超滿。

馬念先出道超過 20 年,他經歷過唱片業最好(他強調是最好時候的「尾巴」)和最爛的時候,也經歷過台灣電影最差跟起飛的時候,但他仍然活在這個圈子裡。馬念先說自己只是運氣很好。

把順遂歸為運氣,是謙虛,所以他也抗拒人家說他是創作者。馬念先認為自己就是在生活裡收集很多故事,變成寫歌的靈感罷了。而且一般音樂人都很渴望作品被理解,他卻說:「我比較喜歡轉個彎寫,讓大家不知道我在寫什麼。」

我們大概都可猜測蔡依林、五月天賺錢的方式, 那麼像是馬念先這樣不喧嘩的音樂人呢? 出道 20 年都沒離開這圈子,他怎麼賺錢? 六年級的他怎麼看七、八年級的音樂?大家都愛的 Ed Sheeran 音樂特質是什麼?這幾十年來的流行音樂風格怎麼異動?還有, 他哪些聽起來瞎到笑的音樂的寫作背景是什麼? 以下是《報橘》專訪馬念先的重點紀錄。(建議搭配收聽以下馬念先作品閱讀,效果極佳,真的啦!)

攝影:謝小明

馬念先出道 20 年都沒離開這圈子,沒發片時怎麼賺錢?

鄒家彥(《報橘》主編,以下簡稱「鄒」):過去幾年你沒發專輯也沒拍戲的時候,都在做什麼?

馬念先(台灣歌手、演員,以下簡稱「馬」):我現在工作蠻多就是接 case,做廣告音樂、電影音樂。大概十幾年前, 因為網路下載,大家就開始說唱片業要崩壞了,唱片公司也開始說利潤變少,但我覺得因為科技進步,音樂的需求量其實是增加的! 比如說網站、遊戲都需要音樂啊。廣告的媒介以前只有電視,現在還有網路,臉書、Youtube 上都可以播廣告,所以音樂的需求是增加的。

我一直都覺得以前做唱片的人,都莫名覺得自己比較高尚。 我剛踏入業界的時候,唱片是所有娛樂產業裡面最高端的,唱片只要賣得好的人,不管他會不會演,都可以去拍戲;後來唱片產業變得不好,拍戲拍得好的人,就可以發唱片,不管他唱得好不好。我運氣很好,這兩種時刻我都經歷過。

唱片圈在以前比較「一線」,你就會發現有些工作人員有種「傲氣」。

鄒:會覺得自己比較高檔的感覺,是從哪裡來的?因為錢賺得比較多嗎?

馬:或許是吧。相關的從業人員明明就也只是在工作,就變得…… 那感覺很像有些人在 Apple 工作,就變得比較那樣,你知道的。其實現在也還是,音樂這個產業就是多多少少會這樣。總之我因為開始接觸幕後工作,就發現音樂的需求其實還是很大。

鄒:那大概是什麼時候?

馬:我發第一張專輯的時候,還在念大學,那時候我就做過導演陳玉勳《愛情來了》的電影配樂,但那部片不紅,那是我第一次做電影配樂,大概也是那時候開始,台灣電影就是很黑暗的時期。2003 年我開始接觸廣告配樂,那時候廣告導演彭文淳覺得「我這個人」很適合做廣告配樂,我也沒做過啊,但我做了之後發現,欸還蠻上手的,就開始做。

廣告配樂在整個廣告流程跟重要性裡,我覺得是最後、最下面的。很多導演在拍片前,心裡都會有個參考的音樂,最後找人做音樂通常都是因為版權問題,所以我們真的在做廣告配樂的時候,其實不太可能跳脫導演最初找的 Reference。這對我來說有一個好處,因為做廣告配樂的目標就是客戶要滿意,所以導演要求的東西,我就是把它做出來,而在做這類工作的過程,我就可以當作「練習」。 我如果是要做自己的音樂,很多類型我不會碰到,但做廣告音樂會碰到不一樣的風格,我把這當練功。

鄒:酬勞呢?

馬:台灣的廣告配樂配用其實不是很高。大概兩年前,我開始接到一堆大陸的網路廣告配樂案子,他們用拍 MV 的方式拍廣告,長度變長,但又不到微電影的長度。我會接這些案子的原因,是因為另一個朋友廖人帥問我有沒有在接廣告配樂,就做了。

基本上,我那段時間做的那些中國廣告歌曲案子,比較像做一首歌,但只有一分多鐘,而且他們強調要有故事。接大陸的案子,我可以很快就把歌曲架構、主歌、副歌、商品名稱很快放進去,聽起來又是順的,但是大概一年多後,我就接不到了——我覺得應該是因為他們已經把我的模式練起來了,而且找到夠便宜的了。

鄒:你跟中國人合作這些廣告歌曲工作,他們的文化底蘊在你看來有比較弱嗎?

馬:我覺得不會欸,台灣也有很多還好的廣告。我覺得文化底蘊這部分沒什麼大差別,真正的差別在預算吧,他們的預算就是比較多。

技術演進會讓音樂變好嗎「羅志祥的歌錄音超棒啊,但歌不好聽啊!」

鄒:你今年 46 歲,最近跟 9m88、王若琳、宋楚琳、李英宏這些年輕音樂人合作,有感覺到什麼明顯差異嗎?

馬:相較來說, 他們對於「網路」的掌握非常好 。以王若琳來說,她三不五時就很ㄎㄧㄤ在房間唱歌,然後放到網路上。我覺得這樣的曝光量很大,她很會利用網路這個工具做曝光。我就沒有。

相對來說我不是對「網路」很著迷的人,就不會那麼依賴這工具,雖然知道這是主流,而且不可避免,但就無法很上手。再比如 9m88,以我的邏輯來看,我會界定她是某一種類型的「網紅」。

鄒:你先幫她貼了網紅,那她身上有「歌手」這個標籤嗎?

馬: 當然是歌手,也是很好的創作人跟行銷企劃,網紅的範圍很大!9m88 就是透過網路行銷自己,我相當佩服!她團隊超少,有個經紀人,還有個助理,但助理就是他弟,很精簡!他們沒有很多預算,大家就是熱血去做。

鄒:你認為他們的作品,是對著現在網路世代做的嗎?

馬:對!不過我和 9m88 聊過這件事,他還是希望可以回到一個有很完整硬體資源的音樂製作環境,但我認為這其中還是有點環境因素在,因為我進入這行的時候,景氣是很好的。

9m88 的新專輯已經錄完了 ,他花了很多心思和預算,很棒的作品(按:9m88 新專輯已上市,如果你著迷復古華麗音樂風格,可以到她粉絲團 試聽看看 。)

我覺得音樂的 quality 有兩個要素,一個是硬體的,一個是歌曲本身。歌寫得好聽,隨便怎麼唱都好聽! 你看,羅志祥的歌錄音超棒的啊,但歌不好聽啊!

鄒:哈哈哈這可以寫嗎?

馬:OK 啦沒關係。羅志祥那種是對著另外一個市場的,精良程度都很棒,但歌曲就少了一點東西。

攝影:謝小明

鄒:你會認為這樣是不公平嗎?資源分配的不公平?

馬: 娛樂事業就是這樣,我們不能用自己的喜好去評斷整個市場 ,娛樂事業本來就是服務很多不同的分眾。

以 9m88 的新專輯來說,我覺得現在其實不用花這麼多的成本在技術上。有時候在枝微末節上挑剔,其實大家聽不到,而你浪費非常多的時間,但回頭想想這是她的第一張專輯,如果是我可能也會這麼追求,但我希望她可以用其他方式來面對技術這件事。

鄒:你在李英宏身上也有看到一樣的事情嗎?

馬:我覺得李英宏跟我比較像欸。本來我們不認識,因為工作才接觸,但發現他面對音樂製作的態度,跟我蠻像的,比如說「是不是需要花很多時間在某個音色」這件事。但他有一個比我好很多的特質是,我太不講究了,很容易隨便;可能因為我年紀比較大吧,也可能工作接得比較多,會想算了、放過自己,但李英宏在這部分包括音色、節奏,就掌握得很好(按:馬念先與李英宏的合作可見以下廣告短片。)

鄒:你在音樂產業裡經歷類比到數位化過程,這其中你發現什麼差異?

馬:跟這幾位年輕音樂人、製作人碰過後,我發現, 原來他們現在的工作方式,跟我以前完全不一樣欸!現在的分工邏輯也跟以前不一樣 ,不是分工粗細問題喔,是整個順序跟架構完全改變。

以前最早可能是先有旋律,然後編曲、錄音、混音。但現在一開始沒有曲,會有個 beat,但它不只是節奏而已,幾乎是八成的編曲,只是沒有旋律。做好 beat 的人會把東西丟回來找寫曲的人,這就變成你寫的曲只能架構在這樣的 beat 上。蠻妙的!

現在網路上可擷取的資訊太多了,我們可能根本不需要自己彈東西,花錢買 sample 就可以。

鄒:這算是在找「紅」的 SOP 嗎?

馬:也不是欸,他們已經可以跳開「樂器」,只要透過網路就可以找到要的。這很像以前我們燒個杯子,要從燒土開始,但現在不用,現在可以找到套件,把提把、杯底組裝起來。如果你是個有 sense 的創作者,就可以找到很多很好的套件。

鄒:你會認為這樣做是褻瀆音樂嗎?

馬: 不會,因為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工作方式。我以前踏入音樂產業,我也不懂樂理、自己亂摸,這對上一代的人來說是很奇怪的!

我自己現在還是秉持我習慣的方式,因為現在這代的工作方式,要搜尋的東西更多。現代工作方式產出的東西有它的美感,但我認為比較大的問題是, 流行歌的旋律變少了,比較重節奏。

如果你把蔡依林歌曲的編曲都拿掉,然後清唱,你會覺得這歌到底是什麼?不會像以前的歌有很清楚的主歌、副歌。這跟現在的創作模式有很大的關係。

攝影:謝小明

流行音樂就是反動,80 年代快樂風潮後就變厭世的 Radiohead

鄒:這是為什麼你很喜歡 80 年代音樂的原因嗎?

馬:80 年代音樂的盛行也是跟當時的科技有關。80 年代以前的音樂就是鋼琴、鍵盤、管樂等樂器組成,但 80 年代後開始有合成器,電子琴出現,發展出各式各樣的音色,我認為這些造就 80 年代出現很多電子舞曲。

鄒:比如 George Michael 那時代?

馬:對差不多那時候,George Michael 算是旋律寫得非常好的,像 Pet Shop Boys 那時候開始有很多電子音樂,英國也開始有很多 New Wave 的電子音樂,那時候的英國流行音樂比美國強很多。80 年代因為有了新的科技、器材,產生出新的音色,就爆發很多新的東西。

鄒:你之前說過,80 年代是一個石油危機後經濟爆炸的世界,世界快速成長,各種高科技產品跟建設出現,是人類急速擴張錢淹腳目的時代,所以當時的流行音樂曲風也比較浮誇,沒什麼悲情音樂?

馬:對,就算是悲情的歌,也不是那種很窄的感覺。

鄒:〈Last Christmas〉 就是這種對不對?Whitney Houston、David Bowie、Steve Wonder、Bill Williams 也都是年代的?

馬:對!歌曲讓你覺得很大器!我覺得那時候只有分快歌、慢歌,而且他們的旋律性都很強。 你聽現在很紅的 Ed sheeran,他的歌就是四個和弦啊

鄒:這是你剛剛說的「套件」嗎?這樣做音樂好玩嗎?

馬:也不全然是抓套件,就是他們現在的工作模式。就我接觸到的,現在的歌可能是先有 60% 到 80% 的編曲,但沒有旋律,從這架構下再去想旋律。我覺得這沒什麼好壞,只是我很訝異,原來現在的分工是這樣。

還有,錄音軟體的進步應該也有關。以前我們就是要一軌一軌錄完、混音、Mix,以前混音師的角色非常強大,因為它可以決定這首歌的樣貌,比如說你的聲音是「咚」,混音師可以幫你修到變成「噹」。 但是現在因為錄音軟體進步,混音這部分開始被省略,現在你把吉他聲音錄進去後,電腦有各種軟體可以幫你抓出吉他聲音的樣貌。

鄒:混音是有點像「整形」概念嗎?有些不能唱現場的歌手,就要靠混音師修囉?

馬:對。現在就是大家自己用電腦軟體,就可以做好混音工作。以前的混音師是有個基本養成的, 他們對音樂有美學概念,他們的專業還包括電子學跟物理學

聲音就是空間的物理現象, 你看現場演唱會就會發現鼓是放在最後面的,擺錯了就是聽起來怪怪的,這就是聲音的物理 ,這也是以前混音師該有的養成。但現在從網路、軟體就能處理好這些事情,所以大家變得理所當然地使用,不需要去研究這些物理知識。

電子學也是,過去要會算效果器速度、頻率等等,以前看專業人士用這些就覺得很酷,但現在就是都用電腦拉一拉。

我本來也想學錄音跟混音,但碰了之後發現,如果我真的想認真學那塊,就沒時間寫歌了。所以我後來就放棄了。

鄒:我們剛剛講 80 年代的社會變化對音樂的影響,那 90 年代之後呢?

馬:我覺得還是跟科技有關欸。 流行音樂其實都是某種反動 ,比如 60 年代有美聲民謠,但接著就會有龐克出來反動,但龐克就是把民謠唱快一點,然後歌詞亂弄,但接著又會有技術派的人出來;80 年代那種泡泡糖很繽紛的音樂出來後,90 年代對於快樂的音樂也有反動,比如 Radiohead、Nirvana 啊,就是厭世,因為 80 年代的快樂是假象。

攝影:謝小明

鄒:那當時的台灣呢?

馬:就是很多樂團跑出來啦,比如濁水溪公社、四分衛。科技的進步讓電子樂成型,就變成主流。現在也還是電子樂,比如 Avicii,還有 Hip Hop。

鄒:你之前跟香港音樂人林海峰合作過,香港音樂的特色是什麼?

馬: 香港人對流行歌的敏銳度,比台灣強 比如說紅的音樂風格,他們會比台灣先流行。香港流行文化比台灣高, 我覺得這是因為香港人比較「物質」,流行文化就是跟物質有關啊 再來就是,英國統治他們時間那麼長,香港人接收的資訊就是跟我們不一樣,特別是流行文化,他們的界定比台灣人精確很多。

比方來說,如果台灣現在流行「復古」,我們就會通通用「復古」來帶過說明,但其實復古裡面涵蓋的層次很多,香港人就會分出來。糯米糰 20 年前在香港的發展蠻好的,就是發 〈巴黎草莓〉 的時候,他們超喜歡那首歌,而台灣人比較喜歡 〈跆拳道〉。對香港人來說,他們界定糯米糰是 “Acid Jazz“(按:酸爵士,又譯迷幻爵士,源於英國英格蘭南部,是爵士樂的一種分支音樂類型,結合靈魂樂、放克音樂和迪斯可元素),他們一般人都能這樣界定,但台灣是沒有這塊的。

作品嘲諷力道開到底!〈黃金單身漢〉 奇葩歌詞竟是描述連勝文

鄒:你說過你寫的歌都有故事,《別急著說妳愛我到天長地久》專輯歌曲很嘲諷,故事是怎麼來的?

馬:〈第一次想你的感覺〉 其實是我寫給我姪兒(笑),我之前就想到這故事了,他高中第一次交女朋友,也沒幹嘛就分手了,但我姪兒看起來沒什麼失戀感,我看就是一種淡淡的、空白的感覺。我寫這首,是想描述那感覺。

〈別急著說妳愛我到天長地久〉 是寫給我姪女的(笑),但那故事跟她無關,是因為她講的一句話。姪女當時也是跟男朋友分手,就來我們家聊。她是一個很熱情的女生,不是很快樂就是很快就變得很難過,那時候我們勸她你不要每次認識一個,就要永遠跟人家在一起,我當下腦中就出現這句話「別輕易說會愛我到天長地久」。歌詞裡的故事,是後來我硬湊的,真實沒有這故事啦(笑)。

鄒:那是你想像的?但歌詞中描述的故事和場景,在夜店裡邂逅某個人,然後被煞到開始死纏爛打人家,這故事很像我們現在真實生活裡會發生的欸?

馬:其實這故事重點我不是要講女生(按:歌詞描述看起來纏人的角色是女生),我是要講男生的問題。因為我週遭很多男生朋友,還是單身,但東挑西撿的,明明自己條件超差的(笑),永遠都在嫌別人。〈別急著說妳愛我到天長地久〉 想講的就是這樣的故事。

〈黃金單身漢〉 就是講像連勝文這種啊(笑)。

攝影:謝小明

鄒:我跟你太太聊過,她跟我說,你本人完全不是平常在寫歌的那個人,本人非常和善;那為什麼你的歌曲故事,都非常嘲諷、好笑?

馬:好玩吧。應該是說,我寫歌最終都還是有個我想表達的事情,可能不那麼明顯、可能只有我自己知道。

鄒:你之前受訪說過,比起你父親的作品比較哀傷,你喜歡歡樂的東西,那還有什麼事情是你會認為歡樂的?同婚通過算歡樂嗎?

馬:我贊成同婚,但我不喜歡極端的東西。比如說同婚這件事,我身邊也有朋友是超級、極端反的;一件事,有人反對都會有原因,會贊成也都有原因,但我覺得就是要彼此尊重。對於那些極端反、極端挺的人,我不是很想跟他們討論這議題。

又比如政治上的極藍和極綠,你把那些支持者的顏色拿掉後,其實他們都一樣,就是極度堅持、極度不理性。 如果彼此都是相同的人,又幹嘛互相反來反去。同婚這件事,有些朋友非常贊成,那聲量已經到了我覺得不需要這麼具攻擊性,我身邊也有極度反的,真的都很用力。

攝影:謝小明

「不排斥去中國發展,但不見得去就會發大財啊」

鄒:你經歷過台灣電影最差的時候,也參與過起來的時候,就是《海角七號》時;唱片業裡也是,你經歷過最好時的尾巴,跟後來往下掉的時期,為什麼你可以一直活在這個圈子裡?

馬:我運氣很好欸。我大學時就開始出唱片、校園表演,就開始有收入,景氣也好,後來我開始接幕後製作,其實我就是沒有斷過。 唱片不好的時候,我就做廣告配樂,廣告配樂開始沒什麼 case 的時候,我又開始拍電影 ,我中間也拍過很多我根本不知道有在哪裡上映的片子。

相較之下,做音樂的收入其實還不錯。拍戲他們會找我,一是我有點知名度,二是我比較不怕鏡頭,所以只要時間上能配合,我都會幫忙,因為心裡也曉得那些片子拍了不知道會在哪上——我拍《海角七號》的心態,也差不多是這樣。

拍戲真正看起來像我一半的主業,主要是八點檔《光陰的故事》。那個更妙!製作人找我的時候,《海角七號》根本還沒上,而且製作人也不認識我,是編劇徐譽庭找我的,但我也不認識徐譽庭。我想說「演八點檔?什麼東西啊?」我就去演了。那部戲很紅,超紅。然後我就開始一直演電視劇。這對我來說就是運氣。

鄒:有人找你去中國發展嗎?

馬:沒有欸。有找我去拍過戲,但都是跟著台灣團隊。我不排斥去中國發展,但沒那麼容易,那個市場競爭大,還有很多要接地氣的事情要經營。我家裡的人都在台灣,要經營那個市場,就得過去那裡待著,我覺得我沒辦法。去中國發展,不是討厭或喜歡的問題,而是我的家人都在這,而且我在台灣也還有工作啊。 大家會說去那邊,所以東西都可以乘以四,但是我覺得那不是可以直接移植的事情。

我覺得去做任何事情,運氣的成份非常大。可能一個機會找你去,啪啪啪就成了,但如果那東西就是沒有,強求是沒用的。

鄒:你不是那種想發大財的人?

馬:不是欸,不見得去就會發大財啊。

【報橘小公告】

如果你希望持續看到【報橘人物】專訪故事  ,你可以追蹤、Like 我們:《報橘》粉絲團《報橘》[email protected]

如果你想看《報橘》專訪你欣賞的公眾人物 ,歡迎來信告訴我們你  (1) 想看到誰的故事 (2) 你想問他們什麼問題 (3) email 請寄 [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報橘人物】青年外交官劉仕傑:我應該用我的文字去感動人,而不是去寫公文

【報橘人物】藝人焦糖:我才不喜歡在同溫層取暖咧!異溫層來臉書戰,我就下廣告擴散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