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第 39 軍高炮團雷達站長李曉明,六四那天他慶幸找到藉口不用對學生開槍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2002 年,李曉明第一次對外吐露,身為一名解放軍軍官所見證的「六四天安門事件」,當下震驚海外華人圈。他是前中共軍官李曉明。

回憶起「六四」時,滿地坦克履帶印痕、帶血的棉衣和有彈孔的緊身褲等情景,他就不禁兩度哽咽,因為他知道,如果當年自己也是大學生,結果可能也是死在廣場上。李曉明在「六四」沒開過任何一槍,也讓他更能挺直腰桿,訴說「六四」的親身經歷。現在,一起來聽他的故事。(責任編輯:黃梅茹)

1964 年出生的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李曉明是軍校畢業生,在六四當年,他和廣場上的學生們年齡其實差不多。首圖來源:中央社

「六四」30 年來,出面作證者都是槍口前的人;公開說謊者,總是槍口後的人。但當年才 25 歲、站在槍口後的軍官李曉明,可不一樣,因為他選擇走出來,和槍口前的人站在一起。

「歷史選擇了我,我一定要把事實真相講出來」。如今在澳洲定居的李曉明知道,當年身為中共解放軍一員,世人既會讚賞他秉持良知的勇氣,也會有人質疑他事後才調轉槍口的動機。

1989 年 6 月 5 日事件發生第 2 天,天安門廣場上一條被射出彈孔的褲子、幾件染有血跡的衣服;直到日後離開中國才慢慢明白的一件件真相,驅使著李曉明接受歷史的選擇。

他回想:如果當年自己也是大學生,可能也會死在廣場上

30 年過去了,當年先後進軍北京城的 20 萬戒嚴部隊裡,李曉明獨自選擇了與其他 20 萬人截然相反的方向,勇敢地站出來講述自己親身經歷,並指控中共政權當年鎮壓學生及群眾的錯誤,頗有「千山我獨行」氣慨。

第一眼看到李曉明本人,第一次聽到他說話,很多人有著共同疑惑:「他真是解放軍退下來的嗎?」

斯文的長相、不算渾厚的嗓音,很難讓他和「共軍老兵」聯想在一起。不少人倒認為他像個學者,在「六四」時,也應該是在槍口前的人。

1964 年出生的李曉明,「六四」當年和廣場上的學生們年齡其實差不多。1983 年,他參加高考進入河北石家莊的解放軍軍械工程學院雷達系,4 年後畢業,被分配到共軍 39 軍團 116 師的高射炮兵團,擔任副連級的雷達站長。

「我也是個大學生」。在軍校畢業生李曉明心裡,這段同是大學生的經歷,對他在「六四」事件的態度和心境很關鍵。他說,如果自己 1989 年時也是大學生,也會到天安門廣場,但結果可能和學生們一樣,死在廣場上。

命運安排下,儘管李曉明只是中共解放軍裡慣稱的「學生官」(軍校 4 年制本科畢業不久的軍官),但他仍是軍隊一員,且進了北京城,在此歷史時刻站到了學生和群眾們的對立面。

六四事件 30 週年研討會 18 日在台北登場。事件當時是解放軍軍官的李曉明回憶 1989 年 6 月 5 日進入天安門廣場,看到一些血衣和帶著彈孔的衣物時,紅了眼眶。圖片來源:中央社。

六四那一天,他慶幸不用手染鮮血開槍

1989 年 5 月 20 日,當時駐紮在遼寧省海城市的李曉明,第一次接獲執行戒嚴的命令,部隊士兵人人配發一把 AK-47 步槍,軍官也配上手槍,但他卻沒領到槍。

李曉明說,部隊一開始原本要開往瀋陽,因為當地也有不少學生上街遊行。但軍令一夕數變,兩天後就改變方向直奔北京,說是要保衛首都的使領館區。

他回憶,部隊只花了兩天,就從海城抵達北京東郊通州的陸軍航空兵機場裡待命,唯一能看到的報紙是解放軍報。而自帶的收音機裡,也只有官方的宣傳。

到了 6 月 3 日,李曉明的部隊接到「不惜一切代價,準時到達天安門廣場集合」的命令。部隊出發後途中,卻遇到學生和民眾們的阻攔,指著他們說:「你們是人民的子弟兵,不能開槍!」

幸運的是,李曉明說,116 師師長許峰在帶著參謀長改換便衣先進城查看實際情況後,「良心發現」決定採取「消極待命」態度,便以「收不到上級命令」為藉口,帶領全師在北京郊區徘徊、形同抗命。

因為頂頭上司尚存一息良知,李曉明所屬部隊並未在 3 日深夜到 4 日清晨這段最血腥的時刻進城。對此,李曉明十分欣慰,自己在整起事件沒有開過一槍,也讓他日後能挺直腰桿,訴說「六四」的親身經歷。

6 月 5 日白天,在擋不住上級壓力下,李曉明的部隊開拔到天安門廣場。他舉目望去,前兩夜倒下的罹難者屍首早已不見蹤影,只剩下滿地垃圾。

不過,李曉明仍在垃圾堆裡,瞧見了一件被射出彈孔的褲子、幾件染有血跡的衣服,以及人民英雄紀念碑台階上被裝甲車輾過的履帶痕跡。

此時,李曉明逐漸明白了,兩天前的深夜到天明,偌大的天安門廣場上發生了什麼事。

前六四戒嚴部隊軍官李曉明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歷史選擇了我,我一定要把事實真相講出來」。如今在澳洲定居的他知道,當年身為中共解放軍一員,世人既會讚賞他秉持良知的勇氣,也會有人質疑他事後才調轉槍口的動機。圖片來源:中央社。

即便六四結束了,中共的殘暴政策仍沒停止

到了 6 月 7 日,李曉明的部隊接到的命令是「抓人」。他記得,部隊來到建國門外的外交公寓附近,突然挨了一記冷槍;士兵們一還擊,公寓玻璃被打得粉碎,嚇得整棟公寓的外交官們趕緊逃命。

沒多久,部隊又轉到朝陽區一所小學附近,負責盤查「暴亂份子」。結果,暴徒沒有查到,倒是有個士兵因為槍枝走火,誤殺了另一名士兵。

為了面子,李曉明所屬部隊謊稱這名士兵是被暴徒射殺,竟矇騙到了「烈士」封號,也讓官方多了一個遭群眾攻擊的藉口。

李曉明表示,他的部隊直到 7 月 10 日北京城內趨於平靜,才撤回到通州。但在此時,上級仍擔心人民再度集結抗議,便訂下了「100 米內朝天開槍、30 米內朝地開槍」,人員及武器受威脅「可採一切必要手段」的守則。直到 7 月下旬,部隊才撤回遼寧原駐地。

第一次吐露一位解放軍軍官見證的「六四」,就震驚海外華人圈

這一幕幕場景,在李曉明的腦海裡翻滾了 10 多年。2000 年,他自費前往澳洲墨爾本攻讀研究所,第 2 年把妻子與 7 歲的大兒子接到澳洲安頓,並生下了小兒子,全家得以在安全的地方團聚。

然而,「六四」的真相卻在李曉明的心中更趨澎湃。他決定在 2002 年前往美國,首度吐露了身為一名解放軍軍官所見證的「六四」,立刻震驚海外華人圈。當時,人們驚呼的是,身為「六四」戒嚴部隊的一份子,怎麼敢從槍口後面走到槍口前面,指證部隊殺了人?

「雖然沒開一槍、沒殺一人,但我仍然感到內疚與慚愧」,李曉明坦言說,他的愧疚來自自己幸運地沒有受到「六四」事件的任何傷害。因此,「作為一個證人,我有義務把事實說出來」。

「六四」30 週年前夕,望著台北中正紀念堂廣場上的「坦克人」裝置藝術。李曉明語重心長地說,希望自己的證詞能警醒台灣人和全世界,別讓氣球做的假坦克,又再變成真坦克。

延伸閱讀

六四學生領袖吾爾開希,想跟文明的台灣人說:「你們嚮往中國是瘋了嗎」

中國老百姓給台灣人勸言:面對專制獨裁、想統治台灣的中共,和平共處能得到好處嗎?

【報橘推薦好書】一本使用「不上網」筆電寫作、書稿藏於保險箱的血腥歷史故事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六四鎮壓部隊 20 萬 只有李曉明站出來作證 [影]〉。首圖來源: 中央社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