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學生領袖吾爾開希,想跟文明的台灣人說:「你們嚮往中國是瘋了嗎」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有這麼一位中國人,表示自己剛到台灣時,還是沒辦法擺脫心裡的中國大一統想法,「但近 30 年時間過去,我還蠻確定的是台灣絕對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

他是吾爾開希,當年 20 多歲的他,曾 與王丹、柴玲參與中國六四 事件(八九學運),成為知名學生領袖之一。飄洋過海來台,當了快 30 年的台灣人,儘管他對台灣的民主感到自豪,卻也誠實點出自己最看不慣台灣的一點。(責任編輯:黃梅茹)

當年六四運動的學運領袖學生領袖,首圖來源:中央社

六四 30 年,當年 20 多歲的學生領袖,如今已是 50 多歲的中年人。對吾爾開希而言,「天命」早在鎮壓那刻起便已知曉;回首往事,他說絕不後悔,但若能重來,不會那麼篤定行動。

吾爾開希於 1968 年 2 月 17 日出生於北京,籍貫則是新疆自治區伊寧市,是維吾爾族人。他在天安門事件爆發後流亡海外,之後定居台灣,成為中華民國國民。

談起六四事件,這位維族學生領袖「完全不會後悔」自己的決定

身為台灣人最熟悉的八九學運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卻認為,這個身分並不是他自願的。「中國共產黨當時要把中國帶向另外一個方向,使得每一個人在這時都要調整自己的角色。共產黨幫我們做了這個抉擇,我們就是異議份子,說實話我們也甘之如飴啦,也很光榮」。

對許多人而言,50 知天命,但對吾爾開希來說,他早在 21 歲時就做完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抉擇,「歷史也選擇把我們放在正確的一方,某種意義上也是一種幸運吧。這就是我對自己的角色的心態」。

1989 年 6 月 4 日六四事件發生後,吾爾開希位列被通緝 21 位學生領袖名單的第二位。他在朋友幫助下,從蘭州乘坐軍機經香港逃離中國大陸 ,開始了漫長流亡生涯。

被問到會不會後悔,他毫不猶豫地回答「完全不會後悔」;但若能重來,還會做一樣的決定嗎,這位自傲豪氣的維族大叔聲音變緩和了。

「不可能料到會有那麼慘重的後果,不可能料到有這麼多人傷亡,不可能料到會 30 年見不到父母。如果有機會重來,會不會再做,那就不敢那麼篤定地說『完全不後悔』,那麼堅決了,要想的東西就很多了,可是世界上並沒有時光機呀。」

談起父母、長輩,縱使吾爾開希的眼神再銳利,還是閃過些許柔和與愧疚。「父母、長輩不可能更年輕,不可能更健康。這件事對他們的打擊也是非常重大,包括他們的身心健康,都因為我當年的參與而受到很大的影響」。

但在鏡頭前,維族大叔還是有他的堅持,對父母的內心話,他堅持「我會自己對他們講」。

這位維族大叔做出選擇:當 30 年台灣人

吾爾開希認為,自己 20 多歲以前跟台灣沒有關係,但在此之後,他的一生就與台灣息息相關。他不能選擇血緣、出身,更不能選擇流亡與否,「但台灣是我可以選擇的,而且是我選擇下來的結果,我成為台灣人」。

談到台灣對他的影響,吾爾開希認為,台灣人每呼吸的一口自由,都是奮鬥而來的,有民主運動人士奮鬥的結果,也有每次投票的公民所爭取來的結果。「所以,台灣人有一種自豪感,那種自豪感是讓我與有榮焉的」。

他也坦言, 剛到台灣時,沒辦法擺脫心裡的中國大一統想法。「但近 30 年時間過去,我還蠻確定的是台灣絕對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 台灣百分之百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只不過,我是華獨,我認為這個國家的名稱是中華民國」。

談到現今的中國大陸,吾爾開希則說,那是個讓人非常難過的地方,它是個不文明,而且威脅世界文明的地方,「絕不是一個我能夠心中嚮往的祖國」,「我為那裡的人民而難過」。

即便呼吸著自由的空氣令人喜悅,他還是看不順眼台灣這一類人

他也警告, 台灣有不少人對中共鄉愿、懦弱,只願看到它的經濟崛起,因為它是個經濟大國因此就產生嚮往。「這樣的人,我覺得我非常不齒。我來自中國大陸,我作為一個看到那個地方走向不文明,而感到非常痛心的這麼一個人,想要跟文明的台灣國民說『你們嚮往他們是瘋了嗎?』」

吾爾開希強調,台灣對他而言非常重要,「我百分之百認為我是台灣人,這一點跟我是中國人、我是維吾爾人的身分完全不衝突。我的孩子出生在這裡,孩子在台灣面臨的治安、教育等等,這些一般台灣人面對的問題,我做為家長也要一起承擔」。

延伸閱讀

「全世界都怕中國,中國也很怕台灣」藏人談台灣對中國民主化影響

台灣的民主人權夠格嗎?加拿大駐台外交官「許多國家都在退步,但台灣持續進步!」

【台灣人在中國的觀察】中國無法民主化最根本原因:中共從小只把人民養成 2 種人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若重回 30 年前六四 吾爾開希:不會那麼篤定行動 [影]〉。首圖來源: 中央社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