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自己回憶六四共軍把槍口對準百姓那天——中共老兵「江林」接受《紐時》專訪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江林的父親是中共軍隊的高級將領,同樣是中共軍人的她,從沒想過,在六四那天,共軍會把槍口對準北京天安門手無寸鐵的老百姓。

透過《紐約時報》專訪,她才吐露 30 年來壓在心裡的中共血腥屠殺回憶。身為軍方記者,她依然記得 1989 年 6 月 4 日那天,穿著便服的她如何被武警團團圍住,棒打她直到滿頭鮮血直流。當年的傷在江林頭部留下疤痕,至今三不五時仍會頭痛。

在說出六四存在的事實後,她當週就離開中國。一起瞭解,讓江林良心深受折磨的回憶,究竟有多苦澀。(責任編輯:黃梅茹)

30 年前,身為共軍中尉的江林擔任軍方記者。首圖來源:截自 紐約時報 網頁。

天安門事件 30 週年前夕,一名前共軍幹部打破沉默,向紐約時報揭露軍方高層抗命內幕。目睹共軍血腥鎮壓的她以 「像見到母親遭強暴」 形容,呼籲各界毋忘六四,追究中共責任。

中共歷代領導人對六四血腥鎮壓根本沒悔意!她無法再忍受決定站出來

30 年前,身為共軍中尉的江林(Jiang Lin,音譯)擔任軍方記者,親歷共軍指揮官未能勸阻高層下令動武清場的經過,並見證大軍壓境鎮壓天安門廣場民運分子。30 年來,她閉口不談這段歷史,良心深受折磨,直到近期在北京接受紐時專訪,才娓娓道來。

66 歲的江林說,一代代中共領導人對那段血腥歷史毫無悔意,她覺得有必要出面,讓外界知道真相並追究中共責任。

她表示:「每個參與者都必須把他們知道的經過說出來,那是我們對罹難者、生還者和後代子孫要負的責任。」

天安門事件對中共始終是敏感禁忌話題,多年來,一小群中國史學家、作家、攝影家和藝術家試圖拼湊這段中共拚命遺忘的歷史。報導指出,江林打破沉默的決定格外具有政治力量,因為她不僅具老兵身分,也是共軍將領後代。

中共老兵的她,逼迫自己回憶共軍把槍口對準百姓的那天

約莫 50 年前,江林驕傲從軍,但她萬萬沒想到,1989 年 6 月 4 日凌晨,共軍會把槍口對準北京街頭手無寸鐵的老百姓。

當年 4 月,悼念中共改革派代表人物胡耀邦的學生走上街頭,要求政府更加廉潔、開放。眼見為期數週的示威難以收場,時任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下令北京戒嚴,並暗示可能動武清場。研究者曾指出,多名共軍指揮官反對動武,江林的記述為史料增添更多細節。

八九民運時擔任共軍第 38 集團軍長的徐勤先,拒絕在未收到書面指令的情況下率領部隊進城,並以住院抗命。與此同時,7 名共軍指揮官反對實施戒嚴,並連署致函中央軍事委員會,表明立場。

江林回憶說,那封信的訊息很簡單,「人民解放軍是人民的軍隊,不該進城射殺平民老百姓」。

江林當時為讓更多人知道信函內容,打電話唸給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的編輯。儘管人民日報有員工違抗管制民運新聞的指令,信函仍因其中一位署名將領反對而未刊出。

即便喬裝成百姓,她也要混到天安門廣場前報導真相

當年 6 月 4 日凌晨,聽聞共軍已進城射殺百姓的江林穿著便服,騎腳踏車前往天安門廣場。她受訪時說,當時不想被別人認為是共軍一分子,「這是我的職責,我的工作就是報導重大突發事件」。

據江林回憶,她騎到天安門廣場附近時被擋住去路,十幾名武警強行將她拉下車,有的拿電擊棒毆打她,她不支倒地,頭部鮮血直流。一名年輕男子隨後用腳踏車將她載走,多位外籍記者將她送到附近醫院,當時神智不清的她見到身邊滿是死傷百姓。

江林說:「感覺就像見到親生母親被強暴,令人不忍卒睹。」

當年的傷在江林頭部留下疤痕,至今三不五時仍會頭痛。共軍鎮壓清場後好幾個月,江林遭審訊,後續幾年又因私人回憶錄兩度遭拘留調查。她於 1996 年正式退伍,過著寧靜生活。這些年來,她期待中共高層出面認錯,這天始終沒有到來。

江林表示,只要中共不懺悔,中國穩定繁榮就是脆弱的,「這一切都建立在沙上,沒有穩固根基。 如果你能否認(天安門廣場上)有人被殺死,那麼撒任何謊都是可能的 」。

延伸閱讀

六四學生領袖吾爾開希,想跟文明的台灣人說:「你們嚮往中國是瘋了嗎」

中國老百姓給台灣人勸言:面對專制獨裁、想統治台灣的中共,和平共處能得到好處嗎?

【報橘推薦好書】一本使用「不上網」筆電寫作、書稿藏於保險箱的血腥歷史故事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親睹六四鎮壓 前中共軍報記者:參與者都有責任說出真相 〉。首圖來源:截自 紐約時報 網頁。)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