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統戰的警覺心有多高】如果認為台媒聽訓中國官是「聽聽而已」,那就輕忽已經開始的「催眠術」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旺旺中時媒體集團與中國北京日報合辦的「第四屆兩岸媒體人北京峰會」10 日在中國北京舉行,台灣有 65 位媒體代表參加。據 《風傳媒》報導,中國全國政協主席汪洋致詞以「連 2 年後的事都保證不了」嘲諷「台灣當局」,更要台媒宣傳「一國兩制」,並稱「努力地為我們的民族復興,歷史會記住你們的」。

對此,台北市長柯文哲被問到回應:「就是這樣,那只是一個委員,常常是這樣,我們聽聽大家意見,又不是叫你照單全收」。但真的只是「聽聽而已」嗎?來看這篇從「催眠」角度,發現不是「聽聽」,而是「選擇問題」。

(責任編輯:黃彩玲)

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陳家倫北京傳真(前排中:中國全國政協主席汪洋)

只是坐台下「聽聽而已」,其實「催眠」已經開始……

不知道柯文哲有沒有讀過諾貝爾物理獎得主費曼先生(Richard Phillips Feynman)的自傳中,那個關於催眠的有趣小故事?這故事大致上是這樣:

某次,費曼自願參與了一次心理學教授的催眠實驗,在挑選實驗對象的過程中,教授對費曼催眠道:「你已不能睜開眼睛。」

費曼雖然感到神智有些迷糊,但他很確信自己的眼睛可以睜開,只是他選擇對自己說:「我當然可以睜開眼睛,但我想先看看下一步會怎麼樣。」

接下來每個催眠實驗,費曼都「選擇」服從,最後整個挑選的過程中,他一次都沒有違背催眠指令,這也使他雀屏中選成為可以登台的示範者。

正式示範是要在普林斯頓研究院的全體同學面前被催眠,教授要費曼走到台上並命令他做出各種舉動,費曼不但服從,還做了些平常做不到的事,最後,教授對他說,當他脫離催眠狀態後,不會直接走回座位,而先會繞場一周再回到座位上。

這時,費曼覺得時候到了,他對自己說:「我受夠了,我偏要直接走回去。」

只見教授的指令一下,費曼站起身來,走下臺階,準備向自己的座位走去,但他突然感到一陣煩躁不安,迫使他無法繼續原先的動作,最終,他還是乖乖地繞場走了一圈。

費曼先生為他的催眠經驗下了結語:

當你不停地對自己說:「我當然可以做到這個﹑我當然可以做到那個,我只是不想而已。」當你不斷地這麼說時,實際上等於:你做不到。

你啥時有真正的「選擇權」?在被催眠之前。

為什麼中國願意花錢招待我們的大學生去聽課,那些課難道不是聽聽而已、不用照做嗎?為什麼中國要花資源拉我們的退役將領去參加演講,難道不是聽聽而已、沒實質作用嗎?當我們的媒體都坐在台下聽中國的政令宣導,要他們回台灣多多宣傳一國兩制,難道不是像柯文哲說的一樣,他們也可以聽聽而已,不用照單全收不是嗎?

你以為中國人這樣花錢很傻很笨,以為自己最聰明,但其實是你對宣傳、洗腦跟催眠都一無所知,你以為自己當然可以這樣、當然可以那樣,但實際上,你的一舉一動無意間都符合了他們的期待。

人都有服從威權的天性,只是我們需要找到一個理由或是藉口,讓我們認為我們的服從是一種有尊嚴的「選擇」 ,但你真的有選擇嗎?真正的選擇,往往出現在更早之前,在費曼先生不斷地聽話之前,他有選擇 ;在我們的大學生、退將、媒體們去中國之前,他們有選擇;但等到一系列的催眠之後,就可能像費曼先生那樣,無法再承受反抗威權的心理負擔,更可能像我們的媒體一樣,喪失了專業也無法察覺,又或者,像柯文哲這樣,自視甚高地覺得只是聽聽,但其實,中國只要有一個觀念進到你心裡就成功了。

為什麼老鼠會可以斂財?為什麼某些宗教團體能收到這麼多捐獻?我們看起來不可思議,那是因為置身事外的我們還有選擇,而那些受騙上當的人,多數時候也是從「聽聽而已」開始的,作為潛在的總統人選,對任何統戰都要有警覺心,千萬不要等到已經無法選擇的時候再來選擇,到時我們可能都已力不從心。

推薦閱讀:

【來自韓國瑜的辯論成員爆料】我不建議他準備任何政策內容,而是幫他擬了「10 個金句」

【網酸:要征服宇宙的人還靠中央】韓國瑜拿小抄直播講「自經區」補救,但還是沒答 10 個關鍵問題

【我們不該抵制中天?】太專注程序而忽略道德,你可能已經落入「納粹模式」

(本文經原作者 林艾德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中央社。)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