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對韓粉父母的焦慮】女兒喊:誰教我怎麼跟父親溝通?亡國感好重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藍委蔣萬安 8 日在立院跟同黨立委李彥秀、聊 2020 國民黨總統初選選情,結果麥克風沒關,蔣萬安這句「支持韓國瑜的都是比較沒理性的」流出,讓他個人臉書馬上被大量「韓粉」攻陷。但,韓粉真的比較不理性嗎?支持自己喜歡的政治人物哪裡錯了?

你我身邊有各種「粉」,韓粉可能就是你的家人,理念不合怎麼辦?常批判國內外時事的作家粘迪舜 ,用一則家庭故事告訴你「解鈴還須繫鈴人」,找到關鍵「鈴」才能打破隔閡。

(責任編輯:黃彩玲)

圖片來源:韓國瑜臉書

這事說起來,其實也也沒什麼大不了。

如果你覺得很扯,請冷靜想想,能比得過一年內從失業勞工,到當上直轄市市長又成功跳槽當總統呢?#老規矩大家當故事看看就好

去年 1124 大選後,對方第一次敲私訊給我時,我正捧著本書沉溺其中,桌面上的手機顫抖了幾下,打開後看了留言,上頭寫著:

「您可以教我,怎麼跟父親溝通嗎?亡國感好重。」

字裡行間透露出焦慮與挫折,原來大選前,她父親除了捐了筆錢,還參加了所有的造勢晚會,次次早早報到,搖旗吶喊直到散場,才依依不捨的離去,她問我怎麼辦?

「您那陣子都在幹嘛?」我反問她。

「那陣子比較忙,有時加班,然後又剛認識新男朋友。」

「哦!你母親呢?有跟著一起去嗎?」我再問她。

「母親前年去世了,之後我工作也忙,我是獨生女,然後…..」她欲言又止。

「哦!Sorry~」我怕她傷心,截斷了話題。

回完她的訊息後,咬著指甲,我看著螢幕發呆,耳朵聽到外頭馬路上的人車呼嘯而過,腦海裡莫名地出現了旋律:「現在不想下班的我,沒愛好難過,有愛算什麼,我恨我,我不知道想要什麼,我不知道擁有什麼,可能我們都寂寞……」

這世上的每個人,肩上都放著外人難以窺探的擔,除了伴侶能理解一點外,很多時候孩子也沒能力懂,也沒機會懂,可是寂寞還在,一直都在。

「先撥點時間來關心他,從陪他吃頓飯起,好嗎?」我要她先這麼做 。

「可是我爸都看腫天。」

「妳就陪著他看,好嗎?」我安慰她

「好。」她答應了。

下了班後,她開始提早回家,帶上兩份晚餐,在餐桌上擺好刀叉,陪著父親邊在鵝黃燈光下用餐,儘管父親吃飯時,還是習慣拿遙控轉到特定頻道,但她開始找機會纏著父親聊天,分散他的專注力,就這樣兩人的生活,漸漸開始有了交集,就像一部拼裝車,搖搖晃晃地上了路。

是疑問,而不是質問

第二次,她主動找我聊時,市長早已就職,部分電視台正鋪天蓋地的頌揚他的出訪中國後,帶回來多少億的 MOU 訂單,其他頻道則追著他密訪中聯辦,吵得不可開交,回國時的小港機場,被 SNG 車跟支持群眾包圍高喊著選總統,市長被隨扈抱大腿舉起後,對支持群眾招手致意,對面記者追問選總統與否,他氣定神閒的說:「老鼠偷拖鞋——大的在後頭。」

「粘大,為了這件事,今晚我們吃飯時,因為看到電視裡頭太胡說八道,我忍不住跟我爸吵了一架,最後不歡而散。」她很沮喪的這麼說。

「沒事的,這很正常,小挫折而已。」我安慰她。

「為什麼?事情明明這麼明顯,他卻看不到其中的不妥?我是他女兒,他卻不信我說的!」她談不下去了。

「因為妳把世界按正義與邪惡分成兩半了,所以妳會站在妳認為對的一方去批評這事。」我這麼提醒她,注意自己說出的話,因為「說出嘴的話語,和吃進肚的東西同樣重要。」

「新聞事件既然發生在妳們生活中,那麼在關係裡,妳得先是他的女兒,而不是政治上的反對者,既然是女兒,妳就得給他為市長辯解的權利。」 聽我這麼說,她傳來一個跪地投降的趣圖。

「他們為什麼不懂自己可能被騙?我要怎麼幫他?」她又問我。

越保持存疑,越能保持清醒

這問題,讓我想起年輕時,曾經不小心應徵上了一間投資詐騙公司,約十五年前時,市面的詐騙很盛行,除了隨機寄刮刮樂,讓你中大獎騙取稅金這種手法外,另外更多人在辦公大樓裡,成立空殼公司做投資吸金的勾當。

錄取後正式上班的第一天,我就感覺怪怪的,會有個前輩採一對一方式,從早到晚跟著我們,陪著我們上課程,先告訴我們公司前景多好,抽成多麼的高,一個月成交五單,能輕鬆領十幾萬,之後教導我們如何電話開發、如何熟練話術、如何面對面說服客戶花錢投資,那間公司是主打投資養雞場,號稱老闆是國內飼料大廠的親戚,所以養雞很專業,雞生蛋蛋又生雞,無限繁殖所以利多占盡。

他們還提供詳細資料,證明養雞場在南投某處,目前已經大規模整地並開發,照片共有三十幾張,整片山頭都拓開,蓋起現代化雞舍、飼料槽,施工設計跟開發計畫案的資料滿滿一大本,連網站都架設得專業度十足,刷卡機跟分期授權書也都完備,一切做得大偽似真。

我們那批錄取的新進員工,只有在上廁所時,學長姐不會跟著,上班一週後,一個同事趁我上廁所時,跑來我旁邊偷偷提醒我:「我覺得他們這間公司怪怪的,我明天不來了,你還要繼續做嗎?」

「我要!我想陪他們玩玩」我這麼回答他。

當時的公司透過報紙小廣告跟宣傳單,找到不少有興趣投資的人主動上門,我因為口才好,對談又穩,很快就被抽調離開電話開發組,改派往會議室現場幫忙接待上門的民眾。

我們都是一對一的對談,人人有自己的小隔間會議室,進了會議室坐定後,就照表操課去講那一套洗腦的話術,期間經理會不時進來關心,當然主要是監督我們是不是有照訓練流程走,然後吹捧一下現況有多好,並掏出一疊幾十萬的現金,告訴客人隔壁有人一口氣投資了 50 萬,機會大好投資要趁早。

而我的破解方式,其實很簡單,因為我本身就是在系統內,談判是我在掌控的,所以即使是看似縝密的流程,還是有破綻能操作,我觀察到 很多上門的客人,其實腦中根本就只有「發大財」三個字,看了年利率報酬是 23%就趕緊上門了解,坐下隨便看了幾張照片後,才不到半小時,就急急忙忙想要拿卡出來刷,並且準備簽約,通常他們越急,我越刻意放慢,慢慢談慢慢耗 ,反正中午還管便當。

那間公司的洗腦流程,最大的敗筆,就是他們除了賣 30 與 50 萬為單位的投資項目,另外在資料本末頁,還有幾張介紹靈骨塔塔位的資料,會放這個,肯定是上頭的人想要「能撈則撈」,反正騙都騙了,50 萬以內的金額也順便騙一騙。 所以當我觀察到這人會被詐騙時,我就在洗腦對話到一半,刻意歪樓去談這個投資標的,人性很奇怪,當他被動接受資訊時,對資訊真偽是不起疑的,但當他被突兀給分心時,被動會變成主動思考,而思考的原動力,則是來自於不安。

於是,一個「疑問」就誕生了, 然後很妙的,有了疑問後,許多人就會開始冷靜,並意識到自己可能被騙, 夫妻檔通常都是用腳踢一下對方,皺皺眉暗示,而若是單身者,則是很快坐立難安。通常這個當下是很窘迫的,但坐在對面的我,會主動搭台階說:「還是您回去考慮一下,再聯絡我們?」,然後起身收資料,並送客到大門口,轉身對大廳中等待上當的人們說:「誰是下一位?」

我告訴了她這個故事後,然後語重心長的給她建議:「我覺得你可以開始研究他。」

「誰?」她反問

「市長。」

「呸!」她敲來一個憤怒的 Q 圖。

「我是說真的,你若想影響你父親,至少要講他聽得懂的話語。」我耐心跟她解釋,「你知道上次那句說出嘴的話語,和吃進肚的東西同樣重要,是誰說的呢?」

「誰?」她反問。

「市長。」

她傳了一張抓狂的圖過來,但還是答應了,我要她花一個禮拜去認識熟悉,然後我來幫她想一計,讓她找機會試試看。

含粉需要含神醫,解鈴還須繫鈴人

上禮拜五,中午時她打了電話,約了父親在家吃晚飯,然後突然帶了男友回家,說想介紹給跟爸爸見面認識。

外帶回家的眾多菜色,很快就熱騰騰的上桌,她優雅地夾菜給父親,然後招呼著男友多吃一點,父親吃起飯來有點食不知味,男友到挺大方的,飯菜扒了三碗,喝了兩碗湯,她還開了男友帶來的紅酒,給父親品嘗。

酒足飯飽後,兩個男人在客廳看腫天,她在廚房洗碗,她男友一邊看一邊罵政府,這次她父親並沒有參與,只是保持沉默的觀察這年輕人,不曉得接下來是要怎樣。

收拾好廚房,她一雙手在圍裙上擦了又擦,脫下圍裙後,她來到客廳的沙發坐下,然後開始她的劇本。

「爸爸,我想跟他結婚。」她鼓起勇氣主動說。

她爸一口熱茶噎到差點噴出來,放下茶杯時,看了看這小子與自個女兒,不可置信的說:「結婚?你們不是才認識幾個月而已?」

「對!我想說早點嫁了,不然擔心將來又老又窮。」

「什麼?!」父親轉頭問她男友:「少年 A,那你現在在做啥款工作?」

「我在早市幫忙卸貨,很早就要上班」她男友補充一句:「阿北!我是賣菜郎唷!我不是小紅帽。」

「我女兒才剛出社會沒多久,她經濟還不穩,還有學貸要還,結婚要花很多錢,我問你,你身上有存錢嗎?」父親又問。

她聽到父親在問男友,趕緊跳出來說:「爸!市長說過,政治人物有兩款,一種是作威作福,一款是作牛作馬,我覺得他會是是做牛做馬那種。」

「那烏可能啦!?你們才相識幾個月,這是結婚捏!他要安那嘎哇保證?」父親翻了白眼,聲音提高了一點這麼說。

「阿北!我承認我目前身上沒錢,但是結婚了後,我真的會經濟 100 分,一餐喝一瓶礦泉水跟一碗滷肉飯就可以。」男友連忙澄清。

「什麼?!」父親有點動怒,認真的說:「林卡差不多ㄟ!結婚是金重大的代誌,麥咧開玩笑。」

「爸!你心胸愛開闊一點啦!打開處處是陽光,如果心胸把它封閉起來的話,處處都是障礙。」她又趕緊補了這一句。

父親氣得瞪了瞪她,然後壓著怒氣,再度質問小夥子:「你們說要結婚,將來有沒有什計畫?」

「我會發大財!」

「你先說說你的計劃阿!你知道我女兒,她要過什麼樣品質的生活嗎?」她老爸快崩潰了

「她要什麼樣的生活??就是我要的那種。」

「那安內,你要什麼款生活?」老爸已經額頭浮筋了。

「我要發大財!」

「發啥小啦!企宏幹啦!」由於憤怒超出警戒線,她老爸終於爆出髒話,然後起身離開,重重甩上了門走出去,只留下小倆口面面相覷。

就這樣,據說小倆口在客廳坐了半小時後,父親散步後終於回來了,進門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拿了電視遙控器,默默的關上腫天頻道,然後進了自己的房門,不想搭理任何人。

「後來呢?」我追問著。

「男朋友回去後,我一個人在客廳,我爸就從房間出來,然後一個人拿著茶具,煮一壺開水,在客廳泡茶。」她這麼回我。

「然後?沒跟你說什麼?」我又反問。

「沒有說什麼,但是這一次,我爸把新聞頻道,切換到公視。」

#媽的見鬼了這樣也能成功
#一點一滴從內打破隔閡

推薦閱讀:

【手機族對賴清德的喊話】我們只是希望有「相同機率」接到電話民調,這,有,很,難,理,解,嗎?
【來自韓國瑜的辯論成員爆料】我不建議他準備任何政策內容,而是幫他擬了「10 個金句
【網酸:要征服宇宙的人還靠中央】韓國瑜拿小抄直播講「自經區」補救,但還是沒答 10 個關鍵問題

(本文經原作者 粘拔的幸福碎碎念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韓國瑜臉書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