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之駿專欄】韓國瑜只說不做就颳韓流,民進黨要奪回話語權得「採 2 行動」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韓國瑜確實抓住了某部分台灣人的心,成功地在 2018 竄紅,他的發財論或許是個謊言,但卻是一個甜蜜而美好的謊言,因為每個人都有一個發財夢,但我們的執政黨真的有做到嗎?為什麼韓國瑜能引起韓流?民進黨究竟缺少了什麼?

(責任編輯:陳奕諶)

文/陸之駿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韓國瑜抓住了「窮人翻身」的「話語權」。

短期內,很難有人可攖其鋒。連紅極一時的柯文哲,都節節敗退。

民進黨執政這三年,股市、經濟成長率等各項景氣指標,都表現不錯。為什麼「窮人翻身」的口號,還能興風作浪呢?

其實原因很簡單:台灣的經濟問題,並不單純是景氣、不景氣的問題,而是 「分配問題」、「階級問題」

這個分配問題,也恰恰和 「世代問題」 重疊。

韓國瑜如何擄獲網路原住民的心引起韓流

40 歲以下的「新興選民」(1980 年以後出生,基本沒有「籍貫」概念的「網路原住民」),相當的比例,屬於「統計之外」的隱藏性失業人口。他們離開學校之後,從來不曾就業;不曾就業於是就不算法定失業。

也有一些因為明知畢業等於失業,乾脆大學唸完唸碩士、碩士唸完唸博士,用學生身分逃避殘酷的謀生壓力。

即便就業,他們絕大部分,都在「微型企業」上班。

微企者,員工 5 人以下。

台灣一共有 100 萬家微企,佔企業總家數 80%(其餘 17%為中小企業,3%為大企業)。微企員工,估計約 400 萬,台灣全部就業人口約 1,100 萬 36%。

這 400 萬低薪勞動者,有一部份加入了職業工會。

另一部分,甚至連勞保、勞退都沒有。因為員工人數在一定人數以下的微企,僱主可以「合法」不必辦勞保、勞退。

這一大群微企勞工,比傳統定義下的「勞工」(企業工會及產業工會會員合計約 70 萬人)多得多,也比農民(約 150 萬人)多得多。

這群低薪年輕勞動者,基本脫離主流的資本主義生產關係。

在猶如封建時代的小作坊中,他們不可能有資本積累(因為低薪),不可能有技術積累(手搖杯不會因為搖了 20 年更好喝),甚至不可能有人脈積累,他們沒有同事、客戶,只有過往迎來的客人,與和他們一般沒錢、沒技術、沒朋友的老闆。

他們沒有同事、工會作為資訊的來源。

網路,自然成為他們最密切的唯一朋友。

他們明白,既有的政府、政黨都解決不了他們的窘境,乾脆把票投給政治網紅,一如他們渴望而不得、被有錢有勢老男人搶走的愛情,乾脆投射在修圖、整形的網美身上。

這群人在 2014 年創造了柯 P,在 2018 年創造了韓流。

有別於柯文哲的是:韓國瑜除了用「窮人翻身」抓住這群新興選民之外,「窮人翻身」的通俗論述,也一體適用打動了「退休金被減的軍公教」及「早就又老又窮的農民」。

韓國瑜的「發財論」不管再怎麼不切實際,但對分配不均下的受苦受難者,正所謂「有夢最美」。

從這角度看,就不難理解,韓流短短三個月崛起,一如歷史上被剿剩 13 騎的闖王李自成,短短一年內又聚集十萬農民起義。
李自成靠「階級」動員,韓國瑜也是。差別僅在於透過「網路」,韓國瑜速度更快也更無遠弗屆。

「在野黨只能說,執政黨可以做」

那要怎麼對付韓國瑜窮人翻身的話語權呢?

其實也很簡單。 破解話語權的利器,就是「行動權」。

你用「說」的,我用「做」的。

戳破謊言的方法,不是辯論,不是苦口婆心,而是「行動證明一切」。執政的優勢,就是「在野黨只能說,執政黨可以做」。

歷史上對付「窮人翻身」造反的方法,其實就是「豁免民欠錢糧」。用現代的話說,就是 減免人民積欠政府的各種稅、費 ,諸如健保費、勞保費、超過一定年限的罰單及稅款等等,甚至連「卡奴」也一併由政府買下銀行債權解放。這筆帳,我在 2008 年估算過,當時大約是 1,600 億元,現在估計不會超過 1 倍。

「豁免民欠錢糧」的根本概念,是給窮人實際好處,用實際的好處杜絕窮人翻身悠悠之口。這個概念的進一步延伸,就是 增加社會福利

年金改革,站在公平正義的角度,100%正確,但實際上卻減少了市場上的貨幣流通。於是除了退休金變少的退休軍公教,餐廳、商店等庶民經濟,市道也備受打擊。

政府並沒有相應透過社會福利的手段,補充市面上的現金,迫使原本與年改無關的小市民,成為退休軍公教的盟軍。

政府要解決這問題,其實一點也不難。

許信良先生提出「0~14 歲每人每月 6,000 元」的「兒童年金」發放,就是對症下藥的好方法。

兒童是國家資産,國家的未來,把國家資源用在「未來生產力」、「未來競爭力」上,國家才有前途。

台灣目前 0~14 歲人口大約 300 萬人,每人每月 6,000 元兒童年金,一年大約要 2,200 億元。這個數字看起來龐大,實際上拿來養小孩的錢,基本上不會流出台灣,內需市場活絡的結果,政府可以很快從發票稅回收。更重要的是:兒童年金的受惠者,除了兒童本身,還有辛苦養兒育女的父母,甚至阿公阿嫲,估計至少 600 萬人以上。

財政負擔不是問題。台灣沒有外債,政府負債也遠低於香港、新加坡甚至中國。只要「經濟成長率大於政府負債率」,國家財政就不會出問題。

發放行政流程也不是問題。台灣戶籍制度健全,0~14 歲每人每月 6,000 元只要放到各戶政事務所,通知人民來領錢,不出一個月即可完成。

距離 2020 年總統大選只剩 9 個月,「豁免民欠錢糧」與「發放兒童年金」快速雙管齊下,就能確保本土政權繼續執政,團結大多數人民共同捍衛台灣實質主權。

行動、實惠,是「最健康」、對國家有禆益的政治競爭方式。

推薦閱讀

臺灣的貧窮人口居然世界最低──政府用什麼黑魔法把台灣的窮人藏起來了?
【綠黨專欄】年金改革下一步:從日本經驗學習,台灣該如何發兒童年金
「蔡總統是正確的」許信良支持發經濟紅利 —— 破解債留子孫迷思

(本文經原作者 陸之駿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 中央社  。特色圖片: 中央社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