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黨專欄】言論自由不只是政治正確的神主牌——台灣言論自由兩大挑戰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4 月 7 日是言論自由日。能夠自由地講、自由地想,是台灣人習以為常的事,但如果言論自由變成製造對立、侵蝕民主自由的工具,我們有能力識別嗎?(責任編輯:鄒家彥)

作者:劉崇顯(綠黨共同召集人)、易俊宏(綠黨中執委)

4 月 7 日「言論自由日」前後,也是時候來檢視台灣「言論自由」的狀況。

自「獨台會」案(1991)以降,至少有四個大法官的釋憲文,再再強調思想與言論自由,是應予保障的人性基本尊嚴。雖然有明文規範如前,近幾年,各地方政府也紛紛表態要紀念鄭南榕自焚殉道,而有「言論自由日」的響應活動。但是,究竟 「言論自由」只是一個政治正確的神主牌,還是在實踐上有遇到什麼挑戰呢?

挑戰一:文化養成很重要
我們有沒有能力理解不同立場主張背後的動機

要能自由地講,方能自由地想,這是言論自由的基礎,也跟民主社會有很大的關係。

「民主」之所以是個普世價值,也無非是希望人民有機會可以影響家國社會,畢竟在當前的公共治理下,沒有人的職涯發展,能夠逃脫社會制度、國家治理。關於「公共事務」,亦即「政治」也者,為了確保能夠吸納各方意見、減少盲點、建立合適的配套,需要藉由言論自由來呈現多元觀點。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從理解到對話,就是一個必要的過程。

而這個過程的重點,不是在「講」、是在「聽」。「積極聆聽」(active listening)是一種溝通技巧,強調先試著了解別人、也讓別人瞭解自己,讓對話在這個基礎之下展開。一般平常在聊天的時候,我們都忍不住想要回應,即便只憑藉著隻字片語、就先入為主的用自己的觀點詮釋對方,容易在沒有充分釐清前,就陷入「稻草人謬誤」裡頭,因而產生爭執對立,都是有可能發生的事。

最經典的案例,就是充斥在各大電視頻道的政論節目了:眾人滔滔、各執一詞,看似有言論自由的,可是都是為了爭辯出個輸贏、溝通效率都低到不行。 這種「言論自由」所衍生的,是對立,不是對話。

近幾年,在公共場域引進的「審議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自 2005 年的「青年國是會議」開始,就是希望可以建立更有深度的「對話文化」;無論是當年太陽花運動的「街頭審服貿」、或是這幾年教育部青年署暑假辦理的「青年政策大聯盟」,乃至於許多官方/ 民間單位以議題導向的「願景工作坊」、「公民論壇」、「世界咖啡館」、「參與式預算」等都是在這個理念之上發展出來的。

操作的成果,好壞良莠、另可討論。但這種利用「直接民主」式的參與模式,來讓「代議政治」的決策更具正當性,而非淪於叫囂對立,是對我們每一位具有公民身份者的挑戰。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是種天性,但是當我們習慣在同溫層裡取暖之後,我們有沒有能力理解不同立場主張背後的動機,在共善的願景前找到共識呢?這就是一種公民素養能力。

挑戰二:物質基礎難忽視
2020 大選,很可能是台灣最後一場「有意義的選舉」

物質跟文化是相輔相成的。當年在報禁解除之後,無論是鄭南榕先生發起的《自由時代》等系列週刊,或是其他諸多當年的禁書報刊,也都是在查緝、沒收、借閱、印刷、出版等物質基礎上,進行對自由與民主的文化游擊。

時至今日,當年對抗黨國體制的發聲管道,也化身成台灣民眾都熟知特定立場的主流媒體。

雖說數位時代,社群媒體成為另一個出口,但是因為演算法的關係,難以跳脫在同溫層之外。而主流的媒體管道,無論是電子或平面,還是無止盡的轟炸洗腦民眾每日的生活。能抵抗這些大眾媒體裡激化對立的言論的,一方面需要有前述的公民素養,一方面也有賴於媒體識讀能力。

這兩種能力的結合,可望帶來公民社會的串連與行動,以促成政府來健全管理制度。

2012 年的「反媒體壟斷運動」是一個極具指標性的活動,但是顯然未能畢其功於一役;日前的《華盛頓郵報》,也指出中國北京的惡意滲透 :親中的財團收購了相當比例的台灣媒體,配合北京的統戰宣傳,散播假新聞。專欄作家羅金(Josh Rogin)更是直言:2020 大選,很可能是台灣最後一場「有意義的選舉」

或說得直白一點:中國北京也有選舉活動,但除了中國學者,沒有人認為中國是個「民主國家」。正是因為思想審查、言論控制、關鍵字屏蔽等這種言論自由最基本的保障付之闕如,對岸那些選舉,其實都是形式跟過場而已。

在中國,所有新聞都需要經過官方「定調」,而政商關係決定了傳播內容、決定了民眾要被什麼資訊洗腦轟炸;一般民眾只能「自由的像在迷宮中的老鼠」一般,看似能自己決定左轉右轉,但實際上該如何找到食物或出口,早就被決定好了。這就是從物質基礎、來掌握文化風向的做法,而台灣面臨這樣的威脅,也已經很近很近了。

「言論自由」不是政府恩賜給民眾說話的自由

台灣的電視台中,充斥著各式的政論節目與新聞頻道,又有舉世密度最高的 SNG 車;看似「言論自由」以相當充分了、但實際上,離言論自由在民主社會裡的積極影響方面,還有許多可以努力的地方。

無論是文化軟實力、或是物質硬實力,我們的努力,不只是要保障的台灣現有的民主制度,也是要保障我們作為人的基本價值;畢竟,「言論自由」不是政府恩賜給民眾說話的自由,而是我們想說什麼、就能說什麼的自由。

延伸閱讀

【綠黨專欄】曾經有個機會,歐陽娜娜她不用向北京低頭
【綠黨專欄】下個世代的轉型正義:教育部編 50 億基金「逼大學退場」,然後呢?
【綠黨專欄】重度智障女童「被迫賣淫」揭穿「社福預算不足」的謊言

(本文經 綠黨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言論,自由了嗎?〉 首圖來源:Misko。)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