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比利豬也曾不堪回首:西班牙根除非洲豬瘟為何花了 35 年?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非洲豬瘟疫情蔓延全亞洲!蔡政府在中秋節前夕也加緊把關,無外乎是為防止非洲豬瘟疫情在台傳播,畢竟台灣在今年 7 月 1 日 ,才正式成為口蹄疫非疫區。

台灣謹守防線之餘,不妨也來看看曾經爆發非洲豬瘟疫情的豬肉出口大國──巴西和西班牙是如何防疫的。(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pxhere,CC licensed。

文/林慧貞(農傳媒記者)
圖/謝佩穎、邱柏綱

8 月 3 日中國傳出亞洲首例非洲豬瘟,這個古老的疾病自 1921 年在非洲現跡後,靠著頑強的環境適應力,在歐洲以每年 100 公里速度擴散,不過國際上仍有許多成功撲滅非洲豬瘟的案例,豬肉出口大國巴西曾在 1978 年爆發非洲豬瘟疫情,成功在短短 7 年就恢復成非疫區;西班牙 1960 年傳出非洲豬瘟疫情,1995 年成功根除,如今以高檔伊比利豬肉聞名全球,是臺灣許多老饕最愛。

這些成功的案例並非偶然, 非洲豬瘟病毒可以在冷凍豬肉存活 3 年之久,同時可感染野豬,巴西與西班牙皆做了詳細的風險調查,分析哪些是亟待加強的漏洞,同時將每個地區的風險分級,採用不同強度的管理方式,針對高風險廚餘養豬、邊境走私、境內豬群移動頒布法令、嚴格查緝。

一整套堅實的防疫體系,才讓這些國家成功擺脫非洲豬瘟病毒。臺灣雖然尚未出現疫情,但仍需要提高警覺,借鏡他國成功案例,提前部署防堵非洲豬瘟。

邱柏綱 製圖 ,圖片資料來源:世界動物衛生組織。

未妥善處理的廚餘餵豬是一大漏洞

巴西是目前全球第四大豬肉出口國,40 年前,他們曾面臨非洲豬瘟強大威脅,1978 年 5 月 13 日,巴西農政單位接獲通報,里約一家養豬場豬隻死亡,疑似感染非洲豬瘟,不過後續追蹤,在該年 4 月 30 日,這家養豬場就已經有動物死亡,至 5 月 13 日通報,已經死了 1000 多隻豬。

根據巴西政府調查,案例場離里約熱內盧國際機場 52.24 公里,養豬場主人便是機場警察,由於那時防疫觀念還不普及,這名警察平日會收集飛機上的殘存廚餘,餵養自家豬隻。

當時非洲豬瘟正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大舉肆虐,這名警察疑似無意中收集到 來自疫區國家的廚餘,又未妥善加溫處理,病毒因此藉著廚餘傳播到養豬場

非洲豬瘟病毒加熱超過攝氏 70 度 C 就會死亡,但由於巴西那時沒有防疫觀念,且使用廚餘養豬者大多是小規模豬農,沒有資金採購加熱設備,巴西政府調查,後來陸續爆發非洲豬瘟的案例場,大多是里約熱內盧附近的郊區或貧民窟,農民都是用垃圾場裡的廚餘養豬,曾有一個案例場的豬農將豬送到燒烤店料理,結果另一家豬場吃到這隻豬的廚餘,也爆發了非洲豬瘟。

分區管理,圍堵疫情

豬肉是巴西重要的出口命脈,爆發非洲豬瘟後豬隻消費量驟降 40%,因此巴西政府很快地在 1980 年頒布根除計畫,分為三階段,分別為攻堅階段(1980~1984 年)、鞏固階段(1984~1986 年)、維護階段(1987 年)。

同時, 根據養豬場分佈特點、動物和產品流動方向、豬肉出口企業密集程度和散播非洲豬瘟的風險程度,分區擬定根除優先順序,佔了巴西豬肉產量 73%的南方區域是首要根除地

巴西政府規定,養豬場移動豬隻時必須取得動物檢疫許可,確保沒有病毒,且豬隻進入南方區域時必須在出發地和目的地先隔離飼養,並檢驗血清抗體,合格者才能進入南方區域和當地豬隻混養。

由於難以掌控廚餘來源和品質,後來巴西政府全面禁止廚餘養豬,並大規模檢驗豬隻血清抗體,包括冷凍豬肉。逐步控制疫情後,巴西政府每年仍持續檢驗豬隻血清抗體,也培訓豬農和防疫人員、獸醫認識非洲豬瘟。

在國際方面,巴西嚴格檢查來自疫區的國際航班、輪船、郵件,發現走私豬肉和相關產品一律銷毀,1983 年到 1984 年共銷毀了 7008 公斤豬肉和其產品。

由下而上,暢通通報體系

另一個知名豬肉出口國西班牙,在和非洲豬瘟奮戰 35 年後,成功在 1995 年恢復為非疫區國。和巴西一樣,西班牙也嚴格控管邊境、進行大規模的血清抗體監測,值得一提的是,西班牙的生產者、獸醫和官方攜手,建立一套由下而上的主動監控、通報機制。

西班牙在 1985 年頒布非洲豬瘟根除計畫,成立「流動獸醫臨床團隊」網絡,培育與號召國內獸醫師組成團隊,到各養豬場進行衛生監測、動物健康調查、流行病學調查、採集血清樣品、監測屠宰場血清,專業獸醫師和現場豬農溝通,釐清非洲豬瘟風險管控點,政府則提供低利貸款,協助農民添購設施,改善飼養環境。

西班牙政府也一改由上而下的政策宣導、實施,輔導豬農成為防疫戰友,各城市豬農組織「衛生防禦協會」,參與政府非洲豬瘟根除計劃,提供第一線意見,修正防疫重點。

這些參與者主要是種豬業者,他們和政府一起對種豬進行血清監測,同時成為改善衛生設備的領頭羊,帶動其餘豬農轉變。

而且不只防範非洲豬瘟,這些業者持續和政府配合,執行其他豬病的衛生安全計畫,並且協助建立養豬場分類登記,分類準則包括豬的健康狀態、豬場衛生設施、有無非洲豬瘟等等。

西班牙豬農建立的協會成為政府和業界重要溝通橋樑,事實上,根據許多國家防疫經驗,非洲豬瘟傳播力極強,除了管制豬場移動、禁止農民用廚餘養豬,和第一線農民成為合作夥伴,對消除非洲豬瘟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巴西可以快速趕走非洲豬瘟,除了政府雷厲風行貫徹政策,農民、肉商、獸醫積極配合也是主因。巴西農民和獸醫通報疫情時,不必經由當地政府層層轉接,可以直接撥打政府提供的免付費電話,確診後也可以領到補償金,提高農民主動通報意願。根據調查,巴西南部區域聖卡塔琳娜州 75%的疫情在首起案例 10 天內通報,82%在 14 天內通報,讓政府決策時可以更準確。

臺灣應建立自己的風險分析系統

巴西和西班牙另一個共同點是都運用了風險分析概念,分區管理,西班牙在疫情逐漸獲得控制的末期,1989 年起將國內劃分成非洲豬瘟感染區,與 2 年內未爆發非洲豬瘟區。70%豬肉來自非疫區,感染區則有 8 個區,這些區域的豬和產品不能進入非疫區。這項劃分獲得歐盟認可,使西班牙豬肉得以恢復出口。

後來西班牙又將感染區劃分為感染區,以及 1 年內無臨床症狀爆發但還有少量血清抗體呈陽性的區域,慢慢控制非洲豬瘟感染範圍,終於在 1995 年成功根除。

除了上述兩個國家,近年俄羅斯、東歐頻頻爆發非洲豬瘟疫情,鄰近的中國有不少學者提出預警,分析非洲豬瘟傳入途徑的風險分析。2016 年 5 月出版的《中國動物檢疫》就有一篇文章以 〈非洲豬瘟傳入上海市的風險路徑分析〉 為題,檢視全球主要航點上海的防疫重點。

圖片來源:中國動物檢疫  。

文章中列出 8 種非洲豬瘟可能傳播途徑,一一分析中國現況,標示出風險等級。例如攜帶未加工煮熟的豬肉製品,風險等級被列為極高,因為許多國家都是經由此途徑感染非洲豬瘟,且中國和中非、中歐長期有商業活動、援助,旅客可能透過上海機場進出,將污染的豬肉或相關製品帶入境內。

此外,由於中國豬肉需求量高,歐洲豬價相對中國低,因此走私非洲豬瘟疫區的豬肉風險,也被標示為極高。

從上述這些案例看來, 防堵非洲豬瘟,必須先清楚掌握國內現況,包括豬隻飼料來源、活豬和豬肉製品流動路線、和疫區國之間的關係等等,再按照不同的風險等級,決定防疫力道輕重 ,雖然臺灣土地面積不如巴西、中國、西班牙大,但如何料敵從寬、禦敵從嚴,吸取其他國家經驗,轉換成臺灣可行操作方式,是目前亟待深思的課題。

推薦閱讀

【黃國昌:別讓米格魯白忙一場】外國人可「賴帳」豬瘟罰金,黃心疼提修法
「當時朋友的豬死很慘,我完全不敢開門」豬農膽戰心驚回顧 21 年前的口蹄疫
中國爆發的非洲豬瘟不會傳染給人就不擔心了?不對,台灣更需要拼命防範!

(本文經合作夥伴 農傳媒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伊比利豬也曾不堪回首:西班牙根除非洲豬瘟為何花了 35 年?〉。首圖來源:pxhere,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