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同公投的後座力】部分同志出現「輕生念頭」,身為同志朋友的我們該怎麼做?

【為什麼我們要選這篇文章】

九合一選舉結果出爐,反同三公投全數過關。行政院對此表示,行政機關將在 3 個月內提出保障同性婚姻的專法草案,送交立法院審議。

雖然同志仍然可以結婚,但是先前社會在討論「同性婚姻要立專法或是修民法」時,就有一派主張是「專法就是歧視」,像是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工主任鄭智偉 表示 ,「專法」是隔離、製造歧視的法案,同志反而認知到自己被當成「特例」。

其實同志可能每一天都可以感受到自己是「被歧視」的,而在這次公投期間,同志感受到被社會排除的壓力,又更加龐大。面對同志被歧視的情況,身為在他們身旁的朋友,我們可以做什麼呢?同志自己本身又可以尋求哪些協助呢?(責任編輯:翁筠茜)

圖片來源:中央社

挺同平權公投落空,對部分民眾造成打擊,也有同志想輕生。精神科醫師徐志雲說,許多同志因公投受傷,也有人憂心一生將被歧視籠罩。不妨給同志擁抱、戴彩虹配件,讓他們不孤單。

兒童青少年精神科專科醫師、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理事長徐志雲今天受訪時表示,反同公投從過程到結果,都是對弱勢族群的重大傷害,尤其愈缺乏資源、愈不能出櫃的同志,受傷愈深。

從公投前到公投後,同志不斷承受「被歧視」的傷害

徐志雲說,許多同志看到大街小巷都有反同組織動用大筆金錢、人力,到處宣傳扭曲錯誤的資訊,創造更多的歧視語言,引起大眾對同志的恐慌,同志們每天都在承受這些傷害。最終公投的結果,更造成許多同志會有「整個社會有數百萬人在否定我的存在」的感受。

徐志雲表示,有些同志為了對抗周邊親友不斷傳遞反同謠言,最後不惜出櫃,想以自己的存在跟謠言對抗。許多人因此反轉親友對同志的錯誤觀感,但也有人在出櫃過程當中受傷,在家庭中引起風暴,讓人不捨。

台大醫院有同志諮詢門診,徐志雲說,在診間經常看到因出櫃後跟家人關係緊繃而前來就診、進行家庭諮商的例子。也有些就診的人在公投期間懷疑自身存在的價值、覺得自己一生會被歧視籠罩,出現嚴重焦慮、憂鬱,甚至有人已經計畫自殺,令人非常心痛、也必須全力阻止。

要化解同志的傷痕,徐志雲表示,必須繼續社會對話、繼續跟周遭的人溝通,讓環境慢慢變得友善。短期則希望同志能夠得到陪伴,現在最可以幫忙大家走過傷痛的方式,就是關心身邊的同志朋友,簡短的鼓勵、擁抱,都是溫暖的來源;或是在自己身上配戴彩虹配件,都可能讓路上的陌生同志得到支持的力量、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主動關心身邊的同志朋友,同志也可以尋求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協助

婚姻平權大平台副總召集人鄧筑媛受訪時表示,24 日公投開票時在北中南都有舉辦開票之夜,現場大家心情都很沮喪,但因為大家在一起,雖然難過,還是可以互相安慰。但令人擔心的是,有些人失聯、甚至在社群網路中看到「想自殺」等留言內容,讓人非常擔心,也緊急協尋。

鄧筑媛指出,希望友善同志的民眾可以主動關心身邊的同志朋友,公投的結果雖然不夠理想,但朋友的主動關心會讓人感覺身邊還有力量相互為伴。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提供諮詢熱線,週一四五六日,晚間 7 時至 10 時,0223921970;並加開「聽你聽我放心說—公投期間同志社群情緒支持團體」場次。

公投開票結果,兩案平權公投(以民法保障同婚權益、實施性平教育)未通過;下一代幸福聯盟提出的 3 案愛家公投(民法婚姻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結合、國中小學不實施同志教育、另立專法保障同性別兩人共同生活權益)則通過。

推薦閱讀:

【我直男,我挺同】「不要怕同志愛上你,他們也是有挑,你沒那麼人見人愛」
「還是白天講好了,萬一爸爸中風或媽媽昏倒送急診比較方便」——同志醫師出櫃的心酸體貼
【老牧又睡著了】相信「神的愛不分性傾向」的挺同牧師陳思豪,就算累到打瞌睡也要爭取平權

(本文經合作夥伴中央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同志憂一生被歧視籠罩 精神科醫盼社會給溫暖 〉。首圖來源: 中央社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