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張表格告訴你,北市府跟北農的市場改建案版本到底有什麼差?

【為什麼我們要選這篇文章】

北市府推動第一果菜市場改建案,北農總經理吳音寧又提出了另一個版本,沒想到這使得雙方爭執不休。還是不知道北市府跟北農提出的市場改建案到底有什麼不同嗎?一張表格讓你懂。(責任編輯:翁筠茜)

圖片來源:謝志誠。

文/謝志誠(財團法人農村發展基金會董事長)

臺北農產運銷股份有限公司(前身為臺灣區果菜運銷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 1974 年 10 月,同年 12 月 1 日受臺北市政府委託開始經營台北市萬大路果菜批發市場(即臺北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1985 年 9 月再受臺北市政府委託經營濱江果菜批發市場(即臺北市第二果菜批發市場)。

濱江果菜批發市場因建物結構安全問題,於 1998 年 10 月拆除改建,市場暫遷士林區基河路臨時場所繼續營業,竣工後,於 2003 年 12 月遷回繼續經營。

這個改建規劃工作拖拖拉拉搞了二十多年,不是沒有原因的

第一果菜批發市場也因建物老舊,二十幾年前,黃大洲市長時代就啟動改建規劃工作,當年受邀參與討論及表示意見,所以對於第一果菜批發市場的改建規劃略有所知,了解其中公婆姑嫂太多,有 業主(市政府)、經營者(北農公司)、供應者、有零批攤位的承銷商、沒有零批攤位的承銷商、有大中小規模的消費者、還要考慮參觀者與周邊居民的意見 ,可能順了姑意,卻逆了嫂意,如果不能相互體諒各退一步,而堅持己見甚至針鋒相對,其下場不是停滯不前就是胎死腹中,這個改建規劃工作拖拖拉拉搞了二十多年,不是沒有原因的。

一個批發市場的改建或新建規劃,受限於基地大小與既有的交易習性。有人喜歡把「符合現代農產運銷需求」當口號,說為何不能規劃出一個具有前瞻性的物流園區,讓批發市場的交易更順暢,資訊更透明,問題是我們的交易制度與交易習慣是否已經做好準備?

改建是要一次完成改建或分批改建?

首先是,改建是要一次完成改建或分批改建?一次改建可以縮短工期,但勢必找到大家滿意、且空間夠大的安全地點一次遷移安置,等改建完成後一次遷回;大家都滿意且符合要求的地點不好找;分批改建,就是穿著西裝改西裝的概念,分批安置分批改建再分批遷回,其勢必拉長工期且讓市場在施工期間混亂不勘。

當年是有分割成水果與蔬菜兩批的方式進行分批改建的想法 。這時,是要「短痛」?或是要「長痛」?改進期間的陣痛無法避免,有賴大家秉持共度難關的態度來因應。如果這個關卡都過不了,只好再等 20 年。

批發市場是否要立體化?樓層要如何分配?

其次是,批發市場是否要立體化?樓層要如何分配?能夠平面化當然最好,問題是基地面積就這麼大,承銷商希望零批場增加攤位、增加面積,經營者希望增加拍賣場空間,不立體化根本不行;有人說,要不要在郊區找一塊面積夠大的地?公婆姑嫂幾乎全數反對。

無法平面化,那立體化之後的樓層怎麼分配?樓層分配與物流動線息息相關:

1. 拍賣場放在幾樓?當然得優先考慮,因為它關係到產地貨卡車怎麼進出批發市場?拍賣後的貨品如何快速分貨離開?

2. 零批場要放在幾樓?動線如何規劃?

3. 零批場攤主當然希望離拍賣場越近越好,同一樓層擠不下的話,最好離地面越近越好,方面消費者進場採購。

4. 冷藏設施要放在哪一樓層?就得先確立批發市場的冷藏設施是要給誰使用?它與拍賣或零批的連結較為密切?如果是要給產地供貨者使用,當然得配合產地貨卡車的進出動線;若是要給承銷商使用那就必須和拍賣場、零批場一起考慮。至於要不要餐廳,那就得看看餐廳的定位?是否作為睦鄰設施之一?樓層挑高不挑高,只要預算能容忍不影響建物限高的規定,這應該屬於微不足道的問題!

總而言之, 批發市場改建的問題是可以透過討論之後解決,答案也可以透過討論之後決定。實在沒有隔空叫陣、殺到你死我活的必要

本人試着將台北市政府與台北農產的版本予以彙整如下表:

圖片來源:謝志誠。

從上表可見雙方的樓層架構大同小異,面積與項目需求或有差異,這些差異不難透過討論協商出共識,實在沒有必要吵成這樣子難看。請雙方冷靜慎思。

推薦閱讀:

用 5 個事件帶你了解,柯文哲為何看到吳音寧就抓狂?
吳音寧改建第一果菜市場「省 11 億」不好嗎?為啥柯 P 會嗆「她懂什麼」
柯 P 嗆吳音寧「懂什麼」就是人身攻擊,柯粉這時又選擇性監督柯 P 了?

(本文經原作者謝志誠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 〈批發市場改建 隔空叫陣不會有結果 〉。首圖來源:謝志誠提供。)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