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台灣與中國如「電車問題」般難解,台灣仍然能「懲罰」北京政府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近來中國統戰動作不斷,不但常常拉攏台灣本土的政治人物,將之染紅、或是打壓台商,前不久更預告今年九月要發「台灣居民居住證」,中國與台灣之間就猶如「電車問題」般難解。而活在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專制國家旁邊,台灣到底還可以如何反擊?(責任編輯:黃梅茹)

首圖來源:DrRandomFactor, CC Licensed。

文/鄭立(chenglap

中國的策略非常簡單。

十大統戰策略解析

1. 他們有一個屬意的總統, 那多數已在檯底跟他們取得過一定共識,我們稱之為「甲君」, 這個甲君並不一定是馬英九,未來每一次選舉,中國都會 派出或支持一個他們屬意的候選人,即 親中派

2. 如果「甲君」當選, 則中國會要求甲君在臺灣實行他希望的政策。

3. 臺灣本質上抗拒中國, 中國也不會傻到以為能輕易統一, 將會以各種隱形或滲透形式的做法為主, 例如偷偷將某些文化同化, 增加雙方同質性,或者將一些自己培養的人, 提拔至重要的行政或軍隊位置。

4. 如果「甲君」不當選 , 而出現任何與中國沒有共識的總統, 包括而不僅限於蔡英文, 中國的做法就是懲罰, 留難壓迫在中國的臺商。 製造新聞

5. 在臺灣島裡,則 要求他們能影響的一群人,可能是真心紅統, 可能是被僱 用的, 可能是被威脅的其他臺商,可能是投機主義者,要求他們在臺灣群 眾散佈例如「責怪受害者(blame the victim)」的意識 。 平時例如在有人被性侵時, 跑去怪責那些人穿太露, 看似跟政治無關, 其實也是把責怪受害者養成習慣, 這是一種 社會工程

6. 之後在中國壓迫任何人受害(即臺商, 或者藝人)時, 利用已控制的傳媒,把問題歸究於那個他們沒有共識的總統或任何人上, 你可以說這是「殺雞警猴」, 明明想警告猴子, 殺的卻是雞, 大家看雞很可憐, 就去罵猴子。

7.  因為落入中國的 臺商 , 基本上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反抗, 我自己也作為企業的經營者, 我明白老闆的立場, 總會認為自己必須保護投資者的利益和員工的生計, 而 像人質一樣只能夠被予取予求 。 臺灣的總統也不可能救他們, 只要怪責受害者成為主流, 則那個甲君以外的總統就會受打擊。

8.  換句話說, 在中國工作的臺灣人, 就像秦始皇曾在趙國, 德川家康曾在織田家, 或者越王勾踐在吳國, 他們會供你吃供你住, 甚至某程度上也還是當你是王族。 但留你在身邊當你寵物養的原因, 不是因為喜歡你, 是為了政治理由, 是為了可以當一個要脅敵人的工具。

9.  中國接受的唯一結果就是「臺灣人選甲君當總統, 否則我們必然無差別的懲罰所有臺灣人, 不管你乖不乖」, 有些人自然以為, 討中國歡心的話就沒問題吧?

這個想法是誤區, 中國打你, 不是懲罰你, 而是打給其他臺灣人看的。 而且你是乖孩子, 打了你之後, 你還是乖孩子吧? 不會反抗的人, 被人打完 還是不會反抗, 既然他們不會因為打你, 而令你不再討好他, 他自然會繼 續打你。

打到你日後在選舉時, 北京政府打到最後就會派一點點鬆手, 你想以後不打你, 請你在臺灣配合北京的做法。

這個手段其實大家應該很熟悉, 這就是華人家長教小孩的手段, 不斷的打, 反正在孝義和種種大旗下, 再找你你也不敢反抗, 打到我只要講一句要你做甚麼, 你不敢不做, 但之後會變得溫柔? 那是做夢, 一堆在這種環境下成長的乖寶寶, 被人用像惡家長的形式治理, 不是很合理的結果? 棒下出來的孝子, 最終只有這種下場。

10.  那些平時宣揚安份守己的人會感到很不平 , 自己不偷不搶, 不理政治, 安份工作, 為何要成為兩面不是人? 這些人看似善良, 不過實際上 他們因為沒有骨氣與正義感, 所以當他們感到同時受中國和臺灣兩面壓迫時 , 比較過雙方的強弱, 會避開無法對抗的中國, 而 怪罪他可以用選票去影響的臺灣 , 軟弱(自稱善惡)的人幾乎都是這樣選擇。

所以要對抗這樣的策略, 也不是那麼難, 就是讓他無效化就好, 對於本來在道德判斷上清醒的人。 應該會認為問題出於中國, 而不是任何臺灣人, 不論是被壓迫的人質, 還是臺灣政府, 這兩者都是受害者。

台灣對抗中國有任何解法?

基礎是, 這是個 電車問題 。 這兩者都沒有完美解, 所有解法都必然會有無辜的人受害, 如果我們抓著有人受害, 或者做得不完美, 就拿去放大批鬥的話。 必然就會傷害臺灣自己, 但臺灣受了儒家思想影響, 盛行不切實際的聖人政治,喜歡認為所有人都應該做得完美, 有任何漏洞就放大到罪不可僥。

BO 編按:

電車問題 為倫理學的思想實驗,後期的修改版本為 ── 假設你看到一輛剎車壞了的有軌電車,即將撞上五個人,旁邊的備用軌道上只有一個人,如果你什麼都不做,五個人會被撞死。

你手邊有一個按鈕,按下按鈕,車會駛入備用軌道,只撞死一個人,你是否應犧牲一個人的生命而拯救另外五個人?此為道德兩難涉及人對群體利益和個體利益之間的取捨。

如果我們堅持要這樣去要求人, 最終的結果就是被最野蠻的一方吃掉。 這世界上沒有完美的聖人, 但只要不完美就要被當垃圾, 最垃圾的人就因為可以最不擇手段而成為勝利者。 追求聖人政治的結果就是被最惡者統治, 而民主政治中, 我們應該接受所有人都是有缺點的。

即是說, 總統, 政黨, 每一個人, 以及每一個企業家, 每一個臺灣人, 都是充滿缺點的平凡人。 他們面對這種惡境誰都會做錯, 誰都會說錯話。

請大家不要忘了, 無論臺灣人對這世界多樂觀也好, 臺灣這國家就是活在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專制國家旁邊。 這些事情現在, 未來都會不斷發生, 如果臺灣人每次的結果就只是互相指責其他臺灣人, 這就是對方設下的陷阱, 絕對逃不出去的

對於做得不好的臺灣人, 不論是跪下來的臺灣企業或藝人, 或者是沒辦法解決臺灣所有問題, 多少有爭議的總統, 我們的態度, 可以是認為他們能做得更好, 我不會否定他們面對的現實情況。 要覺得所有罪惡的根源, 就只有透過壓迫去讓大家互相怪責的壓迫者, 也就是北京政府。

要懲罰北京政府 , 沒有任何可以正面一下將它擊倒的方法, 但是你 有太多可以製造麻煩, 滋擾他們的方法 。 也不要怪責那些在中國企業工作的臺灣人, 你想想, 有時要毀掉一座企業, 只需要裡面的程式設計師, 打錯一行代碼。 或者某個資料輸入員或下單員, 在輸入銀碼時, 不小心打多了一兩個零。 這些人可以是將來臺灣滋擾中國的關鍵。

古代希臘政治哲學家說過, 維持專制政府力量的是「恐懼」, 北京政府屬於專制政府, 他們以恐懼去統治所有人, 也以恐懼去壓迫臺灣。 不受這種恐懼影響, 並為其他被統治者, 瓦解這種恐懼, 將會消弱專制政府的支柱。 故第一點就是不要自己被恐懼所征服, 第二點就是破壞中國在全球製造恐懼的能力。 盡量不要受北京那些小動作影響, 預備自由與尊嚴就有代價, 對損失處之泰然, 是臺灣最合理的對策。

那是老鼠對大象的戰爭, 臺灣在中國面前, 想要威猛光鮮, 毫髮無傷, 並不可能, 大象一腳就可以將一堆老鼠踩扁, 但是臺灣只要靈活一點, 減少頑固, 要避開大象的踐踏也是絕對可行的。 老鼠不可能吃掉大象, 但老鼠可以鑽進大象的耳朵讓它瘋掉。

延伸閱讀

中國打壓台灣國際參與的統戰手法:讓台灣畏懼,以為不依賴中國就活不下去
【另類武力犯台】中國媒體醜圖模擬攻進淡水河,反使國軍殲敵信心十足!
【要出大事了嗎】北京學者談中國:2018 是中共大考年,社會巨變正成形

(本文經原作者 chenglap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DrRandomFactor,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