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官方認證「十大傑出青年法學家」的清大教授,卻冒著被消失的危險提「恢復國家主席任期」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上週(7/24),一位清大學者──許章潤教授發表一篇長文,不為其他,就是單刀直入地批評中國當局目前不斷帶給人民恐懼,他也提出了 8 項訴求希望當局能夠有所感善。

這位曾經被官方機構評為「十大傑出青年法學家」之一的教授,有可能會被「消失」的危險嗎?

(責任編輯:黃梅茹)

圖片來源:影片 截圖。

文/上報快訊

中國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日前以「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直批中國當局政治情勢是「突破底線倒行逆施」,引發全民恐慌。更在文中提出 8 項訴求,包括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制止個人崇拜、公布官員財產,甚至要求北京當局平反六四。

而此文一出,網路熱烈轉載,包括推特大多對許章潤敢於提出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表示敬佩。自由亞洲電台(RFA)27 日在報導中表示, 面對中國進入改革開放以來政治肅殺最嚴厲年代之際,許章潤的大膽敢言實屬不易,是中國知識界僅存少數直擊時弊的聲音。

大眾都擔憂許章潤與他的文章會被「消失」

但也有許多人擔憂許章潤的安全,根據自由亞洲電台引述, 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 表示,他認同許章潤的意見,特別是關於取消國家任期制、平反「六四」等内容。他 呼籲當局不要讓敢於發聲的許章潤「消失」

鮑彤也指出,在當前對習近平的造神運動大行其道時,許章潤作為學者反對個人崇拜難得可贵,而他更力讚民間不斷發酵的將習近平挑下神壇的「潑墨行動」,鮑彤表示,潑墨是在一種沒有辦法行使選舉權的情況下出來的。

而推特帳號 民主蜜蜂 表示,清華教授推出萬言討習檄文,要求平反六四、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制止個人崇拜和時師官員財產公開等。「許章潤此文與董瑤瓊潑墨相映成輝,都是中國的良心、國人的脊梁。許章潤是知識界的 董瑤瓊 , 董瑤瓊是草根中的許章潤……」

許章潤教授文中的訴求重點

許章潤在文章 〈 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 〉 針對中國政治與社會的倒退進行了系統性批判, 直言中國當局要警惕「極權回歸」的危險 。直斥中國當局政治是「倒行逆施」突破底線,他所指的底線包括 2017 年中國修憲取消的「政治任期制」、「有限容忍市民生活自由」、「有限尊重私有產權等」。

許章潤進一步提出 8 個擔憂,中國全民恐慌包括產權恐懼、搞階級鬥爭、再度關門鎖國、對外援助過量、知識分子政策左轉與施行思想改造、陷入重度軍備競賽與爆發戰爭、改革開放終止與極權政治全面回歸。

並提出 訴求 ,包括 取消退休高幹的權貴特權、取消特供製度、實施官員財產陽光法案、「個人崇拜」極需趕緊剎車、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平反「六四」

六四事件是北京政治禁忌,但是許章潤在文章提出,在六四事件即將 30 周年之際,當局應在今明兩年適當時刻主動為六四平反,從此每年六月四號無需再如臨大敵,為全體公民政治上的和平共處掃清障礙,既裨益於民心舒暢,更有助於收拾政治合法性。

文章最後,許章潤以「冒着殺頭的危險說出人所共知的道理」表示,上述的諸項,均為現代政治的一般常識,也是國人的普遍訴求。

曾經被官方認證的教授,如今為真話暢所欲言

許章潤教授曾在 2005 年被官方機構中國法學會評為「十大傑出青年法學家」之一 。現為清華大學法治與人權研究中心主任,也是自由派智庫「天則經濟研究所」特約研究員,7 月 24 日在天則網上首發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引起網路轉載,目前許章潤教授在日本講學。

事實上,從 2013 年以來,許章潤教授陸續發表 〈重申共和國這一偉大理念〉〈重思中國立國之基〉〈保衞「改革開放」〉〈盛世危言——中國在臨界點上〉 等一系列演講和文章,批判中國當下政治和社會運行模式實則倒退。

以下為許章潤:〈 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 〉 節錄

包括整個官僚集團在內,當下全體國民對於國家發展方向和個人身家性命安危,再度深感迷惘,擔憂日甚,已然引發全民範圍一定程度的恐慌。蓋因近年來的立國之道,突破了下列底線原則,倒行逆施,而這曾是「文革」後執政黨收拾合法性,併為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證明為最具正當性的政治路線,也是全體公民和平共處最低限度的社會政治共識,本不該動搖,千萬不能搖撼。

在此,總括而言,大家的擔憂與恐慌,主要集中在下列八個方面。

八種擔憂

第一,產權恐懼。 幾十年裏積攢的財富,不管多少,能否保有?既有的生活方式能否持續?法定的產權關係還能獲得立法所宣諭的保障嗎?會不會因為得罪了哪位實權人物(包括村委會主任)就企業破產、家破人亡? 凡此種種,最近幾年間,反倒隨着時間推移,而愈發缺乏確定性,遂至上上下下恐慌不已。

它首先衝擊的是在改革開放大潮中已然掘金成功人士,而以大規模富人移民現象作為應對之道。一般中產階級中下層,温飽有餘,但卻同樣為生老病死進程中隨時可能降臨的任何意外而擔驚受怕,尤其害怕通脹通縮錢不值錢。當然,富人移民的原因複雜,既有追求更高生活品質的,也不乏洗錢趕緊溜的,更有權貴攜款逍遙法外的,但普遍缺乏產權安全感則為通例。

官商一體權貴的巧取豪奪是「改革開放」的最大贏家,也是富人移民的主體。官方信息披露有限,民間傳說嘈嘈切切,加上官媒時不時演奏個「共產黨的終極理想就是消滅私有制」之過門,伴隨着「打土豪分田地」式民粹叫囂,更且加劇了此種不安全感。恐慌之際,高峰居然集體學習《共產黨宣言》,一份曾令世界不得安生的兩位年輕天才的輕狂之作,其予全體國民的負面心理震撼,也只有在此語境下,才能獲得真切解釋。

第二, 再次凸顯政治掛帥,拋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這一基本國策。 幾年來,意識形態火藥味愈來愈濃,以爭奪話語權為標識,而實則依仗公權力施行意識形態迫害的陣勢,已然導致知識界的普遍恐慌。置此情形下,自我審查,層層加碼,導致出版業遭受重挫,輿論界鉗口日甚,中國與外部世界勾連之阻力加劇。

甚至出現了鼓勵小朋友舉報告發父母這類官方宣傳品,違忤基本倫理,既反傳統又違現代,活脱脱一副極權政治嘴臉,令人不得不想起曾經的野蠻「文革」歲月,實在匪夷所思。影響所及,大學教師連連因言獲罪,因為擔憂黨政宣傳口子找麻煩與課堂上學生特務告密,而戰戰兢兢。更為嚴重的是,地方官僚基於政治擔憂普遍不作為,而中國經濟的成長實在有賴於地方官員基於政績觀而認真幹活的發展觀。那邊廂,「重慶模式」那幫餘孽與高校中曾經的「三種人」聯袂一體,今日搖身一變,滾雪球,構成「新極左」,喊打喊殺。

本來,一般國民對於「政治運動」之苦記憶猶新,新生代汲汲於市民生活,已然習慣於常態經濟社會與市民生活,對於人為的「政治掛帥」與毫無邏輯的極權泛政治化傾向,了無興趣,也不關心,硬逼他們,只能徒增反感。

實際上,幾十年來,上下一心,這個政治體制還能獲得國民容忍,就在於國家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全心全意謀發展,不再天天運動式「講政治」,停止或者減少干涉私人生活,更不會上演什麼「寧要社會主義草,不要資本主義苗」這類荒唐鬧劇。終究而言,「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發展到一定階段,必需轉向以憲政建設為中心,而於政經兩面次第推進建設現代國族,為現代中國接生。 但就目下而言,最低限度卻依然應該是固守前者,再謀他圖,豈能背道而馳。

第三, 又搞階級鬥爭 。前幾年官媒與官方意識形態主管官員屢提階級鬥爭,早已讓大家一陣恐慌。這幾年的施政方向,令人再度懷疑會否重搞斯大林—毛韶山氏階級鬥爭那一套。猶有甚者,隨着反腐之第次展開,特別是新建國家監察委及其權力之無限擴大,將全體公教人員悉數劃入,不僅未能提升大家基於法制的安全感,相反,卻不禁令人聯想到克格勃式轄制以及殘酷的黨內鬥爭的可能性,而再度引發重回過往階級鬥爭歲月的陣陣恐慌。

因而,對於「鬥,鬥,鬥」這一恐怖政治模式的國民記憶,及其是否重回華夏大地的普遍擔憂,使得政治疏離感日增,和合與祥和氣氛日減。本來,「私產入憲」與「人權入憲」,伴隨着兩任到頂這一黨內禪讓制的施行,有望朝向一個常態國家漸行漸近,意味着不再需要動用「鬥」字訣,可這幾年的做法卻彷彿與此背道而馳,大家自然心驚膽戰。

第四, 再度關門鎖國,與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世界鬧僵,卻與朝鮮這類惡政打得火熱。 中國的經濟成長與社會進步,是中國文明的自我進步,循沿的是超逾一個半世紀的文明大轉型固有邏輯,也是現代世界體系在中國落地後之發育成長,並非外力所能主導。但在具體操作層面,卻是在重啟「改革開放」而與西方世界關係改善之後,以進步主義為導向,以「與世界接軌」為目標,而搭乘上全球化市場經濟快車實現的。 沒有「開放倒逼改革」,就沒有今天的中國經濟、社會和文化。而與朝鮮、委內瑞拉這類失敗國家、極權國家打得火熱,違背民意,忤逆歷史潮流,實在不智。

雖說民間調侃,鑑於中國大量官商的子女玉帛均寄存於彼方山水,故而不用擔心兩國交惡,但明暗之間一閃失,倒黴的是這個據說全民所有的國族,而必然落在每個具體的百姓人頭,搖撼的是他們的口糧與衣衫。在此,究其緣由,就在於以政黨理性代替國家理性,而以扭曲的國家理性壓制公民理性,不思進取,一意孤行,早已落後於時代思潮,所以然哉,有以然哉。

第五, 對外援助過量,導致國民勒緊褲腰帶 。據說中國已成世界最大外援國,動不動「大手筆」劃拉幾十億幾百億。此就一個發展中人口大國而言,不少地方還處在前現代,實在是不自量力。究其根源,擴張性「光榮政治」邏輯作祟,蔚為主因,而公子哥心態與做派亦且難辭其咎。現有的國家財富,包括那三萬億外儲在內,是四十年裏幾代人血汗累積的,更是遠自洋務運動以還數代中國人奮鬥的善果,怎能隨便亂花。

長期高速的經濟增長終有結束之時,則如此慷慨,類如當年無原則「支援亞非拉」,導致億萬國民勒緊褲腰帶過日子,甚至於餓殍遍野,在在不能重演。此次中美貿易戰爆發後官媒以「共克時艱」號令,儻論什麼「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立刻遭遇百姓無情嘲諷,「去你媽的,都哪兒對哪兒呀」,正說明人心所向,早已非當年那般忽悠得了的了。

第六, 知識分子政策左轉與施行思想改造 。雖然早就說知識分子是勞動人民的一部分,但一有風吹草動就拿他們當外人,甚至當敵人,已成國朝政治的最佳晴雨表,也是政制底色的政治表達。教育部一再聲言要加強對教師的思想教育,網傳必須重點防範海歸教師,以及高校中的極少數文革遺左紛紛如打雞血般跳將出來喊打喊殺等等,都令人擔憂所謂的知識分子改造政策再度降臨,特別是伴隨着政策左轉而再次施行思想改造運動,乃至於不排除更為嚴重的態勢。

「妄議」大棒揮舞,人人噤若寒蟬,還有什麼言論自由可言。而無自由思想與獨立精神,則探索未知、學術精進與思想創發云乎哉。本來,歷經這四十年的積累奮鬥,再好好幹一、兩代人,中華文明有望迎來一個思想學術的全盛高峰。但是,假若此種鉗口政策再延續下去,甚至日益趨緊,則此種可能性無望變成現實性,中華國族終究只是精神侏儒與文明小國。

第七, 陷入重度軍備競賽與爆發戰爭,包括新冷戰 。短短十年間,整個東亞其實已然陷入軍備競賽,但所幸爆發戰爭的概率依舊尚處可控層面。問題是,不能由此打斷中國的常規發展,就此摧折了尚未最後水落石出的偉大現代轉型。兩年來,在「阻止中國陷入全面內戰」與「保衞改革開放」兩文中,筆者都曾指認中國逐漸於「維穩體制」之上又疊加了「戰備體制」,就在於提示其危險性,防範其負面影響。

此刻隨着內政緊繃與外貿糾紛日甚,經濟下滑可能性加劇,則其進程不可控因素增多,防範其不至被迫走向戰爭狀態,不管是熱戰還是冷戰,絕非杞人憂天。坊間輿議提醒中美貿易爭端不應再引向意識形態之爭,更不要進行政治模式之爭,亦為同此憂慮而發,還算靠譜。

第八, 改革開放終止與極權政治全面回歸 。雖說「改革」一詞已然多少污名化,畢竟,惡政亦且假爾之名而行之,但在當下中國語境下,置身大轉型尚未完成、有待臨門一腳的現狀,較諸爆炸性革命與極左式的倒退,改革依舊是最為穩妥的路徑。改革空轉,抑或不進則退,早已非只近幾年的事了,實已延綿一屆任期。照此趨勢以往,「改革開放」會否就此終止,極權回歸,亦未可知。

此時此刻,全體國民之最大擔憂,莫此為甚。說是極權回歸,就在於胡温任期,彷彿出現極權向威權過渡趨勢,故而稱為「後極權時代全能型威權政制」。但這兩年反其道而行之,這才引發「極權政治全面回歸」的恐慌。中國近代史上,1894 年的甲午戰爭與 1937 年抗戰爆發,兩度打斷中國的現代進程,致使追求日常政治的努力付諸東流,中國的現代事業因而被迫延宕。今日這一波延綿將近兩個世紀的大轉型已到收尾時段,有待臨門一腳,切切不能再因戰禍而中斷。倘若中斷,下次歷史機遇何時再來,恐伊于胡底矣。

 

 

話說完了,生死由命,而興亡在天矣。

因原文篇幅較長只節錄片段,若想閱讀全文,請見 上報

延伸閱讀

#MeToo 被中國列微博禁詞,網友改用「俺也一樣」是否躲過「和諧」命運?
台灣填鴨教育製造太多考試機器,關於長大後的生活孩子一無所知
「別再做中國夢,若真要做就把枕頭和床墊換高級點,讓夢的品質好一些」六種全新策略拯救台北觀光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上報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中國清大教授直批當局「突破底線倒行逆施」 外界憂「被消失」〉。首圖來源: 影片 截圖。)

更多上報好文請看:
【中美貿易戰】撐不住了!中國最大大豆進口商聲請破產 
 華府傳真:謝謝中國近期一連串的對台打壓 
 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外驚傳爆炸 26 歲內蒙古男子丟爆裂物炸傷自己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