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丁守中和姚文智面對批評,仍然要推出財政補貼式牛肉政見?

選戰增溫,國民黨和民進黨照往例,開始在台北市端出政見— 財政補貼式的牛肉政見。

對年長選民,藍綠所見略同,丁守中和姚文智都喊出全面恢復敬老津貼的口號。

對中齡選民,兩人都把目光放在雙北捷運月票。丁守中先提出雙北捷運月票從 1,280 元降價到 800 元, 理由 是,這樣才和他在美國波士頓當訪問學者時,看到的當地水準一致。

姚文智不甘示弱,重提他在 3 月就已經喊出的 0 元月票 政見, 補貼資金來自電子商務業者營收、捷運公司廣告收入、以及各種消費紅利積點,不過,面對業界「沒作過生意」的 批評 ,姚文智至今沒有公布他的計算公式。

為吸引年輕選民目光, 姚文智陣營在更早之前,還提出台北市民單身者和符合條件的小夫妻每月提供 3,000 元租金補貼的方案。

從傳統選戰觀點來看,補貼式牛肉政見容易討好選民,很適合用在選戰初期作為加溫選情的良方。然而,過去一週,社會輿論的反應卻和候選人的預期完全不同。

40 歲以下世代的負債焦慮症

「錢從哪裡來?」幾乎每一則牛肉政見相關新聞下方讀者留言,都會出現這個疑問,愈年輕的,問得愈著急。

政府財政紀律表現,過去很少成為選戰攻防討論焦點。一直到,2015 年苗栗縣政府舉債過高 瀕臨破產 的問題曝光後,媒體開始追蹤各地方縣市政府財政狀況,才發現整個台灣島,從北到南債留子孫的狀況有多嚴重。

地方政府財政紀律渙散,每經歷一次選舉,就追加幾項預算。以 苗栗為例 ,劉政鴻任內強調大建設、大發展,福利不排富,長期浮編預算再調借中央統籌分配款和專戶資金,加上議會長達 22 年不曾刪預算,長、短債 2012 年超過法定債限,債務占歲入比率達 169.89%,每一個縣民當時平均負債 7 萬。

地方爛債,中央的債務成長速度也 逐年增加 ,依據立法院通過的總預算案,再把各級政府所有負債加總起來,今年台灣每一個國民平均負債 104 萬元。

政府債務的本金加上利息,隨時間債務總額愈滾愈大,現在不還,以後誰來還?這個問題,讓 40 歲以下世代,在公共政策議題上普遍罹患負債焦慮症。

從老到少的津貼補助,至少增加 1,000 億財政支出

試著概算丁守中和姚文智目前已經提出的政策牛肉,究竟要花掉多少公帑?

敬老津貼,根據台北市社會局 的說法 ,不排富的敬老津貼每年約需要 7 億財政支出。捷運月票,依照台北市交通局的計算,目前市府版的 1,280 元月票每年需財政補貼 9.4 億元,若加碼到丁守中版本要補貼 35 億元,姚文智版本的全面免費版本則每年要補貼 300 億。至於單身補貼,依據姚文智陣營自己的 估算 ,每年市府財政將為此支出約 10 億。另外第二胎政府養的政策,估計 每年要支出 9 至 54 億不等。

上述所有項目加總起來,平均每年需要增加財政支出至少 61 億 至 368 億左右,一任四年整體會增加 244 億至 1,472 億。柯文哲上任三年, 以零舉債和加碼還本的方式 ,減債 520 億後,如今台北市還有 948 億債務(見下圖),若施行這些補貼政策,那麼台北市在 2022 年下一次選舉前,若沒有其他減債措施,總體債務會來到 1,192 億至 2,420 億左右。

這個水準,將超越台北市府過去 20 年最高債務水準。

資料來源:台北市政府財政局

 

 

 

面對社會批判, 姚文智說:「省錢不是最重要的事,解決問題才重要。」

的確,省錢不是最重要的事。問題是,我們要解決什麼問題?

補貼式牛肉政見,很難再像以前一樣輕易討好社會。然而,粗糙的撙節政策一樣無法讓社會買單。 0 元月票之外,姚文智陣營另一個強打政見是以北市府目前經費 996 億的十分之一約 96 億的支出,就能蓋出 2 萬戶公宅。一樣看似討好的政見,一樣在推出後受到社會輿論抨擊。

原因在於,姚文智節省 900 億元公宅經費的方法之一,是大幅度釋放容積率鼓勵建商參與營建;同時為降低公宅用地取得成本,部分公宅則與公有市場合建成混居住宅。

上一次政府大幅度釋放容積的 結果 ,是政府整體損失 400 億土地價值價差,以及一個飽受交通庸塞問題困擾、都市規劃徹底失敗的內湖。

在這個過程中,搬走人民乳酪的,究竟是誰?

政見檢視能力最強、但對未來也最無能為力的一代

丁守中與姚文智的政見牛肉,不但沒有討好,反而加深 40 歲以下一代嚴重的相對剝奪感。

現在 40 歲以下的一代,正好是台灣經濟榮景斷層的一代。他們的父母輩曾經歷過「黑手出頭家」「愛拼就會贏」的經濟成長榮景;但他們所面對的,卻是薪資成長停滯、產業升級滯後的台灣,是 中研院士朱敬一所說的 「靠土地和股票買賣才能獲得財富的台灣」。

但現在 40 歲以下的一代,卻也是最熟悉數位網路工具,最擅長用網路儲存資料與交談動員的一代。他們彼此自然分工,在網路上搜尋歷史政見、分析政策結果並且互相分享這些研究發現,很快他們就理解,財政補貼式牛肉政見,不是利多,而是對他們這一代的剝削,剝削他們早已經不甚樂觀的未來。

柯文哲和朱立倫曾經就「敬老金」的政策意義 在媒體上叫陣 。柯文哲認為,發放不排富的重陽敬老金「是用政策買票討好選民。」當時朱立倫對記者說:「如果這樣就是買票,那可能全台灣各縣市都在買票。」

朱立倫說的對,年輕世代的確就這樣看待這些財政補貼式的政見。

政治人物拿錢賄選,和拿我們的納稅錢賄選,哪一個更嚴重?

年輕人沒有資本可以買賣土地和股票,如果又沒有辦法離開台灣,只能繼續透過投票改變台灣。不過我們的籌碼依然不多。即使網路上的討論聲量大,在老年化的社會結構裡,我們沒有多數優勢打這場仗。

以台北市為例,40 歲以下投票人口數佔總投票人口數 33%,50 歲以上投票人口佔 47 %

難怪,丁守中和姚文智面對批評,仍然樂此不疲。

(本文授權合作夥伴轉載,圖片來源:Google 圖片搜尋

延伸閱讀:

柯文哲上任 3 年半快速還債 520 億元是怎麼辦到的?
姚文智 0 元月票補貼三法,我完全反對這樣的主張!
台北市政策辯論——丁、姚支持恢復敬老金,柯文哲:「思考這 10 億元怎麼用最有效率?」
「拿薪水的人不夠有錢」朱敬一談貧富差距:0.01%頂級富豪靠股利、土地買賣致富

其他主筆室文章:

初步檢視詹宏志與黃立成這兩個資本發育不良的病例
吳音寧的江湖在哪裡?
面對獨裁中國的蠻橫,自由台灣憑什麼可以不再忍讓?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