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忍的中國與冷血的網民:當中共迫害穆斯林,台灣網友竟幸災樂禍?

【為什麼我們選這篇文章】

說到中國,你想到什麼?人人欣羨的進步與富強?也許那只是部分的人才有的特權吧,在中國的另一端,有另外一大群人正遭受無法想像的殘忍對待:酷刑、拘禁、思想改造… …

這些悲劇每天在發生,卻沒有被正視的一天。當穆斯林被迫批判自己的宗教、被迫抹殺自己的文化,當他們被中國政府困在無法求援的「再教育營」時,這件事竟像笑話一樣在台灣的 網路 上被 討論 。(責任編輯:高聖雅)

「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他說:「我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

哈薩克人貝卡利(Omir Bekali)

中國近年加緊打壓宗教,新疆當局自 2017 年開始將數十萬,甚至預估高達百萬名的穆斯林關進思想改造中心,其中還包括了外國公民。一名從「再教育營」獲釋的穆斯林出面指控,在「改造」的過程中,他們甚至被強迫違反宗教信仰吃豬肉和飲酒。

根據《獨立報》(The Independent)報導,來自哈薩克的貝卡利(Omir Bekali)在未經審判也沒有任何律師的情況下遭到中國政府監禁長達 8 個月。一開始,貝卡利拒絕遵從「再教育營」內的命令,於是就被處罰靠在牆上站了 5 個小時,一周後改為單獨監禁,曾經 24 小時未曾進食。

如此過了 20 天,貝卡利萌生了自殺的念頭。「當你被迫自我批評,甚至要譴責自己的思想和整個族群時,那種心理壓力是非常巨大的。」他還說:「我每晚依舊會想起它,一直到太陽升起,我都無法入睡。」

中國:沒有聽說

報導稱,要求中國外交部對此改造營做出回應時,該部表示「沒有聽說過這種情況」。問及為何外國公民也會遭監禁時,他們則回覆「中國政府保護這些在中國的外國公民權利,那麼他們也應該遵守中國法律」。目前,新疆地方政府則未給予任何回應。

雖然中國官員不斷避免評論「再教育營」,但中國媒體曾引述名人的話表示,需要進行意識形態的改變來打擊分裂主義和伊斯蘭極端主義。激進的穆斯林維吾爾族近年來已經殺死了數百人,中國認為這已經對大部分是漢人的國家構成威脅了。

懷疑幫助中國穆斯林逃離

事實上,42 歲的貝卡利出生於中國,父母是哈薩克族和維吾爾族。他於 2006 年移居哈薩克(Kazakh)後,已取得當地國籍。

2017 年 3 月,他回中國探親,卻不曾意識到此時在新疆,接到國外親戚打來的電話、定期禱告或是留鬍子,都有可能會讓一個人陷入政治改造營或監獄。

貝卡利在海關出示了他 10 年前的中國身份證,馬上就在第 2 天被 5 名武裝警察帶走了。警方審訊的焦點是,他與哈薩克一家旅行社的合作事宜,認為貝卡利幫助中國穆斯林獲得旅遊簽證,協助這些人逃離中國。

貝卡利 示範 他如何被中國警方吊起來拷問。(美聯社)

貝卡利回憶表示,被拘留時,他被綁在一張「老虎椅」上,那是一種夾緊手腕和腳踝的裝置。他並模擬身體如何被吊起來,只有腳能勉強碰搆到地面,不斷被警方以不人道的方式拷問。

隨後過了 3 個月,在哈薩克外交人員的干涉下,貝卡利終於獲釋,但卻沒有獲得自由。他們將貝卡利轉入了「再教育營」。

新疆再教育營  穆斯林被迫聲討自身信仰

「再教育營」內的戒備森嚴,被監禁的人們都必須遵守嚴格的規範,就連廁所都安裝了監視器。

貝卡利表示,他幾乎整天都被關在一間上鎖的房間裡。每早起床後,他們必須唱中國國歌以及升國旗。接著,他們會被帶到一間大房間內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之類的「紅色歌曲」。而在吃飯前,他們要齊聲高喊:「感謝黨!感謝祖國!感謝習主席!」

貝卡利透露,除了要學習漢語和中國歷史,尤其是共產黨如何在 1950 年代「解放」新疆的歷史以外,每天都還會有當地警方、司法部門和其他政府部門的客座講師,來到營內告訴他們分離主義和極端主義的危險。

中共在新疆加強戒備。(來源:VOA

上課時,他們必須要一再重覆朗讀:「我們反對極端主義,我們反對分離主義,我們反對恐怖主義。」而在 4 小時的課程中,他們會不斷被灌輸有關伊斯蘭教的危險,甚至被逼問「是遵守中國法律還是伊斯蘭教令」,倘若沒有符合「正確答案」,將被處罰靠牆站立幾個小時。

「文化清洗」監禁者恐達 百萬人

美國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中國歷史學專家米爾瓦德(James Millward)指出,「文化清洗」是中國當局試圖解決新疆問題的最終方案。

紐奧良羅耀拉大學(Loyola University)教授譚姆(Rian Thum)則表示,中國的再教育體系已經嚴重侵犯人權。他說:「這是接近文革的做法,會讓人留下長期的心理影響,許多人至今都未能痊癒。」

報導指出,「再教育營」旨在改造被監禁人的政治思想,清除他們的伊斯蘭信仰,重塑他們的認同。這些改造營於 2017 年快速增建,在營中,順從的人可以得到一些獎賞,而拒絕配合的人則會被施以單獨監禁、毒打或沒飯吃。

另外,這些「再教育營」是秘密運作的,沒有公開數據指出到底有多少人遭到監禁。美國國務院評估,遭到羈押的至少有數萬人;新疆人在土耳其經營的電視台認為有 90 萬人;而歐洲文化與神學學院(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and Theology)研究員鄭國恩(Adrian Zenz)則認為已經超過 1 百萬人了。

回憶自己被監禁的 8 個月,貝卡利 痛苦地流下了眼淚。(美聯社)

「我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 

貝卡利於 2017 年 11 月 24 日獲釋,就如同他被監禁時一樣突然。

由於原本的簽證早已失去效用,警方發給貝卡利一張獨一無二的 14 天中國簽證。他終於在 12 月 4 日離開中國,重獲自由。回到家的貝卡利,則將那些可以證明他曾被監禁的文件收藏好,其中包括了他印有郵票和簽證的護照、旅行記錄以及手寫的中國警方文件。

起初,貝卡利並不想公開上述的遭遇,深怕還在中國的母親和姐姐會因此被送到「再教育營」。

不料,3 月 10 日,警方帶走了他的姐姐阿迪拉(Adila Bekali),19 日又帶走了他的母親薩迪克(Amina Sadik)。最後,就連他的父親依布拉岩(Ebrayem)也在 4 月 29 日時被逮捕了。

於是,貝卡利改變了主意,決定將他在中國被監禁的遭遇,全都說出來。

「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他說:「我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

更多你不知道的中國暴行

看不慣中國拘押 12 萬新疆人進行「政治教育」,美國強硬表示將會制裁!
外科醫生揭發器官活摘內幕──中共強制採集維族 DNA,恐讓新疆成活體器官庫
「虐殺西藏人就像切除盲腸,有血正常」解密中共對西藏長達半世紀的種族大屠殺

(本文經合作夥伴上報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新疆穆斯林遭中國無故關押 「再教育營」被迫吃豬肉、飲酒 〉。首圖來源: Muhammad Rehan,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