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直說陳是她政治路上的 mentor,有時候也會說是偶像」——記陳菊與蔡英文情誼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花媽心內話:陳菊 4000 天》由天下雜誌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天下雜誌 授權提供。)

【我們為什麼選這本書:花媽心內話:陳菊 4000 天

本書記錄下陳菊從中央落腳高雄,在高雄超過四千天的日子。2018 年 4 月陳菊正式接任總統府秘書長的職務,協助支持蔡英文總統的改革行動。

陳菊與蔡英文有著完全不同的背景,生活經驗幾乎是南轅北轍,毫無交集,等於是在天平的兩端。但為何兩人會這麼信任彼此呢?(責任編輯:周政毅)

總統主持總統府茶會,與準秘書長陳菊親切互動。圖片來源:總統府

文/林倖妃

陳菊挺總統蔡英文不遺餘力

二〇一七年七月的盛夏豔陽下,蔡英文赴高雄,陳菊一整天陪同在側,無視沿路反年金改革群眾的震天嗆聲和鞭炮響。

這一天是到阿蓮光德寺內,為年高八十九歲的中國佛教會名譽理事長淨心長老祝壽。

穿著襯衫的蔡英文雖然當了總統,臉上神情仍掩不住微微的羞澀,蔡英文談到前瞻建設:「做捷運要八年,現在預算先編四年,是給在野黨空間。」

經過一陣靜默,陳菊再度打開話頭:「過去八年,很多人說得嘴角都是泡沫,拍胸脯拍得很用力,都說捷運要延伸到路竹,唯有總統願意承擔,」她對坐在輪椅上的淨心長老說, 改革都會「顧」人怨、改革比革命更困難 ,「要請淨心長老、圓宗長老以及佛教界好朋友支持總統,讓她帶領台灣改革成功,他們抗議、我們尊重,但我們絕對意志堅強。」

進入不須傷痕的平淡世代

陳菊幾乎走到任何地方,都會請大家支持蔡英文,因為「改革會顧人怨,但是改革比革命更困難。」走過革命年代的陳菊總是這樣說。民進黨從美麗島世代、美麗島律師世代所打下的基礎,在弊案纏身的前總統陳水扁卸任後,幾乎瓦解殆盡。

蔡英文接任民進黨主席,代表已經進入完全不同的「專業菁英世代」,不再需要靠「傷痕」累積戰功和勳章。

對民進黨而言,蔡英文開啟了新時代的新政治。 從傷痕起家的民進黨,選出一個從未歷經政治壓迫,沒有經過監獄洗禮的黨主席,出自非典型民進黨人的蔡英文,反而創造新的典型 。在一個正常富裕的家庭中成長,但基於對台灣、對國家的責任,願意挑起重擔改造這個從草根崛起的政黨。

在陳水扁執政時期的內閣,陳菊和蔡英文同屬閣員。陳菊對蔡英文開始有印象是在行政院時期,陳菊在勞委會、蔡英文在陸委會,當時僅止於同事,偶爾在行政院會中碰面,或是陳水扁邀約和內閣成員聚餐的場合中見面,「因為領域各有不同,沒有什麼機會多認識,頂多同是女性閣員而已。」陳菊說。

蔡英文、陳菊是天平的兩端

完全不同的成長背景,她們兩人幾乎是在天平的兩端。陳菊來自宜蘭農村的貧窮家庭,是家族內唯一一個上大學的女生,十九歲就因為要打工賺學費而投入反對運動。蔡英文則是在備受寵愛的台北富裕家庭中長大,在父母的呵護中成人,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取得博士學位,返國即投入學術圈。既有傲人的家世背景,還有漂亮的學歷,她的生活經驗和陳菊幾乎是南轅北轍,毫無交集。

二〇〇八年,民進黨歷經陳水扁爆出弊案連連,選舉幾乎是每戰必敗,一月的立委選舉,國民黨囊括三分之二以上席次。三月的總統選舉中,國民黨候選人馬英九更以七百六十五萬票對五百四十四萬票,大敗民進黨謝長廷。

一敗塗地的民進黨,在選後幾乎是陷入群龍無首的境地,眼看五月時任黨主席的謝長廷即將卸任,隨著陳水扁下台,民進黨也要交出政權,誰要來承擔這個責任?

陳菊感動得淚快掉下來

十年後,陳菊才吐露秘辛,確實曾有人勸進她出馬接下黨主席。因為當時民進黨已經陷落谷底,縣市長僅勉強保住七席,陳菊主政的高雄成為最後的灘頭堡。

「我這麼艱難地選上市長,我認為我的責任就是要把市長做好,」

陳菊解釋,至於對黨的承擔,她自認她的前半生從沒有黨到組黨,所有歷程都經歷過。

「如果有人能帶領民進黨走出困境,展現民進黨執政的能力和價值,我都願意支持,我不一定要當黨主席。」

「蔡英文以她非常清新的形象,和我們這世代完全不一樣,不是典型的民進黨,卻自己創造了一個典型。」非典型中的典型,所有的媒體都這麼形容蔡英文。

「她願意來當黨主席,我感動得淚都快掉下來,這是我所認識的蔡英文。」

陳菊回憶這一刻的悽楚和辛酸似乎全湧上心頭,當時的民進黨或許一蹶不振,或許從此消失。在民進黨支持者最悲傷的時候,她伸出手接住了這個已然在快速墜落的政黨。

蔡英文總統說陳菊是她的 mentor,意為「良師益友」,陳菊卻說,可能是因為她的生命經歷太多過程,而這些都無法複製,「大概是不一樣的人生,不一樣歷練的問題。」

兩人有一致的理想和方向

陳菊和蔡英文,蔡英文和陳菊, 兩人的命運如此截然不同,卻在面對台灣的未來這條路上,有一致的理想和方向 。在市府團隊中,陳菊倚重的老友劉進興觀察,蔡英文非常尊重陳菊,在九人決策小組中,蔡英文時常詢問她的意見,而若是蔡英文要她幫任何忙,只要開口,陳菊絕對沒有第二句話。

二〇一七年,曾經拍攝美中關係紀錄片《眼觀六路.耳聽八方》(All Eyes and Ears
) 的美國導演霍普 (Venessa Hope),來台灣拍攝紀錄片,兩度採訪蔡英文。 蔡英文提到陳菊時均用「mentor」來形容,意為「良師益友」,「她一直說陳菊是她在政治路上的 mentor,有時候也會說是她的偶像。」劉進興說。

「我的人生經歷過很多過程。」陳菊淡然說:「台灣這四十多年來很多事剛好都參與,這些經歷是蔡英文所沒有,而這些經驗也無法複製,這大概是不一樣的人生,不一樣歷練的問題。」

「坦白說,蔡英文的人生算非常幸運,也是很幸福。但是我相信在她的內心深處有對台灣社會改革的理想和責任 ,我對她這部分非常支持, 希望她用她的專業和理念來實踐理想。不必像我這世代,要用傷痕來感動人家 ,她是用理性去看待我們面臨哪些問題以及要如何改革。」

最終,作為美麗島世代在政壇碩果僅存的人, 陳菊對蔡英文或許有一分寄望,而這分寄望也存在所有曾經經歷過美麗島事件,見證美麗島事件的人心中,那就是這次執政絕不能失敗。

花媽的政治路

陳菊接任總統府秘書長前後,對「憲政」的理解就像兩個人
無懼中國放話威脅!《台灣旅行法》通過後,訪美第一位地方首長:陳菊
「走出行政院才知道弟弟往生」陳菊寫下為高雄奉獻的 4000 天,氣爆這段最煎熬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花媽心內話:陳菊 4000 天》由天下雜誌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天下雜誌 授權提供。)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