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原運先驅高一生,白色恐怖命喪國民黨槍下

關於阿里山的歷史,你一定在課本裡聽過 吳鳳 ,卻沒聽過高一生。他是眾多你不認識的台灣歷史偉人之一,他的故事埋沒在國民黨政府捏造的虛假童話之下,今天(4 月 17 日)是他命喪國民黨槍下的日子。沒錯,接下來要講的是另一個只有受害者的白色恐怖故事。

鄒族第一位接受高等教育的學生,原住民自治運動先驅者

1908 年出生在阿里山鄉特富野部落的高一生,原名 Uyongu.Yatauyungana。在父親過世後被日本郡守收養,改名矢多一生。他是鄒族第一位接受高等教育的學生,也是「一生」這個名字的由來。

天資聰穎的高一生,在 18 歲那年就被保送至台南師範就讀,並在那段時間接觸了現代音樂教育,愛上鋼琴,也開始大量創作音樂。在師範學校學習的日子,他仍常常回到部落協助教育工作,也在這個機緣下認識他此生的摯愛——同為鄒族人的湯川春子(漢名:高春芳)。

兩人生活十分和睦,高一生為了他心愛的湯川春子小姐寫了一首歌:《春のさほ姫》(春之佐保姬)。春之佐保姬,是日本的「春神」,對於他來說,妻子不但是他的春神、愛神,更是他一輩子的守護神。

「田地和山野,隨時有我的魂守護著。水田不要賣。」

1947 年,因為嘉義發生二二八事件的動亂,當時的嘉義市議員請求時任阿里山鄉鄉長的高一生協助。

原本無意參戰的高一生仍在部落另一位領袖的強烈要求後下山支援嘉義民兵,鄒族青年成功將國民黨軍隊逼退至水上機場,圍堵四天後,嘉義的二二八處委會決定和國民黨政府和談,高一生將部隊帶回部落,以獲得的軍火守護家園。

不料,國民黨軍隊在獲得支援之後翻臉不認帳,不但槍殺了和談代表,更將高一生一行人逮補。

雖然在繳出槍械後,高一生成功的重獲自由,卻也成為多疑的國民政府眼中釘。終於,在 1952 年被保安司令部以貪汙罪為由逮捕,這對一輩子貢獻於部落、關心族人教育與鄒族文化保存的高一生來說,是莫大的羞辱。但是他在獄中仍沒有放棄希望,一心掛記著妻兒。

他在獄中寫給妻子的家書是這樣的:

難忘的春芳:

妳一切都好吧

「健康勝過一切 儘管那些白銀 黃金 寶玉相勝千萬數 抵不上兒女珍寶」

妳記得這一首歌吧
能再有家和土地的話更好

家裡有許多堂堂正正優秀的孩子
物品讓人取去也無所謂

我冤情日後必會昭明

取用縫紉車之前,我特別想穿妳縫製的衣服
一件白色的襯褲 (冬天的一些物品不衛生) 像短褲那樣附有繫帶 下面是西裝褲的樣式

白色的方巾 (四尺左右) 一條

田地和山野,隨時都有我的魂守護著

水田不要賣
高一生

想念父親的心思,不因功課的忙碌而消失

父親高一生因貪汙罪被捕,當時年僅 12 歲的高英傑在學校因此受到同儕異樣的眼光,但他思念父親的心卻從未停止。

儘管學校嚴格禁說日語,他仍大膽的唱出父親教導的日語歌,藉由哼唱這些歌曲來想念獄中的父親。「無罪開釋的期待在心中縈繞,租一部腳踏車,到距學校二公里的台中車站月台,目送下行(南下)列車,變成每星期天的行事。」

高一生之子,高英傑。成年之後與其他兄弟一同蒐集父親生前的資料,不僅幫助還原歷史,也在過程中更了解父親。(來源:高英傑 臉書)

1954 年 4 月 17 日,春子女士與其它同案受難家屬被帶至台北認出自池中撈出的高氏屍體,火化後攜回達邦村家園中下葬。

儘管高英傑的心願最終沒有達成,但父親留給他的回憶仍藉由歌曲繼續流傳在他的心裡。

「我冤情日後必會昭明」轉型正義的未竟之路

轉型正義做到今天,還只停留在還原歷史、賠償受害者的部分,我們在故事中看不到加害者,這代表我們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沒有真相,何來原諒?沒有正義,難道要人們蒙著眼「向前看」?這些反對轉型正義的聲音,都是阻止社會走向和諧的真正原因。人們的害怕、逃避,代表著威權遺緒依舊存在你我心中,整個黨國體系儘管隨著民主化而崩解,卻也還有餘力對抗轉型正義的進行。我們能說,台灣真的民主、自由了嗎?

推薦閱讀

先把原住民灌醉殺光,再搶奪黃金──英國旅行家到訪台灣的筆記揭露中國人暴行
【歷史課本不會教的事】致覺得原住民很野蠻的人:你知道你的祖先有「吃番肉」的習俗嗎?
洗腦統治的祖師爺是他──鄭成功消滅荷蘭的殖民文化,卻為原住民帶來更無情的漢文化霸權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首圖來源:wikipedia, CC licensed)

參考資料

目送南下列車,希望見到父親高一生的身影——白色恐怖原民受難家屬的日常
高一生
一首請妻子永不忘記的情歌:因為即使在長長冬夜,也別放棄春神即將到來的希望!
護國台灣神
台灣音樂群像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