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把原住民灌醉殺光,再搶奪黃金──英國旅行家到訪台灣的筆記揭露中國人暴行

【我們為什麼選這本書:1921 穿越福爾摩沙:一位英國作家的臺灣旅行

20 世紀初的台灣,是什麼模樣?當時的台灣剛結束漢人的統治被割讓給日本,還是滿目瘡痍的模樣。英國旅行家歐文‧魯特從 1921 年開始環遊世界,途中正好經過台灣。透過官員友人的介紹,他成為臺灣總督府的貴賓。這本書,就是他對當時台灣的第一手觀察,對於歷史學家而言,是極其珍貴的史料。

這篇文章接露的,則是在日人到來之前,中國人為了搶奪黃金,對台灣原住民的殘忍掠奪….(責任編輯:黃靖軒)

文/歐文‧魯特

下一段對原住民的可靠記載出自耶穌會神父馮秉正(Father de Mailla)。1714 年,他奉中國朝廷之命造訪福爾摩沙。他由北而南走訪這座島嶼,確認曾受荷蘭統治的原住民十分溫順,但也發現,居住在平原、歸順於中國的原住民遭到統治他們的中國貪官汙吏剝削和詐騙。

他詳細記載了中國人幹下的一件出奇凶殘的暴行,而這極可能不是個案: 中國人占領福爾摩沙之後,總設法想尋找黃金,他們在西海岸聽過許多關於埋藏黃金的傳說,但始終一無所獲。

此時,島嶼東部仍是全然未知的領域,但有一群中國探險者登上一艘小船,越過海洋來到東海岸,登陸後受到原住民的友善接待。他們得到了住屋與糧食,也獲准前往任何想去的地方。

他們停留了一星期,和東道主一起尋找黃金,但在鄰近地區卻沒獲得關於黃金的任何線索。就在他們即將放棄尋找之際, 意外地在一戶原住民住家中發現幾塊金錠 ,但主人擁有的似乎不多。此時,中國人的貪婪立刻被撩撥起來。

他們不是透過以物易物這種幾乎不必付出多少代價的方式取得黃金,而是待船隻就緒、準備返航時,以感謝款待的名義邀請原住民參加告別宴會。他們慷慨地以燒酒款待不疑有他的賓客,等到賓客全都醉倒,就把他們全部殺光,再帶著覬覦已久的黃金遠走高飛。

官府並未對這樣的暴行予以關切,但若中國人能將凶手繩之以法,對他們來說反而是好事。當暴行的消息傳遍原住民居住的鄉間,隨即引發報復行動。原住民成群結隊侵入中國移民的村莊,冷血殘殺他們遇到的每個男人、婦女和小孩,燒毀村莊、破壞農作,並搶走每一件能夠找到的東西。

從那天起,原住民和中國人就結下了不解之仇,蕃界上日益頻繁的衝突持續了數百年。可想而知,原住民對待陌生人的態度也徹底轉變,不論來自何方的外國人都被當成敵人。

中國官方從未認真採取措施撫綏原住民地區,或促使雙方停止敵對、訂立和約;他們唯一的政策就是出兵剿滅,甚至一度在所認定的番界上修築土牛溝,下令移民不許越界;但這項措施卻說不上有任何益處。

即使在界線上每隔一段距離安排守衛,也無法阻止貪婪的中國人越界砍伐樟腦或取走一切資源,也無法阻止原住民越界襲擊他們所認定的敵人。但這對於原住民卻是不公平的鬥爭。隨著他們在平原和低地上的豐饒領地遭節節逼近的中國移民人潮奪去,尤其是那些生長在海岸附近的樟樹遭砍伐殆盡之後,逐漸深入內地的樟腦工人又將他們趕到越來越深的山區。

樟腦工人很愛玩的一套伎倆,就是設下圈套捉拿一群原住民,然後派人去找他們的妻小,隨後釋放男人,但扣留他們的妻小當做人質,直到樟腦砍伐結束為止。因此當原住民遇上一小群砍伐森林的中國人時,不意外地,他們幾乎不會輕易放過報仇的機會。

人肉販賣

不過,中國人的暴行仍遠甚於原住民。沒錯,後者會砍人頭,但前者不但會吃受害者的肉,甚至還拿出來買賣。「實在駭人聽聞,」達飛聲先生說,「一個以擁有高度文明和宗教情懷而自豪的民族,本應對此蠻行深覺罪惡,但這卻是千真萬確。

他們殺了一個番人後,通常砍下首級公開展示,給那些來不及看到先前殺戮、支解過程的民眾觀賞。接著,捉捕者分食軀體,或賣給富有的中國人,甚至賣給高官,以同樣方式處置。腎、肝、心和腳掌是人們最想要的部位,一般切成小塊,煮熟了熬成湯吃。肉和骨頭也加以熬煮,人肉則做成某種『番膏』。

中國人依據自古以來的迷信,堅稱吃番人肉能強身固精,甚至增加氣魄。某些人或許以此作為袒護這種可怕習俗的藉口,但這禁不起檢驗,詳細思量,世上最野蠻部落的食人文化正是以迷信為根基。1891 年山區戰亂期間,番人肉如豬肉般被裝在籃子裡送來,並在大嵙崁市場當著外國人在內的所有人面前公然叫賣;有些番人肉甚至被外銷到廈門販售。」

就這樣,原住民友善的性格被中國人的殘暴野蠻,以及官府的軟弱無能給徹底改變了。他們的心靈剛硬起來,一見中國人就殺。日本接管島嶼時正面臨著這樣的事態,在他們鎮壓流竄於鄉野的中國叛軍和匪賊之後,立即遭遇了如何才能最有效綏靖原住民的問題。

我認為他們並未成功。在我看來,「蕃人問題」是日本人在福爾摩沙唯一無法解決的問題,原因在於他們還未開始以正確的方式解決。

日本人在過去中國政府勢力範圍內確立了法律與秩序後,隨即將目光轉向原住民。他們組成蕃地事務委員會負責調查蕃地,隨後成立蕃務本署處理原住民事務。任何未經官方特別許可者一律不得進入蕃地,並且頒布律令,禁止任何未經特別授權者占據番界內的土地或宣稱所有權。

分隔蕃人領地與島上其他地區的邊界並不明確,但一般理解為大致遵循中國人先前構築的土牛溝。在原住民區域內也設立了一些小據點,但居民或常誤解外來者的意圖,或將他們誤認為中國人,故時常襲擊哨所、殺害守備隊。發生這些事件後,當局在一段時間內的政策近乎將原住民限制在蕃界之內,任他們自謀生路;換句話說,他們忽視了將近一半的新領土(蕃地面積約有 7000 平方英里),其中包含了他們尚無所知的發展可能與潛在財富。

推薦閱讀:

日治時期原住民是這樣被對待:為了回到被日人奪走的家園,他忍痛交出兒女當人質
【歷史課本不會教的事】致覺得原住民很野蠻的人:你知道你的祖先有「吃番肉」的習俗嗎?
為何原住民簽名不能用羅馬拼音?台灣不該在世大運利用完原住民文化後就嫌棄他們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1921 穿越福爾摩沙:一位英國作家的臺灣旅行》由遠足文化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本文圖片來源: Mark Kao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