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原住民簽名不能用羅馬拼音?台灣不該在世大運利用完原住民文化後就嫌棄他們

台灣原住民選手在 2017 世大運表現亮眼,原住民族委員 會 31 日頒發獎勵金及原住民族專業獎章給奪牌選手,鼓 勵他們在體育專業上勇於突破自我、精益求精。圖為原 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前中)與選手等人大合影。圖片為中央社授權

原住民族青年陣線成員撒丰安(Savungaz Valincinan)上個月到戶政事務所辦事,當她在姓名欄上寫族名時,承辦人員提醒她不能寫英文。撒丰安無奈說,《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已經通過,原住民族族語、書寫系統都已經是「國家語言」,雖然她很感謝承辦人員耐心解釋,但她還是希望公務人員不要再跟原住民說「請你簽名簽中文」。

你覺得奇怪嗎?雖然有網友認為之後會有越來越多新移民,提早讓公務員建立好相關的認知比較好,但還是有網友覺得這是原住民在爭特權。

這真的是爭特權嗎?早在 1995 年,內政部便修正《姓名條例》,讓原住民的族名可以出現在身分證上,但卻不成熟,因為呈現方式仍是「漢字義音」,如瓦歷斯變成「瓦先生」,原住民傳統族名還是現在漢人中心的文化框架中。

到了 2003 年,內政部再次修正姓名條例,才讓原住民傳統姓名或漢人姓名,能用傳統姓名之羅馬拼音並列登記。換言之,原住民依法可以使用已經登記的羅馬拼音姓名,但往往是行政機關拒絕改變,要求他們繼續簽上中文名。

撒丰安也說,翻看姓名相關法規,沒有任何規定要求原住民族名必須選用中文譯字,也沒限制中文譯字和羅馬拼音何者才是本名,更沒有說簽名不可以使用羅馬拼音——既然如此,不用中文名真的很奇怪嗎?

撒丰安的案子不是個案,聯合新聞網報導,前陣子台大研究生陳睿哲(Nagao‧Kunaw)也說,在戶政簽署任何文件時,都被要求一定要用中文簽名。他 3、4 年前回復族名時,第一線戶政人員光找表格就找半小時,還質疑他父母沒有回復族名,為什麼他要回復族名?同樣問題,他去換駕照時,也被監理所人員再問一次,對方還說「這樣很麻煩」。

「姓名條例修改這麼久了,政府單位卻緩如牛步。」陳睿哲這麼說道。他所有證件上的名字都長不一樣,身分證上漢名、羅馬拼音並列;而駕照、行照、健保卡上沒有漢名,只有羅馬拼音,但有的名字中間有點、有的沒點,各部會各唱各的調很誇張,反而私人單位比較有彈性,人壽、產險全都是用族名。

聯合新聞網也報導,紀錄片導演馬躍‧比吼指出,很多單位,如醫院、銀行、郵局的紙本表格都還是 4 個字,族名寫不進去、名字被刪減,他笑稱,「連車子的車牌都已是 ABCD,人名反而不能用 ABCD」,政府真的「不會轉彎」。

看到這裡如果你還認為這是原住民在爭特權,我們來回想上週世大運奪下網球男單金牌的莊吉生,在美國長大的他幸運地躲掉了中華民國的文化滅絕政策,得以在他的母語(台語)環境下成長,而面對明顯台語比華語流利的莊吉生,部分台灣人的反應卻是「為什麼記者會這麼正式的場合要講台語?好奇怪。」

對於曾經因為說方言就被罰錢的那一代來說,看到如此的言論想必會非常感慨吧,就算在日治時期即使我們也被迫學習「國語」,但台灣依然保留了自己的文化傳統,在中華民國殖民時期,你們的恐怖政治卻把台灣的文化打成低俗的代名詞。

既然我們能為莊吉生講台語平反,為什麼我們不能用同樣的標準來看原住民呢?一樣被殖民、被剝奪文化,他們現在正在一步步找回屬於自己的文化,正如莊吉生說台語,有人為他護航一樣,生在這片土地的原住民何辜要遭受到如此的歧視和殘酷的對待?

在我們身上依舊是中國文化殖民的現況,原住民為爭取族名時,我們是略帶鄙視覺得「好奇怪」,再說他們用羅馬拼音跟用中文字的等級是一樣奇怪的,但真正奇怪的是,為什麼他們不能用法規規定的方式寫自己的名字?

參考資料

聯合新聞網》獨/原住民青年:別再叫我們簽中文了好嗎?

推薦閱讀

為何這位網球選手受訪全程說台語?這種「台語難登大雅之堂」的邏輯才奇怪吧
是誰讓台灣人覺得母語粗俗?這四本台語醫學書,揭露國民黨「國語政策」前的台語盛況
【我講台語,我驕傲】同樣被殖民過的芬蘭努力保護語言文化,台灣人卻覺得講台語很「俗」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