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唯一不能交換的,似乎只有台北市長的位子跟權力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從世大運到最近工投盟帳篷被拆,柯文哲的所作所為讓許多獨派人士不滿。然而每當 PTT 上出現批評柯文哲的文章時,總會有許多人出面挺柯文哲。

這篇文章,就是作者寫給這群柯粉看的;柯文哲曾說過「什麼是你不願意拿出去交換的?那個叫核心價值」,然而執政 2 年過去,柯文哲的核心價值,卻似乎在一連串的爭議事件中,顯得模糊不清了……(責任編輯:黃靖軒)

文/ 林艾德

作為一個曾經的人粉,我覺得柯文哲的粉絲都粉得不夠徹底,沒有把他的話當作聖經一樣崇拜,我想我可以作死忠腦絲的示範。

大概在 2013 年,我就像現在某些柯文哲粉絲一樣,對政治現實沒有判斷能力、只能單純追逐著某個人的身影,不過當時我粉的人不是柯文哲,而是陳奕齊 – 新一。

在他立委落選後,我買了一本他的書(對,在那之前我連他的書都沒看過只有追演講就變粉絲了,就是這麼蠢),參加了他在台北的謝票兼簽書會,輪到幫我簽名時,他問我:「你怎麼會支持基進側翼?」

大概是某種民意調查,他對每個人都問一樣的話,我則半開玩笑地回答:「因為你是我的偶像。」那是我們第一次,也是目前僅有的一次對話。

而他的回應,至今我仍可清晰回憶起他的聲音跟情境,他說:

「如果你是找偶像簽書的話,那我就要在書上簽『理念』兩個字了,因為沒有人應該是你的偶像,理念才是你的偶像。」

他說得那麼自然,卻悄悄顛覆了我對政治人物死要選票的認知。

理念,才是你的偶像。

我一直記得這句話,但「我的理念」到底是什麼?從那天起,我停止追逐任何人物或黨派團體的背影,開始追尋屬於自己的理念,我開始去理解追求各族群平等共生的台灣民族主義,開始了解語言才是一個民族、才是台灣與中國最清楚的邊界,幾乎完全不會台語的我,開始努力學習自己的母語,還為了母語議題跟基進黨吵過架,雖然現在自己還是講得離離落落,但至少日常溝通、上台短講等已不是問題。

也就是從那天起, 世上少了一個陳奕齊的粉絲,多了一個堅持自己理念的人。我不會忘記,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曾經」是他的腦粉。

而柯文哲也講過差不多的話不是嗎?他說:「我們活在世界上,每天都在交換。什麼是你不願意拿出去交換的?那個叫核心價值。」

起初,我們以為打貪除弊是他的核心價值,結果五大弊案處理著處理著就變成五大案,原來少了一個弊字就叫「除弊」;我們以為保護台灣文史之美是他的核心價值,北門廣場啟用時我們都歡欣鼓舞,結果他轉頭就又拆了一堆文化古蹟。

我們以為墨綠、台獨是他的核心價值,結果世大運台灣旗被沒收、當初幫他助選的公投盟帳篷也被拆了,剩下五星旗仍在台北飄揚,我們這才知道,原來他的墨綠,真的只是為了證明連勝文的槍傷。

也許是我觀察不夠入微,但目前為止,柯文哲唯一不能交換的,似乎只有台北市長的位子跟權力。

因為這些荒唐的舉止,很多原本就不看好他的人開始翻出 2014 年罵柯的文章,證明他們是多麼地「先知」,但這沒有什麼了不起,柯文哲就像我們一般人一樣充滿了缺點,他歧視女性、歧視移工、歧視文化人,你隨時都能找出一堆點來批評他,可是這並不是台北市民當初選他的理由,理想上,我們應該是因為他符合了我們心目中某種無法交換的核心價值而選擇了他。

那請所有柯粉捫心自問,經過這三年多,當初你選擇他的「核心價值」,有什麼還沒被交換掉?當他違反了你的核心價值時,你是不是像過去罵國民黨一樣罵得這麼大聲?

請把你們的核心價值說出來、拿出來檢視柯文哲值不值得你們支持,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打著「進步青年」的旗號, 面對台北市的荒謬卻噤若寒蟬,彷彿你們的核心價值就是「支持柯文哲」、只有「支持柯文哲」不能交換。

還記得那個過去總是讓你驚醒的惡夢嗎?你夢見自己,成為一個世故的、圓融的,面對利益沒有是非也沒有堅持,面對錯誤則固執而不願改變的大人。你心有餘悸地從夢中坐起,擦掉額頭的冷汗,然後,堅定地對自己說:我不會成為我討厭的那種人。

還記得那個自己嗎?堅定理念與價值,不要成為自己討厭的大人,這麼多年後,我們有做到嗎?當你不再從惡夢驚醒,究竟是你沒有辜負當年的自己,或是,你已經成了自己的惡夢?

推薦閱讀:

【投稿】林佳龍和柯文哲的「合體」,背後政治意義遠比你想的還大
「郝市府一年預算執行率才 66 %」柯文哲說明為何他選擇還債 420 億而不是搞建設
政論節目想罵柯文哲卻頻頻秀下限只說明,柯 P 需要更高級的反派人物

(本文經原作者 林艾德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請見 連結 。首圖來源:作者提供。)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