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日語喊出「台灣人萬歲」後被槍斃,他是 228 守護台南的民主英雄:湯德章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2018 年 3 月 14 日,基進黨台南市議員將寫著「德章大道」的路牌覆蓋在中正路路牌上,以紀念 71 年受難的湯德章律師。

雖然路牌迅速被移除,但我們都該知道,如果沒有這位律師的守護,台南在 228 期間恐怕傷亡會更慘重;湯德章雖然只有一半台灣人血統,但卻比中國人更愛台灣人,慘遭行刑前用日語喊出「台灣人,萬歲!」一起來認識,這位台南的民主英雄。(責任編輯:黃靖軒)

文/ 林艾德

他用台語喊出:「我身上流有大和魂之血!」接著,在那三發子彈穿過他身體之前,他用日語仰頭高喊:

「台灣人,萬歲!」

這是台日混血的湯德章,於 1947 年 3 月 13 日就義前留下最後的話,一段台語一段日語,七十多年來,我們始終想知道的是: 為什麼是用台語說他有大和魂,卻又用日語說台灣人萬歲。

湯德章是誰?如果你是台南人,或許他是你們家族的救命恩人

昨天,當基進黨的青年們將「德章大道」的路牌短暫覆蓋在湯德章公園銅像對面的「中正路」之上時,毫不意外的,新聞底下又出現這樣的留言:「湯德章是誰?混血?不過就是日本人走狗,憑什麼被紀念!」

他是誰?如果你是台南人,也許,他是你們家族的救命恩人,也許沒有他,根本不會有你。

湯德章照片。(圖片來源:wiki

228 後,全台治安混亂,當時的台南市參議員湯德章,由於曾擔任過警察,又是著名的人權律師,因此被推舉出來維持台南市治安。當時台南聚集了幾百名憤怒的年輕人,他們已經無法再忍受中國人的欺壓,因此接收了逃跑的警察留下的武器,準備與中華民國武裝抗爭。

不過他們得到的「武器」,充其量只是手槍、武士刀等等,不可能與軍隊抗衡,湯德章知道,只要中國的現代化軍隊進城,武裝的台南市只會成為一片血海,因此他親自來到群情激憤的武裝青年中間,成功說服他們交出武器,由市府當局重新分配,交給由台南工學院(現成功大學)學生組成的治安隊來維護台南市民安全。

原本不知道動亂會擴大到什麼地步的台南,因為湯德章的關係得到喘息,某些人最愛說的:「外省人也有被打被殺」,在台南幾乎沒有發生,就連攻佔派出所、機場等地,也是因為中國人早早就逃走,完全沒有流血。

湯德章是台南人的救命恩人,這還只是第一層。

每一根肋骨都被折斷,他仍堅決不交出「叛亂名冊」

後來的歷史我們可能比較熟悉,陳儀違背了諾言,蔣中正派來了軍隊,在基隆、高雄用無差別屠殺來「肅清叛亂暴徒」,而湯德章早逝的父親是日本人,本人又是台南的領導者之一,完全符合了「叛亂首謀」的形象,因此很快地被抓進大牢。

但他並沒有馬上被殺死。

中國人認定,既然身為叛亂者的他曾回收了武器,又組織過治安隊,那他肯定有一本「名冊」,或是至少知道幾個「名字」,從這些名字,中國人就能追查到更多的「叛亂者」。

每個名字,都是一條甚至上百條人命,湯德章深知這一點,所以他什麼都不說,他 被刑求了整整兩天,每一根肋骨都骨折,手指也被一根根夾斷,但那群交出武器的年輕人,或是那群維持治安、卻也很可能被當成叛亂份子的工學院學生名冊,他一個也沒交出去。

臨死前,他用日語喊出「台灣人,萬歲!」

「你不是日本人嗎?為什麼不回日本!」根據當時獄友的回憶,懷疑湯德章是受到日本指使的憲兵曾這樣問他。

「我生於台灣,長於台灣,難道不是台灣人嗎?」湯德章回答。

「你就是日本人。」

「那就請用日語審問我,否則我什麼都不會說。」

最終,什麼都不說的湯德章,在 1947 年 3 月 13 日的下午,被中國軍隊押解到卡車上遊街,車子在現今的紀念公園停下,中國人用當時台灣人還聽不太懂的語言朗誦罪狀後,要求湯德章跪下接受槍決,湯德章不從,眾士兵一擁而上將他毆打在地,開始用腳踹踢。

但湯德章始終不求饒,曾任警察、擁有柔道身手的他,雖然雙手被綁、滿身都是刑求的傷痕,但還是奮力揮開中國兵站了起來,用他最後的力氣,高喊出台語:

不需要綁住我!也不需要遮我眼!因為我身上流有大和魂之血!若是一定要有罪人,那只要有我一人就夠了!

接著,是日語。

「台灣人,萬歲!」

然後是第一聲槍響,貫穿了他的身體,再來是第二槍,直到此時,湯德章都依然不屈地站立著,第三槍,正中他的眉心,他英勇的身軀,終於緩緩地傾倒。

台日混血的他,在生命最後的時刻,用台語喊出了他那一半日本血統的傲骨,而用日語,喊出了他生在台灣長在台灣,是個不折不扣台灣人的驕傲,而更重要的,在中國兵面前,用台日交錯的語言表達對兩個故鄉的熱愛,我想湯德章先生想表達的或許是:

你們認為我是日本人、認為台灣是中國人的土地,所以你們殺了我,但是,擁有一半日本血統的我,是如此的深愛台灣,而你們中國人,又是怎麼對待台灣人的?

後記:

在湯德章就義的 70 年後,91 歲的老先生林海泉,坐在電腦前淚流滿面,他的女兒迎向前去,原來父親正在看 台灣回憶探險團 的網頁,那是關於當時湯德章先生如何收回武器,交給台南工學院學生治安隊,又如何因為不肯交出名冊而被槍決的故事。

老先生轉過頭,淚水流下他皺摺的臉龐,他看著女兒,指了指自己,說:「我就是那個帶隊去接收槍械的工學院學生。」

原來這麼多年,父親學著使用電腦,就是為了知道當時的真相嗎?想到此處,女兒這時已經說不出話,而老先生又深深嘆了一口氣。

「湯先生是為了我們,被殺了。」

家中剩下一片寂靜。

這,不知道是多少老台南人的故事?這樣的湯德章不值得紀念嗎?這樣的湯德章,他的銅像、他的紀念公園,前面卻是派兵來槍殺他的「中正路」,難道我們可以接受這樣的荒謬嗎?

我們始終把沒有立場當成正確的立場,有人覺得蔣介石好,所以到處是中正路,有人覺得湯德章好,所以我們在中正路上立起湯德章的銅像,明明是兩種互相衝突的史觀,難道我們就沒有辦法決定, 究竟是保護台灣人、對抗中華民國的湯德章值得我們追念,還是屠殺台灣人、捍衛中華民國的蔣介石值得我們崇拜?

歷史是一門關於真相的學問,也是關於你如何立身處世的學問,我們過去受的教育,都是要我們立足於中華民國的觀點來看歷史,要我們用中華民國取代台灣。所以過去生於台灣長於台灣的湯德章,因為父親是日本人,他就是日本人、是中華民國的敵人;而來自中國、派兵屠殺台灣人的蔣介石,因為是中華民國的救星,所以也是台灣的偉人。

隨著真相的揭露、隨著知識的增長,我們必須明白,學習歷史,是為了學習知道自己是誰,而不是兩面討好、放棄知道自己是誰,也許,把湯德章公園設在中正路上,是這條路上必經的荒謬,但我們終究得想清楚,在身為中華民國人之前,我們是不是台灣人?還是說,在台灣人之前,我們得先是中華民國人呢?當兩者觀點衝突時,這麼多的「我們」,那我們到底是誰?

推薦閱讀

焦糖哥哥看二二八:真正的放下不是「絕口不談」,而是談了也能雲淡風輕
他是國民黨創黨元老,黨員登記排在蔣中正前面,卻因為二二八事件而被通緝七十年
憑什麼要我原諒二二八 ?我的母親至今都不敢拍照,因國民黨用一張照片就把她的兄弟當「叛亂份子」凌虐一生…

(本文經原作者 林艾德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請見 連結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