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什麼要我原諒二二八 ?我的母親至今都不敢拍照,因國民黨用一張照片就把她的兄弟當「叛亂份子」凌虐一生……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一張照片,讓一位青年入獄就是十年青春不再,歷經百般拷打折磨,也讓家屬留下了永遠的陰影一輩子厭惡拍照。這是國民黨不敢公開的 228 真實故事,那些暴政最深刻的不只是死者的傷亡,更是讓活著的人都深受影響、一輩子不敢再提起就怕成為下一個亡魂。而有幸我們能夠聽見這樣的故事,見證時代的悲劇…….

(責任編輯:林芮緹)

作者授權提供。

文/ 陳政良

這是一個真實故事⋯⋯我的母親。

發生在 1947 年四月中,一位年輕人江金木 25 歲(舅舅),半夜被憲兵部隊矇眼銬手給抓走,罪名「意圖叛亂」,只因跟其它三個朋友合照一張照片。

家庭頓時失去了經濟上的來源。

母親當時才十幾歲必需負起經濟上責任,從台北圓環騎車載肉鬆到基隆。基隆是多雨的地方,母親常要冒雨騎車長途來回。

一個小女孩需要為了一個政黨幫派屠殺異己,而這樣過日求生。

半年後母親打聽舅舅被關在暗坑,就趕緊去面會。舅舅已經被刑求的不成人形了,他用日語告訴母親他要一包針。

母親知道舅舅想自殺,但母親假裝聽不懂。

因為被刑求逼供手法非常殘酷,灌辣椒水、拔指甲、踢生殖器等等。也交待母親轉達給他女友,要女友不要等他回來了,找個人去結婚。

為一張照片從 25 歲關到 35 歲,出來後找到工作,警備總部馬上去找工作單位問:為什麼用一個叛亂份子?資方只能在警總威脅下,馬上請舅舅離職。

百般刁難到無法工作,只好流落在豆漿店打工,這樣警總也來豆漿店找麻煩⋯⋯

一個唸書的人,不只被凌虐,還要摧殘你生存空間⋯⋯

這種情況下,幾年後舅舅也鬱卒過世了。

這件事情影響到,我的母親至今都不敢拍照 ,甚至是厭惡至極⋯⋯

這個故事發生在我的家庭生活,而摧毀台灣人的這個幫派,卻要我去忘記過去、忘記歷史?

228 四天的連續假期,我怎能有心情、情緒去放假?

這是諷刺。要我們放假去玩,忘記屠殺親人、蹂躪族人。

我做不到。

我願意去當烈士,去要回這筆債。

——2017/2/26,瓦浪

(本文經原作者 陳政良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延伸閱讀:

【見證黨國洗腦教育】50 年來歷史課本都這樣教 228,別再怪年輕人對它一無所知
「生是台灣人,死是台灣鬼」——身為台灣人必須記得的名字,為台獨而死的烈士陳智雄
台灣第一位留美博士 228 後被失蹤,大溪檔案解密國民黨如何殘害台灣菁英
從沒人敢從沒人敢說的禁忌到總統道歉,曾經 40 年不見天日的二二八事件誰該負最大責任?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