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 運動延燒到台灣與南韓,為何獨缺日本——難道日本沒有性暴力?

日前高雄一名體操女選手出面指控教練長達十年的性騷擾罪行,讓台灣民眾群起激憤,這位女性選擇在這個時間點站出來,是因為受到美國「#metoo」運動的鼓舞。

這個從美國發起的運動已經延燒到全球,性暴力醜聞接二連三的被公諸於世,但我們不禁納悶,這樣可怕的暴力事件,為什麼到現在才一一的被揭露,為什麼有法律的保障,受害者卻選擇隱忍?

#metoo 是什麼?

2017 年,數十名女演員在平面媒體的採訪中,指控好萊塢大製片人哈維‧溫斯坦長期的對女演員性騷擾、性侵害。這項指控成為後續一連串性暴力事件爆發的導火線,社群媒體上出現一股運動,許多性暴力的受害者出面講述遭遇的不幸事件,並以 hashtag#metoo 表明對於運動的支持。

性暴力的加害者絕大多數為男性,但受害者不限於女性 ,只要你在權力的天秤上處於弱勢的一方,不管性別、性傾向,都有可能是受害者,反過來說,為何加害者大多是男性,也就可想而知。

性犯罪往往結合了不對等的權力關係,有權力的一方以演出或是上場機會威脅利誘,逼得處在權力弱勢的一方不得不向惡魔低頭,這也導致受害者不敢向外求援,深怕影響生計或是自己的名譽。演藝人員以及運動選手又處在相對封閉的社群裡,資訊不易外流,導致性暴力事件層出不窮卻無人知曉。

知名影星布蘭登費雪就在這波運動中表示自己也是性暴力受害者,他向 媒體 指控曾遭「好萊塢外籍記者協會」前任主席性騷擾,這件事對他造成重大打擊,「我覺得非常噁心。我也覺得像個孩子般的無助。我覺得像喉嚨被卡住,差點就要哭出來。」

「他還有大好前途,你為什麼這樣抹黑他?」

許多人難以相信在民主法治成熟的國家,會有任何暴力事件的受害者選擇隱忍十多年而不敢出面要求正義,其實這正顯示了性暴力事件的特殊性, 它就像是密室殺人一樣,由於大多發生在私人空間,受害者難以舉證 ,就算加害者被指控了,也可以很容易的迴避所有法律責任。

這時社會大眾還會站在加害者這邊,指責「誣告」別人的加害者,替「無辜」的加害者抱不平,疼惜他的大好前途都被阻礙了,那些「無端指控別人」的人,只是想紅而已。但是誰會想用這種讓自己名譽掃地的方式「紅」呢?

這樣的困境也就說明了這波「#metoo」運動是多麼的重要,它引起一股能量,鼓勵所有受害者站出來,講述自己的故事,讓大家看見性暴力事件,有了瞭解,才能破除偏見與迷思。

#metoo 運動在東亞:台韓接連爆發性騷擾醜聞,日本卻和中國一起缺席

「#metoo」運動延燒到 台灣韓國香港 ,在 中國 打住一點也不意外,但是日本在這波運動中竟然也缺席了。

在台灣,受害者在出面指控性暴力罪行之後,除了要面對輿論的壓力之外,更大的挑戰是向來縱容性暴力加害者的台灣司法體系。前法官 陳鴻斌性騷擾女助理 一案,竟然因為「陳男有介紹女助理男朋友」以及「在辦公室內短暫之擁抱,沒有逾越當今社會的社交規範」這種讓人瞠目結舌的理由,推翻先前讓陳男免職的判決,只罰他一年的薪水。

在日本,受性暴力事件所害的人可能遭遇更可怕的處境,去年,日本記者伊藤詩織開了一場記者會,毫無保留地說出自己被一名電視台主管性侵的經過。事情結束之後,這位記者卻遭到許多網友的撻伐,說她「只是為了自己的事業」、「長相太誘人」、「毀了一個重要人物的一生」。

這實在難以想像,但是對日本社會有多一點了解的人應該一點都不意外,儘管經濟發達,日本的社會卻是出了名的壓抑、父權,女性在日本社會中的地位之低落,可能是台灣人難以想像的,最糟糕的是連當地女性都沒有這種自覺。面對性暴力事件,多數日本人覺和自己無關,甚至有的日本女性會覺得那些受害者真是丟女性的臉。

知名作家上野千鶴子也在《厭女:日本的女性厭惡》一書中,提到日本普遍存在的女性厭惡情結,不是只有男性厭惡女性而已,連女性都會對自己感到厭惡。

性別平等不是投票就可以達成的

看到這邊,相信讀者也發現每個國家都遇到了不同的性別議題,這樣的問題在看起來很現代化的 21 世紀還存在著,在先進國家也還持續著。

很多人以為性別平等就是讓大家都有投票權就好了,「#metoo」運動告訴我們別那麼天真,除了參政權之外,生活中還存在好多不平等的問題,而這些問題你我可能根本看不到,人類社群離真正的平等還遠得很呢。

台灣很幸運的在憲法裡保障婦女的投票權,婦女運動不必像歐美國家一樣,幾乎是從零開始,但這也是一把雙面刃,民眾以為有了公平的投票權就可以在瞬間消弭所有的不平等,忽略了職場、家庭中仍普遍存在的性別不平等,而這正是這波「#metoo」運動給我們的提醒。

推薦閱讀

川普不准跨性別者當兵,第三性海豹猛將霸氣怒嗆:來跟我面對面
全世界「最複雜」的台灣身分證要換了!新版將隱藏性別欄、開放民眾投稿設計
為什麼女人在意「性別歧視」這種小事?他從服務生帶位,發現女性在台灣從未被公平對待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首圖來源:GGAADD, CC licensed)

參考資料

布蘭登費雪自曝遭性騷擾 外籍記者協會調查
昔日的女學生出面指控體操教練摧殘身體的暴行,受害者數人已報案,希望這種能讓爛人受到應有的懲罰
【聲明】《官官相護抑或把性騷擾當成小事?—譴責司法體制帶頭輕縱性騷擾》
哈維·溫斯坦性騷擾事件
Me Too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