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執行文書處理的公務員,他的工作幾乎出生入死捍衛台灣人民健康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365 行,行行出狀元。生活周遭遍佈我們從來不知道的「無名英雄」,做著極為細小,卻影響全國人民的工作,比如這位檢疫人員「康啟彰」。

他不是我們印象中執行文書處理的公務員,他的工作幾乎是出生入死在捍衛台灣人民的健康。(責任編輯:鄒家彥)

81 歲康啟彰(如上圖)從事檢疫工作 31 年,不管是海上爬 5 層樓高繩梯做船隻檢查,或深入疫病現場疫調,都可能和死神並肩同行。回顧檢疫人生,康啟彰說,守護民眾健康,這一生值得。

疾病無國界,要防病菌從境外移入,仰賴檢疫人員默默守護。不管是航空、港口、各種疫情發生時,都仰賴檢疫人員調查、追蹤、協助防治,不讓國外疫情趁隙進入台灣,也避免台灣成疾病轉運站。

康啟彰在 1989 年首創「毒餌站」捕鼠

檢疫工作有多重要,已退休的前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花蓮港檢疫辦公室技士康啟彰了然於心。他從民國 61 年開始在花蓮港區服務,直到 92 年退休,檢疫人生整整 31 年。

從港區生物調查、捕鼠防鼠、蚊媒解剖調查、海上船舶衛生檢查等,康啟彰各項檢疫工作都要包辦。他在 1989 年首創「毒餌站」捕鼠,執行 5 個月後成效頗優,帶動其他港區也跟著放毒餌站滅鼠。

康啟彰說:「我的人生這樣跑了一趟,我的心聲是感覺我很光榮,參與檢疫工作,對社會、對生命非常有價值。」

業務中最令人害怕的,當屬在海上執行船隻衛生檢查

回首檢疫人生,康啟彰說,花蓮檢疫所規模較小,人員不多,很多工作都要做,週末值班時,還會花時間做老鼠標本,繪製蚊媒解剖圖。但業務中最令人害怕的當屬在海上執行船隻衛生檢查。

康啟彰說,外國的船隻進港前都必須經過檢疫,檢疫人員先搭小船到港區外,要上船必須攀爬只有一端固定的繩梯,海上風浪大,繩梯也隨風浪擺盪,檢疫人員爬梯時沒有防護裝置,必須專注、站穩腳步往上爬,最高曾爬過 5 層樓高的繩梯。

早期曾有檢疫人員爬梯時,剛好 2 船交會,檢疫人員的雙腿硬生生被截斷;也曾有人爬梯時腳步沒站穩掉進海裡,幸好剛好有船員丟下救生設備才撿回一命。

漢他病毒肆虐時,全身防護裝備只有一張口罩,戴著抓老鼠

康啟彰回想,民國 80 幾年時花蓮出現 2 例漢他病毒個案,為一對夫妻,先生早上進醫院就過世,下午換太太過世,人人聞漢他色變。但檢疫人員沒有喊怕的權利,「當時全身防護裝備就只有一張口罩,戴著就去疫調、抓老鼠。」

防疫工作「危機四伏」,檢疫人員如果防範不周,隨時都可能染病上身,也可能把病帶回去傳給家人。但康啟彰說,他完全不怕,「怕就不會來做」,守護民眾健康讓他感覺光榮。

在港區工作 31 年,康啟彰早在花蓮落地生根,退休後也常回檢疫所「串門子」,幫忙保養老鼠標本,教導後進追蹤鼠跡,精準設置捕鼠毒餌站。過去南台灣登革熱疫情嚴重時,也曾借重康啟彰協助防堵。

檢疫人員是防疫的「無名英雄」,疾管署出版台灣檢疫二甲子專書「堅持的力量」,讓大眾了解檢疫工作重要性。疾管署長周志浩在新書發表時也說,檢疫工作做得好也沒掌聲,很謝謝檢疫人員堅持不懈,帶給國家安全保障。

其他無名英雄

北捷無名英雄的故事:為什麼捷運車門打開前就有人在等著視障者了?
【為北捷犧牲卻被遺忘的一群人】為蓋捷運飽受骨頭發黑「潛水夫病」折磨,卻 20 年等不到市府關注……
「人生機緣留在門外,將青春嫁給輸送帶」——那些用代工撐起台灣一片天的女工們

(本文圖經合作夥伴《中央社》授權轉載,並同意《BuzzOrange》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冒死奉獻檢疫 31 年 康啟彰:一生值得了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