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北路打滾 12 年的媽媽桑帶我們走入條通:你要不要跟她買一份友情?

【為什麼我們要帶你認識這個人:席耶娜】

櫃姐出身的席耶娜,工作兩年就累積百萬卡債。他打開報紙找了「熟英日文、薪優」的工作,他知道那是「酒店小姐」的職缺,也做好「今天會被出場脫光」心理準備,沒想到媽媽桑用「我們是日式酒店,店內不做這個」回他。

以前因為實習因緣際會之下見到席耶娜,他本人非常開朗漂亮,能言善道,一笑彷彿整個曠野都起風,這是他在條通 12 年的傳奇夜行故事:

(責任編輯:余如婕)

文/陳怡杰 攝影/李昆翰 影音/陳沛妤(上報)

霓虹燈閃爍的條通街巷,伴我 4380 個夜晚

化名:席耶娜
職業:日式酒店媽媽桑
入行年資:12 年

櫃姐出身,最後兩年累積百萬卡債

我是高雄鳳山人,台中高農餐飲科畢業後,在台北新光三越站過 3 年鞋業櫃姊,你知道,櫃姊的生活就是互相比較,我們每天就活在高貴品牌的籠子裡嘛,骨子裡也慢慢變成「沒有牌子的東西我不用、不吃」,每次刷卡就幾千、幾萬塊累積,櫃姊最後 2 年,我已經累積卡債百萬繳不出。

做好「今天會被脫光」的準備,但原來不是全部酒店都是想像中的那種

那時才 22 歲什麼都不懂,好怕銀行突然闖進我房間把我抓走,想改做別行趕快把卡債還清,打開報紙找了「熟英日文、薪優(Piano Bar)」就去應徵,我也知道那是「酒店小姐」職缺,進門面試前也做好「今天會被出場脫光」心理準備,當時還主動問媽媽桑「如果我不喜歡,可以不接嗎?」,沒想到她用「我們是日式酒店,店內不做這個」回我。

我才知道一般店內玩很瘋的歸「台式酒店」,「日式酒店」又分 2 種,一種賣愛情,一種賣友情,我現在條通經營的「Bar Nine」就是後者。

林森北、南京東路口以南,慣稱「條通」
夜間 11 點「Bar Nine」

入這行自己要有分寸

在酒店當了 7 年小姐,經歷每家店裡小姐都會內鬥,我只要一煩、一累就轉店,當然也進過有性交易的「出場店」,我很感謝 12 年前初入行,遇到那 5 個店內同事大姐,要不是她們拉住我,建立正確想法,我可能一路沉淪、越做越歪爬不起來,不可能像現在轉型當老闆。

我個性快熟也敢玩,你嗆我我直接做給你看的那種,但我第一家店碰到哪幾個姊姊,教我「入這行,自己要有分寸」,其中 2 位真的設定目標、賺到數目 2 年就洗手不做,12 年過去,我在條通從沒聽過她們再入行。

小姐還能再當幾年?

從小姐到開店媽媽桑,席耶娜資歷 12 年

2010 年我 29 歲,「逢九大關」做什麼都不順,心思雜亂索性離職,趕在年齡屆限前,申請澳洲打工度假,在那兒待了 2 年,你問我一路以來英、日文怎麼學?其實敢衝、敢講就對了,餐飲科時有學一點「餐飲外文」,但那根本不夠用,現在我店裡小姐,每個都有日檢二級能力,只要通過日文二級檢定以上,我一律先幫忙出報名費、再幫她們加薪 6 千,這也是為了顧客人。

澳洲時我在妓院打工站櫃檯,進口台灣性感內衣到當地賣,吃得很開攢了一點錢,回台後我回業界待 2 個月,一邊一直評估「32 歲了我還能再當酒店小姐幾年?」(現在「Bar Nine」店裡最大不過 25 歲),我找了朋友投資,陸續在條通開過 4 家日式酒店「Bar 18」、「choi 6」與「昭和橫丁」、「Bar Nine」,全部都小坪數,6 坪到 20 坪都有,經濟真歹,5 年過去只剩 1 家在線。

條通女子怎麼談戀愛?眼光超準,但求婚…… 先別說這個了

 

席耶娜與男友 Louis

條通這邊,大家都叫我「席耶娜」,12 年來沒改過名,一開始是喜歡的一部歌劇名字,習慣了從小姐時期叫到現在,這行大家都以藝名互稱,我辦員工旅遊,各自也不會喊真名,只有我男友知道真名。

我跟現任男友交往 3 年,他是諾基亞(Nokia)台中分區工程師,3 年多前上台北出差,公司安排他住中山區,晚上自己 1 人無聊晃到我店裡喝酒,觀察幾天,我覺得是個不錯對象,就追他。

對,是我倒追他的,這是「條通女子的眼光」啊,哈哈。

我們這行賣傾聽、賣陪伴,跟客人從「朋友」出發,很容易發展情愫,客人想約小姐出去,我會跟她們指教幾點「怎麼判斷好男人」,其他自己要把持。

我的戀愛經驗很跨國,日本、荷蘭、法國男友都交往過,求婚?每個都有啊,我很有長輩緣,對方父母也愛我,但是我不答應,可能因為做這行吧,算了不說這個。

明明不是肉慾橫流、脫衣陪酒,但不認同的人還是不少

入行後,我跟以前同學、櫃姊都斷了聯繫,雖然這行不是每天肉慾橫流、日夜脫衣陪酒,但朋友就是對「酒店小姐」敬而遠之,自己當然理解。

我媽媽?知道啊,入行第 2 年我因為常凌晨 2、3 點到家,被她發現轉行,以前百貨公司櫃姊時期,我整理一下最晚 12 點也會在家。後來坦白,帶媽媽到當時店裡坐 2 晚,穿著旗袍跟她解釋「我待日式酒店,公司還送我去學茶道、插花、日文」,她看我書讀得比高職時期還勤,同意了,但是爸爸、親戚那邊沒那麼好說話。

條通的夜:音樂聲不大,彼此聊天聲音輕柔,我想就這樣開到 60 歲

我面試小姐,不一定要單身,因為賣的是「聊天」,我店內日本商務客最多,小姐類型人來瘋型、文靜型樣樣有。現在店雖不大,但我很喜歡,每晚 8 點開門營業到凌晨 2 點,同時約 3 個小姐在店裡顧場,音樂聲不大,彼此聊天聲音輕柔,我想就這樣開到 60 歲。

我做酒店小姐最後幾個月,當時一個日本客人帶我去新宿,忘記詳細地址了,只記得深夜 11 點走進一條小巷,建物二樓一張招牌安靜亮著,朋友領著我進店,一個 70 多歲歐巴桑穿著和服、聲音乾啞啞從內場緩慢走出、日文輕喊「歡迎光臨」,望進店內,只有長條吧台加小方桌一張,我和朋友就這樣喝著溫溫的小酒,整個氣氛好包容。

人生花信年華都在條通度過,隱沒在夜深街巷,我想開著這樣的店,一直待在這裡。

(本文、圖片經合作夥伴 上報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上報人物】寂寞拍賣師 林森北路媽媽桑 12 年夜行人生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