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妙禪信徒的真實見聞,告訴你台灣為何需要規範「宮廟財務透明」

 【為什麼你應該關注這個議題:宗教法】

目前台灣規範宗教團體的相關專法,只有 1929 年所制定的《監督寺廟條例》,而且只適用佛、道等傳統宗教。也因為這九十年來未曾修法,所以許多宗教問題都無法獲得解決。

因此《宗教團體法》的推動,能夠有效限制宗教法人化,讓宗教團體所得更加透明,如財務收入必須開放查詢、訂定所得稅等等,讓宗教團體更便於政府管理、也讓信眾能有效檢驗自己的捐款去向。

然而最近佛教如來宗的妙禪師父,因為被報導證實接受信眾供養的兩輛勞斯萊斯,並且 財務不透明 而引發爭議,凸顯出政府修改《宗教法》的迫切性——我們不曉得還有多少新興宗教透過類似的方式,獲得大量的收入卻並未接受審查。

而本文則是來自於一位曾經在大學時期加入過佛教如來宗的網友 andrew777 在《批踢踢實業坊》上分享自己經驗,透過他的故事也再次證實了《宗教法》的重要性:究竟宗教領袖們應該如何使用信眾給予的資源、是否該公開接受檢驗?

(責任編輯:林芮緹)

延伸閱讀:
【當直銷改叫宗教】台灣宗教領袖病了——為什麼想讓師父「法喜」只能送車子?
【法喜充滿你手機】你知道妙禪如來有 App 嗎?還不感恩讚嘆一下師父背後的工程師

圖片擷取自 佛教如來宗網站

文/

夜深靜下來終於有時間好好寫一段關於我和妙禪的故事。

我被同學拉入了妙禪,卻發現案情並不單純

五年了我盡力讓妙禪總總的問題曝光在大眾目光的檢視,自己的哲學是:人很微小,但如果想做點對社會有貢獻的事,就從現在開始。

當初會加入妙禪是在 2012 年,以前大學的同學突然來密、說了一些很奇怪的話之後,說他遇到了一個很棒的 seafood (編按:師父) 讓他身體變好了、不再吃藥了。因為當時自己還很嫩、對這種邪教沒經驗也沒提防心就跟著去了。

沒想到一去之後,大為驚人,裡面全是妹,可能比現在已經被打到縮水很多的比例還高出許多。鬼迷心竅一待就是三個月,但理工宅的我從來不相信這些神棍,也不是那種不可知論,所以從來沒相信妙禪那些鬼神力。

直到有天,他們突然用很奇怪的表情對我說話:「你已經來好幾個月,有沒有想過要護持 seafood,每個月只要兩千。

我當時心裡出現很多問號:啥洨?要錢?你吃屎比較快。再加上當時我也被拉去參加台大如來實證社,因為白天已經很累,晚上還要為了妹坐在那邊,眼睛累到流眼淚,師資就說我很有佛性(幹!)。

因為邪教的手段很厲害,他們會把我這種階級很嫩的咖洨,刻意要求坐在最前排。一開始以為是他們的好意,後來發現他們對所有剛被騙進去的人都用同樣模式對待,就、近、監、視!

我學物理的,又做實驗的,數據觀察和類比是我的專長。我開始覺得我好像陷入了邪教,要把我那個同學拉出來。當時已經有 FB,我就利用 FB 的管道讓我跟他之間的共同好友都知道我們加入了一個邪教。

當時這邪教已經開始建立了 回報組 ,但不像現在這麼嚴密可怕。但我這同學把我的事回報到上層,上層開始透過各種方式強力洗腦我, 甚至那個民視的前記者也是現在妙禪身邊最紅的大奶司儀,還透過電話來洗腦我,他們可能知道我個性蠻雞掰,如果輕易放過我走,可能對這邪教會造成傷害。

當然要離開是我的自由,我還要求退還我的 300 元入教費 。在我大鬧一遍之後,把錢還給我了。不過後來也因為如此,他們把 300 元這筆費用不再用 蒲團費 來稱之,怕有法律問題。

沒想到在這之後,我那同學把我封鎖了。幹,為了一個神棍,把朋友將近 8 年的關係全毀。後來我發現是這邪教組織,有一套標準程序來處理這種棘手問題,他們要求信徒每一件事都需要往上回報,不是透過一個人的腦袋所做出的決定,而是一整群的人的決策,當然這決策就是對邪教本身有益。少了一個我,至少還留得住我同學不被我反洗腦退教。

教團還特別威脅我,為什麼我還要說這個故事?

接著我開始蒐集各種妙禪的資料, 發現這傢伙過去非常精彩,什麼互控騙財騙色這種事都有。當然做物理的人不是茫然找答案,我先來一個假設,這假設就是妙禪就是非典型神棍,目標就是錢。透過華麗的包裝,還有 SOP 話術,讓自己顯德和在承德路橋下擺攤的算命神棍不同,但本質還是相同:你的錢。

在一開始的一兩年還會收到他們的恐嚇和威脅,說他們有理律大律師團、要我不要亂來。當時說真的我是有感到害怕,但漸漸漸漸地問我自己我為什麼要害怕?當時網路訟棍開始流行,也漸漸出現法院判決訟棍失敗,我信心漸漸起來:幹,要告就來告,看你敢不敢告,告了就讓你法院認證!

邪教集團後來出越來越多包,包括我看著看江淑娜那個起乩,越看越有趣,試著爆爆卦、欸、沒想到讓這邪教頓時爆紅。我得到一個結論:幹,見光死。 既然在台灣的法律瑕疵,管不到你宗教吸金問題,那讓他們這些行為曝光在媒體檢視下總可以吧?

沒想到幾年下來,妙禪一直龜縮,紫衣怪異的口號成為了網路次文化的一部分。「seafood」是蠻晚期才出現的詞,也因為這詞超靠杯,更讓妙禪吸引到更多人關注 。

他們也知道,即便外界的輿論壓力再大也沒人可以拿他們怎樣。在目前法律上他們站得住腳,所以多躲個幾週雨過又天晴,繼續「seafood 我愛你」聚在一塊發抖取暖、妙禪的月費也不會中斷,因為就他們邪教常說的話術: 信者恆信。也因為這句,他們的金流從來沒斷過、財富積累也不曾出現負成長。

只有像日月名功或是美江這種可以吸引到百萬目光的焦點新聞,才能讓邪教全盤崩解 。雖然說日月明功是一場悲劇,沒人希望他發生,但也因為他的發生才能讓邪教迅速解體。妙禪也很怕出人命,所以透過這種管道讓組織的極端行為消減。即便中間還是有出一些事件,聽說也有人自殺,但因為都是以訛傳訛、無法證實,根本沒有新聞價值。

為什麼我們需要《宗教法》?

為什麼要談到這邊來?這也是台灣現狀最可悲的地方,沒有特殊的法規來規範有心人士透過宗教為非作歹。宗教法的本意不是為了迫害,而是讓社會更有公平正義。卻有些人有意把宗教法的宣傳導向支那那套迫害宗教的思維模式,卻沒有能力去思考台灣現今到底有多需要宗教法。

你有特殊的法律讓宗教內部各種開支完全透明化,你要營利你就繳稅,沒人有意見。讓所有人都有管道去看你收的捐款到底怎使用、有沒有符合公平原則。

妙禪目前最厲害也最大的問題在,他們刻意把捐款切成兩部分:

一部分是信徒每人每月要按時繳交的「弘法互持金」2000 元,這部分號稱是給「蓋大禪堂」籌備經費和精舍一切開銷,但有很大一部分也成了「行政費」,也就是變成薪水流入高層師資口袋,聽說很優渥。

另一部分是「隨喜功德金」。對,隨喜,你越隨喜妙禪就越法喜。擺了好幾個箱子在顯眼的角落,當信徒一一離開精舍前,就開始宣導繳錢,聽說那些箱子常常塞到滿,這些錢都給妙禪開銷。當然妙禪所有帳都是暗的,也就是更沒有記錄。

過年大節,裡頭的高層還會組織有錢的信徒給妙禪紅包,當然你也可以說 2000 元的弘法護持金變成師資的薪水,但這種包錢給妙禪的奇怪的習俗也讓部分的「薪水」再度回到妙禪手上。

這些啊,都已經不是秘密,很多信徒都知道,卻還是無法分析,只能說腦袋真的不好。

打了這麼多,最後的希望就是台灣能有良善的社會風氣。當然這條件要形成前,需要有輔助,我想宗教法可能是目前最有用的方式。

推薦閱讀

【當直銷改叫宗教】台灣宗教領袖病了——為什麼想讓師父「法喜」只能送車子?
為什麼一堆高學歷被神棍騙?扭曲的教育讓他們成為樂於服從權威的「文盲」
為何宗教都得靠神話和神蹟宣傳?耶穌和釋迦牟尼發現哲學沒人聽懂,只好拿「神祕學」騙鄉民
拜腐屍等復活、放生積陰德,怎麼信眾這麼好騙?你的想像力就是宗教的超能力

(本文關於妙禪宗教介紹的引述部分,經《批踢踢實業坊》作者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Buzz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實習編輯】

► 如果你的臉書關注的全是政治公共議題
► 喜歡思考,找到別人沒發現的觀點、盲點,而且敢寫敢批判
► 很好奇什麼是「新媒體」,喜歡編輯/策展工作
► 喜歡挑戰、討厭一成不變,是個希望找到發揮舞台的冒險家
►   細心、主動、獨立思考、追求事半功倍、有問題不怕舉手

快加入我們!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 詳細職缺訊息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