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不會承認的歷史】這位美國記者記錄二戰後,台灣受 KMT 的蹂躪不比日本被丟原子彈小

【為什麼要挑選這篇文章】

在 1980 年南韓,因為總統被暗殺而啟動戒嚴,數百條生命就在暴政下消逝,即將在台灣上映、未演先轟動的南韓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就是改編自這段真實經歷,一位計程車司機擔任德國攝影記者的助手,讓全世界知道南韓大屠殺的慘況。

台灣也有十分相似的歷史經驗,國民黨來台後啟動的戒嚴、白色恐怖至今還是台灣人的痛,而當時也有一位美國記者來台調查,他坐遍台灣的人力車,寫下四篇觀察記錄,轟動整個華盛頓和北京。讓我們一讀他的紀錄,試圖了解為什麼那個時代的台灣人會說出:「你們美國人對待日本人真慈悲,只投原子彈給他們;卻投中國兵仔給我們。」這種話。

(責任編輯:余如婕)

文 / Mock Mayson

一九八○年五月的光州有個德國記者叫尤爾根.辛茲彼得(Jurgen Hinzpeter),一九四六年三月的台灣也有個美國記者叫威廉.牛頓(William Newton)。

尤爾根.辛茲彼得揭發了韓國光州事件軍隊屠殺的真相, 而威廉.牛頓則是揭發了中華民國劫收台灣與糟蹋台灣人的真相。

這位美國記者威廉.牛頓是俄亥俄州人,生於一九一二年。他在一九二九年到俄亥俄州立大學攻讀新聞系,畢業後跑到斯克利普.霍華(Scripps-Howard)報系工作,這家報系就是擁有 The Washington Daily News(華盛頓日報)的母公司。

你後來看到華盛頓日報的知名刊頭標題:「中國人剝削台灣比日本人更甚。」(Chinese Exploit Formosa Worse than Japs Did),就是由這位記者威廉.牛頓所發的特稿。(特稿全文是「中國腐化統治使富裕的島國流血,中國人剝削台灣比日本人更甚。」)

威廉.牛頓可不是中華民國那種「小時不讀書」類型的廢柴記者,他冒死追尋真相的精神正是讓記者這個行業變得偉大的原因。威廉.牛頓在他任職期間就曾經因為報導俄亥俄州長達威(Martin L. Davey)被美國聯邦政府誣陷的貪污瀆職案,幫這位解決當地經濟大蕭條問題並受俄亥俄人所敬重的好官做了平反,因此聲名大噪。

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後,威廉.牛頓加入了美國陸軍航空隊,先後在歐洲與中國服役,戰爭結束之後,他就留在中國上海擔任海外通訊員。也正是這樣的因緣,讓威廉.牛頓踏上了前往台灣訪查中華民國戰後代管狀態的道路。

1945 年 10 月,中華民國開始派官員前來台灣接管,並且開始對台灣施行相當不公平的匯兌政策,造成中國人來台可以輕易取得物資與財經利益(中華民國來台金融幫第一代開基祖),而台灣人卻難以從中國市場獲得任何經濟利益。是的,這種把台灣變成邊緣殖民地的事情從金融制度面就可以做到。台灣一堆蠢蛋整天想著「中國統一」之後就可以大賺中國十三億人的錢?你當生吃都不夠的中國人是笨蛋嗎?

當時中國國民黨所掌控的貿易局完全壟斷台灣的對外貿易,甚至還刻意壓低台灣特產的對中銷售價格, 導致台灣民間根本無法透過「一中市場」得到任何經濟利益,甚至造成台灣商人與生產者嚴重的損失。

台灣經濟還因此整個受制於中國的京滬市場,也讓台灣成為高物價的區域。加上中國各省通貨膨脹嚴重,一堆中國官方要用的錢,都叫這個沒人疼的孤兒台灣先代墊付,台灣銀行券的發行量更是無限向上爆增,使得台灣的通膨狀況更加失控。

中國人在台灣拉的這坨超級大屎,屎味也飄到了人在上海工作的記者威廉.牛頓那裏去。威廉.牛頓聽聞中華民國到台灣之後把台灣搞得烏煙瘴氣,決定親自到台灣查訪一趟,看看傳言是否屬實。

一九四六年三月,威廉.牛頓就這樣來到台灣。當時的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一聽到有美國知名記者要來台灣訪問,果然就馬上開啟中國人死要面子的作假模式,要給他安排一趟五星級山明水秀的樣板之旅,宣揚祖國對台灣的偉大建設與英明治理。

聰明機智的威廉.牛頓當然立刻就婉拒陳儀的見面與國民黨的宣傳樣板招待。他決定自己坐著火車、公車跟人力車到台灣大街小巷與南北各地去親自查訪,看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鳥事。結果不親自走一趟台灣還好,一走去看才知道他 M 的台灣還真被這群中國人給搞爛了。

威廉.牛頓一連在 1946 年 3 月 21 日、22 日、25 日、28 日發了四篇特稿給斯克利普.霍華報系的總部,痛批中華民國劫收台灣的真實現況,還認為美國人應該要為中國人來到台灣而引發的災難而負起責任。其中 3 月 21 日的那篇特稿就是各位在「華盛頓日報」看到的頭版標題:「中國人剝削台灣比日本人更甚。」(Chinese Exploit Formosa Worse than Japs Did)

當時這家美國報系底下共有二十家報紙,從賓州到加州、從華盛頓到新墨西哥州都有他們家的報紙。威廉.牛頓的特稿就這樣發遍美國的大家小巷,逼得美國國務院還不得不發表聲明撇清關係:「戰後台灣發生的貪污腐敗、搶劫等事,其責任應由中國政府負擔,與美國無關。」也逼得美國華府不得不派官員去台北瞭解狀況。

威廉.牛頓到底寫了什麼?逼得美國官員得發聲明澄清,然後陳儀還得寫檢討報告給中華民國行政院。請看看他在台灣到底見聞了什麼?(以下部分內文直接引用自民報的謝常彰所寫的「戰後自動為台灣控訴中國罪行的國際報人」一文。)

台灣台北,三月二十一日

中國人劫掠恐怖台灣 恰如紅軍劫掠滿洲

中國把一個當今世間無以倫比地腐敗、無能、惡劣的政權加在這個富庶的島上。⋯中國人所抱怨的俄國人在滿洲的手法和中國官員自己在這裡所幹的好事就是同樣的一件令人垂頭喪氣的事。⋯中國人和軍官採用紅軍的習慣,在街上擋路來沒收行人的手錶和珠寶。

雖然這裡也有誠實能幹的中國官員,但是他們通常沒有權力,很多人要求他調,不願意留在這裡看著人民被設計剝削。其他人因為薪水太低而不得不靠勒索維生。

政府的貪污,上自某些最高級的官員,下至縣長、市長、警官和下級職員,影響到台灣人民生活的每個層面。現在的米價比中國人來以前貴十倍,煤炭、糖、鹽、運輸、生活用品,還有其他的,幾乎樣樣都漲。

台灣人說:「你們美國人對待日本人真慈悲,只投原子彈給他們;卻投中國兵仔給我們。」

日本人用強硬的手段統治台灣,為了壓低價格,他們設置了一個政府的專賣單位「台灣貿易公司」,從事收購、分配並販賣基本日用品。中國佔領官員接收同樣的專賣來營利,結果是價格飛漲。⋯他們付給農人米一斤兩元,而以一斤十八元賣出。

中國佔領當局溫和地否認,向我保證,說在政府經營的配銷站只賣一斤五元,然而,在整個二十九萬人口的台北市,沒有一個台灣人知道配銷站在哪裡,也沒有人說能夠買到公定價格三倍以下的米。

政府強迫開礦的台灣人把煤炭以一噸 200 元賣給貿易公司,然後再以一噸不低於 2000 元的價格賣出。糖廠必須以一袋(85 公斤)130 元賣給貿易公司,貿易公司把它運到上海去賣相當於一袋 3000 元。

中國佔領官員們說,貿易公司所賺的錢是用來買進口貨的,像用於台灣疲勞的土地的化學肥料。紙面上如此,事實上是另一回事。農人說,他們連一小把的肥料都還沒有看到。

台灣台北,三月二十二日

美國復員使台灣人民陷入苦境

一項愚昧而不實際的美國外交政策,加上戰後美軍的瘋狂復員,至少要為台灣七百萬住民的苦難負一部分責任。在征服了日本之後, 美國把這個日本過去的領地交給中國人管轄,而中國人則用貪污和勒索有系統地對人民吸取膏血。在這裡的美國人或中國佔領官員都不知道我們把台灣交給中國人是否附帶了什麼條件。⋯中國佔領官員的統治下,台灣人民活在被流氓搶劫或殺害的恐懼當中。

台灣高雄,三月二十五日

中國人把台灣的日本人當奴隸

在這裡的美軍官員向沒收台灣人私產、公然搶奪劫掠的中國軍官提出抗議;但是,中國佔領當局對他們的抗議大多不是不理就是拒絕。一名中國空軍上校就說:「應該用刺刀把這些抗議的美國人趕出去。」

島上的美國人對某些中國佔領官員普遍的貪污習性感到厭惡。雖然美國外交政策要求遣返在台日人,中國佔領官員卻勉強藉口說他們是技術人員而打算要留下十萬日本人,真正的理由是要他們充當奴工,中國人承認不想付薪水給他們。美國提供船隻來運送日本軍民回去日本;但是,情形是這樣的:

日本家庭按照遣返令去城裡,在路上被迫付錢賄賂;中國政府的卡車司機強迫他們先付費才能上車去港口。搭滿整列火車的日本人,在距離基隆碼頭還有幾里路的地方被趕下車,強迫他們花錢雇用馬車。

在高雄,他們向全體日本人徵收五百萬元來懲罰他們使高雄被美國轟炸所造成的損失; 日本人的臨時負責人只能繳出一百萬,中國佔領官員以不讓美國船出港為要脅來強迫日本人付錢。一個市政府的官員告訴我,錢已經送去重慶了。

台灣基隆,三月二十八日

在台灣的中國人讓礦場變成廢墟

在台灣的東北海岸,山陵和 (東) 中國海交界處樹立著一座被遺棄的、中國沒有能力處理任務的紀念碑。那是日本礦物公司提鍊銀、銅和金的工廠,⋯⋯自從日本投降,這一座巨大的現代化工廠因無人照料而鏽掉了。偌大的發電機在生鏽,礦車就在旁邊,劫掠的人能夠從輪子上取下軸承。 一些美國人嚴厲批評我們的外交政策⋯⋯他們建議送一群能幹的美國工程師來這裡比較適當,好使工廠的機器轉動,好叫人們回去工作。

好啦!威廉‧牛頓這四篇坐遍台灣人力車得來的觀察特稿,把華盛頓與南京搞得雞飛狗跳,也讓美國人徹底瞭解到這群中國人他 M 的生雞卵無放雞屎一堆的本事。以後有什麼事情,美國華府都要派美國工程師與技術官員到台灣親自監工與放款,免得錢都被這群貪汙貪到翻掉的中華民國官員給貪走,也衍生出後來美援與十大建設的運作模式。

我是不知道當時有哪個台灣人力車伕載到威廉‧牛頓。不過這段他在台灣的經歷也足夠寫篇台灣版的「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택시운전사)劇本,讓後代子孫看看二二八抗暴事件發生前夕,中華民國到底幹了什麼鳥事讓全台灣人的怒火整個燒起來。

對了,平常一堆會大喊「韓國能,我們為何不能」的人,現在跑去哪了?韓國人能拍出這種電影,台灣人不行嗎?犯下一九八○年光州事件罪行的全斗煥現在還活著哩,犯下一九四七年屠殺全台罪行的蔣介石都不知道死多少年了。這個時候怎麼不出來罵一下韓國人撕裂族群、助長仇恨、消費光州事件了呢?還是要把「電影歸電影、政治歸政治」的麻醉藥給打下去了哩?

啊幹,找不到男主角就去找音地大帝啊,我覺得他拉人力車應該不錯看。

(本文經原作者 Mock Mayson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台灣版的「計程車司機」 〉。)

推薦閱讀

一個查無此人的計程車司機,竟成為民主英雄──南韓賣座電影背後的真實故事
能講韓文、日文、英文的計程車司機,他是南韓 228 事件的民主英雄
【揭穿中華民國百年真相】國民政府來台,是移民還是殖民?
一張圖揭穿黨國信徒的仇日心理:他們只是不能接受,中華民國沒來台灣會更好的真相
【歷史解密】好意思說是「光復」?兩篇報導揭開國民黨 71 年前來台造成的傷害


【Buzz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實習編輯】

► 如果你的臉書關注的全是政治公共議題
► 喜歡思考,找到別人沒發現的觀點、盲點,而且敢寫敢批判
► 很好奇什麼是「新媒體」,喜歡編輯/策展工作
► 喜歡挑戰、討厭一成不變,是個希望找到發揮舞台的冒險家
►   細心、主動、獨立思考、追求事半功倍、有問題不怕舉手

快加入我們!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 詳細職缺訊息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