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蝴蝶蘭產業曾領先世界,為何現在卻被超越?學者解析:貪婪的民族性把好牌賭輸

【為什麼要挑選這篇文章】

曾被譽為「蝴蝶蘭王國」名聞世界的台灣,如今早已被荷蘭超車、又被中國紅海策略追著打。但這也是台灣其他產業的縮影:無法跟上世界大廠水準,後面又有中國要準備超車, 中小企業的經驗法則越來越難生存。

但為什麼明知問題在哪卻無法改善?因為在過去的 15 年間,台灣發生了四次奇蹟度過了三次危機,大家對市場過度樂觀,對自己的實力過度樂觀,被媒體渲染成過度樂觀。

(責任編輯:余如婕)

文 /  丹楓

這篇文章會很長,但是關心台灣的產業發展者或許可以稍微讀一讀。本文章雖然是在講蝴蝶蘭,此產業卻是能夠當作一個縮影,映照出台灣某些產業之所以起,之所以落的原因。

如果你想知道,為何台灣在國際競爭力之下,敗給荷蘭實在不冤。

台灣的蝴蝶蘭產業是如何自棄先機,如何一步步喪失大好機會,以致於現在陷入莫大的困境,將蝴蝶蘭王國的名聲,拱手讓給聲名狼藉的海盜國家荷蘭。還有中國緊追在後,在未來五到十年間可能慢慢造成威脅。這篇文章會告訴你這些故事。

一、強大競爭對手是荷蘭,中國目前不足為懼,技術也非偷自台灣

台灣的蝴蝶蘭產業,一直以來最大的競爭對手都是荷蘭,不能說是中國。 過去是這樣,現在是這樣,至於未來會如何?沒有人知道。嚴格說起來,中國目前在國際市場上並非是台灣的威脅,但卻是大陸市場的競爭者。

目前會把中國當成威脅的只能有兩個理由:

1. 你要把蝴蝶蘭賣到大陸。然而大陸蘭業已經在 2012 年習大大的禁奢令之後, 內需市場萎縮,嚴重過度飽和,加上中國政府大力補助自家企業,台灣蝴蝶蘭行銷至大陸已沒有賺頭。

2. 你的市場不在大陸,但品質跟他們一樣不怎麼樣,大家都是不怎麼樣,但是對方國家補助款多到可以亂發。台灣蘭若品質差不多,當然無法競爭。

目前,中國的蝴蝶蘭取樣前 10%的技術水準,其平均品質已有台灣前 40%強之水準。五年內,很有機會發展成前面 30%強者,追上台灣前面 40%的水準。

如果你目前把中國當對手,只能說是堪憂。說其堪憂並不是瞧不起中國蘭業水準。 而是在這殘酷的國際競爭舞台上,如果你的水準無法超過中國的平均水準,你的蝴蝶蘭必定會在紅海中殺得血流成河,慘遭淘汰。

至於前文很多人談說台灣人把栽種技術與品種帶到中國,導致中國成為台灣競爭對手。這個狀況在蝴蝶蘭產業上,其實不太符合。 因為台灣與中國的氣候差異化不小,台灣的品種與栽種經驗在中國幾乎派不上用場,用舊有的觀念來種植,反而會造成嚴重的障礙。 此外,中國市場賣的火紅的大辣椒與光芒四射等品種,根本不是台灣的品種。

然而,談到中國的前 10%水準者,幾乎可以說都是系出於台商 S 公司之培養。有趣的事,台商 S 公司在 200x 年登陸接管失敗的蘭園,幾乎沒有栽種經驗可言。但也是因為沒有先入為主的門戶之見,其所有的栽種技術之原理可說都是從台灣某網站自學而來,自己努力依據中國當地氣候進行調整變化,進而獲得成功。

眼見事業愈作愈大,S 老總卻在 2015 年被自己最信任,跟了十多年的第一個一齊打天下的中國人背叛。對方雖吃掉大多的公司資產,但沒掌握關鍵的技術。

S 公司的故事不是本文重點,日後再提。

二、蝴蝶蘭全球市場需求與勢力情勢,台灣蘭業的艱困現實

讓我們先從目前全球市場的需求分布講起,下表是 2017 年全球勢力情勢,以下數字單位都是萬。因為蘭花產業在花卉市場並未透明,已下為估計值且不含特殊品系 2 吋小小花。
蝴蝶蘭從組織培養到成花,因為技術與品種的差異,差不多至少要三年半到四年。

台灣的栽培方式可以粗分為幾個階段:
(1) 組培苗 (2) 小苗 (3) 中苗 (4) 大苗 (5) 抽花梗苗 (6) 開花株

而荷蘭的栽培方式為 5 個階段:
(1) 組培苗 (2) 小苗 (3) 大苗 (4) 抽花梗苗 (5) 開花株

其中開花前的階段, 生長的最佳化環境與技術各有不同,每個品種又有差異,可說是一門技術門檻非常高的產業 ,足以做為現代高成本、高技術、高經濟價值的經濟作物代表。

在目前全球化競爭之下,已經演變成蘭業者供應蘭苗,運送到地方蘭園培養成開花株後,由產地價銷售給通路商販售。根據不同的栽種技術、氣候條件與運輸成本等等,地方蘭園根據需求,向蘭苗業者下單非開花株的種苗類。台灣與荷蘭的國際競爭,都是在賣種苗上搶單決勝負。

台灣在 2015 年之前,全世界的訂單大概拿了有 4500-5000 萬棵的供苗,荷蘭則差不多拿了 2 億左右,其中以 F 種苗公司居最大,全球供應約 1 億苗左右。而台灣近期每一年生產的苗數約達 6000 萬棵。

2015 年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里程碑,蝴蝶蘭在全球的市場需求量已經差不多底定,新的市場難以開拓,荷蘭與台灣幾乎瓜分了全世界市場的八成之多。如果不算中國市場,兩者占了九成以上。其中這九成裡,荷蘭佔 80%,台灣佔 20%。

這一年,台灣蝴蝶蘭在歐陸遭逢毀滅性的潰敗,徹底退出被荷德吃好吃滿的歐洲市場,維持住屹立不搖的日本還有還算穩定的新加坡。 台灣原來要賣到歐洲的種苗量只能硬填到美國與東南亞,造成市場價格衝擊,從此一年比一年艱困。2015 年發生了什麼事呢?我們後面再談。

換言之,2014 年以前,台灣每年生產 6000 萬,全球賣了 4500 萬,剩下 1500 萬苗,平均良率我很友善地來個宣稱有七成左右好了,也就是成功成為開花株的大概 1000 萬,內銷算起來剛剛好。

2014 年 11 月開始,世界蝴蝶蘭開始供過於求,在那之前,台灣的蘭苗可以說是幾乎都賣得出去。2015 年後,歐洲市場盡墨,多餘的台灣蘭苗只好在世界上到處找尋新處銷售,賣不出去的滯銷囤積,2016,2017 兩年愈囤愈多,現在大家手上有多少苗,由於官方沒有統計數據,各蘭園也沒有彼此互通聲息,所以資料未知。

至於外銷數據,因為各國與台灣海關報關收稅,因此都有清楚的資料作為評估。

三、美國市場群雄割據,是現在的主戰場。帶介質輸美的優勢與迷思

中國蝴蝶蘭能帶介質進美國,前幾篇新聞會報那麼大,是有原因的。只是新聞內容有錯的地方不少,我不刻意更正,只詳寫其中狀況。

美國市場需求已經飽和,每年大概是 3800-4000 萬棵開花株的需求。由於美國的主要花卉消費市場集中在三大都會區,東北,加州與芝加哥。佔了 2000 萬左右的需求量。其他則零散分布於全美,由各州在地的蘭園供應,佔了 1800 萬的需求。

台灣自 2004 年打開美國市場後,一直是美國市場的最大海外種苗供應者,目前已成長到每年 2000-2200 萬棵的供苗量。荷蘭種苗業者,自 2007 年始便透過賣苗給 GreenCirle 公司進入美國,到去年為止,每年供應 600 萬棵。而中國今年第一次叩關入美,荷蘭業者估計 3 年之後頂多 300 萬棵入美,品質較低,因此尚不足為競爭對手。

蝴蝶蘭是氣根植物,不能種在土裡,而是要準備介質讓它攀附,台灣蘭苗入美的大優勢在於能夠帶介質進海關,美國人介意裡藏蟲藏菌侵入本國,因此檢疫非常嚴格。 以前入美都要拔除介質,非常容易傷到蘭根,造成一成到四成的死亡率,使成本大大增加。台灣在 2004 年通過美國認證,成為第一個能帶介質輸美者。

中國裸根輸美的死亡率高到令人髮指,為了帶介質輸美,努力了七八年,每次都無法通過美方要求,最後在政治利益的交換下,美國放行,中國成為第二個能帶介質輸美者。 講白一點,台灣蘭苗輸美要經過技術檢查,中國不用,就只是行政程序。

這是國際形勢的無奈,但是中方的輸美蘭苗品質很差,目前影響不大。在中國,高品質的蘭花若留到年節釋出,足以大賺一筆。單棵利潤是輸美的 3~8 倍,有競爭力的不會輸入美國,因此對台灣目前並無影響。

但是,2017 年在美國,荷蘭敲下了另一個警鐘:

荷蘭自 2014 年開始,要想辦法消化歐洲供應過剩的蘭苗,在海外到處拓點。美國市場現在是它們的第一主力。

以 F 公司為例,該公司為 K、P 兩家族合資之私人企業,現在第三代小 K 親赴美國北加開疆拓土。而由第二代老 P 坐鎮歐洲總公司。

2017 年,有別於過去,荷蘭在美供苗量將增加 500 萬。而更是供應雙梗抽梗苗。2018 年,預計再增加 500 萬,逐年增加。台灣的種苗在美國的競爭力弱於荷蘭苗,局勢十分不利。為何弱於荷蘭?我們晚點討論。

至於可能會有讀者好奇,為啥荷蘭不能帶介質入美,競爭力還是很強呢?

那是因為荷蘭根本不想帶介質進去,介質太重,增加空運成本。 那會有人問,這樣不是說會傷根嗎?

其實不會,因為荷蘭用的介質是硬硬的樹皮碎片,台灣跟大陸用的介質是軟軟的水草。樹皮很鬆散,抖一抖就脫落了,水草沒辦法作到。

那台灣為什麼不也改用樹皮呢?因為大家習慣了,不想改。很麻煩,不想研究怎麼改。

理由很單純,所以多講一次,因為大家習慣了,不想改。很麻煩,不想研究怎麼改。因為大家習慣了,不想改,這個理由,在台灣的蘭業技術上到處都存在,成為一大致命傷。後面我們慢慢討論。

所以,能帶介質輸美也沒什麼了不起的,荷蘭根據自己的情勢,走出了自己的路。
四、台灣蝴蝶蘭的三次危機,四次走運,等待未來的第五次奇蹟:

早期蝴蝶蘭市場還未普及時,非常好賣。能種出來開花,就有市場與銷路。早期的榮景使台灣的蝴蝶蘭業缺乏現代商業的市場概念。大家的想法非常直觀,賣了有錢賺,種愈多,賣愈多,錢愈多。賺了再擴廠,東西多就賺愈大。

上面的想法其實並沒有錯,前提是市場需求是遠大於供應的,一旦供過於求,所有的故事就變了調。

第一次危機在 1994 年,台灣市場約 100 萬株飽和。日本該年一下子來了近百萬的單,頓時舒解危機。

第二次危機在 2001 年,眼看日本與台灣的市場都飽和了,大陸市場開放,數百萬的需求量頓時湧出,好賣到只要一棵上面掛個三朵花,就能賣到 100RMB。台灣那幾年簡直是賣到發了。大家開始擴廠,增產。

第三次危機在 2004 年,前面文章有寫到,蝴蝶蘭從製作組培苗到賣出,最快須要三到四年。蝴蝶蘭自買了組培苗到種成開花株,至少也要 18 個月。2001 年大量的業者進場,導致 2004、2005 年供應量爆增。

這個危機因為介質輸美成功談妥,打開了美國市場,大量蘭苗銷美,危機消除。看準美國市場開放,前景一片,大家再度拼命擴廠。

在 2007 年時,04 年入場的苗開始進入市場,沒想到荷蘭種苗大廠 F 公司的組培苗培養基出問題,某個月的供應量 500 萬棵苗全毀。整個歐洲陷入混亂,因為 F 公司當時一年的供應量已達 8000 萬苗株,約佔全歐洲的六成。沒有人知道這樣的缺口會持續多久。

大量的訂單湧入台灣,當年號稱「只要種苗有兩片葉,兩條根就能賣」,台灣蘭業把苗出清出清再出清。沒想到 F 公司一個月內便解決了問題,只損失 500 萬棵的數量。台灣趁機大賺了一票。

2011 年開始,全球市場成長緩慢,到 2014 年 11 月完全飽和。台灣再也沒有如同過去一樣的機會,找到新的市場銷售過多的供貨,蘭苗滯銷問題愈益嚴重。加上 2015 年歐洲市場全軍覆沒,原本銷歐的蘭苗填入各地世界,連鎖效應下,售價減少,蘭界哀鴻遍野。

1990-2000 年是台灣蝴蝶蘭的成長期,大量蘭園開始投入生產。
2000-2004 年是台灣蝴蝶蘭的賺錢期,更大量蘭園開始投入生產。
2004 年台灣政府進場,伸手進入蝴蝶蘭產業。
2004-2010 年是台灣蝴蝶蘭的黃金期,美國市場的開拓,大筆大筆地賺。
2011-2014 年,全球市場趨向飽和,開始感到壓力。
2014 年之後,………………………………。

這十幾年來,其實一棵蘭苗的生產成本並沒有增加。因為薪水沒漲,技術沒太多革新,但是售價已經大大不同。

我們只能期待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會有火星人造訪地球,降落在寶島台灣,而非低地荷蘭。更期待他們見到美麗的蝴蝶蘭喜不自勝,買走台灣多餘的蘭苗,成為第五次奇蹟。

五、從主戰場美國來看現在局勢

我們可以從美國市場的數據來看這段時間的變化:

同樣一棵花,2007 年,美國產地價可高達 19.99 美金。2016 年,3.5-7 美金。中間十年的價差是線性遞減。

早期美國跟台灣買苗,海運貨櫃一開,100 棵苗只要 90 棵是活的,錢照付 100 棵的價。接著變成,100 棵苗只要 95 棵是活的,錢照付 100 棵的價;再下來,活幾棵買幾棵價;種兩個月後,活幾棵算幾棵價;種五個半月後有賣出去,才算錢。

今年是 2017 年,美國需求差不多是 4000 萬棵花,預計將有 5000-5500 棵苗在蘭園裡等開花。其中台灣提供了 2500 萬棵以上的苗(因為不顧成本價格傾銷)

在地蘭園買台灣苗的成本為一棵 5.5USD,平均良率 80%。也就是買五棵,淘汰一棵,賣四棵。買荷蘭苗的成本約為一棵 4.65USD,平均良率 99%以上。

至於買大陸苗,成本可能不到 3USD,他們有國家大量補助,出苗成本很難估計,沒補助的話肯定賠錢。至於良率有沒到 40%,我們等著看即可。一般估計如果五成就是很不錯了。

台灣的品質不夠穩定,這是常讓美方買家頭痛的問題,買台灣苗除了較貴之餘,風險也大,許多蘭園在近幾年已逐步轉向荷蘭買苗。 今年,台灣蘭苗已經降價求售,否則美方不收,降價後的售價低於己方成本,可說是賣一棵賠一棵。

六、台灣蝴蝶蘭的問題到底在哪裡?為何競爭力輸於荷蘭?

台灣蝴蝶蘭產業有三大致命傷:

1. 品質不穩定,沒有品管概念,這是技術問題。
2. 技術不革新,對舊經驗非常依賴,不願變通與使用科學方式研究,這是觀念問題。
3. 差不多心態,作事不夠講究細節與嚴謹,這是民族性根本問題。

換言之,荷蘭蘭花業者現在「根本不把台灣放在眼裡」,因為他們有以下優勢:

1. 品質穩定,整齊劃一。
2. 用科學方式,使技術不斷開發革新,與時俱進。
3. 嚴謹與講究細節,重視驗收,接受並面對問題,研究如何改善。

當這三個要素加在一起,就產生了以下的故事:

曾經有個美國客戶與我無奈地表示,台灣的花是很漂亮,但是品質太不穩定了。他以 V3 大白花為例,同一家蘭園,同一個品種,同一間溫室,同一批員工,同一個組培廠出來的 V3,可以一年良率 95%,一年 80%,一年不到 70%。

為什麼會這樣?他不知道,賣他苗的台灣蘭園也不知道。

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台灣蘭業沒有品管概念,沒有對每一道工序的生產流程最佳化與品管概念。 為什麼沒有? 因為這是工業的東西。偏偏蘭花是生物,生物有多樣性,所有一點環境因子改變就變了。

我曾經參觀某個蘭園的溫室,最前面最後面可以溫差七度,這樣的大規模生長環境要說品質能畫一,根據植物生理學原理,我看實在很難。但是業者們普遍沒有這個概念。

什麼是良率呢?就是在指定的時間 (比如情人節前夕) 順利抽梗開花,花朵數夠,花的姿態沒有歪七扭八,長得跟型錄上的一樣可以賣,符合這樣條件的花的比例。

台灣蘭業在過去一直有一個迷思,就是重視分數但不重視良率 ,喜歡花費大量精力去種出一棵儘量滿分,能在比賽上得獎的花。追求花的極致能達到 100 分。

而荷蘭的成品哲學就是,我不用追求 100 分,但是我追求所有的數量品質都 85 分,我必須為了市場的喜好與變化而自我檢討,不斷精進。消費者怎麼想,我就要怎麼作。荷蘭花費了無數心神,不斷地精進檢討所有的生產流程,不放過每一個細節,力求品質畫一,出貨準確。

以 2015 年為例,荷蘭以 F 與 A 為首的二大公司,帶領其他歐陸的種苗公司建立行規。如果賣出型錄上的花給地方蘭園栽種,講好良率是 90%。只要你跟我買苗,照我的 SOP 去種,沒有出錯。一年後開出來是 70%雙梗,30%單梗。當時如果雙梗 (3.8 歐元),單梗 (1.8EUR),那我照差價價賠償退錢給你。如果 95%雙梗,5%單梗,那算你賺。

換言之歐洲蘭園跟荷蘭種苗公司買 1000 顆苗,期望值算出來應該是 900*3.8EUR+100*1.8EUR=3600EUR。

你種出來是 700*3.8+300*1.8=3200EUR,那種苗公司 400 歐元賠你。

這個行規一定下來,歐洲再也沒有蘭園跟台灣買苗了。台灣只剩下利潤很薄的小小花,一年約不到 2500 萬棵還能生存。 這是荷蘭人嫌利潤低所以放棄的一塊。

二吋小小花,圖取自 Mikoorchids 蘭園

為什麼荷蘭人敢這樣玩?因為他們對自己的品質穩定性非常有自信。也是因為看準最大競爭者台灣的弱點,所以準備多年,在 2015 年發難。

良率對買苗的業者是非常重要的,有 10%的折損意味著成本增加 11%,有 20%的折損意味著成本增加 25%。現在美國戰局裡,荷蘭賣帶梗苗給前端蘭園,85 分的品質良率幾近 100%。

而台灣賣的大苗良莠不齊,從 50 分到 95 分的品質都有可能,平均良率算八成已經是很愛國的評估了。 買台灣苗如同中樂透,人人有機會,半年後開出來都是驚喜連連。 至於買中國苗,只能說廠廠。

蝴蝶蘭是個很出色的花卉作物,也是個最可怕的作物,因為開花見勝負。而從小生長點兒到開花差不多要四年,從組培苗到開花要 14~18 個月,假設一路都沒陣亡,開花出來都是一長段時間後,結果如不如預期,那就完了。

因為很難種死,但種好也很難,一旦環境因子沒控制好,很可能滿盤盡墨。當初 F 公司在 2007 年只是因為培養基的成份工序出錯一道,萬一沒有即時發現問題,連鎖效應下倒店都不無可能。

七、為何台灣蝴蝶蘭業會有這樣的致命傷

台灣的業者相當依賴過去在台灣的種植經驗、銷售經驗,只用小小的台灣環境看整個世界,對於用科學方式理解與最佳化栽種、選種與對市場研究實在興趣缺缺。

這是因為在過去的 15 年間,發生了四次奇蹟度過了三次危機,大家對市場過度樂觀,對自己的實力過度樂觀,對媒體的宣染過度樂觀。關起門來,自己捧自己。反正我種好了開得出花,自然有人買。短短 15 年內,過去是人家捧著錢上門求業者賣苗,現在是主動賣苗對方還予取予求。

大陸在 01 年之後大量吸收台灣的蝴蝶蘭品種與技術,造成許多血本無歸的蘭園。因為照台灣的習慣蓋溫室,照台灣的習慣種稙,種出來的東西,能開花其實偷笑了,種死的不知凡幾。 台灣的技術其實嚴格說起來是在消耗對方國力,反而不是偷學到多少。

我舉一個氣候差異勢必使栽種技術重新開發的例子,台灣某蘭園派出最強的陣容去美國加州種蝴蝶蘭,結果相當悽慘。因為加州該地平均濕度遠低於台灣,過去台灣每八天要澆一次水的經驗,在該地會乾死,須得要每兩天澆一次水。

澆水還不是最大的問題,蝴蝶蘭通常使用葉面施肥,所以澆水時習慣將肥料溶在水裡順便澆施,澆水量乘以四倍,給肥量也給了四倍,偏偏蝴蝶蘭非常耐苦,過了兩個半月才顯出鹽害問題,那批苗全毀了。

諸如此類有各式各樣的問題,光用經驗已經無法應用變化,須用基本植物生理原理研究下工夫才行,偏偏台灣蘭業普遍不重視這塊,還是習慣照經驗來栽培。

格外諷刺的是,在大陸獲得成功的 S 台商,他是因為學工程出身,不是什麼蘭二代蘭三代,種花經驗一片白紙。他從網路上大量收集各家栽培經驗,把園區分塊分別進行實驗,很快就找出了他覺得適用的栽種方式,加以研究改編,一方面努力到處請教科學方式,居然在大陸闖出了一片天。

現在有許多業者心裡其實在等待別人倒店,認為自己撐下去就能苦盡甘來,因為過去自己就是這樣挺過來的。但是他們忘了當市場規模有限,荷蘭加入國際競爭的大戰局,過去的經驗將被新的故事所改寫。

台灣蝴蝶蘭業本來有一個大機會,就是在 2004~2010 的七年黃金期,那時候各蘭園實在賺得盆滿缽滿,如果大家努力把多餘的金錢拿來研究革新技術,降低成本,穩定品質與訓練人才,把每一道生產流程都努力檢討與最佳化,現在的故事一定將不一樣。

結果大多數人把錢拿去擴廠,蓋溫室,買組培苗,增加產量。

當荷蘭一步步從無到有地努力,把原本的小攤子不斷轉型弄成百貨公司,台灣不少業者是在佔地搶蓋,成了黃昏市場。

喜歡穩定是人的通性,求新求變擁有不少風險,麻煩費力,台灣人的差不多心態,無法居安思危因為不了解市場變化,把奇蹟當常態 ,20 年間便被荷蘭從遠遠落後,迎頭趕上,到現在完全甩在後頭。

我曾經問過台灣某家大蘭園的員工:你們現在賣美國情況如何?對方苦著臉告訴我:賣一棵賠一棵,但是不降價賣就是血本無歸,多少賣一點止損。

我再問他:那你們園子裡狀況如何?他說:苗是滿的,預計明年後年一批批出貨。三四年後的組培苗也正在生產中。

我有點愣住,問他:所以,你們認為情勢會一年比一年好?現在賣一棵賠一棵,園子裡繼續種?生產線沒停?

他也很訝異,反問我: 可是大家都這樣阿,為什麼不種?溫室人力都現成的

聽他這樣說,我沒說話了。我寫到這邊,其實心裡很難過。幾度無法下筆。

八、荷蘭怎麼看台灣蝴蝶蘭

荷蘭人,根本把台灣蘭業摸透了。學界、產業界、政界,只要相關的訊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荷蘭人非常重視台灣某位學者,將其研究成果當作聖典研讀,甚至編入教學手冊,公認技術領先他們五到十年。

我曾有緣與荷人看重的學者全程參觀整個 F 公司、A 公司與 H 公司的所有內部狀況,我還不能算非常內行,半看熱鬧來著。在 A 公司與會結束時,送我們離開的司機是個小夥子,用還算流利的英文與我們閒聊。

A 公司 Show Room
F 公司種苗室,多年後的現在,已非機密

我笑著問他,你們老闆竟願意讓競爭國的學者參觀所有公司內部的細節,不怕我們回去告訴台灣業者嗎?小夥子年輕氣盛,自信地說,他們公司完全不怕機密外洩的。因為一般人他們只給看 Show Room。今天是學者來,希望他能多多指導,所以才內部開放參觀,參觀完後跟研發團隊開會討論相關問題。得到的一定更多。

小夥子很狂,他發表了自信的五部曲說法:

1. 就算你們業者來看 Show Room(展覽室),我看你們也看不出門道。

2. 就算看出門道,育種、組培、栽種、抽梗、開花,再強的業者頂多看懂一到兩個系統。要全懂也不可能。

3. 就如這位教授一樣全看懂了,還能指導我們,但他回去講你們國家的業者也沒人聽得懂。

4. 就算貴國的業者聽懂了,也不想改。你們空有技術,你們的業者沒辦法用,也不一定想用,因為他們比較相信他們的經驗。

5. 就算他們想改,也不可能作到。因為你們已經輸我們太多,趕不上了。

這是 2013 年的事,小夥子講的一席話讓我十分難過。他不是瞧不起台灣,他說的是事實。

為什麼?

1. 科技研發基礎已經差太多,觀念差太多。

老一輩觀念跟現代工業化觀念完全搭不起來。 荷蘭人努力以科學方式研究每一個細節,建立模型與參數資料,勇於面對錯誤,坦然接受與改善,台灣還在靠經驗。光一個品管就天差地別了。但要作到品管,怎麼作,這也不是看看就會的,要全面革新才能作到。

2. 管理制度差太多,市場銷售概念差太多。

台灣人十分缺乏現代工業化管理與現代市場行銷概念。

3. 人才與人才的培養。

台灣沒有能與之競爭的人才,有人才也留不住。在荷蘭,農業公司的研發與管理人員薪水比照科技業, 他們自己就覺得自己是科技業,只是在種花而已。 這豈是台灣能夠想像的?沒有能與之競爭的人才能進行科技研發、施行管理與市場銷售與研究,如何與荷蘭競爭?

4. 民族性上,企業文化的靈魂差太多。

我用兩個例子當對比:

荷蘭人在 2009-2010 年時,發現苗的供應量多出市場需求 15%,這是因為 2007 年 F 公司組培苗危機,各家公司紛紛增產之故,現在那些多出來的苗將投入市場。十大蘭花公司,簽下減產協議,率先一起減產 15%,自毀報銷種苗後。再以此召集其他次小的 90 家蘭花業者,協議他們減產 10%。荷蘭人簽約後確實落實,業者彼此監督。

無獨有偶,類似的故事,在 2012 年習大大上任後頒布禁奢令。中國內需市場一下從 8000 萬左右狂跌到 3500 萬,每年的產出卻有 6000 萬苗。2013 年春節後,一片慘然。某台商在該年四月於上海召集幾乎中國全國的蝴蝶蘭業者,倡議大家聯合減產。

大家此起彼落地宣誓減產,我有幸與會見證此歷史大事,會場上慷慨激昂,彷彿人人為了民族大義,國家榮景,甘願自毀財富,減產報國。「中國人大團結、中國人民站起來啦」的口號與掌聲此起彼落地響起,讓我頓時有種中國人民真有十分情操的錯覺,好像刷新了自己對新中國的認識。

沒想到,一年多後這批苗成為開花株出來,6000 萬苗變成 7500 萬。這是何故?因為 A 家明明自產 250 萬苗,宣誓自己今年 800 萬苗,自願減產一半,簽下產出 400 萬苗之故。B 家 300 萬,宣稱 1000 萬減產成 400 萬等等。

反正大家都沒有統計與透明數據,你報多少便多少,簽了大家氣氛熱烈,彼此開心。反正別家減產,自家不減,到時死道友不死貧道,不亦樂乎。

中國人實在是聰明過分的民族,聰明到貧道全成了道友,一起手牽手入火涅槃。

九、台灣蘭業的未來與反思

台灣仍有少數業者有堅強的實力,站穩在世界舞台上,只要有固定的信用與客戶市場,有長期穩固的合作關係,比如銷日本與新加坡者,又如銷歐洲之小小花者。日後台灣將是在荷蘭的勢力夾縫下努力求生存,過去的榮景已難再現。

這是一個殘酷現實的時代,要在商業競爭下殺出一條藍海之路,只能強過其他對手,是無比嚴肅的事情。我們當然可以說不是台灣太弱,是荷蘭太強。

荷蘭之所以強,是因為他們實事求是,不是靠氣勢與自我感覺良好。荷蘭之所以強,是因為害怕被淘汰,所以無所不用其極地在進步。荷蘭之所以強,已經是靈魂深處與觀念的差異。

台灣是個島國,荷蘭是個低地國,兩國面積差異不算太大,台灣人口是他們的 1.4 倍左右,荷蘭可以作到,為何我們作不到?本篇文章是我從小參與此產業二十年,所知所見的個人經驗,已提出很多案例,希望可以給讀者們作一個參考。

不管是在產業,是在個人,如果能接受與擁抱自己的不足,認清現實,努力改善求進步,並且踏實與務實地實事求是,我相信日積月累之後,必有可觀。台灣的未來繫在我們這一代身上,如能多一個人努力,多一個人實事求是,多一個人願意居安思危,自我成長與投資,我相信未來台灣必然也能走出自己的一條道路。我誠摯地希望。

(本文經原作者 ga037588(丹楓)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Re: [新聞] 陸蝴蝶蘭出口美國 成台灣競爭對手 〉。)

推薦閱讀

「想學農業,留在台灣只會葬送青春」——台灣水果曾名揚國際,為何農業如今卻失去競爭力?
【小國中的王者】台北無法成為新加坡!柯文哲立新志向:荷蘭才是台北最好的老師 農業技術曾是台灣引以為傲的瑰寶,卻在這些人的操弄下流入對岸的口袋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