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小傳】為什麼他的死讓國際反應這麼激烈?來回顧劉曉波「不合時宜」的一生

諾貝爾獎在官方臉書 po 出空椅子和劉曉波的照片,並譴責「中國政府要為他的早逝負起重大責任。」(圖取自諾貝爾獎臉書 www.facebook.com)

2010 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上個月 26 日驚傳肝癌末期,保外就醫一再拖延,終於獲准之後病情卻持續惡化,昨日晚間官方正式宣告劉曉波過世的消息,享壽 61 歲。

作為第一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人,劉曉波燃盡生命爭取民主,卻讓他成為世界上第一位從 1938 年以來,死在國家監禁之下的和平獎得主。如今,劉曉波再沒有機會登上頒獎台,坐上諾貝爾獎得主的椅子。

在中國用微博搜尋「劉曉波」也沒有任何結果,社會活動家胡佳說:「若在北京街頭詢問 100 個人,有 1 個人知道劉曉波是誰,那就很了不起了。」而從昨天晚上開始,台灣的臉書、新聞、各大媒體都瘋狂被「劉曉波」洗版。

為什麼他的死會引起社會,甚至是世界如此激烈的反應?我們來回顧劉曉波「不合時宜」的一生:

六四之後,數度出入監獄

劉曉波在 1955 年出生於吉林省,在 1984 年大學畢業後留在吉林大學中文系系任教,之後投入文學評論、思想文化批判運動。

五年後,因「八六學潮」被迫辭職的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去世,北京及全國高校學生相繼舉辦悼念活動,之後發展成大規模街頭抗議運動。當時正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作訪問學者的劉曉波也返回,北京參與八九民運,並於同年 6 月 2 日發表「六二絕食宣言」,和中國其他民運人士開始 48 至 72 小時的絕食。

劉曉波一生有三個關鍵點,1989 年學潮即將進入尾聲時回國是第一個關鍵點。

同年年 6 月 4 日清晨,他們和包圍天安門廣場的中共戒嚴部隊談判,說服數以千計的學生安全撤離,避免更大的流血慘案,世稱「天安門廣場四君子」。但事後,劉曉波被中國官方以「幕後策劃六四天安門事件」關押。

從這時開始,劉曉波數度進出監獄,崎嶇的人生路打磨了曾經銳利鋒芒的性格。而他出版的書與其它作品一起遭禁,甚至被迫在中國中央電視台上作證,被要求說出「未見中共軍隊在天安門廣場上殺人。」這樣的違心之論。

之後從 1995 年開始,劉曉波陸續遭監控、監視居住、被勞動教養,從此失去在大陸公開發言的權利,只能透過境外媒體發聲。當然這並未能對學潮產生多大影響,我們無法說「假如沒有劉曉波是否就一定會有其他結果」,但歷史事實是在他的參與下,中國在這一歷史事件中流的血更少,這是無庸置疑的。

起草《零八憲章》,種中國憲政夢

第二次「不合時宜」是 2008 年發起《零八憲章》,憲章裡呼籲言論自由、人權和民主選舉。

延伸閱讀:《零八憲章》全文

憲章裡說了:

覺醒的中國公民已清楚地認識到,自由、平等、人權是人類共同的普世價值;民主、共和、憲政是現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構。因此,倘若「現代化」抽離了這些普世價值,是剝奪人的權利、摧毀人的尊嚴的災難過程。

憲章具體提出中共政府應修改憲法,刪除現行憲法中不符合主權在民原則的條文,為中國民主化奠定法權基礎。明確立法、司法、行政三權分立,以分權制衡構建一個現代政府,中國共產黨應從軍隊中退出,提高軍隊水平。而他也提倡中共應確保人民享有言論自由,制訂《新聞法》和《出版法》,開放報禁,並廢除現行《刑法》中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條款,杜絕以言治罪。

為什麼會說 2008 年提出憲章是不合時宜?對中共當局來說,2008 年是意義非凡的一年,為了藉由奧運營造崛起大國的正面形象,北京幾乎傾全國之力籌備這場具高度政治意義的體育活動,而中國人權狀況則始終是無法迴避的議題,尤其爭取到奧運主辦權後,更加頻繁地被拿來檢視、討論或批評。

根據中央社記者回憶,劉曉波當時便說道:「不能說隨著奧運的到來,雖然在西方關注下,中國人權有什麼更多的改善,但是也不能說中國人權在奧運期間多麼惡化。」 正是因為這樣的言論,劉曉波隨即被中共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 11 年有期徒刑,囚禁在遼寧錦州監獄,一直到前些時間肝癌末期才得以保外就醫。

「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

20 年來劉曉波屢被中共打壓,但在 2010 年入獄前夕,向法庭遞交的陳述文章仍是「我沒有敵人」。這段文字講了「八九民運」後一路以來的心路歷程,劉曉波堅定地說對自己的選擇無悔,冀望未來中國終可成為自由表達的土地,不再有人會因發表不同政治,受政治迫害及因言獲罪。

他於 2008 年發起及參與起草,最終令他身陷囹圄的《零八憲章》,未必人人有機會細讀,但他入獄受審時,向法庭遞交的陳述文章《我沒有敵人》,講述自己拒絕仇恨,堅持以「愛」建設民主中國,及對太太劉霞的愛,卻流傳甚廣,註定與劉曉波一樣,流芳百世。

當中最經典的三段引文,分別表達了劉曉波以超越自己的大我去面對無情打壓,及以愛建設民主中國。另外,也能看見他作為一代抗爭者,對太太劉霞的愛,令人動容卻也為之心酸。

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所有監控過我,捉捕過我、審訊過我的警察,起訴過我的檢察官,判決過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敵人。雖然我無法接受你們的監控、逮捕、起訴和判決,但我尊重你的職業與人格。
2009 年的最後陳述:我沒有敵人 —劉曉波

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
2009 年的最後陳述:我沒有敵人 —劉曉波

你的愛,就是超越高牆、穿透鐵窗的陽光,扶摸我的每寸皮膚,溫暖我的每個細胞,讓我始終保有內心的平和、坦蕩與明亮,讓獄中的每分鐘都充滿意義。而我對你的愛,充滿了負疚和歉意,有時沉重得讓我腳步蹣跚。我是荒野中的頑石,任由狂風暴雨的抽打,冷得讓人不敢觸碰。但我的愛是堅硬的、鋒利的,可以穿透任何阻礙。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2009 年的最後陳述:我沒有敵人 —劉曉波

「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 這是劉曉波對民主一貫的溫柔。

第 3 位獲諾貝爾殊榮在囚人士

諾貝爾獎評選委員會 2010 年 10 月 8 日宣布,將當年和平獎授予劉曉波。劉曉波成為首位居住在大陸境內而獲得諾貝爾獎殊榮的中國公民。

評選委員會當時授予劉曉波和平獎的理由是表彰他「在中國為基本人權持久而非暴力的奮鬥」、「縱然身陷刑罰,劉曉波已經成為方興未艾的中國人權奮鬥的標誌與豐碑。」

獲獎當時劉曉波的居住地是遼寧錦州監獄, 成為繼前南非總統曼德拉、緬甸昂山素姬,成為第 3 位獲諾貝爾殊榮的在囚人士。 然而,這次的獲獎卻讓中國政府拒絕諾貝爾委員會的邀請,更連帶挪威事後也遭到中國報復。劉曉波最終不能參與頒獎典禮,頒獎台空凳一幕,頓成經典。

肝癌使多個器官衰竭,終年 61 歲

近年來,國際社會及輿論雖然曾因劉曉波對大陸當局發出譴責及呼籲,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劉曉波的名字越來越少出現在國際媒體。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 2014 年更曾以 「被遺忘的諾貝爾獎得主」 形容劉曉波的處境。

直到今年 6 月,中共當局證實遭監禁 9 年的劉曉波,因罹患肝癌末期保外就醫。消息引起全球譁然,包含歐洲議會在內,各界組織均極力要求中共立即釋放劉曉波。但中共當局仍視若無睹,甚至反斥其他國家無權對中國大陸內政「指手畫腳」。

這是第三個關鍵點,也就是他人生的最終章。假如他患病早一年,英國還沒有脫歐、美國還沒有選出川普、歐盟依然團結,會不會整個西方會更有意願向中國施壓?

但現實是,脫歐的英國自顧不暇、歐盟則由於英國的退出而實力大損、川普的美國則對人權毫無興趣,而且由於退出 TPP、禁穆令、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等行為已經令自己四面楚歌。此時劉曉波患病,西方的表態不過是走走形式罷了,英國甚至連形式都沒有。

再多呼籲終究挽不回這位和平鬥士。劉曉波終究因病逝世,享壽 61 歲。

但這位用盡生命捍衛、履行理念的諾貝爾獎得主,終究不可能被世人遺忘,他畢生致力推動的精神,將長存在所有支持民主和平、普世價值者的心中。

最後,我們藉著劉曉波對台灣的祝福,以此弔念這位心繫自由民主的鬥士。

「二戰後,現代文明的一條重要原則就 是「住民自決」,它是由個人自由乃天賦人權的價值觀中引申出來的,並得到最權威的國際組織聯合國承認。在此一原則下,任何統一的達成和民族衝突的解決,皆不是取決於強勢一方的武力強制,而是取決於少數民族的自願選擇。

如果統一只能意味著強制和奴役,那就寧可不要這樣的統一。

像臺灣這樣在事實上已經脫離大陸本土 100 年的地區,能否最終回歸大陸,應該完全尊重臺灣民眾的自由選擇。現在的世界已經進入了人權高於主權的時代,臺灣也已經成為世界主流文明中的合格成員,臺灣民眾終於享有了不受任何強權強制的自由。在此情況下,對臺灣民眾如何選擇兩岸關係,臺灣政府不能實施強制,其他政權就更不能!」

2005 年,如果統一就是奴役——劉曉波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中央社 。)

參考資料

劉曉波「我沒有敵人」用愛和善意爭取民主

劉曉波追求民主改革 中國大陸少有人知道

劉曉波停格的採訪 中央社記者憶 2008 年專訪

【劉曉波逝世】獄中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零八憲章》種中國憲政夢

維基百科

觀點:三大因素鑄就劉曉波悲劇人生

推薦閱讀

說個笑話:中國官媒說「炒作劉曉波議題對中國不人道」——那囚禁重症病患就人道嗎?
劉曉波事件的觀察:為什麼我們抵制黑心企業,卻對謀殺人權的「Made in China」沉默?
中國異議作家余杰:想幫劉曉波出傳記,結果卻差點丟了命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