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在台灣一年募一億卻不用在本土議題上?他告訴你綠色和平組織都在做甚麼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綠色和平組織在「中國沒電產能過剩與水資源壓力研究報告」的地圖上將台灣納入中國的版圖,引發網友的反彈,甚至被抨擊一年募資一億台幣卻不願將經費用本土議題上。

然而一個不靠政府及企業捐款的國際環保組織,背後的辛苦是鮮為人知的,作者以自身經驗告訴你綠色和平組織究竟是如何運作,又是如何與中國辦公室溝通、交涉。或許能讓你對這件事情有更深入的了解。

(責任編輯:許晴瑄)

文/Renee Chou

關於綠色和平,有些話不吐不快,也是過去幾年在綠色和平工作的一些心得。以下言論純屬個人意見,絕不代表綠色和平。

相信很多人今天都在罵同一件事情:綠色和平在地圖上把台灣納入中國版圖、一年募款破億卻不做台灣本地議題云云。

身為在綠色和平工作超過五年的前員工,今天是非常難熬的一天,但我相信對於那些直到現在仍在工作崗位奮鬥不懈的綠色和平台灣辦公室同事,這些外界的指責跟控訴聽在他們耳中一定是加倍的難受。

在一個國際組織工作,難免碰到個人價值觀與組織判斷產生矛盾的時候。地圖事件挑起最敏感的主權神經,做為臺灣人的我也不能接受。

我無意為這次地圖的「誤植」辯解什麼,因為已經離開組織的我不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但我相信,這樣的事件受傷最深的恐怕是綠色和平臺灣辦公室工作的朋友。我不能代表他們或是綠色和平發言,但我知道他們從來沒有停止嘗試努力。

類似的地圖在我任職時就看過無數次,當時我們能做的就是不斷溝通,讓其他國家的同事理解為什麼不能把台灣劃入中國地圖,某種程度上,一次又一次的解釋為什麼「台灣並非中國的一部分」已經成為一種內部倡議與另類外交(誤)。

換個角度想,中國辦公室的同事也因為在綠色和平工作,不斷地被台灣同事提醒並且妥協。之前不是沒有這樣的地圖,而是因為次次都在出版前被擋下,才得以避開這樣的危機。

在綠色和平工作的五年,深刻體認環境議題不分國界。而更宏觀的看,中國環境污染關聯巨大,解決全球環境問題卻避開中國,又要怎麼解決?

但是,在中國做非營利組織難,環境倡議更難。綠色和平源自美加,慣於透過行動、輿論、公民力量監督政府與企業,但這些在獨裁極權的中國統統不管用。 在極其有限的政治與言論空間內,將環境工作的影響力最大化,甚至有時冒著自身安危,這些都是我對中國綠色和平同事敬佩不已的原因。

用「誤植」這樣的解釋或許被某些人稱為提油救火,但我想這恐怕是權衡台灣觀感與中國辦公室是否得以持續運作下,兩邊可以做出的最大妥協。

個人價值觀與組織判斷的衝突時常發生,有時因為科學研究不足,有時因為議題敏感,有時因為內部工作資源分配,許多在地運動無法直接聲援。對我或其他在綠色和平工作的朋友來說,以個人名義參與在地運動,在可能範圍內提供組織資源、經驗、網路,是我們最大的慰藉。而這樣的參與也須時時謹記,不得張揚,因為「收割」的帽子總是太輕易就能被扣上。

再談募款,這次一直被放大的「一年破億」的金額,大家可以平心想想,這真的是天文巨款嗎?一個有規模的非營利組織的運作本來就可比擬企業,所需要的花費自然也相當可觀。蹲點兩年的跨國研究要花錢,撰寫報告要花錢,拍攝影片要花錢,辦活動要花錢,經營臉書要花錢,什麼都要花錢。

花錢,不是財大氣粗,而是一種對專業的尊重。許多專業工作者,因為認同 NGO 的理念,願意給予折扣甚至無償合作,那是對方的善心。但 NGO 從來不應該將「低於市場行情」視為理所當然,反而應該要更努力確保所有與 NGO 合作的人都可以得到合理的報酬。

成立超過四十年,綠色和平在歐美等國有足夠的基礎,因此幸運地有餘裕可以堅持不接受政府或企業捐款以維持獨立性,堅持將 NGO 工作 正常化、專業化。

綠色和平希望發給所有專業的工作人員合理的待遇,卻得常常面對「為什麼要聘用全職募款人員?他們不是志工嗎?」這樣的質問。 如果社會對 NGO 工作的想像永遠是「做善事」、「作義工」、「熱情」,卻忽略了 NGO 工作者跟你我一樣都需要合理的待遇,我們的社會又要如何進步?工作固然需要熱情,但熱情真的可以合理化低薪嗎?

募款是一門專業,卻也是綠色和平最常被批評的一環。我不願相信社會偽善至此,好像所有環境工作者都應該領低薪,NGO 組織只能接受大家施捨,不應該有專職募款人員。

綠色和平不完美,就跟我們每個人一樣,會犯錯,會出包。但是,當社會把這些失誤,直接解讀為「只想募款、根本是詐騙」的時候,對默默努力為環境付出的人,太不公平了。

2010 年,綠色和平決定來台設點,並非為了募款,而是為了解決過度捕撈問題。台灣漁船多、捕撈能力強,在各大洋違法犯紀狀況層出不窮,因此台灣政府的角色格外重要。

過度捕撈議題艱澀難懂,關注度低,綠色和平一直想方設法讓民眾願意關心。從鮪魚罐頭、遊說海鮮餐廳、壽司專賣店,到台灣多個港口深入調查漁工議題,才促成了漁業三法的修法以及日後報導者、端傳媒等對過度捕撈的深入報導。

海洋專案只是其中一例,過去五年我們一起上山下海,從污染防治、農藥、到再生能源、到塑膠微粒。如我前述,綠色和平並不完美,也會有研究不夠扎實、數據不夠服人、操作方式不夠細緻一籮筐的問題。一路走來,受到很多先進的批評指教,這些都是綠色和平或我個人得以不斷學習成長的重要養分。

在綠色和平的日子,時時刻刻都會聽到夥伴們彼此提醒:每一分一毫的錢都是募款同事辛苦爭取來的,也是支持者的善心,需要謹慎地運用。

喜歡批評謾罵的人已經夠多了,在這樣的逆境下還堅持努力找出解決方法的人更顯得彌足珍貴。

這篇文章只是想說,在台灣綠色和平的夥伴們,你們辛苦了,真的辛苦了。

(本文經原作者 Renee Chou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推薦閱讀

你身上的衣服明年還會穿嗎?人類為了「趕流行」,每年製造 250 億噸的「垃圾」
台灣需要更多擋人財路的檢警!桃竹苗被濫倒 896 噸強酸,她花 1 年半挖出「環保蟑螂」集團
一位社工系學生的沉痛告白: 社工的本質應該是幫助弱勢,如今我們卻要為「全台最富有的慈善機構」服務
議員到底有什麼資格批評社工像死人?台灣總是把社工當神,待遇當「屎」


【你想站在前線觀察 2018 大選嗎?】

成為引領台灣正向改變的一份子,從成為政治觀察家開始!如果你熱愛政治、對編輯工作有興趣,想理解、參與新政治的形塑,你就是我們想找的夥伴!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email protected]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社群編輯(或實習編輯):(您的名字)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