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空服員的機上見聞:一位被美國驅逐也不被祖國接納的罪犯對於未來的恐懼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本書?】

空服員並不只有一般人眼中和想像的光鮮亮麗,還必須擁有專業,一萬呎的高空上是現實社會的縮影,必須擁有臨機應變的能力和關照社會的胸懷。

面對背景和來歷不同的乘客,空服員們做的不只是服務,更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交流。

(責任編輯:黃家茹)

 

重獲自由的男人

所有乘客還沒登機前,兩位警察在我的面前解開了男人的手銬,接著對他說:「你自由了,但是你再也無法進入美國了。」

警察把他的護照交給我,說:「這是伊藤先生的護照,座艙長,請你保管,到達目的地後,再交給相關地面人員處理。」

警察離開後,我帶領著伊藤先生到他的座位二十A。

「伊藤先生,我會保管你的護照,到東京再交給地面人員處理。有什麼需要請通知我,我是這個航班的座艙長。」我說。

伊藤先生的年紀還不到三十歲,看起來溫文儒雅。他回答我:「嗯,謝謝。」

從上機時就是這樣,他始終沒有太多的表情,帶點恐懼,頭總是低著。

驅逐出境

這班飛機是由洛杉磯前往東京,七七七的機型。不尋常的是,這一趟飛行的乘客名單上有個注意事項:有「DEPU」一名。

所謂的「DEPU」是 Unaccompanied Deportee,指「無人陪同的遭驅逐出境者」。由執法人員把人帶上飛機,並且確定這名「DEPU」的飛機飛離了這個國家。而座艙長的工作是必須保管他的護照,直到抵達目的地,交给相關地面人員。

當天,飛機異常地空,幾乎每個在經濟艙的乘客都可以睡一整排。我巡視機艙的時候,突然聽到伊藤先生在低聲啜泣著,在寂靜的機艙裡更顯得突兀。我立即前往查看。

「伊藤先生,你沒事吧?」我問。

他試著要擦去淚水,同時哽咽著說:「我……我……我好怕啊!」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眼前這個大男孩憂慮地說出「我好怕」?

我請伊藤先生到廚房,以免因為我們的說話聲而吵到其他乘客休息。

我倒了一杯熱茶給他,希望可以多少舒緩他的情緒。

不算大的廚房內,沉默彌漫著。我的說話聲劃破了寂靜。

「伊藤先生,感覺好一點了嗎?有什麼事讓你害怕?如果你想告訴我的話,我會很樂意聽你說。」

「先生,你是這三年來第一個關心我,和我說這麼多話的人。」

伊藤先生也開口說話了。

「我做了不好的事,在美國三年,受到了該有的處罰。那些日子的生活非常寂寞、痛苦,我真的好好反省過,也明白自己犯了大錯,我真的想好好重新做人。但我難過的是,我的家人似乎放棄了我,所以從來沒有去探視過我。而這個社會,又會怎樣看待我這被貼上了標籤的人?到了日本,我可能還要接受另一次處罰。我是一個沒有未來的人,如果還有明天,我一定不會讓自己去犯那樣的大錯,但是……我怕,我真的好怕!

他全身透出的恐懼也傳達給了我。這樣的事真的是令人難以想像的痛苦啊!

我給了他一個擁抱,並且告訴他:「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而你知過能改,是最不容易的。 你要去面對這一切!如果連你自己都無法面對,那要別人如何接受你?自己犯了錯,要靠你自己加油撐過去。 而你的努力,最後一定會讓你的家人、讓社會都看見,重新接受你。」

在那個瞬間,溫暖的擁抱是最溫情有力的肢體語言,我想讓伊藤先生覺得自己不再孤單,讓他感受到人生還是美好的。

「明天」,並不遠

到了東京,執法人員協同地勤人員已經在空橋處等待著。在所有乘客都下機後,地勤人員要我把伊藤先生連同護照,交給執法人員處理。

離去的那瞬間,他回頭對我點頭示意,彷彿在告訴我──他了解了,他會好好去面對這一切。

我相信,他會努力去創造他的「明天」。

 推薦閱讀:

誰說客人永遠都是對的?一萬公尺的高空上,空服員正在和奧客的鹹豬手
【變胖是會墜機逆】空服員體重增加將被勒令停飛,只要辣妹不要專業?
80 位空姐貼身觀察,告訴你搭頭等艙的有錢人都在幹嘛?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空中老爺的日常》,由 寶瓶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 訂標題。首圖來源:wikipedia。)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