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客人永遠都是對的?一萬公尺的高空上,空服員正在和奧客的鹹豬手搏鬥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本書】

在空服員光鮮亮麗的外表底下,更不容忽視的,是密集的受訓期、安檢及技術操作、機上實習等專業養成,其中也潛藏了每個人工作時都有可能遇到的辛酸──被自以為有錢就是大爺的客戶頤指氣使、肢體騷擾。

本書作者是擔任空服員 20 餘年的空中老爺,他在離地一萬公尺的高空上,細心觀察在狹小的機艙裡所發生的故事。而在這些光怪陸離的故事中最可貴的,就是人與人之間願意互相同理的那顆心。

(責任編輯:余如婕)

(圖片來源:fotor.com)

「阿揪洗」和「阿均嬤」的偷襲

早期在飛韓國的時候,總是會碰到所謂的「阿揪洗」(韓國大叔)、「阿均嬤」(韓國大嬸),在飛機上,他們直接用手拍打空服員的腰部或臀部或戳身體,只因為他們需要服務。走在走道上,空服員有時必須手持著送茶水的盤子,想辦法一下子擋前面、一下子擋著後面的重要部位,以防止乘客「過度的」肢體接觸。

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是可以有適度的「肢體接觸」,但是這種過度的接觸,是讓人感覺很不舒服的,而且會覺得不被尊重,反而是一種「肢體騷擾」。

所以,有位韓籍的老前輩教了我們這句話,幫助我們躲過乘客的「肢體騷擾」:

「Manjiji Maseyo(不要觸摸我的身體),服務鈴不在我身上喔!」

肢體騷擾被公司漠視

和同期進公司的同事「櫻花」聊起這件事,她回憶起過去還是個菜鳥空服員時,曾在日籍航空公司飛行,有一次,飛日本國內線航班從東京往鳥取,她高舉著雙手正準備把上方的行李艙櫃關起來時,有一位男性乘客站了起來,竟然就公然把雙手貼在她的胸部上,對她說:「歐嗨喲。」(早安。)

對於這突來的肢體接觸,櫻花驚嚇到不知該如何反應,然而是在日籍公司,自己又是新人,無法對座艙長申訴她的「不舒服」。因為前輩教她:對於這種機艙的肢體騷擾,要學會「忽視」,畢竟公司不會因為一個不守規矩的乘客去動用法律,上訴提告;而且整個事件的受害者只有「你」一個人,而「你」僅是公司的一個最基層員工罷了。

秋子驚魂記

在我們公司的航班上也發生過這類狀況。

某一次,我飛行一個舊金山到東京的航班,七四七的班機,但乘客不多。身為當班的副座艙長,我負責經濟艙的大小事宜。

起飛後不久,日本籍的空服員秋子向我反映,四十一H的先生似乎手很不規矩。她經過他的座位時,他會閉上眼睛,接著突然伸手去摸她的臀部,還很淫穢地在她背後說:「Very nice.」(很棒。)

這種過度的肢體接觸令秋子感到非常不舒服。的確,沒有人喜歡遇到這種事。

我查了乘客名單,四十一H是美國籍的狄克森先生,三十多歲的商務人士。

基於保護我的空服員,我答應秋子,一定會阻止這樣的狀況再發生,不讓她再受到侵犯。我要秋子回去她的工作崗位,而我會在她的身旁保護她。

進行飲料車服務的時候,我便跟隨在秋子身後,當她快經過狄克森先生的座位時,我注意到,狄克森先生像是很享受似地閉上了眼睛,但是,就在他伸出魔手的同時,我把秋子往前推了一下──他的魔手不偏不倚地正中「我的」臀部。

他還以為我是秋子,在我的背後說:「Very nice.」

沒想到卻聽見了「我的」回答:「Thank you.」

睜開眼睛一看是我,狄克森先生先是大吃一驚,接著覺得很丟臉。

我則張大了雙眼,以很「萌」的眼神望著他,他大概驚嚇到雞皮疙瘩掉滿地了。

於是,我什麼斥責的話都不用多說,因為這一切行動已經讓他知道,他對秋子的肢體騷擾引起了我的重視,所以接下來的航程他非常規矩。

同時,為了讓秋子可以安心工作,我把她調換到另一個服務區,而由我自己來服務狄克森先生這邊的區域。

小鮮肉的眼淚

這種肢體騷擾只會發生在女性空服員身上嗎?那可不一定啊!

當我還是小鮮肉的時候,有一回進行降落前的機艙檢查時,來到了三位美國大媽的座位。我說:「女士們,飛機要降落了,你們的行李要放置在前方座位下喔!」

三位美國大媽回應說:「可是我們年紀太大了,無法彎腰,沒有辦法放。小帥哥,可以麻煩你嗎?」

由於降落在即,我只好彎腰,試著把她們的行李推到前方座位下方,說時遲那時快,其中一位大媽竟然摸了我的「重要部位」,然後大笑著說:「哈哈,不錯耶!」隨即聽見三位大媽狂笑。

當時年紀小,遇到這種過度的肢體接觸也不知該怎樣反應,只好跟著傻笑,化解尷尬。

雖然我是男性,但是,我也不喜歡這種「肢體騷擾」啊!也因為是看似安全的男性,所以常常是欲哭無淚啊!

該說,就一定要說

有的乘客認為自己買了機票,好像就能為所欲為,可是這項付費並不包括可以隨意觸摸空服員。

不論男性或女性空服人員,在機上遇到過度「肢體騷擾」時,一定要大膽講出來,捍衛自己的身體,在第一時間對進行騷擾的旅客提出警告,並制止他的行為,那麼事情可以到此結束;狀況嚴重的話,甚至應該向機長報告,並要求機長在到達目的地之前向當地的航警報案,請他們協助處理。

親愛的乘客,「Manjiji Maseyo」,服務鈴不在我們空服員身上喔!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空中老爺的日常》,由 寶瓶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Fotor,CC Licensed)

推薦閱讀

這是我們的真實經歷:會性騷擾的爛人就是爛人,和受害者沒有拒絕、穿什麼無關
華航說一套做一套?400 名空服員再上街頭抗議違約
【變胖是會墜機逆】空服員體重增加將被勒令停飛,只要辣妹不要專業?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