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最愛的食物「味道像大象糞便耶」!解密蔣介石與宋美齡最為人不知的餐桌日常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民國太太的廚房:一窺張愛玲、胡適、朱自清等文化大師的私房菜》,由 圓神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 訂標題。圖片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為什麼我們要推薦這本書】

我們一提到蔣介石,無非是解密他的洗腦攻略,或是控訴他的荒謬暴政。而今,我們來談些不一樣的題材── 美食。

「明明是吃了大便的感覺」,這是一位朋友吃到蔣介石最愛的食物,所發出的怨言。政治是一門藝術,吃也是門藝術。看似不搭嘎的兩者,在蔣介石與宋美齡身上,我們可以在這篇文章好好玩味一番。

而他最愛吃、味道卻像大象糞便的食物,究竟是什麼呢?(責任編輯:鄭伊真)

蔣介石愛吃水果,卻對木瓜完全不感興趣,甚至有些討厭木瓜的味道。圖片來源:Pixabay

文/ 李舒

舊時上海的女子,雖然在人前一派大家閨秀風範,私下裡,哪一個不愛吃吃鴨胗肝,啃啃雞腳爪,和女朋友說說親密的閒話? 宋美齡在美故居出售了,開價一千一百八十萬美元,引來無數華人買家熱搶。宋美齡泉下有知,不知會作何感想。

我想,應該不會再像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那樣大驚失色了吧。那時,曾從大陸傳來消息,包括宋美齡的「美廬」在內的廬山名人別墅即將開售,廣告語也石破天驚:「蔣介石失去的,毛澤東擁有的,你都可以買到!」宋美齡嚇得趕緊給臺灣方面打電話,希望予以干預,讓「美廬」免於出售(後來得到證實,「美廬」不在那批廬山別墅出售之列)。

因為宋美齡的特殊身分,人們總是對她的生活充滿好奇,她住過的房子,穿過的旗袍,我在臺北士林官邸參觀時,經過宋美齡那充滿少女心的粉紅色浴室,身後幾位大陸來的阿姨全盯著導遊問:「她是在這裡灌腸嗎?」

還有一個更廣泛流傳的宋美齡生活逸聞:這位第一夫人最喜歡用牛奶洗澡。這個「黑歷史」的始作俑者已經不可考,據說,早在一九三○年,蔣介石的政敵閻錫山就曾經讓宣傳員向群眾演講,說「宋美齡用鮮牛奶加香料洗澡」。這種香豔的詆毀方法雖然沒有影響蔣委員長的光輝形象,卻不可思議的流傳了下去。

一九四五年,連蘇聯大使館相關人員齊赫文斯基都有所耳聞:「⋯⋯有蔣介石的一棟別墅,時而從那裡傳來像母牛叫的聲音。我們試圖從我們的中國看門人那裡知道,在大元帥府裡母牛能幹什麼,看門人很祕密的告訴我們說,蔣夫人很注意保養自己的皮膚,習慣早晨按時用牛奶洗澡。」

一九五○年代,《侍衛官雜記》在香港出版,這本書後來在八○代風靡大陸。書中更加唯妙唯肖的記錄了宋美齡用牛奶洗澡的細節:「我們剛剛走到隔壁就遇見了王媽,她手中提著一大鉛桶的鮮牛奶。『誰喝這麼多牛奶?』我問。『洗澡用的。誰有這麼大的肚子?』

王媽笑著說。『用牛奶洗澡,誰呀?』我十分驚奇的問。『還有誰,當然是夫人。』王媽對於我的無知非常詫異。『多少年來都是如此,難道你一直不知道?』」

這當然都是無稽之談,《侍衛官雜記》已經被證實是香港《大公報》編輯周榆瑞的偽作,真正的宋美齡侍衛官孫宗憲回憶:「宋的生活也並不特殊,當年上海小報載她用牛奶洗澡,我們無人知道其事。」

蔣介石侍從醫官吳麟孫的回憶是:「抗戰前上海小報說她用牛奶洗澡,這是齊東野人之語。」孫、吳兩位一九四九年後都在大陸生活,並沒有必要為宋美齡美言。

「用牛奶洗澡」的傳聞,實在像極了魯迅筆下做農活的農婦的想像:「皇后娘娘真不知道多麼快活。這時還不是在床上睡午覺,醒過來的時候,就叫道:太監,拿個柿餅來!」

身為一個美食愛好者,我頗關心第一夫人的餐桌。多年來,宋美齡的飲食傳說也散落各地,從南京到上海,從臺灣到紐約。

比如在南京,大家總喜歡介紹我喝一種用山藥和糯米做的稀飯:「你研究民國啊,怎麼不知道這碗『美齡粥』?」在臺北圓山飯店採訪,才知道宋美齡的飲食其實非常西式。

以早餐為例,宋美齡最常吃的,不過是兩片吐司,配菜是西芹沙拉。這是宋美齡從少女時代就養成的習慣,為了保持身材。據說,宋美齡幾乎每天都會用磅秤稱體重,只要數位略微增加,她的菜單馬上更改,只吃沙拉;如果體重恢復標準,她也會和我們一樣,吃一塊牛排或者蛋糕犒賞自己。

 

我們還想不到,宋美齡非常愛吃鳳爪和雞翅這類食物。有人猜測是為了減肥,我卻覺得,這是宋美齡在上海生活過的印跡。

舊時上海的女子,雖然在人前一派大家閨秀風範,私下裡,哪一個不愛吃吃鴨胗肝,啃啃雞腳爪,和女朋友說說親密的閒話?一百年前的宋美齡,就和你我一樣吧。

在飲食上很克制的宋美齡,也經常對丈夫蔣介石的飲食「指點江山」,比如蔣介石早餐中的「標準配備」木瓜,就是宋美齡的發明。

蔣介石愛吃水果,卻對木瓜完全不感興趣,甚至有些討厭木瓜的味道。但宋美齡堅持,因為這對胃好。雖然這對夫婦以恩愛聞名,可他們作為西化的妻子和傳統的丈夫,真的吃不到一塊兒去。

在和宋美齡結合之前,蔣介石愛吃寧波口味的小菜,他的原配夫人毛福梅經常醃製家鄉鹹菜雪裡蕻。雪裡蕻配稀飯,是蔣介石最喜愛的早餐之一。

這在宋美齡看來絕對不可思議,含鹽量那麼高的鹹菜毫無營養可言,怎麼可以常吃?雪裡蕻燒黃魚這樣的江浙美味也並不入宋美齡的法眼。

在蔣介石和宋美齡結婚之後,毛福梅仍舊每年派人送很多奉化風物到南京。除了雪裡蕻,還有一缸臭冬瓜和醃莧菜梗。這是地道浙人才能享受的味道。

周作人在北京收到此物,覺得「有一種舊雨之感」,但我一位品嚐過莧菜梗的北京朋友說:「明明是吃了大象糞便的感覺。」

送食物到南京官邸的,除了毛福梅,還有姚治誠。據說,姚夫人的拿手菜是「禿黃油」。「禿」,在吳語中是「獨有」的意思。

所謂禿黃油,並不是宋美齡愛吃的抹麵包的 Cream,而是將蟹黃、蟹膏剔出後用豬油滑炒熬製而成。這是道考驗工夫的菜,不過,姚夫人作為下堂妾,最不缺的便是時間吧。

蔣介石的四位夫人中,只有陳潔如沒有上述的「溫情脈脈」。在娶宋美齡之前,蔣介石對陳的感情最深,據說要迎娶宋美齡之前,蔣介石曾請求陳潔如暫時離開中國五年,待北伐成功,奠定中國之後立刻接她回來。

為使她同意,蔣介石還當著她的面在佛前立誓:「我發誓,自今後五年起,必恢復與潔如的婚姻關係,如若違反,祈求我佛將我擊斃,將我的南京政府打得粉碎。如果我不對她履行我的責任,祈求我佛推翻我的政府,將我放逐於中國之外,永不回來。」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民國太太的廚房:一窺張愛玲、胡適、朱自清等文化大師的私房菜》,由 圓神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 訂標題。圖片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