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點菜終止歧視】如果我們會為了被叫「台巴子」而憤怒,能不能別再叫福山萵苣「大陸妹」?

【為什麼關注這個議題】

有些人認為,女性主義總愛針對特定的詞彙挑剔,就像一樣玩文字遊戲根本神經過敏小題大作。可是,當某些詞彙其實暗藏著惡意,在每一次使用中都鬼使神差地讓某些族群更弱勢,我們是否還要繼續使用這樣充滿惡意的詞彙呢?

例如說,福山萵苣被臺灣人叫作「大陸妹」,帶其實就是寓意著「這個菜就像走私來台的中國女子一樣細皮嫩肉」。如果外國人普遍都叫一種菜為「台灣妹」,不管有無所謂歧視惡意,我們都會覺得有點羞辱而不舒服不是嗎?

(責任編輯:林芮緹)

本圖經原作者 曾品璇 授權轉載

文/ 李明璁教授(國立臺灣大學社會學系)
圖/ 曾品璇(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與人文教育研究所)

多年來我教社會學導論課,討論到命名(naming)、符號化的社會權力運作與污名效果,都會舉「阿茲海默症被稱為老年痴呆症」、或「福山萵苣被叫作大陸妹」為例子,提醒學生反思日常用語習焉不察的問題。相對於近來媒體大眾已逐漸使用「失智」取代「痴呆」,「大陸妹」還是被習以為常地慣用在生活中。

你可以想像如果美國人或日本人普遍都吃、叫一種菜為「台灣妹」,不管有無所謂歧視惡意,我們都會覺得有點羞辱而不舒服不是嗎?

即使有人考據,一個命名的詞源,可能是很多元歧異的組合,或許是隨口、戲稱甚至誤用的結果,所以 不能苛責開始使用這個語𢑥的人就是意圖歧視他者,但當一個符碼接合上既存語境裡任一明顯輕蔑的負面意指,符碼就絕對不再中性無辜。

也就是說,就算「大陸妹」真是「中國大陸來的妹ㄚ菜」之簡稱(看似沒什麼問題),但「大陸妹」這個符碼及其污名意涵,已經是預先存在於這樣菜名的簡稱發明,以致於如此(而非其他)命名的邏輯與過程,根本不可能是真空單純如維基百科的語意考據而已。

當然,我們完全不需要責難持續慣用的人,因為問題不是人們用此語彙有無歧視意圖,而是性別與族群權力不對等關係的無意識複製。我們要反省改變的是後者。

上週音樂社會學課後,有幾位來自北藝大藝術與人文教育研究所的旁聽同學來找我,說他們正在推廣「大陸妹」更名運動。我對於這種見微知著的反思實踐絕對大力支持!

以下摘錄曾品璇同學的行動說明,以及精美的圖檔設計,敬請轉載推廣:

本圖經原作者 曾品璇 授權轉載
本圖經原作者 曾品璇 授權轉載
本圖經原作者 曾品璇 授權轉載
本圖經原作者 曾品璇 授權轉載

『福山萵苣≠大陸妹。用點菜終止歧視!』

「1980 年代開始,「大陸妹」字詞在大眾媒體出現,多泛指娼妓、走私來台的中國女子,報章驚悚的標題搭配「犯法」的影像,強烈貶義。隨著臺灣加入 WTO 後,此菜在台灣與日俱增;

那時市場對此種萵苣陌生,為了辨認特徵,它相較台灣萵苣來說,較為滑嫩可口,隱隱與過往新聞中「大陸妹」的影像、文章相符,隨著台語發音,名正言順地逐漸成為一種通俗的菜名;

然而,「大陸妹」卻在歷史中染著國族和性別色彩。如今,多數人只知道「大陸妹」卻不知道此種菜的真正名稱:「福山萵苣」。

無處不性別,每一口呼吸都是性別,期待更多人捲袖而起,起身而行。」

#據說頂好超市已經正名福山萵苣
#全聯則稱之大陸 A 菜
#從社群網路擴散鼓吹開始改變

(本文經原作者 李明璁教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推薦閱讀

台灣的歧視能力享譽國際!一位柬埔寨人告白:「台灣很棒,但對我們很不友善」
旅居歐美最大的敵人不是歧視,而是自己人「弱弱相殘」:我在美國看見的華人劣根性 從海倫清桃說謊看台灣人心態:批評別人很容易,但承認自己心底的歧視很困難


【Buzz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實習編輯】

► 如果你的臉書關注的全是政治公共議題
► 喜歡思考,找到別人沒發現的觀點、盲點,而且敢寫敢批判
► 很好奇什麼是「新媒體」,喜歡編輯/策展工作
► 喜歡挑戰、討厭一成不變,是個希望找到發揮舞台的冒險家
►   細心、主動、獨立思考、追求事半功倍、有問題不怕舉手

快加入我們!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 詳細職缺訊息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