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分析中國無法脫貧原因:官僚的腐敗,讓 90% 該拿到補助的窮人繼續貧窮

【我們為什麼編譯這篇文章】

中國 1978 年改革開放後,經濟一路扶搖直升,速度快到像在搭噴射機。然而財富快速累積的背後卻隱藏貧富嚴重不均的問題。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中國貧富差距全球第三嚴重,最富有的 1%家庭擁有全國三分之一的財富,最貧窮的 25 %家庭只擁有全國 1 %的財富。在這樣的狀況下,習近平立下了 2020 年之前要讓所有公民脫離貧窮線的目標。

但他做得到嗎?來看看外媒對中國如何脫貧的分析。(責任編輯:黃靖軒)

當中國一線城市的軟硬體設備不斷往上衝刺,北京、上海、深圳等居民的生活與收入,常常被拿來與相對無生氣的台灣現況比較。但在風光亮麗的城市風景之外,中國仍然有很大一片的人口其實是噤聲的,他們消失在鎂光燈下,也是中國政府在未來發展道路上,最需關切的一群人,那就是廣大的貧窮人口。

在消除貧窮人口這件事上,中國政府其實已經做了很多的努力。在 1980 至 2016 年間,中國把低於年收 2300 人民幣的農村人口,從 7.75 億降低到 4300 萬。 而現在,中國政府的目標是在 2020 年時,沒有一個生活在中國的公民,年收會在 2300 人民幣,官方所定義的貧窮線下。

消除貧窮是不可不直視的問題

習近平在兩年前說道「消除貧窮是建立小康社會的基本任務」。這件事情對於共產黨而言意義非凡。一位共產黨黨員表明,如果共產黨沒有辦法解決貧富不均,共產黨政權的合法性將會受到質疑;畢竟,共產黨的權力,當初是從農村發展而起。

中國雖然憑藉著其高度的經濟成長獲得巨大的成功,但這些繁榮帶來的就業機會都是給身心健康的人們。許許多多窮人們,因為身體或心理狀況不佳,無法工作。根據中國政府的數據,43%的窮人是因為其健康狀況,導致貧困 ,這也使得中國最後一段全民脫貧的路,十分艱鉅與複雜。

截至 2014 年,中國政府已掌握低於貧窮線以下的個人或是家庭

田雙是一位住在中國西北寧夏省的貧脊山野裡放羊的牧人,他後來到了同為寧夏省的閔寧鎮,與其他 409 個人接受政府的補助。政府給田雙一份種蘑菇和觀賞性植物的工作,他的姓名、地址、以及高於貧窮線 6 倍的年薪 (20000 人民幣) 都被寫在溫室大門旁邊的公告欄上。

截至 2014 年,中國政府已經累積了一份「貧困家庭登記冊」,紀錄了低於貧窮線以下的個人或是家庭。菲律賓及墨西哥政府也有類似的計畫,能夠準確掌控每個窮人家的經濟狀況,給予適當的支持。

脫貧挑戰:官僚腐敗讓許多該拿到補助的窮人領不到錢

除此之外,中國還有一項政策叫做「低保」。低保給予那些貧窮的個人或是家庭金錢上的補助,但是許多符合資格的人們因為腐敗與官僚,並沒有拿到錢,實際成效值得質疑。世界銀行在 2007 至 2009 年間曾經進行過調查,結果指出, 那些拿到低保的人們當中,只有 10%符合低保的資格;換而言之,90%拿到低保補助的人們,根本就不符合低保的資格。

但是現況正在改變,如同田雙在閔寧的狀況,越來越多人得到職業訓練,而且近幾年,政府抓貪腐也抓的兇。北京大學學者蒐集了五省的資料,發現在農村地區,拿到低保的人當中有 1/3 是低於貧窮線,雖然還是不怎麼令人滿意的數字,但總比 10%好。廣東省甚至有一半的比率了。

政府管理部門分離,但資金分配仍然根本不夠

政府管理低保與管理貧窮家庭登記的部門,分開了,使得兩者個資料無法結合,進行更有效的運用。

然而,雖然低保的資金來源是來自中央政府,但是實際上的資金統籌分配卻是各地政府自理。也就是說,地方級政府能夠自己設定領低保的門檻,領多少和福利等等。也因此,許多地方的門檻甚至比官方預設的貧窮線低上許多,或是領到的錢根本非常少不足以維持最低生活。中國政府花在低保上面的錢,至 2013 年達到高峰,此後因為財政越來越緊慢慢下降。

總計中國政府在低保上面的花費只有 0.2% GDP,在類似的政策上,印尼政府還花了 0.5% GDP。

要脫貧,農村建設才是關鍵

來自新加坡管理大學政治學教授 John Donaldson,認為農村建設是使中國向脫貧計畫邁出成功一步的關鍵。他十分認同胡錦濤把教育愈健康醫療引入偏鄉,這些政府的措施,能夠讓人們更願意留在農村,而不是無止盡的向大城市流動;同時,把農村建設好,也能讓擠到爆的城市人口舒緩。

給你魚吃不如教你怎麼釣魚:心理動機更重要

同樣來自學者的觀點:西南大學的教授 Wang Junhui,則提供了另一個有趣的現象引人思考。 他觀察到有的家庭因為領低收補助,反而很害怕「賺太多」超越那條貧困線,因為一旦超越一些就無法得到補助。

而這些貧困人家的成員,往往是因為缺乏市場所需要的勞動力,導致他們無法找到穩定或是高薪的工作。因此,要幫助這些人擺脫貧困的生活,可以鼓勵這些人們增長工時,累積更多的薪水,以及學習新的、市場所需的技能。

他們在四川省的樂山市做了一個實驗,獎勵那些最努力工作、工時最長的貧困家庭。這個實驗計畫從 2014 年七月,28 個家庭參加,擴展到了 2015 年 11 月,一共 118 個家庭。結果顯示,實驗組的家庭成員,比控制組的人們,更願意去接一些彈性的兼差工作,像是擺攤或是拉黃包車。

除此之外,在馬邊彝族自治縣 (超過一半的居民都是中國少數民族之一的彝族)。 他們不只獎勵考最高分的學生,也給那些進步最多和功課做的最好的金錢上的獎勵。 被獎勵的學生不只進步的更快,這個獎勵計畫更讓父母關注小孩的學業,增進師生與家長的溝通。

習近平的目標是在 2020 年達成,沒有一個生活在中國的公民是貧窮的。雖然很艱辛,也很複雜,關係到的人數龐大,但中共確實將之視為一個極需解決的問題,也著實地在一步步地走起。

(本文提供合作對象轉載。首圖來源:Taro Taylor CC licensed)

資料來源:

  1. China’s new approach to beating poverty
  2. Rural development is key to lifting China’s poor out of poverty, says scholar
  3. Why Welfare Is Still Better Than Work for Some of China’s Poor

推薦閱讀:

台灣沒競爭力,只能去中國賺錢?她戳破媒體從來不提的「經濟事實」
【中國 94 狂】3 分鐘搞懂「一帶一路」如何讓中國邁向世界第一強權
別再嘲笑中國霧霾!中國排放最多碳,但同時也是「潔淨能源」進步最快的國家
一瓶陳釀賣破百萬台幣!為何中國茅台能打敗約翰走路,成為全世界市值最高的酒?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