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配踐踏媒體尊嚴?黃郁棋:讓業配變得有罪是因為你加入了欺騙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最近一篇 〈 中國時報 請停止踐踏媒體尊嚴 〉 在網路上爆紅,讓許多人又重新開始討論媒體的「業配文」議題。許多人質疑「業配文是否踐踏了媒體尊嚴」,但媒體人 黃郁棋 認為,從寫搞笑食記爆紅的 皮卡忠 到每週打廣告卻還是受熱愛的狂新聞,所謂的業配或許並沒有那麼糟糕,而是有沒有 Guts 篩選廠商、有沒有能力寫出一篇讀者也覺得實用的文章。

(責任編輯:林芮緹)

寫業配文,錯了嗎?圖:HAMZA BUTT/CC License)

文/ 黃郁棋

最近這兩天,因為一篇中時記者寫的文章「中國時報 請停止踐踏媒體尊嚴」在網路上爆紅,媒體的「業配文」議題又重新被搬上了檯面。事實上,中國時報的媒體尊嚴這個問題,我並沒有太大興趣;但是對於「業配文是否踐踏媒體尊嚴 」這件事,卻有著不太一樣的看法。

沒錯,從我出社會進媒體業這六年來,我一直都是業配的無恥支持者。認識我很久的人應該知道,我曾經說過:

「業配應該給最優秀的人才來寫,最好的廣告模式,就是讓你明明知道它是廣告,依舊喜歡。」

業配沒有不好,讓業配變得不好,是因為你誤解了業配,以及讓差勁的人來寫。

説業配文傷害媒體道德?不,這不是業配的問題,是記者的問題。一個記者如果心中沒有一把道德的尺,無論他今天寫的是不是業配,都一樣是那副德行。

換個角度看:如果業配可以很正面,具有教育意義,讓讀者喜歡並且學習,難道廠商會不滿意嗎?如果廠商是爛泥扶不上牆,你不能拒接嗎?

連部落客都做得到把關,你為什麼不行?

回到「記者被要求寫業配、拉置入」這件事。其實我剛進媒體圈子的時候,確實一度很訝異,為什麼生態是這個樣子的?但是隨著身邊越來越多創業家同學朋友,以及自己試著獨立經營部落格、賺 Google Adsense 廣告費,我才深刻的瞭解到,媒體要生存,是多麼的不容易。

如果可以,我相信沒有一家媒體會要求記者「寫置入、拉業配」。在媒體逐漸被商業目的侵蝕的過程當中,可想而知,肯定是經歷過很長一段陣痛期的,甚至到了今天,陣痛依舊在持續。

然而,儘管端著「媒體道德」、「媒體尊嚴」這八個正氣凜然的大字,依舊不能成為「無視自家正在虧損」這個殘酷事實的理由。該怎麼活下去,無論如何都是必須討論的,以及身體力行的。

與其一味的反對業配、責怪要你拉廣告置入的公司,我認為今天的記者應該要試著轉念:

「如何將業配寫得讓人喜歡、讓人愛,兼具可看性與實用性,可以的話,能夠給社會帶來正面價值才是問題關鍵。」

業配是無罪的。讓它變得有罪,是因為你加入了欺騙、虛偽甚至違背自己的道德良心,就因為你沒有足夠的才華,寫出「三贏」等級的業配! 看看皮卡忠,看看狂新聞,為什麼就是能夠做到「讓讀者連業配都期待」的水準?

媒體公司有沒有責任?當然也有,因為你要求記者去做超出他能力範圍所及的事。 媒體應該要花高薪去挖角,有辦法妙筆生花、將苦澀的商業消息寫得人人都愛看的高手,讓你家的業配越來越受歡迎、越來越值錢,而不是只讓三流的寫手來做這個大家都不想碰的「骯髒事」。

說穿了,關鍵還是在人。業配就像菜刀,要做出大家皆大歡喜的料理(好吃又有錢賺),還是拿來砍人再把人丟到新店溪,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本文經原作者 黃郁棋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網路與媒體|業配沒有不好,讓業配變得不好,是因為你誤解了業配 〉。)

推薦閱讀:

誰偷吃了你的乳酪?這條從老蔣時代到今天不變的惡法,暗地剝削你我的勞動成果
「亞洲大學排行」台灣 5 年來首次跌出前 20 名!外媒:台灣高教不思進取令人失望
【國際認證奴工島】OECD 報告:台灣勞工假天數倒數第二,老闆還想出走到哪?
【演講全文】柯 P 赴世界城市高峰會:台北市民投給我不是因為我很好,而是他們感到絕望


問卷抽獎活動推薦:謝謝您閱讀、分享 BuzzOrange 的文章,BO 姐妹站 TechOrange 正在舉辦 問卷抽獎活動

花 5 分鐘完成問卷,就有機會獲得《TechOrange》Connect 新科技.新經濟國際論壇入場票乙張 >> 問卷連結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