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滿足被大家看見的榮耀,你真的能體會嗎?」社會的輕忽如何製造下一個鄭捷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一件事情做的好被虧說運氣好,失敗就是你不夠努力,活該。」
「我被罷凌,老師和家長到學校卻是指責我還要我道歉。」
「殺人滿足被大家看見的榮耀,你真的能體會嗎?」

我們可能都成為無意識間推人一把,讓人走向自殺或隨機殺人的道路,甚至我們也用同樣的方式無形中將自己逼向絕路,而走在這條鋼索上。我們或許都忽視了語言能如何傷人、忽視心理壓理能如何壓垮一個人,因為從沒有人教育我們要關切這些,只要想著努力工作念書就好——或許看完這篇文章,你我都能給自己機會重新思考這些問題。

(責任編輯:林芮緹)

pixabay

文/ 石展丞

慢慢的把一個人殺死,比起隨機殺人其實等同可怕,那是漸漸失去靈魂的凌遲。

我背著過去犯的錯,只想跟著所有人,一起找出怎麼樣讓社會更安全的根本辦法。這幾天隨機殺人犯的事件爭論下來,其實讓我情緒波動蠻強烈,認識我的人應該曉得,畢竟我本人面對「生死」這種事情已經有著太深的體悟,而至今太多人在討論死刑與廢死,但仔細想想,我們到了可以決定死刑與廢死的知識水平了嗎?而在決定之前我們的任何一個動作都有機會是錯誤你們可曾想過?

所以今天,我暫且不想討論反廢死與廢死,因為死刑還存在台灣,接著各位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以下我的自白,你們一定會知道為什麼我會這樣說我們的水平其實都還不到可以決定這件事,犯過許多錯的我想用另外一個角度來讓大家看清楚這一切,一點點都好,畢竟我不是心理學或社工專業,無法拿專業來說服大家,只希望提供一些故事和經驗讓大家參考,開始讓這個社會找出怎麼樣讓彼此更安穩的那個方向,而不是看見更多的蔡正元偏激言論出現在各大新聞版面激化對立。

畢竟光是簡單說兩則故事就寫上了四千字的心得,何況是追根究柢,雖然文章結構和邏輯真的沒有很好,但仍然希望有多一點人能把這篇文章看完,對我來說解剖自己的情緒其實是把過去自己的陰暗面公開,跟把自己的裸照公布給大家看是一樣的需要無比巨大的勇氣,這真的有點困難,但我希望因為我的勇氣,能喚醒更多人的同理心,並出手幫忙這個社會。

「殺人滿足被大家看見的榮耀,你真的能體會嗎?」——社會的傾斜如何製造下一個鄭捷

為什麼是我來說,在前幾天,大家為了死刑與廢死問題爭論不休時, 我在我的臉書上被我的好朋友賞了一個耳光,他只是淡淡的留著「其實,我能理解鄭捷,你當然不會,大概之後也不會。」

心頭猛然一震,沒想到我這位好朋友,是曾經在我生命中可能遇到差點要把我隨機殺死的人(當然現在仍然是好朋友而且跟我講了這段故事,我很愛他),然後我一直到他在後續的留言表明心理狀態我之後,才開始從前天晚上沉痛的檢討這件事情,如果不是他的點醒,我甚至還不自知我在隨機殺人犯這個案件上犯了什麼重大的錯誤思想,由於這位朋友不願意具名,所以我放在自己心理由衷的感謝他讓我知道這一切的來龍去脈。

其實,這種隨機殺人犯最可怕的地方是這種狀況隱身於自身情緒,而非可被標籤化的、更非可以提防的情形 ,這邊說的提防不是防身術,而是 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情緒爆發後決定要行動 ,因為這種情緒的爆發是很冷冷淡淡的,失去靈魂的、行屍走肉般的。

這種人有一類如同我朋友一樣是聰明、壓抑、懂思考、克苦耐勞、正常狀態表現時跟我們口中所謂的乖學生其實真的沒什麼兩樣。

你可能會很驚訝,怎麼可能?

其實,有些人被認為非常堅強,殊不知他只是比較耐痛,不代表沒有受傷。如果可以,請你仔細想想,其實 我們真的很常忘記我們是怎麼傷害自己身邊的人,我們真的很常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控制他人「應該要怎麼做」而且言語上常常忘記去預先判斷對方心理狀態,再來決定要怎麼說 ,更有許多事件是隱身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我朋友如是說:

「從小家庭有問題,被家族瞧不起。」
「許多事情不論做多少努力,都感覺無法獲得真實的肯定。」
「一件事情做的好被虧說運氣好,失敗就是你不夠努力,活該。」
「我被罷凌,老師和家長到學校卻是指責我還要我道歉。」
「同學對你做了不喜歡的事,一有反抗還會被說『玩不起、開不起玩笑,這樣就生氣?』」
「被排擠,最後還得迎合他人,搞的連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有沒有發現,每個事件牽扯到的人、事、時、地都不一樣,所以自覺沒有關連,但在某個生命中卻是環環相扣。

這就是我非得向我朋友道歉之處,曾經的嘲笑、揶揄、排擠,這是過去的我最常犯的錯之一,但當下造成的壓力堆疊不自知。

這些狀態也只是一部分,從父母、老師、親戚、同學到出了社會,好像沒改變過,嘗試著跟朋友提了他們好像也是叫我要「正向一點」、「積極一點」、「沒事的」,似乎是我的問題最大,原來都是我的錯、原來我這麼悲哀、原來我真的有問題,當我把心交給信任的你們,無論是父母、老師、親戚、同學、同事,你們卻用你們的冷漠或言語,一刀又一刀的劃向我,我只能將自己的心牆越築越高、將我的靈魂越掐越深,直到有天斷了氣。

換來他最後非常肯定的一句:

「因為你不是他,我也不是,但我曾經有這種想法(殺了你)!」
「像顆耀眼的星星在眾人面前閃耀的你,真能理解灰暗無光的人嗎?」
「殺了人這種大事,對我們來說是滿足那種被大家看見的榮耀你真的能體會嗎?」

但我朋友看起來呢?正常的跟一般人一樣。
然後我打了個寒顫。

因為當我對應到我自己的狀態的時候,那晚與摯愛的薔聊起,我才驚覺,我也有一樣的狀況,只是累積的方式不同,而這個狀況的累積其實從小就開始了。

因為調皮搗蛋常遭懲罰、因為總是被高標要求、因為捨得對自己殘忍,一直到近兩年摯愛相繼離開,然後情緒控制水準完全崩潰,一種不能控制的情緒起伏、不能融洽的融入人群、不能專心的工作、腦袋容易突然當機、開不起玩笑、覺得身邊的人都過的比我好、大家都很正向只有我最負面、不能克制自己把自己封閉起來不准任何人進入。

當然同時身邊的人也不能理解我,這種狀態是看似樂觀的我一點都沒有想像過的狀況,我也不能接受這樣的自己,全世界好像只有我最差、我一定犯了錯才被懲罰、我怎麼不夠正向呢?然後強迫灌輸自己一定要慢慢好起來的想法,跟打嗎啡一樣,過不久就失效。

曾經無數次爬上很高的地方,待在沒有人可以看到我的地方,在自己望向自己的時候並不是看到那些閃耀,反而是更巨大的陰影和灰暗無光正等待著,彷彿一走了之就可以沒事,因為在當下也沒人能理解那種心臟要被撕裂的那份感受。但我實際上看起來呢?正常的跟一般人一樣。

你也一定想像不到,我肩負著營運這麼多體系的公司,看起來人很樂觀、很積極、很正向、很有未來,怎麼可能會有病?怎麼可能心理會受傷?這類人心智一定要很強大不是嗎?

然後其實我只懂得持續的思考生和死,其他的任務很多時候無法專心。
幸運的是,我還有家、我的朋友找到了他的牽掛(可愛的狗狗)
幸運的是,走到今年我們兩個都好了許多。

然後我開始思索著, 自殺和隨機殺人是不是有可能只是一線之隔?

因為在根本上,對這兩類人來說,心中已經毫無懸念,對於生與死已經沒有感覺,這個世界上對他們來說再也無以牽掛。

我不清楚我與我的好朋友,是否是 PTSD 患者,還是只是有點像的症狀,若先假設的確是的話,PTSD 這樣的情緒失控,感受上造成的主因不是只有重大事件的衝擊,有些是長時間的負面情緒或壓力的累積。更可怕的是這些過程多數人是看不到或沒有意識到,還有更多人不清楚 PTSD 該怎麼解決,該怎麼面對。

從以上兩則故事,我也不諱言的直說, 你、我、很多人都是自己或是別人的靈魂慢性殺手之一,任何一個人,無心之過就會像是一把利刃,劃過這些原本調適不佳的人心中,而我們卻都不自知,而且是一無所知,我們只知道要在狀況真的發生之後,討論該怎麼處置這個人,因為我們常常只看到表象。

如果你願意一起根絕製造下一個「鄭捷」的惡性循環

那你會說,那怎麼辦?這個社會怎麼變得這麼危險?不把這個人解決掉我要怎麼自保。

其實道理很簡單,解鈴還須繫鈴人,答案就在你我心中,試問各位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們,有多久沒有當面好好關心身邊的人?有多久沒有仔細觀察身旁不論是同學、同事、親戚,誰需要什麼協助?有多久都是用命令、憤怒的口氣來達成自己的目的?有多久沒有好好跟自己對話觀察自己的壓力是否過載?有多久埋首於目標導向卻忘記情緒這件事情反而是影響效率的關鍵因素?

然後我們把這些時日以來沒有做好的基本關懷,我們為自己找了個藉口說:一切歸因於此類人「不夠正向」、「不夠積極」。我們只想著控制,不想理解,無法同理處境又不夠理解時,對旁人所犯下的一點一滴致命壓力其實我們都看不見,容忍度不同,間接造成社會壓力而不自知。

能怎麼執行才能讓社會更安穩?畢竟從小到大沒人教過情緒管理

在情緒的學習領域中從來沒有人教過我們(或不一定教的好),也沒人關心過關於人們成長期間情緒的波動起伏和特性,大家都知道情緒的管理很重要,但連情緒都不認識,再者,情緒的掌握和學習其實如同念書上課一樣,有人學的快、有人學的慢,而且也不是每個人都學的會。我們不斷的放棄在情緒管理領域學的慢或學不會的人,不斷的放任這些學的比較慢的學生們,把自己的心牆堆高。

然後等到某一天真的失控了再來指責他,我們從來沒有好好檢討過自己,幫助過這些人多少,最重要的是,你真的認為你的幫助對這些人們來說真的是幫助嗎?

其實,要注意的只有兩件事。

對於平時言行,請學會察言觀色,對於情緒有影響行為異狀的情形發生,如:靜默、暴躁、情緒無感,請提高警覺,命令、責罵、玩笑話講出口前先試著感受並確認對方的心理狀態(預防手段)

對於已經察覺異狀的人要想辦法「讓他留下對你的牽掛」(治療手段)

特別提醒治療手段執行時,不需要任何舉動和提醒,就是陪著和聆聽,陪到對象願意跟你說些什麼為止。

對於狀況嚴重的後者,不需要指導棋、不需要一堆正向的鼓勵,只要用愛心和耐心陪著這個你覺得可能有狀況的對象,一起走過重重心理狀態關卡就行 (心防打開需要時間),當然先決要件是你不能被這個對象的負面情緒拖垮,畢竟山洪爆發之前的累積,絕對是超過數年來的堆疊或是某些事件對於心理狀態上強大的衝擊,不容易解套,每個你們都有可能是這個對象的最後一道防線,千萬不可小看。

當然,不覺得狀況嚴重的你也可以很輕鬆的說「他們就是真正的草莓族阿」、「一定會有人運用這種說自己情緒有問題的手段一直逃避真正的現實」、「這就是社會阿,無論如何都該要自己面對」,我不否認一定會有這些狀況。

但我只能說,如果把這整塊土地看做是自己的家,表現好的人本來就應該要出手對於表現不好的人給予幫助,否則只會像現在的社會一樣,有著更多的衝突和對立,而不是溝通和解決,然後你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家鄉沉淪,用著自己覺得對的手段去解決一個自己錯誤理解的命題,這攸關人命,一點都沒有理解錯誤的空間!

別再把整個社會的錯誤推給一個人承擔

就跟上述一樣,如社會從來沒有共同思考或嘗試著挽救教育體系(少部分有),想控制卻沒策略,只好漫無目的放任的後果造成了文憑主義,為了掩蓋某些策略上的缺失時, 人們常做的選擇就是用力的謾罵指定對象來遮掩,就像我們不斷的被長輩們罵草莓族,我們也常常只是把環境問題推到長輩頭上一樣的毫無實際作用。

我體悟的是「是不是都該回頭做好對於自己的檢討,寫下一份讓這個社會下個世代能夠過的更好、更互助和諧的自白書」,然後開始彌補過去自己所造成的錯誤,修補過去所切割開的這些傷痕,所以有了今天這篇文章,當然這是一點淺見,如果有用字遣詞或描述不當之處還請大家不吝告知,在此,敬所有支持自己理念的人,願這樣的文章過目完後能讓某些人產生共鳴,進而讓我們有個更好的社會,千萬別小看自己的一舉一動。

你的主動關心和陪伴,一定能讓這個社會少掉很多的恐懼

對於我們每個人來說,單一個體其實救不了所有的人,但當把大家的信念匯集時,我們能幫助我們自己的社會變更好,一點點也好,每個人都必須前進一小步,才真的能有所改變!

我誠摯的拜託每一個你們,若有位情緒出現問題的朋友向你求援,請不要、千萬不要隨意放棄他們,因為你可能是他最後一個希望,請相信你的朋友一定能好起來、請相信你的安靜的陪伴有力量、請再找到其他跟你一樣有愛心的人一起幫忙這位朋友。

真的不要開玩笑,因為你、我、任何一個身邊的朋友都有可能出狀況,當做是做善事也好,當這位情緒出現問題的朋友一旦求援,就算是你幫忙不上也務必找人說明這樣的情形,儘速協助尋求支援,當好不容易的心防被打開,再次緊閉的時候有可能就一蹶不振,請注意這位朋友並非故意不說,產生這樣的狀況很多時候非自願,其實是不想打擾太多人。

給跟我一樣狀況的朋友重要提醒

以自身經歷來跟向受到重大事件心理創傷或是有著長時間負面情緒累積的人喊話,一定要記得愛還存在,只是慢了一點發酵,許多事件一定能夠度過,試著努力打起最後一點精神想想,想辦法找到一個可以讓你依靠的人,然後誠實、坦白的跟你還能信任的朋友或家人說我病了,希望尋求協助,然後千萬千萬別給自己好起來的壓力,放輕鬆過生活,面對一波又一波的情緒來襲時也不要害怕、不要壓抑、不要閃避,難過就哭、生氣就罵、哀傷就讓自己一個人安靜一下、先關閉對外界的評論的感知但對於真摯的朋友、家人或醫師敞開心胸一次試試看。

順著走久了,會找到一個最適合自己抒發的方向,試著鼓勵自己旋即失效的時候也不用擔心,這是正常的,我花了兩年半,現在好一些些了,一定要相信你身旁愛你的人會陪你一起走過,此時的你,勢必先將平穩內心,生活的外境一切才能隨後好起來,傷口一次又一次的撕開,我們會勇敢的讓他一次又一次的癒合,我們會一起好起來,一起加油!

如果有同樣狀況的人需要聊聊,我很歡迎而且我會很主動,甚至不需要等你來跟我說,因為時至今日,已經對這種情緒狀態很敏感了,當然,你也不用害臊,這是我給過去犯下錯誤的自己一點自白後的罰則。或許有人會覺得我小題大做,但我願盡微薄之力,為了這個社會的安定,希望身邊的你們也能為此一同努力,生命中的一切,有正有反,必須越早體悟了解這一切是自然,最後求取出屬於自己的平衡點平衡。

也期待自己能繼續理解陽光的背後,必然有陰影,順其自然與正負面情緒共存,就會越來越好!

結語

我想送兩句我摯友王靖的話給大家:

「信心跟愛」沒辦法解決大部分的問題,但堅定而持久的信心跟愛可以。

社會每排除一個異己,可能讓另一個異己更遠離自己。

有需要分享摘錄的請自取,只是請記得先摘錄一下你們喜歡的部份,怕大家文長看不下去,但能夠幫上一些人就是我的榮幸。

謝謝一路主動關心我陪我走過的朋友在我生命中留下那些羈絆、謝謝曾經被我欺負卻沒有因此結束我性命的朋友、謝謝生命中的兩位摯愛給我的考驗,是你們保留了現在我的樣子,這篇用生命寫下的文章獻給每一個你們!

——石展丞 2016.05.14

推薦閱讀:

別再說只會說「加油」了──過多正向的鼓勵對憂鬱症患者來說才是毒藥!
沒人跟你說的「讀閒書」好處:降低憂鬱、癡呆風險,還能提高生活幸福指數!
別再被「正面思考」雞湯文唬了!心理學家新研究:負面一下更有益健康
【別再餵我喝雞湯】台灣書店排行榜的唯一用處,就是讓大家知道「這些書千萬別來碰」

(本文經原作者 石展丞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一位慢性殺手的自白-情緒與壓力累積 〉。)


【你想站在前線觀察 2018 大選嗎?】

成為引領台灣正向改變的一份子,從成為政治觀察家開始!如果你熱愛政治、對編輯工作有興趣,想理解、參與新政治的形塑,你就是我們想找的夥伴!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社群編輯(或實習編輯):(您的名字)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