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泥案懶人包】花蓮原住民 40 年的血淚,為大家介紹官商勾結下的「土地轉移大法」

【更新】

齊柏林導演於花蓮山區墜機失事逝世,當時他正進行《看見台灣》續集的拍攝工作。衷心感謝齊柏林導演對這塊土地的貢獻,並為事故中罹難者的家人與至親致上慰問。而在導演的眼中,除了台灣的美,他更看見了台灣這塊土地被開發得支離破碎、千瘡百孔的樣子。 他這次空拍路過亞泥感慨 :「亞泥比五年前挖得更深了」。

或許對他而言,台灣環境的劣化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謝謝導演讓台灣人民看見這塊土地的美麗與痛楚。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遠東集團旗下的亞洲水泥, 為什麼身為一個民間財團卻長年擁有國家公園境內的合法採礦權?這背後藏著一個超過 40 年的霸凌故事,最惡劣的是,政府和財團聯手欺負弱勢的地方居民,現在該是我們為受害居民發聲、改變這個黑暗的利益共生結構的時候了!(責任編輯:蔡沛宇)

中央社提供

文/ ao6qup3 

大家好, 最近大家關心房思琪案比較忙, 我無意間發現四月初有個 亞泥案 , 背後竟然隱藏著讓人非常痛心的案件, 但是似乎已經沒有什麼人在討論了, 就想說發揮寫廢文的能力, 替大家整理一個簡單的懶人包。

起先我看到的消息是這樣的: 遠東集團旗下的亞洲水泥, 在花蓮的太魯閣開採了超過 40 年, 採礦權原本將在今年底到期, 而在今年三月的時候,經濟部核准亞泥繼續合法開採 20 年。

因為亞泥採礦區與太魯閣國家公園有重疊, 大部分的報導都是基於 「環保」 的立場,但是說個笑話── 臺灣的環保法規。 最後當然還是 「查無不法,謝謝指教」,小弟無意間看到這個新聞,突然覺得有點好奇,為什麼一個民間財團 能擁有國家公園境內的合法採礦權? 於是就隨手估狗了一下, 沒想到挖出了一個四十多年前在秀林鄉的故事。

(取自 Google 地圖 www.google.com)

你知我知,原住民很早就生活在這片土地上, 早期臺灣的統治政權多半是用 「隔離」 的態度, 日本來了以後才將原住民土地視為「國有地」, (對一個殖民政權來說也蠻合理的) 教育同化原住民,希望讓他們轉作農耕、造林, 成為這些可利用的人力資源。 國民政府來臺後,延續殖民者的觀念,原住民必須透過繁複的手續提出申報登記, 才能保有自己的土地,否則全部變成國有地

什麼「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申請須知」, 別說是不熟文字和法律的原住民, 文謅謅的公文拿到現在你我也不一定看得懂。 當然沒幾個原住民懂得去辦理。

1969 年, 政府展開全面性的原住民土地清查和登記, 當時的規定是,原住民在登記農地後, 必須在登記的土地上耕作十年才能取得所有權。

(圖片來源:植根法律網)

也就是說,最快到 1978 年以前, 原住民都不是土地的擁有者, 只是有『耕作權』而已。

於是在 1973 年, 亞洲水泥公司 來了。 當時亞泥就連同 秀林鄉公所 召開了 「亞洲水泥股份有限公司申請租用富世、秀林段山地保留地土地使用第一次召開協調會」 。

注意,是 「租用 ,鄉公所鼓勵這些民眾接受亞泥公司, 將土地「租」給亞泥採礦,能獲得一筆賠償金, 這些原住民也以為土地最後會還給他們。

沒想到這場會議的 一個月後, 秀林鄉公所竟然偽造了大量的 「土地使用權拋棄書」及相關文件, 「一百多位地主,總共 270 筆土地, 竟然在同一天全部辦理拋棄?」 之後還拿這些文件去地政機關, 替這些原住民辦理土地使用權的塗銷。 而大多數的原住民都對這些完全不知情…… 「事後調查,文件上的簽名字跡竟然都相同。」

(圖片來源:立委 Kolas Yotaka 的日誌)
(圖片來源:立委 Kolas Yotaka 的日誌)

原本就還沒取得土地所有權的原住民, 現在又失去了耕作權, 當然是和這塊土地「斷開魂結~斷開一切的牽連」了。 就這樣, 遠東集團 「合法」 獲得這塊土地的開採權, 鄉公所也開開心心坐收租金, 皆大歡喜! 而那些補償金呢? 亞泥交給鄉公所去發放,你知道的…

太魯閣國家公園的確是在那之後才成立的, 當時 太管處 也曾要求亞洲水泥暫緩開採,可是亞泥說: 「倫家先來的,查無不法,謝謝指教」 不但查無不法,還不知道用了什麼魔法, 讓當時的經建會長 徐立德 , 將原本快到期的開採權延長到 2017。 理由是:

亞泥是國內最大的水泥廠, 禁採的話會影響嚴重臺灣水泥業!

嗯,黑人問號?

這件事情因為真的太久遠了, 原本應該被塵封在歷史中無人發現。 不過後來出現了這麼一位人物。 1995 年,一位遠嫁日本的臺灣媳婦 田春綢,她 與先生一起回到故鄉,也就是秀林鄉, 碰巧遇上了 「亞泥公司承租權到期協調會」, 才發現事情嚴重了。

在租約期滿後,原住民想回去耕作土地時, 才知道早就被鄉公所賣了, 那些土地都成了亞洲水泥公司的禁臠。 而他們想透過法律途徑討回公道時, 卻被告知 22 年前的事, 早就過了法律追溯期。

於是,田春綢組織了 「反亞泥還我土地自救會」 投入了下半輩子全部的時間, 調查真相、蒐集資料、研讀法條,奔波於行政單位間,想替族人爭取回屬於他們自己的權益。

一個不幸中的大幸是, 當年秀林鄉公所去塗銷的土地耕作權中, 有一部分因為文件不齊沒有成功申請塗銷。 因此,這二十年間,在自救會的努力之下, 也贏得了幾場官司, 成功取回了部分土地的使用權。

然而,終於能回到自己的土地上了嗎? 答案是不行, 事實上,一點改變也沒有, 當他們回到家,那些土地還是被礦場圍起來, 連進都進不去。

礦業法 第 47 條(使用他人土地之協議):  

土地之使用經核定後,礦業權者為取得土地使用權,應與土地所有人及關係人協議; 不能達成協議時,雙方均得向主管機關申請調處。

土地所有人及關係人不接受前項調處時,得依法提起民事訴訟。但礦業權者得於提存 地價、租金或補償,申請主管機關備查後,先行使用其土地。

也就是說, 若是亞泥要採礦,和你協商不成, 只要交一筆錢就能無視你的意願用你的土地了。 就是這樣的霸王條款,讓亞洲水泥有恃無恐。

亞泥到底利用這塊土地賺了多少錢? 根據 壹週刊在 十年前 的估計 ,水泥加砂石就已經超過 八百億台幣, 而每年的礦區稅只需繳交不超過八萬元。

我並沒有任何的證據可以去說, 這家公司有用多少錢去打通關節,經營關係, 我只是單純地想,這麼龐大的暴利中, 任何一小部分都是足以讓人放棄良知的數字吧! (前提是要有良知)

或許真的是魔法,或者是更強的神秘力量。 今年 3 月 14 日,《礦業法》修正案展開之前, 再一次地, 經濟部迅速核發了亞洲水泥未來 20 年的採礦權。

所以這和你和我到底有什麼關係? 我想,身為一個公民我們必須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縱容不公義的事發生, 那這些事就真的會一直發生」。

亞洲水泥公司的這個事件, 並不是原住民與漢人之間的土地抗爭, 或是環保團體與重汙染工業之間的環境抗爭, 而是平民百姓, 與政府財團互相勾結的利益共同體之間的抗爭。

回想臺灣過去這無數年, 這樣的事情不正是一直在發生嗎? 我們面對的早就不是 藍色 或是 綠色 的問題,而是 既得利益者弱勢者 之間的問題。四十年前被欺騙的秀林鄉民不懂得為自己爭取,四十年後被壓榨的勞工難道不也是一再忍讓?

除了生氣之外,我們還能為這件事情做什麼? 不要生氣, (生~氣給魔鬼留餘地~) 很抱歉我無法告訴你一定有用的答案, 但很多人正在做努力, 或許你可以 幫忙連署 撤銷亞泥非法展延,捍衛太魯閣立即連署!」, 聲援在凱道上追求土地正義的朋友 (按個讚也好) 一起陪原住民族劃出回家的路」。

最最重要的是, 傳播你認為對的訊息給更多人知道。 臺灣的政黨再強,也還做不到無視一定數量公民的意見, (所以才需要黨工帶風向 R) 尤其是選舉快到了。 或許你的努力不一定能得到結果, 但只是視而不見的話, 就會成為他們合理化這些行為的幫兇。

【附錄及參考資料】
原視部落大小聲 :《田春綢 電話訪問片段
苦勞網 :《亞泥違法佔用原住民保留地三十年「還我土地運動」原運與環運串聯
海洋臺灣:
還我土地
地球公民基金會
臺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
原住民族權益
環境資訊中心:《太魯閣族「反亞泥、還我土地運動」訴願勝訴 要求落實原住民土地轉型正義!
民報 :《太魯閣族人痛訴有土地也回不去:亞泥還要再炸山 20 年嗎?
焦點事件 :《礦老闆為所欲為  《礦業法》怎麼了?
台灣大學 謝志誠教授 :《花蓮縣秀林鄉原住民 追討土地事件觀察報告
立法委員 Kolas Yotaka 的立院日記:《亞泥展限都為經濟發展? Kolas Yotaka : 應先符合程序正義
植根法律網 :《台灣省山地保留地管理辦法》(已廢除)
電子六法全書:《礦業法

延伸閱讀:
【徐旭東你欠炸】抗議亞泥強佔土地又天天炸山,原住民在遠東樓下模擬「日常」爆破聲
財團神邏輯──水泥業者傷害土地流血外銷,碳排放汙染的「黑帳」留台灣
【變調的美麗家鄉】為了改善水泥廠帶來的汙染花了 20 年,蘇澳人卻還是不敢開窗

 

(本文經原作者 ao6qup3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中央社提供)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