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八田與一之妻最後投水自盡?他一生為台灣奉獻,妻兒卻被國民政府這樣對待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八田與一的銅像遭狠心斷頭,這幾天出現不少文章探討他對台灣付出的奉獻。然而鮮少人知道的是,將一生獻給台灣農民的八田與一,妻子最後卻不得善終─選擇投水自盡。

這背後,到底是怎麼樣的故事?(責任編輯:黃靖軒)

八田與一銅像。(圖片:作者翻攝自 YouTube 日本人技師 [台湾にダム建設] 八田與一さん)
文/張肇烜

台灣是個多山的島嶼,一望無際的嘉南平原是多麼的珍貴;然而,過去的嘉南平原多還是旱田,也就是俗稱的「看天田」,不僅水源完全來自天上的降雨,還可能遭受洪水、乾旱與鹽害。

這樣的情形,直到日本時代總督府確立「農業台灣、工業日本」政策後,才出現改變。

1910 年,東京帝國大學工學部土木工學科畢業的八田與一,飄洋過海來到台灣,他希望能在亟需建設的台灣,發揮所學和一身長才。

八田與一從最基層的「技手」做起,很快就受到上司重用,要他全台走透透,從南到北看台灣每一個地方,需要那些基礎建設。四年之後,八田與一升任「技師」,負責桃園台地的灌溉工程,282 公里的水路,可灌溉 22000 多甲的農地。

之後,八田與一繼續他的台灣水源調查,並向台灣總督府提出「日月潭水力發電廠」和「嘉南平原灌溉計畫」。

來台已經七年了,懷抱建設夢想而來的八田與一已經 31 歲了,日本的家人都要他趕快回去,成家立業。八田與一順家人之意,回到故鄉金澤,並透過媒妁之言與米村外代樹認識。

八田與一與妻子外代樹。(圖片:作者翻攝自 YouTube 日本人技師 [台湾にダム建設] 八田與一さん)
外代樹是醫生之女,家境非常優渥。她的母親聽聞八田與一還想回去台灣,她認為,台灣是一個很落後的地方,還有瘧疾等傳染疾病,因此強力反對女兒嫁給八田與一。
所幸,外代樹的父親是一位非常明理的醫生,他要妻子好好檢討,要結婚的是外代樹,不是你!你怎麼可以干預女兒的人生。

八田與一和外代樹終於順利成婚,婚後八田偕同妻子,定居台灣。

回到台灣之後,八田與一先前提出的「嘉南平原灌溉計畫」在土木部裡引發討論,若真的動工,將會是全亞洲最大的工程,然而,高額的興建經費恐怕拖垮財政;八田與一面對各方質疑,不改立場,他說:「有錢沒錢,我們的財政部門要去考量,我是在做我自己該做的事。想該如何把台灣的經濟、民眾的生活照顧好……」

八田與一的計畫極具前瞻性,卻因預算問題遭到駁回。

然而,1918 年日本本土發生「米騷動事件」,總督府決定興建「嘉南大圳」。

台灣嘉南大圳貯水池堰堤工事。(圖片:Wikimedia Commons)

「公共埤圳官佃溪埤圳組合」於是成立,由八田與一率領 80 多位專業技術人員完成興建之前的實地測量以及相關設計規劃、工程事宜。

到了雲嘉南,八田與一看到當地農民的辛苦,要水卻苦無水可用,他更加深了要好好建設嘉南大圳給嘉南平原送水的信念。

讀土木工程的八田與一,念書時教授曾跟他說:「如果你要造橋,要做一條可以長久的橋,你做的這座橋,要讓大家 100 年後還能走。」

八田與一深受老師啟蒙,他希望他規劃的嘉南大圳,也能夠讓百年後的台灣農民都能夠有水可用,這就是他的初心。

他規劃嘉南大圳的心臟就是「烏山頭水庫」的建造,將引曾文溪上游的溪水,蓄水量可達 1 億 5000 萬噸,規模是當時東亞第一大、世界第三大。

除了烏山頭水庫還不夠,八田與一又規劃引濁水溪的給水路及其他錯綜的引水道,水道長達 16000 多公里,光是水道長度足足可以繞台灣 13 圈,總灌溉面積達到 15 萬甲地。

烏山頭水庫舊放水口。(圖片:Wikimedia Commons)

大家都認為經費太高、工程太浩大了;八田與一堅持他的理想,人工加上重機械的配合處理,經過 10 年的努力,1930 年 4 月 10 日,全亞洲最大規模的水利工程「嘉南大圳」順利通水使用。

興建工程艱險,耗盡了人力和物力,更有 134 位同仁在興建過程中不幸因意外或是瘧疾等疾病殉職,因此特別立了「殉工碑」作為紀念。

石碑下的碑文是重情重義的八田與一親自撰寫,其中這麼一句是這樣寫的:

如果曾文溪的溪水慢慢地還是在流,你們的英靈永遠和烏山頭水庫,照映了我們整個嘉南平原。

碑文一筆一畫不分台灣人或是日本人,依照殉職時間先後,題寫了每一位殉職者的姓名。

烏山頭水庫殉工碑。(圖片:Wikimedia Commons)

完成嘉南大圳偉大工程,將嘉南旱田變水田,農作物產量大增了約四倍,從此奠定了台灣的農業經濟基礎。

當地人為了感念八田與一的貢獻,特別請日本雕塑家都賀田勇馬製作八田與一銅質塑像,1931 年開始,這座身穿工作服、工作靴、席地坐在堤堰上沉思的八田與一,目視著一手建造的烏山頭水庫。

八田與一的銅像很特別,和一般做得又高又大的威嚴政治人物或是軍事人物銅像截然不同;他的存在,是因為大家的尊敬,因此顯得特別生活化、平凡又親民。

八田與一在嘉南大圳竣工後,則繼續台灣各地的水利發展規劃,他花了六年多的時間完成「全島土地改良計畫」,希望能夠提高土地的生產力,另外也提出大甲溪發電計畫等。

1930 年完工的嘉南大圳。(圖片:作者翻攝自 YouTube 日本人技師 [台湾にダム建設] 八田與一さん)
1941 年,太平洋戰爭爆發,無情的烽火,擾亂了日常。由於戰爭需要,政府到處收繳銅製品,佇立在烏山頭的八田銅像也就此消失。

而八田與一被派遣至菲律賓進行「棉田灌溉計畫」,但是他所搭乘的輪船「大洋丸號」卻在航行途中遭到美軍魚雷轟炸,「大洋丸號」就此沉沒,人在船上的「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連同全船 817 人沉入海底,結束短暫卻貢獻非凡的一生。

約莫一個多月後,八田與一的遺體奇蹟似的被漁民尋獲,他的胸前放著一本羊皮記事本,雖然泡在水裡很久了,卻仍然可見筆跡寫下的地址;八田的遺體火化後,由長子將骨灰帶回台灣,從此長眠在烏山頭水庫。

八田與一與外代樹合葬之墓。(圖片:Wikimedia Commons)

而妻子外代樹一個人要帶著八名兒女,在戰爭中努力的生活,後來因為美軍空襲台北城,她們被疏散到烏山頭,這個永遠難忘的地方。

1945 年,日本戰敗,所有日本人都要遣返離開台灣。

當時外代樹和子女都避居在這個丈夫投注畢生精力、歷經千辛萬苦建造的烏山頭水庫,她想大半輩子都在台灣了,如今丈夫因戰爭身亡了,她和八個子女竟落得狼狽遣返的悲慘命運…..

悲從中來的外代樹留下一封遺書:「愛慕夫君,我願追隨去……」

她在兒女熟睡之際,毅然跳入烏山頭水庫的放水口,投水自盡。八田與一夫妻倆,從此合葬在烏山頭珊瑚潭北側的大壩,夫妻再也不分離了。

而八田夫婦身後留下的二男六女共八名子女,全都在台灣出生、在台灣長大,台灣就是他們的故鄉,在戰後,全數遭到國民政府遣返,被迫離開台灣。

八田妻子帶著小孩的塑像。(圖片:作者翻攝自 YouTube 日本人技師 [台湾にダム建設] 八田與一さん)
儘管國民政府來台之後,氣氛巧妙轉變,嘉南農民感念八田與一,不僅為八田夫妻合葬立墓,更在每年的 5 月 8 日,八田與一罹難那一天舉辦紀念追思會,從不中斷。

多年之後,那尊為了戰爭收起來的八田與一銅像,竟由一位水利會員工在台南官田火車站的倉庫中發現,立即向政府申請設置許可。

然而,申請一直沒有核准,直到 1981 年,政府終於核准八田與一銅像設置許可。闊別多年,八田與一重新回到烏山頭水庫,守護嘉南平原的生命泉源。

2017 年,適逢八田與一逝世 75 周年,豈料佇立烏山頭水庫的八田與一塑像卻遭利器破壞,頭部遭到割除。

知道歷史的人,知道八田與一是這麼一位深愛台灣的日本人,費盡千辛萬苦,讓嘉南從此荒漠變良田,看見風吹動一望無際的金黃色稻田。

身為台灣人,是不會忘記八田與一的。

直到今天,烏山頭水庫的水還是涓涓地流著,幾十年,溪水不僅灌溉了良田,也讓農人的每一滴辛苦汗珠終成稻穗,溪水也流入台灣人的心田。

飲水思源!在八田與一的銅像前,我們感謝他在台灣泥土中播下希望都來不及,我們慚愧自己愛台灣這塊土地竟不如一位日本人,怎還有人會去破壞呢!

(本文經合作夥伴想想論壇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人心人術】飲水思源!一位深愛台灣的日本人,讓嘉南荒漠變良田:八田與一 〉。)

延伸閱讀:

砍頭八田與一銅像是為哪樁?原來又是國民黨為選舉黨內惡鬥
台灣人都該認識的日治官員:八田與一不只蓋了嘉南大圳,而是真正改變這塊土地
八田與一不是日本殖民幫兇──他為了拯救台灣農民槓上政府,是真正的人道主義者


【Buzz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實習編輯】

► 如果你的臉書關注的全是政治公共議題
► 喜歡思考,找到別人沒發現的觀點、盲點,而且敢寫敢批判
► 很好奇什麼是「新媒體」,喜歡編輯/策展工作
► 喜歡挑戰、討厭一成不變,是個希望找到發揮舞台的冒險家
►   細心、主動、獨立思考、追求事半功倍、有問題不怕舉手

快加入我們!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 詳細職缺訊息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