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替代役還有存在必要嗎?役男心聲:我們只是讓公務員能聊天摸魚的現代灰姑娘

Posted on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大家都知道,不管國軍或替代役,就是負責打雜 、作假資 料,大多數的日子就是無腦過著每一天,讓智商一點一滴的下降。那替代役呢?其實講白了,就是讓那些單位的人員可以開心地摸魚打雜,把事情都丟替代役男做,有事情的時候就讓役男負責背黑鍋(反正一年就走了嘛)——這就是台灣島上替代役男的心聲:我以為我在替社會大眾服務,原來我就只是個隨手可拋的好用免洗筷。

(責任編輯:林芮緹)

創造未來,迎接康莊 – 自己的作品,創用 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文/李政諭(國會法案助理)

近期,內政部表示,產業訓儲替代役,是為滿足產業人才的多元需求,配合國家整體經濟發展政策,並達有效運用役男人力資源目標。106 年度產業訓儲替代役分配單位,被歸類在服務業項目包括:統一超商、四海遊龍、瓦城泰統、統一速達、大都會衛星車隊等公司。

社會上存有對替代役的諸多曲解,因此,撰文題寫這篇想跟大家分享,筆者服役生涯所思所見所聞,希望能夠讓大家思考 替代役制度的存在,是否真的需要。

105 年,我正式入營,坐往南下的列車乘載滿滿期待,深信出來以後,能夠滿足大多數女生認為男生應該花時間服役的想像,成為那般成熟可靠的樣子。

開訓典禮前一天晚上,我們排練了 3.4 個鐘頭,只為了執行秘書 10 秒鐘上台的過程,禮堂有多少張椅子壞掉,就有多少排練過留下的痕跡。也許軍隊就是要整齊劃一,才是支有紀律有秩序的軍隊,想必在台上看過去,會是一片很好看的畫面,就算沒人教我們怎麼打仗。

在成功嶺我滿懷期待,期待學習基本戰鬥技能、緊急救護技術,甚至是戰備知識或是武器操作課程。儘管最後用了很少的時間操作奪刀術、CPR,但我很認真聽,因為這是我進去以後唯一覺得有用的東西。差點忘記!還有幾次體適能課程跟三千公尺跑步,我用生命裡的整整 16 天換這些東西。 大多數的日子我不知道自己在忙什麼,或者是意義在哪裡,沒有動腦地過一天,其實真的也可以過一天。

Bo-Yi Wu, CC Licensed

我以為下單位以後能盡一己之力,為社會大眾服務。

我服役的單位是在縣市政府的公務機關,單位裡包含我在內有數十位役男,每位役男皆有分配到不同科室,基本上就是協助各科室公文傳遞,以及科室內部的業務。由於本身並非相關科系,也沒有在行政機關服務過的經驗,剛進來時不管是科室內部的業務職掌分工,或是公文的傳遞流程都感到相當陌生,不免時而有誤。幸好,分發科室內的承辦人員對我都相當包容,縱使犯錯也不苛責,也總是耐心地給予我指導,我算是幸運分配在一個好的科室。

這段時間,有看到學長被長官指定當司機,負責接送活動、載回家,就算不在規定的上下班時間內,也不怕占用到役男的休息時間,也要為了自身方便而運用現成人力,甚至在跑活動的同時,還請他一邊待命一邊幫忙照顧小孩。 而有時候無論公務與否,舉凡指派苦力的工作,一定會指定役男們幫忙,我們倒也不是做不來,只是在非公務的目標下總是力不從心。

也曾見其他科室承辦人員,將業務直接丟給役男做,自己則在旁邊摸魚聊天,役男整天時間就在做他的業務,整個役期下來造福了該名承辦。或是科室首長對科室承辦人員跟替代役有差別待遇, 明明承辦人員可以享有的福利,又或是平常能做的事, 只要役男一做就跟管理人反應,我們像是開始演繹現代版的仙杜瑞拉。

Bo-Yi Wu, CC Licensed

服役期間曾經發生一件大事,是承辦人在分文過程中將公文附件誤夾後,交由役男送至其他科室的事件, 承辦人員業務上的疏失,最後結論是將責任歸咎於公文傳遞的替代役身上。 我們做的其實就只是幫忙傳遞的工作,單位內完全不用咎責或檢討作業上的疏失,聽聞結論實在令人感到難堪,如果是認為為了維護同事間的和諧相處,任何黑鍋都推給期滿一年即會離開的替代役,也許就能明白了吧。

還記得時值盛夏的役期中,宿舍房間內晚上溫度也相當高,好幾個夜晚大家總是輾轉難眠,更別說還有房間設備不堪使用的情形,那時在宿舍著實過得不舒服。好險在換了管理人以後,正視我們生活上的實質需求,也傾聽我們的真實感受,處理以前都沒有人願意幫忙的事,才使我們的居住環境能夠有所提升,但如果始終沒人願意正視呢?

穿著這身制服,讓我們顯得與眾不同,是不是就像刺蝟把刺豎立一樣,也讓你收起笑靨,撐起一支支的保護傘。

替代役役男獎懲辦法裡面,有執行勤務懈怠、對上級交辦事項執行不力、不服從監督長官或管理幹部指揮等,情節輕微也許就只是罰勤,但如果被覺得情節重大就有可能被送回輔導教育。 就算申訴不公的對待,也還有好多日子要在同個地方一起度過,難保不會被針對。因為躲不掉,沒人敢說真話,救濟機制對現況一點幫助也沒有。

有人會說領多少錢做多少事,但因制度而受惠的人,期待每個月拿這麼少錢的我們,能盡心盡力打點好單位內的大小業務。也許這是對於我們能力的肯定,以及單位人力短缺和經費不足的無奈,役男們該努力成為社會裡 CP 值最高的人力。

玄史生 – 自己的作品,創用 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過去為了因應兵源過剩而生的替代役制度,是否還有繼續實施的必要? 對於現況而言,也許是的,否則人力和經費不足的問題,或是承辦本身應該負責的業務,甚至是產業替代役的國家整體經濟發展政策的目標,都沒人可以託付該怎麼辦?,縱使明文上規定我們是執行輔助性勤務,但也許能者才能多勞,才能擁有更多諸如此類的社會磨練機會。

制度設立最早除了兵源過剩的問題外,也是為了宗教信仰的原因,而為役男提供另一種服役方式。後來再衍生出的研發替代役,原本是基於研發國防科技的理由,但卻也擴充員額到了科技產業。 到現在,產業替代役員額的再度擴張至民間,已經讓替代役制度全面失控。

替代役的制度讓我看盡那些既得利益者的模樣,讓我知道社會上的爾虞我詐,政府也大力幫忙增闢管道,有這樣的制度擴張真是役男們的一大福音。還需要多少如「為滿足產業人才的多元需求,配合國家整體經濟發展政策。」這般冠冕堂皇的理由,讓役男們一同增產報國、一起拚經濟?

儘管我們都不知道怎麼打仗,回想一開始入伍的原因又是什麼呢? 役男是基於憲法所履行的義務,依照兵役法服役,不是嗎?

想起每每在營中吃飯,聽到音響裡的林隆璇唱著:「替代役青年們,夢想起飛,愛心征服一切,征服一切,用犧牲小我服務的精神,打造新世界。」

這是我們的服役生涯。

By 玄史生 – Own work, CC BY-SA 3.0

這樣大張旗鼓的擴充員額,很顯然地早已和替代役制度制定的目的脫鉤。 主管機關大剌剌地仲介人力,已經不應該再討論役男該拿多少薪水才算合理,該討論的是為什麼主管機關能以憲法之名,架空憲法所給予的義務,將服兵役的役男濫用到民間企業上。應該是時候全面檢討制度存在的必要性,正視制度的不合理與無謂濫用,讓民間企業以及沒有真實人力需求的公部門退場,讓這荒謬的制度適可而止。

當非公益、公務性質的單位出現,或是替代役淪為特定人受惠的人力時,相信我,這樣的制度就不應該存在。 不管是在台積電還是四海遊龍,不管是研發替代役還是產業替代役,這是對於勞動市場的傷害以及人力資源的濫用,更重要的是, 浪費所有役男的青春歲月。

(本文經投稿作者李政諭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替代役制度有必要存在嗎?〉。意投稿者可寄至:edit@fusionmedium.com,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

延伸閱讀:

ROC 特產「鍋貼替代役」正式上路啦!從宅急便、超商到客運都可以壓榨新鮮的肝囉 地表最強的替代役!你知道在台灣申請替代役媲美諾貝爾獎等級嗎?
產業替代役起薪 19.5K、綁三年,沒人看出真正問題:為何役男成了任由政府轉賣的商品?
「產業替代役」上路:起薪 19.5K、綁 3 年,工商團體直呼好棒棒!
【下一步就是 15K 了】政府與其搞「19K 鍋貼役」,不如讓年輕人繳稅代替當兵


【BuzzOrange 徵才:實習影音編輯】

 BuzzOrange 徵實習生囉!如果你對社會、政治、新型態的媒體經營形式有興趣,你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 詳細職缺訊息  

 意者請提供履歷自傳以及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實習影音編輯:您的大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