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台灣醫療】健保預計 3 年後破產,經濟學者:與其罵健保局,不如開放健保民營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台灣龐大的健保透支該如何解決?政府若調高自費,會傷到經濟弱勢族群,違反社會安全網的本意,因此目前只好讓全民一起分攤,走上逐年調高保費這不歸路。

台灣人看病又要品質好,又要價格優,作者認為只有一條路:引入競爭、開放民營才是翻轉台灣醫療的正解。(責任編輯:蔡沛宇)

文/ 普通人 的自由主義

貧富也許可以有差距,但文明社會不能眼看有人生病沒錢看醫生,所以文明社會都有醫療安全網的建立,如台灣的全民健保。值此川普準備廢除 歐巴馬健保 之際,我們重新來復習幾個醫療經濟的基本事實。

如果把整個社會當成一個組織,會計上,全國的醫療支出一定要等於收入。所以我們可以用以下這個等式作為討論的基本架構:

疾病數 X 平均治療費用 = 保費 + 自費

要控制醫療成本成長,可以從等式的左邊,或是右邊著手。(這幾年台灣健保的發展,也許已經超出我的認知範圍,所以有講錯的地方,請不吝指教)。

人都會生病,只是不知道何時而已,但如果我們把全國的人加總起來,總疾病數雖是自然所決定的,但大致的數目是可以估個八九不離十。因此要控制支出不要飛漲,就要從治療費用下手,所以健保局砍醫院、砍藥廠的手法,雖然無法同意,但是可以理解。

但是醫學和科技的發達,加上醫療產業獨特的 Baumol’s Cost Disease (請搜尋我的舊文「血汗醫護的沒有春天」),造成費用壓不下來,漲得比通膨還快,這是全世界都要面對的問題,不是責怪醫生就可以解決的。

但左邊的每一毛支出,都要從右邊的收入來付,所以健保局不是漲保費,就是讓民眾付更多的自費。

台灣的健保已經不是保險了,自費的調高,傷到的會是社經地位比較低的弱勢族群,違反社會安全網的本意,因此政府只有讓全民來分擔高漲的費用,只能走上逐年調高保費這不歸路。 所以健保保費,不是保險保費,而是變相所得稅了。

脫離保險,也就無法用保險的手法壓制費用。保險公司或是健保局,原本可以在保費和自付額 (加上部份負擔) 之間調整,提出菜單式選項,鼓勵沒事少上醫院,如此可以壓低等式左邊的疾病數,比如說,有些人也許自認身體比較健康,就選低保費、高自付額的健保選項,就不會沒事亂逛醫院。

但在保費統一後,就沒了這機制,且造成大鍋飯心態,不看白不看,反而增加左邊的疾病數。

而在美國,歐巴馬健保的初衷是把沒保險的納入體系,一方面把看不起醫生的照顧起來,另一方面,也把原本健康不買保險的,拉進來分攤保費。但歐巴馬和民主黨野心太大了,一下把社會安全網弄成社會福利了,所以年輕人可以在父母的保單上待到 27 歲,保險公司不得「歧視」既有疾病的新保單,還有一大堆強制給付的項目,自己把等式的左邊的疾病數大增特增,等式的右邊不漲才怪。

健保想「成功」,得先把其視為 business 才成。視為 business 的第一步,就是了解為什麼世界上的諸多物品、服務的價格可以逐年下降。

又要品質好,又要價格優,只有一條路: 引入競爭。 供給曲線一往外移,價格就下降,沒什麼好說的。所以與其怪醫生無良,不如引進醫生的「替代方案」(什麼台台、中中與波波,未來都比不上 IBM 的華生);

與其怪醫院貪婪,不如降低醫療產業進入門檻;與其罵健保局,不如開放健保業務給多家民家業者經營。 開放競爭,帶來的不只是價格降低,以台灣人的靈活,更會有許多意想不到的創新出現,等式的左、右邊都有下降的可能。

把全民健保視為 business 的另外一個重點是有利可圖。很多人真的認為醫療是懸壺濟世的慈善事業,沒這回事,就連慈濟這麼大的組織,醫院也還是不能不賺錢。

要確保保險公司、醫療院所有利可圖,我們要把穩賠錢的社會救濟部份從全民健保中切割出來,這部份是不可能不用稅金來支持,但把最需要幫忙的族群特別給予照顧,比如說設置免保費的專屬健保,或是設立特別醫院,容許一些浪費,可以讓其它人的健保回歸有利可圖的市場機制,供需自行調整,也可達到抑制醫療費用成長無度的問題。

把全民健保視為 business 的更重要原因是,醫療產業是未來的機會所在,不是問題所在。

當我們聽到 C 型肝炎的療程要上百萬元的時候,多數的人是大搖其頭,想到的是高昂的成本,和「貪婪」的藥廠。但我看到的是社會在進步的過程裡,我們對人命、對人體健康越來越願意付高價,一如我們富裕了,就想住好房、開好車一樣。我們想要高品質的健康醫療,我們在乎我們的人命,所以願意花上百萬,完全治癒 C 肝。

這是未來經濟的走勢,當人工智慧和機器人逐漸取代人力,眾多產業消失的時候,我們只會花更多的錢在醫療上,這是經濟發展的機會。所以開放醫療、健保,不只是解決成本的問題,更是為迎接未來產業而作的準備。

具體而言,政府除了以稅賦優惠鼓勵業者投入產業外,醫療人力的規劃也要鬆綁。至於新藥的問題,以政府資金當創投的產業政策,人謀不臧的壞處太多,不是一條康莊大道。

我認為可以利用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的官僚問題,當成台灣的機會。許多的新藥,卡在 FDA 繁瑣沒必要的程序中,台灣可以走得更快一點,給安全比較沒問題的,先進來,以小市場試驗的誘因,換取大廠的低廉價格。在罕見疾病,或是末期緊急的試投藥上,台灣甚至可以更大方的讓大廠不計後果的進來。

以上只是一些可能的例子,只要開放政策出來,憑台灣人的智慧和靈活,定能想出千倍、萬倍於此的方案。把問題翻轉過來,看到的就會是機會!

延伸閱讀:
【健保又破產我好想說活該】每次都要窮人多繳錢補洞,洪慈庸想推三代健保解套
當全民健保變成「全球健保」:台灣人濫用健保卡還借給外國人用,常犯了詐欺罪卻不自知
台灣獨霸全球的醫療奇蹟——停車費 1770 元比住院費還貴,免健保看診卻只要 500 元
健保署冷血回應醫生救產婦,林靜儀打臉轟:台灣的重症醫師都在「賠錢做義工」!

(本文經原作者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翻轉醫療 〉。首圖來源:Cristian C, CC licensed)


【BuzzOrange 徵才:實習影音編輯】

 BuzzOrange 徵實習生囉!如果你對社會、政治、新型態的媒體經營形式有興趣,你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 詳細職缺訊息  

 意者請提供履歷自傳以及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實習影音編輯:您的大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