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罪但我無罪」——饒舌歌手的一句話令人反思,抽大麻到底傷害了誰?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壹傳媒記者傅紀鋼採訪了 TGMF 的老闆、也是嘻哈歌手楊賓,他因為吸大麻被判刑 9 年,但他對這項判決一句「我認罪但我沒罪」非常耐人尋味——若說傷害別人危害社會才叫做罪,那麼楊賓抽大麻究竟傷害了誰?

在傅紀鋼的訪後談中,楊賓的一言一行都讓人對這社會有更進一步的反思,也讓人從心底欽佩這樣實踐自我信念的人。不論是嘻哈的精神,或是對大麻深厚的了解、對社會的批判,楊賓一席話都非常值得我們咀嚼。

(責任編輯:林芮緹)

文/ 傅紀鋼(壹傳媒記者)

採訪的時候,我從來就不在乎人物的身分、地位,與重要性之類的東西。我對受訪者的思想比較有興趣。他如何面對生命中的各項衝擊,用什麼姿態與想法去應對,怎麼會變成這樣,之類的,比較是我關注的點。

不過作為一個上班族,必須要服從主管的指令。公司對於採訪的重點,就是只要故事。故事要很有內容,對於人物的思想,一點興趣也沒有。既然是上班族,唯有聽命行事。反正勞工就是資本家的狗,狗不聽話就沒有飯吃。台灣的勞工本來就沒有尊嚴,要怪只能怪自己。自己選擇當狗,怪不了別人。在台灣,只要不是自己當老闆,做什麼的下場都一樣,習慣就好。

這次 採訪 TGMF 的老闆楊賓 ,報導就隨便寫,給公司用的。私底下我只關注一個點,就是 他如何看待大麻的問題。

台灣抽大麻的人其實很多,種植大麻與銷售大麻的人也不少。每次有大麻案件發生,在新聞媒體上只能看到兩種反應:一個是沉默或隨便找個藉口;不然就是感到後悔,想重新做人之類的。都沒有打到我的點。

美國電影把大麻講成一種文化,有什麼特性之類的,最多只能從菸草與酒精,或感冒藥的效果,去推斷那是個什麼狀態,但總是想聽人現身說法。楊賓因為涉及轉讓大麻,被判九年多,當然也有吸食,又願意講,自是非問不可。

楊賓從西元前的大麻發展史,講到當代西方面對大麻的態度,以及各方文獻上都可查到的大麻藥效與體驗。對於大麻在各國法律內的界定,也有一番了解與分析。楊 賓跟朋友合作拍攝一部大麻紀錄片,去採訪各界專家學者對於大麻的態度,最近即將上映。

楊賓自小在蘆洲長大。三重、蘆洲這個地方,仍遺留台灣農業社會子弟的姿態。他們面對社會的態度都比較直接,光明磊落,黑白分明。你對我好我就對你好,你惹我就砍死你,有人嗆堵就會開幹。從小他身邊的兄弟死的死、坐牢的坐牢、混大尾的混大尾,當然也有人循規蹈矩,乖乖唸書,成了社會中堅,也有像他跑去玩音樂的。但他們血肉相連,都是同一個地方成長出來的。看起來路不同、社會地位不同,但那都只是社會替他們貼上的標籤。

台灣黨國體制培育出來的虛偽國民政府中產階級小布爾喬亞的天龍國文化觀念,總是打壓這些真真正正活著的台灣民眾。 他們也許會互相傷害,但不會去欺騙別人,也不會害人。比起透過權力制定有利於自己的法律的資產階級,楊賓他們的行事作風,可說正義許多。

也因此,楊賓覺得犯了法(他分析說明了台灣對於藥物管制的落後性),也真的有抽,那就去坐牢,但對於罪,他並不怎麼認同。

拍攝紀錄片的時候,楊賓見了一位佛學專家,跟專家聊到罪的問題。 佛學專家對他說,傷害別人、危害社會,才叫做罪。抽大麻最多是傷害自己,也許不好,但這算是罪嗎?

楊賓跟我說:

「今天我是台灣人,我在台灣違反了這個法,不代表我有罪。我沒有去傷害過任何人。今天如果我生在美國,在同一分同一秒,我沒有罪啊。在台灣因為抽大麻被看成犯罪者,我覺得是非常不公平的事情。酒駕撞死人才叫有罪。我犯法我認了,我去坐牢,但我沒有罪。我還是能抬頭挺胸的,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我問楊賓,無論如何都是要坐牢。如果沒有假釋,關出來也就 40 歲了。在台灣這種自私自利的社會,一生可說毀了。他的未來要怎麼辦?

楊賓認為,對於人生,他被關或什麼,都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南非總統曼德拉為了抗爭,坐牢 26 年,也沒有抱怨。要說自己很倒楣,只要看看世界就好,敘利亞難民擔心的,是明天能否活下去的問題。不公平的事太多,比起那些人,坐牢算不了什麼,他也不會後悔,大麻在他人生中佔有很重要的位置,是他的價值。

楊賓說自己沒唸什麼書,但不管問他什麼,他都有一套自己的論述。比起社群媒體上每天看到的高級知識份子的嘴砲,楊賓的各種想法,反而更真實看清台灣社會的本質。他選擇了自己的路,對於自己的行為,也沒有抱怨,格局相當大。

大麻真正挑戰的,是近代創造的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價值。 每個人都被物化,成為資本家的奴隸。 大麻危害的部分,就是讓人放鬆不積極工作,可以真正的活著。這違背資本家的利益。古印地安人也抽大麻,但他們的生活,才叫做人的生活。古印地安社會也沒因此崩毀。雲南的少數民族世代都抽大麻,直到現在還是大抽特抽,雲南人也沒絕種。

這點楊賓看得很清楚。他之所以會選擇玩嘻哈音樂,是因為對他們來說,嘻哈是一種生活方式。他認為台灣有破百個嘻哈歌手,大部分都只想要成名賺錢,真正過嘻哈生活的不到 10 個。

楊賓認為嘻哈不是為了商業或賺錢,它是一種「勇敢去做想做的事情,不要被社會影響」的態度。

「嘻哈是很真實的,反應你的人生經歷。用這去影響其他人,帶著人往好的方向走,這才是嘻哈。」

我問楊賓,他的人生觀是什麼?他回我一段話:

「有自己的價值觀才重要。當你價值觀不對的時候,即便你獲得多大的成就,你死就死了,沒有留下什麼可以影響社會。如果只在意你這輩子賺多少錢,賺了幾佰個兆,那又怎樣?你掛了還是掛了啊,也帶不走。資本主義社會,大家只為了錢而活。我不想死前跑馬燈發現,我只為了數字而活。」

楊賓養了三隻貓,他跟前前女友交往時,養了兩隻,養到現在都 10 歲了。有隻小隻的是他跟交往六年的前女友去高雄領養的。因為坐牢跟女友分手時,女友說想把小貓帶走。另外兩隻楊賓交給其他朋友照顧,他希望牠們可以活到 20 歲,出來還可以再見牠們一面。

聽到就飆淚啊。剛接觸楊賓時,聽他講到這段,眼睛就冒汗了。想到貓咪可能見不到主人出獄,這麼灑狗血的真人真事,怎可以不報導呢?就作了這個採訪。

(本文經原作者 傅紀鋼 同意免費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延伸閱讀:

大麻無法合法化和健康無關,而是人們不願承擔社會「進步」後帶來的改變
大麻真的是毒品?在瑞典一年,各國青年的看法讓我完全改觀了
TED 不讓你看的兩個演講——為何世界禁止大麻、卻不禁止致死率最高的砂糖?
該更新你的概念囉:酒精致命程度比大麻高 114 倍
大麻根本不該被禁,只是人類害怕面對自己的慾望而已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