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真的是毒品?在瑞典一年,各國青年的看法讓我完全改觀了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在台灣,我們從小就被教育毒品千萬不可碰,也讓我們對毒品不自覺有了恐懼。然而,在國外,大麻普遍程度高、毒品的定義也與我們有所不同。值得思考的是,這時候他們還算是吸毒嗎?

(責任編輯:黃筱雯)

C1477015588897作者/ 陳曦

遙想當年出國前,爸媽開車送我去首都機場。老媽不停叨叨銀耳怎麼洗香菇如何泡,沉默開車的老爸一路無話,直到遠遠瞅著機場航站樓的時候,突然冒出一句話:

「你出了國之後,誘惑一定很多。記住,不要吸毒。」

滿腦子正想著在國外怎麼買醬油生抽的我頓時一臉驚愕──說不要亂花錢我懂,但吸毒這樣燒錢不說還會爛牙的事情,在意識中一直離我很遠很遠。畢竟從小無論在學校裡、從電視中,甚至路邊公益廣告牆上,我都一直被教育著:「珍愛生命,遠離毒品」。這「毒品」,既包括眾所周知的海洛因、冰毒,連大麻、搖頭丸、迷幻蘑菇等等也均算在其內。

當時不理解老爸的想法,覺得他實在不了解自己女兒。有那些錢我情願去大把大把買 YSL 和 Armani 的口紅,何嘗會情願接觸如此不堪的毒品?

如今身在瑞典一年有餘,結合身邊來自世界各地朋友們的經歷,我對當初他的擔心,終於明白些許。原來外國人的毒品界定,並不及國人來得嚴苛。各國朋友對於毒品的概念,也和我大不相同。

美國阿喬:滿宿舍常年瀰漫著大麻味兒

阿喬是從美國來瑞典的交換生。陽光充沛的洛杉磯與陰冷刺骨的烏普薩拉,就像兩個平行世界,在她身上有了交集。

剛到瑞典的第一個星期,阿喬便在臉書 Message 裡高呼:「我們宿舍居然有室友賣大麻耶!」繼而向紛紛詢問的好奇寶寶們宣佈:「我抽了,感覺不錯。」

據阿喬所說,她位於加州的宿舍裡,常年瀰漫著大麻味,室友也大都「呼麻」消遣。當然了,她也抽。類似的情形我的中國朋友阿瓜也曾和我講過。只是他和阿喬不同,他做了滿屋大麻味兒裡,唯一不抽的那一個。

延伸閱讀: 大麻根本不該被禁,只是人類害怕面對自己的慾望而已

瑞典阿托:他們在森林木屋前的長桌上切好大麻,你不抽就是不酷

阿托是我眼中典型的瑞典男生:溫和有禮,高個寬肩,走路穩健生風,淺金色的短髮在陽光下閃著光,更襯托出他深色的皮膚……

「我膚色這麼深,是因為每年夏天都滾來度假木屋的海邊游泳啊喂!」他一邊甩掉左腳的襪子一邊朝海水奔去一邊回頭對我喊道,彼時我正站在岩石上,毫不留情地嘲笑他作為一個瑞典人,居然膚色比同行的台灣哥們還深。

就是這樣一個總是掛著笑的陽光大男孩,拉開了我對大麻在瑞典普及程度的認知。

「很普遍的,大家都抽。」白天游泳釣魚玩蹦床也累了,我們攤在沙發上守著爐火喝梨子酒。他呷了一口:「我還記得有一次我過生日,大家一起包了座森林裡的木屋。他們把大麻在林子裡的長桌上排開切好,誰不抽就是不酷。」「你也抽了?」我倒是好奇他這個我眼中的三好少年是不是也偷偷嘗了。「我沒有,我從來不抽。你要是好奇就去問道格,他現在還在抽。」

道格是上次出去吃烤肉時,阿托介紹給我的朋友,喜歡蒸桑拿跳冰湖仰脖灌伏特加的瑞典北方少年。「他看起來不像啊,」我攥緊了酒杯。

"Well……"阿托盯著熊熊燃燒的木柴,原本淡藍色的眸子裡映著火花,沒有再說話。

德國咩咩:和菸酒的易上癮程度相比,大麻並不能算作毒品

我沒想到和咩咩進行這樣專業程度的辯論並不難,或許是中秋夜宴我包餃子太累了,而他吃餃子撐著了的緣故。

「大麻又不容易上癮,只要一點點就可以超嗨,可是若達到同樣的興奮程度,需要的菸或者酒精會多很多。菸酒提供巨大的稅收,政府可以大賺,可是大麻卻不能讓他們賺錢賺得那樣容易,所以才會有政策規定大麻是毒品應該被禁止。若論上癮程度,菸酒明明更容易,為什麼他們不禁菸酒呢?」

延伸閱讀: 該更新你的概念囉:酒精致命程度比大麻高 114 倍

這個對我來說非常「新穎」的觀點, 讓我瞠目結舌:「所以一切都是政府的錯囉?」他斬釘截鐵:「對。」 我不敢相信:「那你抽嗎?」換來那邊愜意的回答:「抽過兩三次。大學裡抽大麻太普遍,上週剛從德國來找我玩的那幫哥們你也見過,我們就是一起抽的。就是因為我抽過,才能得出大麻不似菸酒容易上癮的判斷。」

這個我眼中眼神睿智、智商頗高的德國 IT「程序猿」(程式設計師暱稱),做事嚴謹認真、從小到大都不怎麼用心學習照樣考高分、輕鬆申請上了烏普薩拉大學最難的碩士項目的「好學生」,此刻正坐在對面的搖搖椅上,規勸我改變對大麻和菸酒的看法。

這傢伙儼然一副老司機的做法,我一臉懵懂。

「放心啦,我後來根本沒碰過。畢竟那玩意貴死,我學的專業又需要動腦子,每天實驗回家只想躺床上睡覺,哪有精力抽麻呢?」他倒過來笑著安慰我。

認識的中國朋友有和阿瓜一樣「守身如玉」一律不碰的,也有在阿姆斯特丹好奇嘗試迷幻蘑菇、暢遊梵高(梵谷)的世界的。但對我而言,這件事情倒是很簡單: 無論不易上癮也好危害不大也罷,既然現行法律規定,毒品就是毒品。 然而,和大麻、蘑菇相比, 化妝品名牌何嘗不是另一種精神上的「毒品」——而我情願沉溺其中。

更多換日線好文

藥物成癮,或許只是一種習慣?
在紐約校園,我得了「讚美成癮症」
在瑞典,有三種「戀愛關係」
Valborg 那一天,自律的瑞典人都變成了小惡魔

延伸閱讀

TED 不讓你看的兩個演講——為何世界禁止大麻、卻不禁止致死率最高的砂糖?
該更新你的概念囉:酒精致命程度比大麻高 114 倍
大麻根本不該被禁,只是人類害怕面對自己的慾望而已

(本文經合作夥伴換日線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大麻算不算毒品?──各國青年聚一堂,不同觀點看傻眼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