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棒協以外,台灣真正要翻轉的問題是──我們最大的職業賽事叫「聯考」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世界棒球經典賽慘敗讓國人掀起檢討台灣體育政策的聲浪,除了改組體育協會、確立賽事分級外等制度面的改革外,最重要的應該是改變台灣人對於職業運動的心態,本文透過德國的例子來告訴大家,如何讓喜愛運動的孩子有實踐夢想的空間。(責任編輯:蔡沛宇)

文/ 李忠憲

我的許多朋友最近都對台灣的棒球輸球,提出種種的原因和對策,腐敗的棒協需要改革,企業的社會責任和認養職業球團,看球的心態是喜歡棒球運動而不是愛國,買票進場看職棒而不是當一日球迷等等,這些都是方法,但是 我認為最主要的關鍵原因是「我們如何看待職業運動?」

台灣並不是沒有強大的職業聯賽,最大的職業賽事就是「聯考」,幾乎所有的家長和小朋友都花盡心力,耗費大量資源在這個職業聯賽之中,從高中選秀到大專杯都是全國注目的焦點,只有少數的家庭,可以接受小朋友花一些時間和才能在音樂、美術和運動上,因為這也能夠開一點外掛,有助於這場比賽。

但是如果一個小朋友有堅定的意志跟家長說:「不惜代價,我想當職業棒球選手」,我想在台灣沒有幾個家長會開心,更不用說可以盡己之力幫助這個小孩達到夢想。

為什麼會這樣?小孩立志要念第一志願,家長笑嘻嘻高興的不得了,立志要當職業棒球選手,家長卻是愁眉苦臉,大部分直覺的反應一定是潑冷水,而不是支持,因為風險太高了,立志要念第一志願,結果念到第十志願,我們還是非常高興,但是職棒選手、日本職棒,甚至美國大聯盟,不要做夢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德國是上一屆世界杯足球賽的冠軍,在德國有許多小朋友一生的夢想是成為德甲的職業足球員,這些小孩從小就踢足球,大約十三、十四歲起,優秀的孩子會進入德國國家青年足球隊,他們所有的時間幾乎都在練球,一天訓練六、七個小時,之後是三、四個小時的體能和重量訓練。

大約訓練到二十歲左右,才有可能甄選進入職業足球隊, 有 80%以上的德國國家青年足球隊球員無法進入職業隊 ,每年有幾十個優秀的德國年輕人,從幾千幾萬人選出來的足球小天才,必須接受這樣的命運。

不能進入職業隊的小朋友,會接受職業教育,進入第二人生,雖然沒有辦法實現夢想,但是在生活上不會有什麼問題 ,很多之後也有非常不錯的第二人生職業生涯。

我們的父母從來不認為自我實現是件重要的事情,許多人的一生隨波逐流,從來不敢有自己的夢想,於是代代相傳,也不許小朋友作夢。

立志愈大,努力愈多,對於成功的渴望愈強,失敗的衝擊很可怕,立志不大,自然而然,大多也會一事無成,問題是志向要有多大,什麼是不切實際的目標?沒有人可以給你答案。

我們如果不提供年輕人作夢的空間、健康的心態和面對失敗的哲學,只能世代安穩的做一個社會的奴隸。

人生就是冒險,失敗是正常,失敗之後,能不能夠接受,還有沒有路可以走。如果大家都只想走安全的路,沒有夢想,這個社會其實永遠不會進步,德國的足球迷很愛講這句話,人家為什麼敢講這句話?

足球是一個非常簡單的遊戲,22 個人追一顆球跑了 90 分鐘,然後結束時德國人贏了!

 

延伸閱讀:
【體協不倒台灣體育不會好】體協是政府單位?根本是商人玩體育遊戲而已
台大畢業生九年後再寫學測考卷的感慨——若考試成績是評估一個人的價值,那我已變成廢物
【56 魂不死】許孟哲苦練十年成冰球國手,嘆台灣體育困境:資源不足又沒人在乎
為什麼北歐規劃中學不考試、德國學生一週只唸書 5 小時?三個問題反省台灣「考試至上」的教育方式

 

(本文經原作者李忠憲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爸爸!我想當職業棒球選手 〉。首圖來源:中央社)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