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是台灣人,死是台灣鬼」——身為台灣人必須記得的名字,為台獨而死的烈士陳智雄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有這麼樣一個台灣人都必須記得的名字,卻鮮少被人提及:陳智雄先生。他為了台灣獨立,幫助印尼獨立建國就盼著有一天印尼也能回頭幫助台灣。然而他卻突然和家族斷了音訊,直至 50 年後,來自於他的家書和檔案才交到他的女兒陳雅芳女士的手中,才發現父親的離去,實質上是被逮捕後拷問,最終被視為反叛分子而槍斃。

這篇文章正是陳雅芳女士於 2016 年在他父親百年冥誕時所寫,紀錄她對父親和台灣的思念,也透過她更能看見陳智雄先生對台灣深刻的情感與堅持。這份動人的紀錄,值得你我細細品味。

(責任編輯:林芮緹)

文: 台灣國護照貼紙 Taiwan Passport Sticker
照片提供:陳雅芳 Vonny Chen 女士

熬過了眼淚以及傷痛,現在唯一想要看到的就是父親口中的「我美麗的福爾摩莎」

陳雅芳女士於 2016 年其父陳智雄百年冥誕時用英文寫下了對父親以及台灣的思念,經陳女士同意,由 TPS 小編簡單翻譯如下(也感謝版友陳譔文在中譯版的建議):

如果我父親還在世,那麼今年的 2 月 18 日,應該是他滿一百歲的日子。

不幸的是,他在 47 歲那年過世了。其實我無法告訴你什麼有關我父親的事情,因為當他離開我們的時候,我也不過才兩歲。有關他的故事我都是聽我母親敘述的。她曾經告訴過我,我爸爸有多麼的愛台灣,愛到願意為他自己的國家做任何事情,且無所畏懼。

父親當年被日本政府帶到印尼當翻譯員,正因為他能夠流利地說多國語言。當時的印尼是被日本佔領殖民的(1942 – 1945)……印尼本身有著被荷蘭殖民將近三個半世紀那麼長的一段歷史。 當荷蘭人在那之後想要奪回印尼的政權時,我父親開始幫助印尼政府進行軍購,好對抗荷蘭政府。

母親是不同意(父親這樣的作為)的,當代的氛圍是多麼的一觸即發、動盪不安。但我父親就是一個那麼無所畏懼的人啊。 父親願意幫助印尼,其實並不是因為他愛這個國家,是因為他心裡希望他這麼做,有一天印尼也會回過頭來幫助台灣。

但事實證明印尼總統蘇加諾(Soekarno)背叛了我父親。光是在印度,我父親就曾經二度入獄。

母親對於父親是感到憤怒的,因為他似乎並不那麼在乎自己的妻小… 根據母親的描述,當時在床下藏了一箱又一箱的鈔票。而金條還有金幣則是藏在手電筒中。這一切的動作就是為了購買武器。

父親對於位於印尼的台灣同伴,一直是非常關注的,只要他們需要他的幫助,他總是義不容辭伸出援手。

照片提供:陳雅芳 Vonny Chen 女士

因此,當我父親離開時,我們什麼都沒有,連家都沒有了。父親走了後,我們的生活變得十分艱辛。我小的時候,總是得穿著破掉的鞋子走上五公里上下學,就是因為家裡沒錢讓我買新的。我盼望著可以買一個娃娃,但也無錢購買。每天我都被朋友們嘲笑說「你沒有父親」。

當父親出獄時,他寫信給我母親,要她帶著孩子跟他走,為了行動簡便,最好連衣物都不要帶上。

當時我們住在武吉丁宜市(Bukittinggi),而爸爸則在巴東市(adang)的公車站等我們。這兩個城市相距了將近 200 公里那麼遠。但我外婆阻止了我們,自從看到了我父親的生活,我外婆非常擔憂,不知道我們一旦離開會變成什麼樣子。從那之後,就(與父親)斷了聯繫了。

在我七歲那年,父親曾經來看我們一次,在他旅居瑞士後,也曾寫一封指定給我的信給我。他道歉、也承諾會寄錢給我,好讓我有一天可以到美國唸大學。在那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有關我父親的消息了。

當我長大成人也結婚後,我下定決心要找出父親的相關資訊。第一步,我找上了駐印尼的台灣商會。他們給我的消息就是他在 1963 年過世了。再來我開始計劃去台灣,希望可以找到他的家人,也能夠在他的骨灰前祈禱。

取自維基百科

那時候我並不是透過我姑姑了解我父親是為了什麼而死、怎麼死的。而是直到拿到台灣檔案管理局把文件還有父親最後的遺書後,我才真正明白。 看到父親被處決後的相片讓我傷心欲絕,他渾身是血以外,全身上下還有無數在被槍決前受到刑求的痕跡。我感到憤怒,非常、非常的憤怒。更叫我難受的是,他要給我姑姑還有友人的信件,竟然被扣押了長達五十年。

他們殺了我父親,並且嘗試透過不同管道對我們做同樣的事情。我的父親是為他的國家而死。 是否有人了解這對我們家來了什麼樣的衝擊?我們為這一切付出了多大的代價,並且活在沒有父親的生活錐心之痛中。但這一切都過去了……我們熬過了眼淚,也熬過了傷痛。我現在唯一想要看到的就是台灣各個美麗的地方,一如父親總是說「我美麗的福爾摩莎」…… 但是,身為一個外國人,我確實需要別人給我一些方向。

因為距離以及費用的關係,我沒辦法那麼常到台灣,不過到目前為止,我總是想辦法過來,並在父親的骨灰前禱告著……

只要我人在台灣,我就覺得自己貼近著父親,站在這塊他曾經站著的土地,呼吸著他曾經呼吸的一樣的空氣。或許,正因為我體內流著他的血液,我才會如此思念台灣,也才會如此愛著這個國家。我會永遠渴望這個國家,也想再度踏上這塊土地。一次又一次。

——陳雅芳 Vonny Chen,2016/02/15

照片提供:陳雅芳 Vonny Chen 女士

一起來認識陳智雄先生,一個台灣人應該記住的名字。

「我是為台灣人而死。」

陳智雄先生為屏東人。1963 年被中國國民黨政府於台灣處決。他是第一位因台獨理念而被中國國民黨從國外誘捕回到台灣,進而槍殺處決的台灣精英。這句話,就是他的遺言。但是他入獄後的詳情,被中國國民黨主導的中華民國政權一手掩蓋。他位於印尼的妻小不僅無法得知任何消息,甚至也不知道他留下遺書給他們。

陳智雄先生的女兒陳雅芳 Vonny Chen 女士,曾多次排除萬難來台尋根,卻無法真正拼湊出父親的完整故事。直到 2013 年,透過台灣「檔案管理局」,50 年的歲月過去了,父親的遺筆才終於交到她的手裡。

遺書上短短幾行字,懇請友人替他照顧三名兒女。她才恍然大悟,這個長期被她誤會是無情無義拋棄妻小的父親,在短短一生以及臨終前是多麼惦掛遠方的他們。

(本文經原作者 台灣國護照貼紙 Taiwan Passport Sticker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熬過了眼淚以及傷痛,現在唯一想要看到的就是父親口中的「我美麗的福爾摩莎」〉。)

延伸閱讀:

台灣人都未必聽過的「泰源事件」:一群為「台獨」奮戰,卻被蔣介石親筆判處死刑的抗爭英雄
【台獨教父】李登輝當年鼓吹的「台灣人意識」,讓今日中國的文化統戰完全失效
6 名政治犯密謀劫獄、奪取軍艦發動全島革命,被遺忘 47 年的台獨武裝革命「泰源事件」躍上舞台劇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